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2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一直想,一直在想,到底会是谁给我设了这么一个局,逼着我和贺兰婷要分开呢。

    贺兰婷一个劲的就说是她的情敌干的。

    可真的就是她的情敌干的吗。

    难道,就不是我的情敌干的吗。

    于是,我对贺兰婷提出了质疑:“也有可能,让人来做这件事的人,是你的那个追求者,包不凡呢。”

    贺兰婷说道:“他,可能性不大。”

    我说道:“哦,那怎么只能是追求我的人干的,而不是追求你的人干的呢。我看就是他干的。”

    贺兰婷说道:“他没你鬼。”

    我说道:“这可难说,又有哪个富豪不聪明的。”

    贺兰婷说道:“他脸皮没你厚。”

    我说道:“这倒是,只是被拒绝而已,就不追求了,真是容易放弃。”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他不追了吗。”

    我一听,就不爽了。

    我问道:“什么,还在追?”

    贺兰婷说道:“一直。”

    我说道:“这家伙真的是个缠人精啊。可恶。”

    贺兰婷说道:“你有人追,我也有人追。”

    我说道:“你要和我比这个吗?”

    贺兰婷愤愤道:“你是要气我吗。”

    我冷冷的高傲的哼了一声。

    追求她的人的确也多,质量也高,但是比起数量来,她和我就不能比了,还有,追求我的女人,质量也不低啊。

    贺兰婷说道:“不知道那些女人看上你什么。”

    我说道:“那你看上我什么。”

    我捏了捏她的脸,她推开我的手。

    我说道:“你吃醋的样子,确实是,太可爱了。”

    贺兰婷说道:“我也不知道看上你什么,我以前只想杀你。”

    我说道:“现在呢。”

    贺兰婷说道:“还是想。”

    我张开怀抱:“来来来,来杀我,你要杀要剐。都随你意了。”

    贺兰婷一把推开了我。

    我说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事。”

    我一边说一边点着头盯着她。

    她说道:“没事我要睡了。”

    我问道:“你打了我和王达的那一巴掌,其实并不是说恨我惹得你情敌来设局的吧。而是,为了钱。”

    打了我和王达那一巴掌,她直接从我和王达这里弄走了我们两百万。

    我身上的钱,就这么让她弄得干干净净。

    贺兰婷说道:“不是。”

    我说道:“不是?你肯定不会承认。”

    贺兰婷说道:“不是,就不是。”

    我抱住她,直接压倒,然后死死按着她。

    她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伸手就挠她。

    我要咯吱她。

    冷如贺兰婷,也会被这一招弄笑。

    她哈哈笑着,完全,没有了任何的矜持。

    没办法,太痒了。

    我问道:“你说,你说,到底是不是为了弄走我的钱!”

    贺兰婷一边笑一边点着头,说是是是。

    然后大叫放开我!

    我看她大笑着,觉得平日端庄的她,竟然也有这么的时刻,更是觉得好玩,不顾她笑得断气,继续咯吱,跟着她笑着。

    突然贺兰婷一扭,抓着我的头发一拉,我哎呀一声,被她扔下去了。

    扑通一声掉在地板上。

    我摸着屁股,哎呀哎呀的。

    这招厉害啊,一抓着头发,然后一手抓着我的耳朵,四两拨千斤,从身子底下一扭,我的头发和耳朵被扯着直接痛的跟着她的手劲翻过去,掉下去了。

    贺兰婷站了起来,擦掉了流着出嘴角的口水,冷冷的板着脸,愤愤的踢了我一脚,然后去了卫生间。

    闹大了?

    我在卫生间门口等了许久,她出来了。

    她出来后,看着我,问道:“好玩吗。”

    我点头,说道:“好玩,非常好玩,我从来没见你那么好玩的样子,我以为你天天那张脸冷如冰霜,不会笑呢。”

    贺兰婷说道:“哦。”

    她没有生气,没和我再闹下去,没有报复我。

    在我抱着她一会儿后,她让我回去我自己那里了。

    我不想离开,时时刻刻都想和她守在一起。

    可是她大多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她喜欢一个人的空间,我也只能,让她一个人就好。

    也许在将来真的能走下去,走到结婚那一步,我想,她还是很喜欢一个人独处的,需要一个人安静的空间。

    适合她自己生活的节奏,风格。

    我也尽量做到不要去打扰她,她要安静,便安静,但是她如果一两个月不找我,那也不行,我肯定自己要去找她。

    我在办公室忙着的时候,小凌进了我办公室,对我说有个人要见我。

    我问道:“谁啊。”

    小凌说道:“甘嘉瑜。”

    甘嘉瑜?

