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8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亲密的人之一,二姐被抓,我心里当然也不好受,只不过我经历了太多这种事,接受能力变强了,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那么轻易的乱了自己的心。

    这件事,多半就是甘嘉瑜他们干的了。

    尽管我觉得我二姐出事的几率很小,他们很难找上我二姐,可是林斌毕竟是林斌,这家伙嗅觉灵敏,手脚通天。

    能找到我身上的破绽,实在不算是太难。

    我看着贺兰婷。

    我不想做个无能的人,什么事都指望贺兰婷,没有贺兰婷我就完蛋,可是现状太残忍,我太多的依赖,太多的依靠,都是贺兰婷。

    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和顶级智商还有那深不见底的背景的贺兰婷不同,我只是一个小市民,当然我现在比很多的平凡普通人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多少,如果没有贺兰婷,黑明珠等等这些人罩着我,我什么都不是。

    这就好比想当年的我,如此的自命不凡,但实际上遇到了问题,困难,还真的是无奈,无奈,还是无奈。

    就像我父亲治病需要几十万,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笔钱足以把我打倒了。

    也能要了我父亲的命了。

    站在这生存的丛林之中,我以前经常觉得自己很牛,却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心高气傲,却又命比纸薄,看见什么小说啊,电视上,甚至身边的人给上司什么的拍马屁,讨好,我都不屑一看。

    后来才明白,我以为我厉害,不算厉害,别人认为你厉害,也不算厉害。

    而是你的上司你的老板喜欢你,你才真的是厉害。

    我现在就是要让贺兰婷认为我厉害,当然,我的厉害是体现在让她们喜欢我这方面。

    放下了手机,我无奈的笑了一声。

    我对贺兰婷说道:“我二姐,被绑架了。”

    贺兰婷说道:“甘嘉瑜做的。”

    我说道:“那为什么她要给我家人打电话,不是给我打。”

    贺兰婷说道:“你家人比你还急,你家人会把压力压在你身上,要你必须救她。”

    我说道:“也是这样子了。”

    况且现在甘嘉瑜也不急,等到最终宣判还要一段时间呢。

    她要用我的二姐,逼着我要贺兰婷放过旧监狱长,之后,再放了我二姐。

    我问贺兰婷:“那,表姐,我该怎么做。”

    贺兰婷说道:“去你家。”

    她打电话给了手下,还有铁虎,带着刑侦队的,还有管重案的若干人,到了我家去了。

    去找了我家人,查明了我家这边的情况。

    知道了个大概。

    我姐在她去进货的时候路上被绑架的。

    对于我二姐这么一个弱小女子来说,他们想要下手绑架她,实在太容易,太容易了。

    之后,有人给我父母打来了电话,说二姐在他们手中什么什么的,接着也不提什么放人条件,就挂了电话。

    我家人马上给我打了电话。

    我爸爸妈妈也知道贺兰婷,认识贺兰婷,一个劲的求她帮忙。

    我大姐坐在旁边,眼圈红了。

    我过去,拉开了父母,说道:“他们会救人的,放心吧。”

    父母对于我做这些事,给他们生活上造成的危害,还有生命上的威胁,从来不说过我多一句。

    因为他们知道我走的是正道。

    我是和反派,邪派对着干的。

    可是他们毕竟只是想要安安稳稳过生活的人,不去想太多的什么荣华富贵,只是一家平平安安就好了。

    看似木讷老实,没有什么感情的他们,只不过是不懂得表达感情而已,所有的孩子,都是他们的心头肉。

    二姐被抓,最难过的莫过于他们了。

    二姐对这个家付出的太多,太多。

    贺兰婷让铁虎他们马上去查电话来源,最好能查到打进来的电话所在的准确位置。

    不过这很难。

    让人去找甘嘉瑜,不过这也没什么用,甘嘉瑜做这个事,让手下人去做,找到甘嘉瑜,没用的。

    我的手机威信响了一声,我拿来看看,有人要加我。

    加我的人,没有头像,名字叫死着。

    不是活着,是死着。

    活着,是部好看的某知名作家的小说。

    死着加我的时候,我看他名字,就怀疑是甘嘉瑜加我的了。

    她现在当然不方便自己打电话来威胁我,要么就是自己弄个什么扣扣威信加我聊。

    要么就是让手下打来和我聊。

    加了之后,她先发送过来了一段视频,视频上,我二姐被关在一个小小的屋子里,十几个蒙着头看不见脸的男人戴着手套围着,然后,有个人上去,对我二姐一顿拳打脚踢。

    打了足足三四分钟,我二姐妆都花了,衣服都被打破了,哭得泣不成声。

    接着,有个男人拿着鞭子上去狠狠抽了几下。

    二姐紧紧咬着牙,忍住不叫,但眼泪不停的流着。

    我们都看着,我破口大骂:“曹尼玛的甘嘉瑜!”

