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1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希望,正义是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家伙,是该活到尽头了。

    他们早就该死。

    只是,审判迟来了那么久。

    可关键的一点就是,假如上面有人要救他们呢?

    希望贺兰婷真的能够扳倒他们,送他们去他们该去的地方去,不要留在人间为非作歹。

    看到他们这帮人,我想到一句话,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人间一切的恶毒丑恶之事,他们基本都干了。

    疲惫的和贺兰婷回到了监狱中。

    去抓人的兄弟们,我则是让强子招待了。

    为什么回监狱,因为同时抓的,还有监狱里在职的好些当时跟着旧监狱长干坏事的人。

    虽然她们现在很低调,是被我们逼得不得不低调,但却无法抹去她们曾经跟着旧监狱长干坏事的事实。

    收取贿赂,强逼女囚要钱,明抢暗扣女囚家属送进来的钱财和物品,强卖物品,敲诈勒索,殴打,虐打女囚们,甚至是杀害女囚,她们全都是帮凶。

    这事,一下子在监狱里也引起了轰动。

    抓完了人之后,全部被送去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审讯。

    晚上,和贺兰婷在办公室一起吃饭。

    饭菜,都是让人去监狱饭店买来送来的。

    两人还喝了酒。

    今天紧张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两人吃着,都不说话,太累太饿了。

    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看。

    陌生号码。

    难道?

    是程澄澄。

    我接了电话。

    耳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张帆哥哥,在忙什么呢。”

    甘嘉瑜。

    这女人,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我问道:“吃饭。什么事。”

    她那旧监狱长老道父母被抓,她找我了。

    是求我放人吗?

    还是要怎样。

    甘嘉瑜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人家想你了嘛。”

    我说道:“哦,是吗。”

    甘嘉瑜说道:“我听说啊,今天监狱里抓了很多人啊,她们犯了什么事啊。”

    我说道:“谁知道,我不知道。问她们自己才知道,或者,问问警察。”

    甘嘉瑜说道:“要不,你帮我问问?”

    我说道:“我问谁,我一个都不认识,我怎么问。”

    甘嘉瑜说道:“张帆哥哥,别装了啦,问问你的女朋友,贺兰婷啊。”

    我说道:“她?估计也不知道吧。”

    甘嘉瑜说道:“帮帮忙嘛,好不好啦张帆哥哥。”

    这声音嗲到让人要吐。

    我说道:“帮不了你,不好意思了。不过,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明知故问。

    她父母被抓,她肯定要问这些。

    她说道:“那抓了那么多人,人家也害怕呀,万一,也抓人家呢。”

    我问:“人家是谁。”

    她说道:“人家,当然是我呀张帆哥哥。”

    这女人,也真够沉得住气,自己父母被抓,还能那么沉得住气跟我这么聊,还能像平时一样,撒娇,卖嗲。

    我说道:“你要做坏事了,肯定抓你,你要没做坏事,谁也不抓你。要不,你自己找人问吧,我不知道。先这样了,我吃饭了。”

    我挂了电话。

    刚挂掉电话,手机又响了。

    我看着刚才的号码。

    还是甘嘉瑜。

    我看看贺兰婷。

    贺兰婷说道:“甘嘉瑜。”

    我问:“你听见她声音了?”

    我手机没那么大声吧。

    贺兰婷说道:“猜的。”

    我说道:“聪明。真不知道她打来问我这些事干嘛,明知道我是不可能会说的,我还假装不知道呢。”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这就是她打电话给你的动机?她不傻,她明知你不会告诉她任何的事,她还打过来,为什么。”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

    贺兰婷看着我。

    我说道:“那我估计,她是想,套我话吧。”

    贺兰婷摇了摇头。

    我问:“不是骂。”

    贺兰婷说道:“通讯定位,查你在哪。”

    我惊愕,原来是这样。

    这甘嘉瑜父母被抓,肯定心急如焚,她也想办法救她父母出去,头一件事,肯定要想知道她父母在哪里。

    她认为我会和她被关押审讯的父母在一起,所以给我打来了电话,利用科技手段,定位我的通讯位置。

    我问:“那她怎么不给你打。”

    贺兰婷说道:“我的手机陌生号码打不进,再有一点,定位通讯地址需要时间,我不会和她说那么多话,她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定位我的通讯位置。”

    手机还一直 在响着。

    我看着贺兰婷,说道:“虽然你很神,非常的聪明,不过,我还是想验证一下,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贺兰婷说道:“接听不挂。”

