正文 第278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半晕着瘫软的状态下,我因为连日来的忧心忡忡睡眠不好困倦而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我还是在车上,还是在这后排放脚的地方。

    睡得我全身酸痛。

    二姐!

    我二姐?

    我一下子坐起来,喊道:“贺兰婷!终止计划!贺兰婷,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可是窗外的场景,不是在之前的山脚下。

    而是一个停车场,四周停满了车辆,这是哪儿?

    映入眼帘的是,急诊部。

    急诊部?

    这是哪里。

    我急忙爬起来,踉踉跄跄下了车。

    医院?

    我二姐难道已经送来了这里来了?

    我拿着手机,给贺兰婷打电话。

    贺兰婷不接。

    这该死的女人!

    我打给父母,父母说我二姐在急救室抢救。

    我赶紧跑进去问急救室在哪里,然后跑去急救室那边去。

    在那里,我父母焦急的在急救室门口踱步。

    我大姐坐立不安,大姐也来了。

    我赶紧问父母二姐怎么样了。

    在我晕倒的时候,警察们穿着防弹衣,真枪实弹强攻绑匪,同时把他们的车子的轮胎都扎了防止他们逃走。

    绑匪们在强攻之下,在这几个破屋子里根本守不住,于是他们鸟兽散到处乱跑。

    到处乱跑刚好被警察们一个一个的抓。

    那个打电话给我的绑匪头儿,在一怒之下,对着我二姐开了两枪,然后逃跑。

    当然他也没逃得掉。

    这帮绑匪,全部落网。

    我二姐这两枪,都是打在了腹部上,在现场救护车送来的时候,救护车上的医生就说估计挺不住了。

    该死的贺兰婷!

    现在虽然还是在急救,但是估计也是挺不住,救回来的希望渺茫。

    母亲早已哭干了双眼,这可怜的二姐,让她彻底的心力交瘁,精神濒临崩溃边缘。

    我点了一支烟,一抬头,看见了不远处静静坐在角落的贺兰婷。

    我气不打一处,就要过去骂她一顿。

    走过去了几步,可是觉得骂她也没有任何用啊。

    贺兰婷是什么时候来坐在这里了?

    估计是从行动结束后,我二姐受伤送来这里了,她就一直在这里了。

    她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可我的父母对她生气,是不会理她的,我自己也不想理她。

    我都说了不要强攻,不要强攻,她还是强攻了,造成的结果,就是我二姐被绑匪盛怒之下,连开两枪要她命。

    想起来我也恼火,即便这个办法是最好的,我也不愿意她这么干,因为我二姐会死!

    如果可以谈判,我愿意好好谈判,然后用其他的方法,解救二姐。

    贺兰婷说,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说真的,我确实也有这么认为的,假如让他们再次带走我二姐,那想要等以后解救她,就更难了,因为对方肯定把人藏在一个更加隐蔽,更不可能找得到的地方。

    之后,甘嘉瑜还是会想办法用我的二姐各种的要挟我,我的二姐,可以说,是没有命回来的。

    像刚才解救那样,越拖越不利,让他们离开更不利,贺兰婷是这么认为的,道理我当然也懂,可是这毕竟是我二姐,我的至亲,这让我心理上难以承受,我说她会死,她真的会被打死,贺兰婷却还无动于衷,实行了计划。

    并且,贺兰婷对我说的话,就是主要的两句,第一句,经历了那么多风雨,还不懂的自保,保护身边人,是不是活该。

    第二句,做好她会死的心理准备。

    这就是贺兰婷撂给我的话。

    在她强攻的时候,她不是不考虑二姐的生命危险,只是,她自己都已经做好了我二姐会死的心理准备,那,我又能说什么。

    我认为她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人的,但是关键时刻,她杀伐决断,甚至有些冷漠人命,这是我二姐啊,这是我姐姐啊,再怎么样子,也不能让我们一家人看着她要死啊。

    我父母都给她跪求了,她都无动于衷。

    我想,我父母无论怎么样,都没办法原谅她。

    而我,心情甚是复杂,我能理解她这么做的原因,最主要还是想要救人,但是救人不是这么救的,可如果换做是她自己贺兰婷被抓,她也会要求我们这么救她,我,做不到。

    不是优柔寡断,当要救的人是自己的至亲,一切都会变得复杂起来。

    在明知她会死的情况下,还下令强攻,我怎么能接受她这样做。

    我家人沉默着,死一般的寂静。

    我抽了好多支烟,我二姐还没出来。

    但愿,她会没事。

    妈妈甚至要迷信到去什么烧香拜佛什么的,我拦着了。

    大家又坐回来,静静的等。

    医生说,一颗子弹拿出来了,但是有一颗,子弹打进去的位置,很难取出来,所以还在动手术。

    医生说的就是,情况不太乐观。

    这话,等于让我们做好无力为天的心理准备。

    我焦灼的抽着烟,心绪不宁。

    家人谁都无法安静下心来。

    贺兰婷在那边孤零零静静坐着,一动不动。

    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回复信息什么的。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要过去和她说两句话的,然后我站起来,准备走过去。

    却被人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我妈妈。

    我妈妈不让我过去?

