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1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是,在贺兰婷背对着我睡觉的时候。

    我又偷偷的钻进了被窝之中,接着,伸手过去了。

    只是这一次,贺兰婷再也没有给我幻想的机会了,她真的一肘子打过来了。

    女人便是这样,她们的心情,可以说如翻书一样的快。

    前一秒,是热忱的,这一秒,是冰冷的。

    当情绪被调动起来,她理智的一切都被她忘却了。

    可是当被打扰中断了之后,她所有的理智,又回来了。

    她肯定想到了一些我不好的方面,例如我是不是经常这样对别的女孩,例如我和她实际上并不是恋人,例如我这个人的人品,等等等等。

    在这些不利于我的各种想法之下,她拒绝我,也就很正常的了。

    实际上从进来那时候开始,我虽然抱有一些希望,但希望并不是很大,因为贺兰婷是个怎么样子的人,我比她还清楚。

    黑明珠还说和不同的男人纠纠缠缠,实际上黑明珠很洁身自好,那些只是她表面而已,骨子里的黑明珠,何其的清高自爱。

    而贺兰婷更加的清高自爱,她容不得任何别的男人碰她一下子,哪怕这个男人她很喜欢。

    如果不是一对恋人,她绝对,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

    就是和前男友分手,她也是分得干干净净,绝对不会拖泥带水,更不可能让那个男人再碰她一下。

    我想,这样的女子,更值得我去尊敬,刚烈,自爱,洁身,洁癖,忠贞。

    当夜,就只能在忍耐中过去了。

    我想,还有好几天呢。

    我不能急,我不能急。

    在主动进攻无望胜利的情况下,我要做的,只能是隐忍的等待。

    等她的回头,等她的自己坚守不住阵地主动进攻。

    虽然这样子的想法无异于奢望,可能性十分的小。

    可我只能这样做。

    因为我现在无论对她怎么挑,她基本都不会热烈的回应我了。

    当晚,就在这无限的焦灼和难受的忍耐之中,睡过去了。

    醒来时,竟然是中午十一点多。

    身旁的贺兰婷已经不见踪影。

    我急忙爬了起来,这女人跑去哪儿了?

    起来后,我看她的东西还在,人却不在。

    手机也不在。

    于是给她打电话,她不接。

    我闻着枕头上,被子里,还有她的香味,是啊,昨晚她和我睡的,是没错的啊,那现在她呢,去哪儿了。

    又打了一次电话,还是不接。

    马上给吴凯阿楠打电话,问他们,他们已经去吃了早餐回来,在房间里看电视,因为认为我还没起来,就没有叫我。

    我问他们贺兰婷去哪里了。

    结果他们也都说不知道。

    这下子可出大事了。

    我们几个急忙的要下楼去找贺兰婷,当跑下去的时候,却看到戴着口罩的贺兰婷提着一袋子超市买的东西走了上楼。

    我们四个人,看着她。

    贺兰婷看都不看我们,走回了房间。

    我急忙的一起进了房间,然后反锁了门,问道:“你去哪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搞什么呢。”

    贺兰婷轻描淡写:“你睡得跟猪一样,我跟你说什么?”

    我说道:“好吧,那你也要接电话啊。”

    她应该是去吃了东西,然后再超市买了一些东西。

    贺兰婷打开了电视机,然后坐在床头,拿了超市里的袋子里一本书,看了起来。

    她去超市还买了几本书。

    我翻了一下,颜氏家训,朱子家训,司马懿传,经济法,她拿的是后汉书。

    看到她回来,我悬着的心放下,既然,她不回答我,就不回答吧,安全回来就好了。

    我问她吃过了吗。

    她说吃过了。

    我问道:“你吃就记得你自己啊,那我呢。”

    贺兰婷说道:“外卖。”

    好吧,我也不饿,就不吃了。

    我说道:“那我们能不能出去走走?”

    贺兰婷说道:“不行!”

    她斩钉截铁。

    我说道:“那你又能。”

    她说道:“不行就不行。”

    我说道:“那好吧,那我们在这个房间里,多无聊。”

    她问我:“你就不能静下心来看书。”

    我说道:“这几本书,除了经济法,全都看过。”

    她说道:“就看经济法。”

    行,我看经济法。

    看了二十五页,看不下去了。

    头晕脑胀。

    这玩意,让我怎么看得进去?

