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8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智慧说,我就是想你来。

    这话?

    含义很多啊听起来。

    我说道:“你想我来,想见我吗?”

    柳智慧说道:“不想见你。可只有你来了,什么事都变得名正言顺。”

    我说道:“好吧,就像我老是拉着贺兰婷出来一样,贺兰婷出来做事,就是干的是坏事,也变得名正言顺了,因为她的身份。”

    柳智慧让我带人来打架,和她自己带人打架的意义是不同的。

    我打了架,反正有黑明珠和贺兰婷罩着,一切都变得正义起来。

    若是柳智慧自己带人打了架,反倒是不好说话了。

    况且,柳智慧也没有那么多的能打的人。

    我讪笑一声,说道:“还以为你是想见我,所以想我来了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她微微笑:“那如果我想你来,你就来吗?”

    我说道:“以前可以,可以肆无忌惮,想你来,就来。你想我来,我就来。可是现在不行了,现在身份不同了,不能随便来了。我总要对某人有个交代。”

    柳智慧说道:“多有责任感的好男人。”

    我说道:“那是,谁娶到我,简直是捡到宝了。”

    柳智慧说道:“娶到你。”

    我说道:“对的,娶到我,必须的。”

    柳智慧说道:“娶到你。你和贺兰婷在一起,很痛苦。女强男弱,但你性格注定不会愿意一直软着。”

    我说道:“嗯,这点我也有想过。那该怎么办,跟她分了,和你在一起算了。”

    柳智慧说道:“去分。”

    我说道:“真假。”

    柳智慧说道:“真。”

    我说道:“那不太可能的,我不舍得她。”

    柳智慧说道:“祝你们白头偕老。”

    我说:“我怎么听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怪怪的。”

    柳智慧说道:“因为我根本就看不好你们两。”

    我说道:“为什么?话说我是你好朋友,我谈恋爱了你该好好祝福我,我遇到什么问题,我们的感情有问题,你就说出来,然后让我和她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然后真正的白头偕老。”

    柳智慧说道:“我早已说过。”

    我问:“上次说的那两个问题是吧。”

    柳智慧看着我。

    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说道:“好吧,我也会去解决的。”

    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不相信,我和贺兰婷如果奔着最终的目的走去,不离不弃,会因为所谓的阶层差距,背景差距,金钱差距,性格差距,这些个破原因而分开。

    如果真的因为这些而分开,只能说我们不够爱。

    现在谈爱,没得谈,我要想办法救我姐再说。

    再次见到贺兰婷,是三天之后了。

    这三天,我们家人如坐针毡。

    相反,贺兰婷看起来悠闲极了。

    她在她监狱小区的家里,弄花花草草。

    不亦乐乎。

    我问道:“追查到什么了吗。”

    贺兰婷说道:“没有。”

    我哦了一声,然后问道:“那,现在我该怎么做。”

    贺兰婷说道:“对方让我们着急找他们,不找就好了。”

    我说道:“贺兰婷,你是认真的吗?让我不找。我怎么能不找。那是我姐姐啊!”

    贺兰婷看看我,说道:“你找又能怎么样,找了甘嘉瑜,去求她吗?就像她给你跪下一样给她跪下吗?你认为你跪了她,或是给了她钱,她就放了人吗。”

    我说道:“那总不能这么一直等等等等下去吧,等到几时!就算等到你们找到我二姐,恐怕等到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贺兰婷说道:“你是在对我发火吗!”

    我声音小了下去:“不敢。”

    贺兰婷说道:“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你去啊!你自己去想啊。”

    我说道:“没有。”

    这几天,我妈都哭肿了眼睛。

    再哭下去,眼睛都要瞎了。

    贺兰婷要我忍住不要找甘嘉瑜,我要是越担心,她就越来劲。

    所以,我忍着,忍着。

    可是忍了几天,我忍不下去了,就是想问问甘嘉瑜,我二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贺兰婷要我必须忍,只要忍着,对方会比我们还着急。

    我说道:“对方着急,又有个毛用?”

    贺兰婷又是瞪着我。

    我点了一支烟,坐在沙发上,无奈的摸着头。

    焦急,且又无可奈何。

    贺兰婷说道:“灭烟。”

    她不允许我在她家里抽烟。

    我深深吸了一口,灭掉了。

    贺兰婷在浇花,一边浇花,一边问:“柳智慧的问题解决了。”

    我说道:“解决了,她是个聪明人。那边那个污水处理厂,被摧毁了。就算再建起来,那些工人也会再去砸。你那边的那个什么垃圾场什么的,解决了吗。”

    贺兰婷说道:“我有我的办法,不需要担心。”

    我说道:“哦,那就好。”

    我躺在了她家的沙发上,一动不动。

    全身瘫软。

    不想瘫软。

    这时候,贺兰婷去洗了手出来之后,坐在了沙发的我身旁,拉了拉我的手。

    要赶走我吗?