    为什么?

    我平时做什么,她什么都不会说我,哪怕我给家庭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她也是一句话不说我,为什么这时候我过去贺兰婷要拉住我。

    想来,我妈妈很恨她。

    尽管以前她救过我父亲,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但是这一次,父母认为贺兰婷不该这么做的。

    这下子可好,贺兰婷和我们家人有了矛盾了。

    我说道:“妈,人家也是为了救我们家人,也救过我们家人,不要这样子。”

    我妈妈这才放了我的手。

    可是她看的贺兰婷的那一眼,明明是带着愤恨的。

    就算是贺兰婷救过我父亲,但是我妈他们已经认为贺兰婷是害死我二姐的凶手了,这点无论我怎么跟他们解释,跟他们说,他们也是不会听的。

    我走到了贺兰婷的身旁。

    坐在了贺兰婷的身旁。

    我看了看她。

    她只是静静地,一声不吭,沉默是金。

    我准备开口,想问她饿吗。

    她却拿出了手机,然后走出去外面去打电话。

    她不想和我讲话。

    我不知道她咋想的,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什么。

    想问她有没有吃饭,借此和她聊聊,她心里应该也有憋屈,她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害人,她这么选择,是有她的道理,的确是很有道理,但是这是我们的亲人。

    我们家之所以愤恨,是因为这是我们家人。

    如果是别家的人,我们能理解,就是因为自家人,就肯定无法理解。

    她出去一直打电话,我想和她说话,等了许久,许久。

    终于,她打完了电话,回来。

    回来还是坐在刚才的那个位置上。

    我说道:“饿吗?”

    贺兰婷说道:“不要跟我讲话!”

    我说道:“我知道你也憋屈,可是你站在我们角度考虑考虑,难道我们就不憋屈!换做是你爸爸妈妈被劫持,你会这么干嘛?”

    她盯着我,说道:“会。”

    这眼神看得我心里发凉。

    我说道:“你心里流的不是血吗!怎么能那么残忍,要知道,你强攻,会被打死的!”

    贺兰婷说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反正,他们最终都会死。如果必须要死,宁可让我自己亲手开枪杀死,也不要受尽别人折磨后被杀。落在他们手中,死是唯一的结果。”

    我一时语噎,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果然是个干大事的人,相比起来,我真的太优柔寡断了,可无论是谁,在那样的情况下,又能真正的这么做?

    我所认识的,目前也只有发现贺兰婷干的出来了。

    我相信就算是东叔那么铁血的人,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

    我说道:“好吧,你,很有道理,很有道理。你回去吧,不用在这里陪着。”

    心里发凉。

    贺兰婷问我道:“你是觉得我会想着,反正她不是我亲人,是你姐姐,不关我事,所以我才选择这么做吗?”

    我摇摇头。

    正说着,急救手术室的门开了。

    医生们走出来。

    我们一下子冲过去了那医生面前,问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说道:“救回来了。”

    我妈一下子就瘫倒在地,又哭了。

    大姐扶着了她。

    心里的大石头就落了地。

    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医生说,我二姐是在鬼门关转回来的,子弹好不容易才取了出来,加上失血过多,本身就差点完蛋几回了,幸运的是,她自己撑了过来了。

    我父母立马给医生下跪,我妈也拉着我下跪。

    我们一家人跪在医生面前,道谢。

    医生赶紧的拉着我们站起来。

    说救死扶伤是他们该做的事什么的。

    我记住了这几个医生的样子,我要让手下们,给他们家里送点礼物过去,也许不一定是钱,就是价值几千块钱的酒啊烟啊什么的,毕竟他们奋战了好几个钟头,把我姐给救回来了,心里非常的感激。

    医生说让病人好好休息,不得打扰,接着他们离开了。

    我二姐躺病床被推出来,脸色苍白,淤青满脸。

    这多狠啊这帮人,打得我二姐这样子,还打断了手,而且手断着那么多天也不接,太残忍了。

    这些天,她真正的经历的是炼狱般的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