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1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了宿舍门之后,我走回了贺兰婷的床边。

    她坐了起来,坐在床头,然后看看门外边,问我:“你喜欢她。”

    我坐了下来,说道:“不瞒你说,我刚拒绝了她。然后看到她那黯然神伤的样子,我有些于心不忍。”

    她说道:“不忍你就去找她去。”

    我说道:“那不是这么开玩笑的。”

    贺兰婷又那个眼光盯着我。

    我说道:“怎么了嘛?”

    贺兰婷说道:“没什么。”

    其实我挺想问问她我们算不算是在一起了,想了想,还是不问了。

    睡都睡了,还问这个干嘛呢。

    我想,如果我表现得好,她自然会愿意和我一直在一起啊,如果我表现出来不好,我还是三心二意,她就算和我在一起了,也因为我的花心而和我分手。

    我问道:“那,你今晚留下我来干嘛。”

    贺兰婷说道:“就在这里,睡觉。”

    我说道:“你是要这么做给黑明珠看吗。”

    是要这么睡给黑明珠看的吗?

    贺兰婷说道:“你不想睡,那你回去吧。”

    我躺下去,抱着了她。

    心绪烦乱。

    当晚,就这么互相抱着睡了,没有发生什么事。

    脑子里各种很乱的梦。

    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人家黑明珠。

    其实有时候完全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去想,但就是觉得对不起她,想着她会难过,我心里各种不好受。

    贺兰婷也知道我这样的心情,她能读懂我的感受,不过她也没有再问我什么了。

    次日,贺兰婷就干她该干的工作了。

    首先,她让新闻媒体那边大肆放出本市前任女子监狱监狱长涉嫌严重违纪,滥用职权,职务犯罪,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等罪,检察院已向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的新闻消息。

    次日这新闻,就铺天盖地飞出去了。

    主流的官方新闻媒体,只是写着了旧监狱长的个人简单介绍,履历而已。

    可是那些不是主流的官方新闻媒体,报刊,网站,可是绘声绘色的把旧监狱长所干的坏事都提了一个遍,从收取贿赂,虐待女囚,逼死女囚,宰女囚家属的钱,向女囚贩卖毒品,逼迫女囚出来外面卖y,各种敛财术,大概非法收入的巨款金额,多位证人跳出来证明旧监狱长的违法所为,等等等等,都写了。

    这让人看了之后的震撼程度,感受到了这监狱之前的黑暗,完全是空前的。

    当然,我以前感到震撼,现在不震撼,因为我是亲身经历过来的。

    我看着这些铺天盖地的网站,报刊,等等媒体上的各长篇关于旧监狱长的小说一样的文,感慨这帮新闻写作者写作的水平真的是功底了得,这下子,真把旧监狱长给玩完了。

    这样的新闻出去之后,到上面,下面的,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走到了这一步,旧监狱长的人想要救监狱长,可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了。

    我的手机响了。

    甘嘉瑜给我打来的。

    她就一句话:多少钱,能放过旧监狱长。

    她要救她妈妈。

    她父亲那老道士罪不至死,最多关个无期徒刑,骗钱嘛,还不至于死。

    不过她的妈妈,这眼镜蛇旧监狱长,身上背负多条人命,还指使手下的人给女囚贩卖毒品,恐怕死罪难逃了。

    走到了这一步,想要营救旧监狱长的人也知难而退了,他们布下的埋伏,也撤离了。

    上面再也没人敢跳出来救她,旧监狱长自身已经深陷泥淖,没人再愿意为了她而惹火上自身。

    毕竟,这些人身上全都有屎没人是干净的。

    在这个旧监狱长已经罪名几乎已定无法翻身的时候,没人会愿意再靠近她,只想和她撇清关系,离得远远的。

    也只有甘嘉瑜,还想着要救人,毕竟这是她妈妈。

    我想,甘嘉瑜为了救她妈妈,应该是给了某些人不少好处,不少钱,所以那些人才拼命的救同党,当然,这旧监狱长是他们一窝的,他们肯定设防营救。

    只不过,走到这步,他们也深知,没得救了,救不了了,所以赶紧的都撤了。

    假如,旧监狱长这时候会捅出更上一级的关系她的靠山的话,恐怕,上面都自身难保。

    可上面的那一层关系,贺兰婷现在能动得了吗?