    我睁开眼睛,看着贺兰婷。

    她那光滑柔软的双手,握住了我的手之后,轻轻的捏了两下。

    我问道:“干嘛?”

    贺兰婷说道:“吉人自有天相。”

    哦,她是来安慰我的啊。

    她也会懂得安慰我啊。

    我抱住了她,头枕在她的大腿上。

    我没说任何话。

    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抱着我。

    这难以忍受的等待的煎熬,真让我身心俱疲。

    还好,还好,有贺兰婷的抚慰,心里面也不会感到太过于难受。

    她抱着我,在我额头上亲了亲。

    有贺兰婷这个女朋友,感觉真的好。

    我问道:“以前你不是说,我们是不可能的吗?”

    贺兰婷说道:“现在也没有可能。”

    我问道:“那为什么现在又愿意是和我在一起。”

    贺兰婷说道:“和你在一起了吗?”

    她的嘴巴,就是那么倔强。

    我说道:“好吧,没在一起。”

    握不住的她。

    握不住的她,和握不住的她。

    两个意思。

    你懂的。

    我们亲了起来。

    她手机响了。

    本来想亲热一番,但接到了这个电话后,亲热不成了。

    贺兰婷让所有的精英警察,去查我二姐所被关押的地方,从对方的来电,还有对视频的判断,还有对对方的跟踪,和猜测,判断出对方所在的大概位置。

    现在,就通知了贺兰婷,说我二姐所被关押的可能性很大的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在一处郊外的偏僻的林场中。

    林场很大,以前那里面有一个小村落,七八户人家,后来都搬出去了外面。

    警察们认为我二姐很大可能性被关在那里,他们又查到了这几天有车子轮胎印,那个马路,都是恍惚的山路,居然有车轮胎印。

    这说明,这几天有车辆进出。

    一得到这个消息,我们立马往那边而去。

    在下楼的时候,我和贺兰婷行色匆匆走出去,遇到了家人。

    我大姐还有妈妈正在小区里和她小孩玩耍着,看到我们两个走出去,我姐问了我一句:“怎么了,去哪里。”

    我来了一句:“救二姐。”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我不想他们跟着。

    果然,他们一听,马上要跟着我们。

    贺兰婷不高兴的白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看着她。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只是脱口而出。

    谁知道。

    他们一定要跟着去,我妈还立马通知了我爸,然后除了大姐在家看孩子,我父母硬是要跟着去。

    不去不行。

    甚至,说不给去的时候,他们都要求贺兰婷了。

    贺兰婷就两个字,不行。

    父母也不行,其他的方面,他们都好说,但是去救二姐,他们不可以不去。

    我无奈的看着贺兰婷。

    贺兰婷闭了闭眼睛,不爽的点了头。

    父母马上跟着我们一起出去,大家一起上了车,朝着那个地方而去。

    八十多公里的林场,还有山路,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警察们包围了那里。

    包围了之后,缩小包围圈,朝着目标而前进。

    从地图上看,那个林场的中间的那个小村子,通一条小路而已,而且是在半山腰,坐在半山腰上,可以看到底下半山的全部风景。

    可是从后山,又下不来。

    后山特别的高,从背部光溜溜连一棵树都没有的垂直悬崖爬上去,是不可能的了。

    就是只能从三面环山的正面上去了。

    说偷偷上去,我认为是不可能上得去的了,因为他们一定在这唯一的一条正面的上去的路上,设置满了各种监控摄像头。

    只要在下面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他们一定都会发现。

    和敌人交手过招了那么多次,对方的套路,出招,我们队彼此了解得很是清楚。

    大批的警察,都埋伏在了远处了。

    只等着最终的作战命令。

    贺兰婷和铁虎等人制定着作战计划。

    所有人都不想强攻,毕竟强攻可能付出的代价会太大太大了。

    他们上面,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可即使只有十几个人,在这易守难攻的绝好位置,他们只要有几把手枪,就能让警察们吃很多苦头。

    况且他们手中还有人质,我二姐呢。

    万一强攻上去,他们一怒之下杀掉人质,这可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