    见我?

    为了的是她的父母。

    见就见吧。

    甘嘉瑜进了我的办公室,看着甘嘉瑜,我点了一支烟。

    我没有先开口。

    也不问问她想要喝什么。

    甘嘉瑜说道:“你知道我来找你什么事吧?”

    我拿过烟灰缸,弹着烟灰,说道:“谁知道什么事。”

    我明知什么事,我却干嘛又要说我知道是什么事。

    甘嘉瑜说道:“好狠心你。”

    我冷笑一声:“我狠心,甘科长,请问我哪里狠心了。”

    甘嘉瑜说道:“你要杀我家人。”

    我说道:“是吗?我记得,你也想杀我家人吧。甚至是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身边的所有人,还有与你不认识的,你只想榨取他们利益的,成为你的拦路人的,绊脚的石头的,你全部要杀。你不是想杀,你是要杀。”

    甘嘉瑜说道:“我杀了谁,你告诉我。你哪只眼睛看到。”

    她看起来,并不像是来求我,而是要来威胁我一样。

    我说道:“甘嘉瑜,我不和你废话,我告诉你,我什么话都不想跟你谈,赶紧走吧。你要给我钱,我也救不了你家人。”

    甘嘉瑜说道:“我只求一个死缓!”

    我说道:“凭什么?她整死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放人家一条活路。甘嘉瑜,你妈之所以走到今天,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前有因,后有果。如果当初不这样子,她今天会至于走到这个地步吗!”

    甘嘉瑜说道:“不行是吗。”

    我说道:“不是我说了算,甘嘉瑜,这我救不了她。”

    甘嘉瑜说道:“贺兰婷说了算。”

    我说道:“要不你找贺兰婷?不过,你即使是找贺兰婷,我想,也是没有什么用。”

    甘嘉瑜说道:“我知道我找她没有用,所以我只能找你。”

    我说道:“找我,也没有用。”

    甘嘉瑜突然,给我跪了下来。

    接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还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尽管她哭的很伤心,开始求我救她的父母,家人。

    我对甘嘉瑜说道:“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

    她摇头,满脸的泪水,从未哭过的那么的伤心过,她说道:“不,你永远不会理解我的心情的,你永远不可能和我感同身受。”

    是的,自己的至亲,最疼爱自己的父母,也是自己最爱的父母,要眼睁睁看着她去死,谁都无法接受的了。

    没办法的事了,旧监狱长只等着开庭后宣判等死了。

    谁也无法救得了。

    这个女人,必须死。

    她那么的梨花带雨,见我还是无动于衷,她狠狠的站了起来,擦干净眼泪接着说道:“我真希望你不要后悔,我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我说道:“哦。好。”

    这种话,我已经听了太多太多了。

    威胁的话。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已经威胁了我多少次,说真的,你我明知道我们恨不得早点整死对方,所以,何必还说这些什么屁话。不过我和你不同,我对付你父母,是因为他们犯罪,他们该被抓,受到法律的惩罚,他们犯了法,做了坏事。而我父母不同,他们是清白的,他们是老实巴交的小农民而已,既是如此,你拿着屠刀向他们头上砍下去,砍的是好人。”

    甘嘉瑜说道:“你是好人?既然是好人,为什么要杀人!杀的还是我父母。这就是好人吗。”

    我说道:“好吧,和你说是说不通的了。慢走不送。”

    甘嘉瑜眼睛里射出刀子,狠狠剐了我一眼后,愤愤离去。

    脑子乱透了吗?

    居然来求我,求我有用吗。

    心乱了吧。

    要给我钱,跪着求我,以为我心软。

    实际上,看到她求我的那样,我的确有些心软的,但是心软便如何,我也不可能会帮她的。

    甘嘉瑜离开后,朱丽花进来了。

    她指了指离开的楼下的甘嘉瑜,说道:“她来干嘛。”

    我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她来干嘛。”

    朱丽花说道:“求你。”

    我说道:“是啊,求我。”

    朱丽花说道:“你可不要心软,我是来告诉你这事。”

    我说道:“放心,我知道。你以为,她用点钱,或者是美色,或者 是用点女人,就能把我带上钩?”

    朱丽花说道:“这些你可能不要,可是人家哭一哭,你可能会。”

    我说道:“会心软,是吧。你放心吧,看到她哭的梨花带雨稀里哗啦的样子,我是心软一点,但我不可能改变我的想法的。”

    朱丽花听完,转身便走。

    我叫住了她,“朱丽,朱队长。”

    没有叫朱丽花,直接叫朱队长了。

    朱丽花没有站住,直接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