    不如看看司马懿传。

    司马懿的故事,也看了好多次了,我翻了翻,司马懿的故事,就是那个故事,无论谁写,都是差不多,差别的只是文采而已。

    的确不可否认,有的人,能把一个读烂了的传记,写得通俗易懂并且抓人眼球让人欲罢不能。

    就在我看得津津有味,司马懿诈病赚曹爽那段的时候,贺兰婷站了起来,到了窗边,看着窗外。

    看来,她也是看书看得无聊了啊。

    后汉书,还全是古文。

    厉害了我的表姐。

    我放下书,对贺兰婷说道:“无聊了吧。”

    她斜眼看看我,又看看窗外:“调节眼睛,缓解疲劳。”

    我说道:“无聊就无聊了,看不下去了,还说那么个科学大道理出来。”

    贺兰婷不理我。

    我翻着那袋子她从超市买来的东西,拿了一瓶水喝,拉开了抽屉,把这袋子吃的喝的,放进了抽屉,却见里面有一副扑克。

    我说道:“要不我们打牌吧,谁输谁亲谁一下好不好。你输了,你亲我一下,我输了,你亲我一下。”

    她问我:“欠揍吗。”

    我说道:“无聊嘛。”

    她说道:“来,玩。”

    我一高兴:“真的啊!”

    她说道:“输一把,一千万。”

    我惊愕。

    她过来拿了扑克。

    拆了扑克牌,打散扑克牌。

    我急忙摇头:“不不不。”

    她问我:“不敢?怕输?”

    当然怕输。

    我没有她那么有钱,让我输两把,我全部身家全都没了。

    她不一样,她就是输几十把都无所谓,她有钱,她有厂,她一千万容易挣,我的钱可是豁出了命拼回来的。

    我说道:“当然怕输了,我没你那么有钱啊,不像你,身家多少钱啊。还是玩之前说的吧,输了你亲我,我输了我亲你。要不, 让你摸一下也行,你可赚到便宜了啊,你要知道,在监狱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碰我,我都不会让她们碰我的啊。”

    贺兰婷说道:“再说这个试试。”

    我说道:“那不玩了,一千万一把,你当我是傻的啊。”

    她说道:“也许你赢呢。”

    我说道:“呵呵,就算是我赢了,你也会赖账不给钱,机智的我,早就看透了你。”

    贺兰婷说道:“如果我耍赖,我任你怎么样。”

    我两眼放光,问:“真的!”

    贺兰婷说道:“真的。”

    我搓着手,跃跃欲试。

    可是,万一我输呢。

    那可是一千万啊!

    我看着贺兰婷,最终,还是抵抗不了美色的诱惑,我说道:“玩什么,发牌!”

    她发了牌。

    发了一人十三张牌。

    我看着手中的一手好牌,笑着说道:“哈哈,看你怎么赢。”

    她却说道:“不算,牌没洗干净。”

    她说着就要把牌插回去。

    我拉住了她的手:“开什么玩笑!发了你说这种话,这算是耍赖吗!”

    她说道:“好,我不耍赖,这把玩斗地主。”

    我问道:“两个人怎么斗地主?”

    她说道:“我是地主,我刚才翻牌了,是a,先发我,你和另外一家是农民。”

    我问:“我和另外一家是农民?我和谁。只有两个人好吧。”

    她说道:“这可不关我事了。”

    我说道:“你这不是耍赖吗,你发了十三张牌,本来就是玩十三张,看到自己牌不好了,就说玩的是斗地主。”

    她说道:“我们一开始,有谁规定玩什么了吗?”

    好吧,我理亏。

    我说道:“行,那我叫他们来一个。”

    贺兰婷说道:“叫。”

    说完,她利索的脱掉了外面的那件t恤,换上了一件很低胸的黑色衣服。

    看得我鼻血都要喷出来。

    她这样子,让我怎么叫手下进来打牌?

    这不让我手下都看了吗。

    她也是故意的,她就是这么穿了,可以,给我看可以,你张帆要是叫别人进来,也叫别人看。

    实际上,我是不可能叫的了,她也知道我想法。

    我说道:“能不能穿好衣服。”

    她说道:“我怎么穿衣服,关你事?你能管?”

    我说道:“行,我不能管。”

    我咽下去了这口气。

    她问我:“叫你的人进来,还有一手牌,缺一个人。”

    我气道:“你故意穿成这样,让我怎么叫!”

    她说道:“我穿成这样,关你事吗。”

    我说道:“那我叫了人家不也看完了。”

    她说道:“那也是我的事。”

    我指了指她,说道:“行,你行!”

    我哪能叫啊。

    可是我又很郁闷,她是地主,我是农民,本来三个人的牌,一个地主两个农民,我只能手拿一手农民的牌,另外一手农民的牌,我又不能去看又不能去碰,我手上的牌虽好,但估计不会是她的对手。

    从一开始,我就落入了她的圈套之中。

    我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提出打牌的人是我,现在我已经后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