    我打开语音通话,不接,视频通话,不接。

    我发送了一条语音过去:“曹尼玛的甘嘉瑜!又来阴的!你,你不得好死!”

    那边回复了一行字:接下来,让你们观看现场掰断这个女人手脚的视频!

    我惊怒发过去语音:“住手,甘嘉瑜!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对着一个女人来,你算什么东西!把她放了,让我去换!”

    父母也在看着,母亲看着就哭了。

    父亲看着喘不过气来。

    他们还真的发来了一个视频。

    视频打开了,有人走上去,让人按着二姐,接着,把她的手拉出来,一脚踩下去,二姐的手臂咔嚓一声。

    断了。

    母亲嚎叫一声,当即晕了过去。

    身旁的人急忙扶着她去沙发那里去躺下了。

    父亲过去照顾她。

    贺兰婷很镇静:“让小李上来。”

    小李是他们警察中学医的。

    我紧紧握着拳头,手指甲都要嵌进手掌的肉里去。

    我骂都不骂了,骂也没用。

    视频又来了一段,二姐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那边发来了一段文字:好不好玩?

    我问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她发来一段文字:我们接下来,要一起剥掉她的衣服,然后一起上。

    我说道:“甘嘉瑜,我知道是你!甘嘉瑜!你跑不掉的!”

    她回复文字:甘嘉瑜?不认识。呵呵,如果某人死了,她呢,会被一起上,然后再折磨到死,我们每天会给你发个视频。天道轮回,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这样,你好自为之。

    居然跟我谈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她是在说的那天她跪着求我的那事,现在说是轮到我去跪求她了。

    对方不是打电话,用的是手机聊天软件,这下,能查得到在哪吗。

    我看着贺兰婷。

    贺兰婷看着铁虎。

    铁虎说尽量试试。

    把我手机给了技术人员。

    母亲已经醒过来了。

    我安慰着她,她哭着从沙发上蹒跚跌撞,下了沙发,然后一下子跪在了贺兰婷面前。

    与此同时,我父亲也跪下来贺兰婷面前。

    他们求贺兰婷救我二姐。

    贺兰婷对我使了个眼色。

    示意我扶起两老。

    我早就告诉他们,贺兰婷多厉害多厉害,在他们心目中,这贺兰婷比在我心中,更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

    他们也知道,贺兰婷是什么人,能求的,也只有贺兰婷了。

    我扶起了他们。

    我说道:“放心吧,她会救二姐的,会的,一定会的。”

    贺兰婷对我勾了勾食指,示意我出去跟她聊聊。

    她转身出去,我跟着她身后出去了外面。

    两人到了外面的阳台。

    天气反常的热,今天达到了三十七度的高温,雨后也挡不住的酷热,这真是抓住夏天最后的尾巴啊。

    我们站在阳台,热浪一阵一阵袭来。

    只是我的心冰冷,二姐遭遇不测的可能性,太大太大了。

    我问贺兰婷:“要说什么。”

    贺兰婷说道:“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问:“什么心理准备。”

    我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就是我二姐,会死。

    贺兰婷说道:“你姐姐她,可能会死。”

    我马上问道:“贺兰婷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甘嘉瑜想要什么吗,她就是想要让我们放过她家人。你的意思是说,不放过她家人,让旧监狱长死,反正无论如何,都要旧监狱长死。是吗?”

    贺兰婷问我:“你跟我说话,这态度?”

    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不是这态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为了救我姐,就要放了旧监狱长,就要放过旧监狱长,旧监狱长是必须要死的,她犯下的罪,死十七八次都不为过,但我只是想要来个权宜之计。比如说,假装答应甘嘉瑜,然后等着法官宣判了,旧监狱长无期徒刑,接着让甘嘉瑜放了我二姐,接着我们再用别的材料起诉旧监狱长,弄死旧监狱长。要不,就在判了无期徒刑,分到我们监狱,到了我们监狱,我会想办法弄死她,活着弄她半死不活,让她活着跟死了没有区别,可以失去一切的行动能力什么的都行。”

    贺兰婷只是回了我两个字:“天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