    估计现在还动不了。

    甘嘉瑜在问我需要多少钱我没有说话了之后,她默默的挂掉了电话。

    我没有说话,这就是表示着拒绝了。

    她只能挂了电话。

    旧监狱长必须死,这是贺兰婷的想法。

    贺兰婷是不可能放过这个害人精的。

    甘嘉瑜找我,其实就想让我说服贺兰婷,拿给我们一些钱,买旧监狱长的一条命,旧监狱长是死是活,这命还真的握在贺兰婷手中。

    贺兰婷少一两项严重的旧监狱长犯罪的材料不上报的话,旧监狱长就能活。

    不过,贺兰婷是不可能放过她的,多少钱都不会放过。

    甘嘉瑜那边,就想要说服我们,不如放了她妈妈一条命,拿了一笔让你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钱,放过了她妈妈吧。

    甘嘉瑜很有钱,她爸爸有钱,她妈妈也有钱,怎么查怎么没收,都不可能查完她爸爸和她妈妈的钱。

    况且,本身甘嘉瑜也是十分的有钱的。

    那些要找旧监狱长的人都撤了,我们自然也就能出去了,犯人还是要留在这里,没有移交到看守所,毕竟这里是最安全的关押他们的地方。

    在吃午饭的时候,贺兰婷说陪她去见见旧监狱长。

    我说好。

    当贺兰婷把报纸啊什么的这些新闻给旧监狱长看了之后,旧监狱长面色苍白如纸,嘴唇微颤,说不出话来。

    贺兰婷说道:“你一句话也不说,我们一样能有办法对付你。”

    旧监狱长开口了:“我就是死,也别想从我嘴里说出什么有用的价值出来。”

    其实我如果是她,也不可能把上面的人捅出来,也许有的人在这个时候,心乱了,会全盘托出,但是旧监狱长毕竟是心理强大,明知自己无论说不说,都是死路一条,何必说?

    最重要的一点,她如果把上面的靠山都捅出来了,她那些靠山更不可能会营救她了,还有,她的甘嘉瑜,她的女儿甘嘉瑜肯定会被这些靠山攻击。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吗?”

    旧监狱长说道:“贺兰婷,我是被你整死的,但是你别忘了,世上也还有人能够对付你。我就不相信,你能够一手遮天。”

    贺兰婷说道:“想要一手遮天的人是你们,不是我。走。”

    贺兰婷不再和旧监狱长说什么废话,带着我出去了。

    我问贺兰婷:“话说,你是想要来问问她的靠山是谁吧。”

    贺兰婷说道:“她靠山,背景,我都知道,但是他们交易合作的细节,过程,所做的事,她才清楚。”

    我说道:“那她也是不可能会说出来的啊,反正说不说都死,何必说呢。”

    贺兰婷说道:“是,你什么都最懂了。”

    她怪我多嘴是吗?

    我说道:“你是在骂我吗。”

    贺兰婷说道:“回去。让黑明珠派人来接,来多点,路上可能有埋伏。”

    我说道:“那些人不是说已经离开了吗。”

    贺兰婷说道:“甘嘉瑜敢劫狱。”

    我说道:“不会吧,敢吗?这里可是部队啊。”

    贺兰婷说道:“她可能会派人抓我或者你,为了救她妈妈。”

    我说道:“嗯,我也估计她会这么做。”

    因为我们戒备森严,出行的陪护的保镖众多,甘嘉瑜也没有敢轻易下手。

    她妈妈,旧监狱长,死定了。

    监狱的徐男她们,这些天也都在聊这些事,女囚们个个像过年一样的高兴,庆祝旧监狱长这些家伙,终于要得到了她们应得的惩罚。

    她们认为这是我的功劳,有很多女囚甚至要请我吃饭,但我都是拒绝了。

    案件因为特殊,迅速侦查并且移交了法院起诉,只等最终的判决处理了。

    黑明珠爷爷找了我。

    让我去见他。

    他冲我发脾气,说我害的黑明珠这些天茶饭不思,日渐消瘦。

    怪我咯?

    我被他骂着,一句话也没敢吭声。

    这的确怪我。

    黑明珠爷爷骂完了,说道:“我要带她走,她也不走,还留在这里看你和你女朋友恩爱!我告诉你,你以后少点在她面前出现,不要再来找她!让她彻底对你死心。我的好孙女,造的什么孽,喜欢你这个风流小子!你说你既然不爱她,你就不要还跟她这样那样,让她误以为你要和她在一起!”

    我说道:“爷爷,这的确我的错。我以后会在处理我和明珠相处的这方面更加小心谨慎的。可是,我的确是挺喜欢明珠的,只是我,我更爱贺兰婷。”

    黑明珠爷爷一听这个话,气得大骂道:“你这个混小子!犊子玩意,滚!”

    我说又喜欢黑明珠,又爱贺兰婷,这话的确让他生气,气得骂我滚,一刻都不想看见我。

    本来就是想找我过去跟我说,让我离黑明珠远点,不要去骚扰她伤她的心,没想到我还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能不气吗?

    我赶紧逃之夭夭了,怕他一会儿一怒之下突然气到中风瘫痪,心脏病突发暴毙什么的,毕竟这么大把的年纪了,气不起啊。

    更怕他一怒之下,一枪崩掉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