    我笑笑,说是。

    反正让她甘嘉瑜追踪到我的位置便如何,我是在监狱里,让她苦心追踪去吧。

    我接了电话,然后放在了桌子上。

    开了免提。

    听到了甘嘉瑜不停的喂了几声。

    接着,那边便不说话了, 但是她也不挂掉,就这么一直维持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

    然后嘟一声,那边挂了。

    看了一下时间,八分多钟。

    我对贺兰婷说道:“好吧,你又猜对了。”

    难怪我在世上活得那么辛苦,每一步都走得那么累。

    这世上太多的人比我聪明太多了,我这种脑瓜,和贺兰婷柳智慧,甘嘉瑜旧监狱长,程澄澄,林斌这些顶级智商的人相比起来,根本,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如果有这些聪明人做帮手,自己的路自然好走,但如果有这些聪明人拦路,那真的是举步维艰,步步是陷阱啊。

    搞不好,自己就是走在别人布的局中,都浑然不觉,哪怕是为了别人欣然赴死,被玩得团团转,致死都不知道自己只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贺兰婷说道:“要扳倒他们,我们只是走了第二步。”

    我问道:“第一步是搜集证据,第二步是抓人,是吗?”

    贺兰婷说道:“接下来,他们开始疯狂找人。也找他们的后台靠山,向我们施压,利用各种关系,各种理由,各种办法,跟我们要人。”

    假如,那上面的人说要让他们带去审,那旧监狱长和老道被别人带走,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的这步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我问道:“那如果有人非要跟你要人呢。要你们把人交出去。”

    贺兰婷说道:“我没抓人,这关我什么事?我没要人去抓他们,谁抓的,谁知道。”

    我说道:“够狠啊。那这样子,上级上上级,也没办法跟你们要人了。可是到时候如果把人拉去审判,那还是被上级知道的啊。”

    贺兰婷说道:“审完了,问完了,他们都交代犯罪事实了,有了足够的证据了,谁还敢庇护他们?”

    我说道:“这倒也是,不是不敢,而是庇护不了,都有了犯罪事实,带去哪里去也不行啊,都是已经犯罪了,带去哪里等待他们的都是法律的制裁。”

    贺兰婷说道:“不让他们带走,就在这个城市里,从侦查,审查起诉,到审判判决。全程,都是我们的自己人经手。”

    就在聊着的时候,贺兰婷的办公室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贺兰婷说道:“上头有人打来的。”

    我问:“找你见面。”

    贺兰婷说道:“对,他们要见我,见我了之后,问我知不知道这件事。旧监狱长是管理局的人,还有老道士,还有我们监狱那么多人被抓起来,他们会有人报失踪,会有人问我是不是我抓了。我们的人知道我抓的,他们的人也知道我抓的。我要假装我不知道。”

    我说道:“那你干脆也玩失踪算了。”

    贺兰婷说道:“这几天,我和铁虎就是要玩失踪。”

    我问:“那你父亲呢,家人呢。”

    贺兰婷神秘兮兮说道:“我爸也不知道我出手了,但是他能猜出来。这跟他没有关系。他们找我爸,我爸又不知道这些事,更不知道人关在哪里,他们想要人也要不了。最关键的是前面的这几天,扛过去了往下就容易办。”

    我问道:“那你说他们会不会派人来监狱里找你。”

    贺兰婷说道:“赶紧离开!”

    我愣了一下,问:“不让他们进来不就行了。”

    贺兰婷说道:“上头要进来,我们还能拦?他们能把刘局长带过来,刘局长进我们监狱,警察进我们监狱,我们还能拦着?”

    我说道:“那,我们去哪。”

    贺兰婷认为,甘嘉瑜打电话给我,确定了我的位置,就是在监狱里。

    他们也一定知道贺兰婷在监狱里,因为,他们在监狱里肯定还有眼线。

    既然打电话过来贺兰婷不接,那他们只能直接自己过来找人要人。

    他们会向贺兰婷施压,要贺兰婷把人找出来,交出来,各种办法。

    就算贺兰婷说不知道,他们也不可能就这么放走贺兰婷。

    那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躲起来,躲过去这几天再说。

    贺兰婷让手下放风出去,说我们出去办一点机密的秘密的事。

    然后,我们马上离开。

    前脚刚离开监狱,后面朱丽花马上给我打电话,说有人进监狱来找贺兰婷和我了。

    问她是谁。

    朱丽花说上头各个单位部门的人都有,说是监狱的那么多工作人员被抓,事出蹊跷,要下来找贺兰婷和我查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