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9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前我有过和不少女友如此这般的经历。

    明明很相爱,甚至觉得能跟对方在一起像中了彩票,我们刻骨铭心,发生的一切一切细节,都永生不忘。

    可到了最后,我们还是要分开。

    我不想和贺兰婷有这样子的经历,虽然我们明明没有真正的在一起,实际上我们冥冥中就是一对的。

    她的大多时候的表现,除了口头拒绝之外,也根本上和我是一对的。

    也许,我没有让她得到她想要的安全感,我没有改掉自己花花浪子的坏习惯。

    在一起,光有爱是不够的,还需要彼此了解,更需要安全感。

    贺兰婷想找的是可以荫蔽余生的依靠,可是后来她发现,寄望于别人,是有多不现实。

    所以从小就要强的她,活得越来越像个强大的男人。

    尽管如此,贺兰婷妈妈说,在贺兰婷刚和文浩分手的那时候,她非常的伤心,多年的恋情,比她想象中更难以挣脱,甚至,为了那段感情,贺兰婷都写好了遗书,她痛苦得无法活下去,假如不是因为心中还有父母的话,恐怕真的会自杀了。

    没想到,强大的贺兰婷,面对感情是如此的脆弱。

    人常说治疗失恋最好的办法,是两种,一个是时间,一个是新欢。

    贺兰婷后来遇到了我,慢慢的,就从和我的相处中,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这其间一个是因为时间,一个固然是因为我,虽然我并没有带给她多少的欢乐,但是她还是陷入了对我的喜爱中,尽管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我这样子的家伙,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在努力的寻找着这个答案,为什么会喜欢我这个家伙。

    答案就是没有答案。

    就算她琢磨到世界末日那一天,也都没有答案。

    世上的很多人的爱情,问他们为什么会喜欢对方,答案都是五花八门,但是很多相爱的原因真正的答案,就是没有答案。

    贺兰婷妈妈感谢我把她女儿带出失恋的阴影,并且能在她女儿多次危难时,屡屡施于援手,我说这些事情不值一提,贺兰婷也是会这么对我,如果没贺兰婷,我现在还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凡的小职员。

    正因为贺兰婷,我的生活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才过的 了那么好。

    贺兰婷妈妈说我懂得感恩,是个挺好的人的,她拜托我好好照顾贺兰婷,在适当的时候,跟贺兰婷说一下,带贺兰婷去国外去养伤,之后就先在外面呆着,不要回来了,这里太危险了。

    贺兰婷妈妈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我能理解她,她怕贺兰婷会因反黑缉毒而死。

    我说道:“阿姨,你觉得你的女儿会听我的话吗?不可能吧。”

    贺兰婷妈妈说道:“我是没办法说服得了她了,也许你可以。如果你离开,她可能会愿意离开。留着她爸在这里就行了。她爸也很固执。我每天是为了这对父女担心碎了心。”

    说着,她还转着手中的佛珠。

    为了这对父女,看来她还去求佛祈祷了。

    贺兰婷妈妈说道:“她不愿意,你试试。这里太危险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对于贺兰婷妈妈来说,自己丈夫和女儿的平安,就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都是次要的了。

    为了她女儿的平安,她都不惜求我让我带贺兰婷走,就是说,跟黑明珠爷爷一样,默认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其实他们眼中的我,是多么的不入流,他们多不喜欢我,可是没办法,他们知道他们的孩子喜欢我,而为了自己孩子的平安,他们不得不求我,让我带着她们离开,让我和她们在一起都没关系了,只要离开这里就好。

    在死亡面前,一切的一切,变得如此的次要和虚无。

    天地之间,除了生死,全是小事。

    贺兰婷妈妈让我不要把她跟我说的这些说出去。

    我点头了。

    让我去说服贺兰婷,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不过我先答应下来吧,反正,我和贺兰婷会说,也算是帮她的忙了。

    贺兰婷妈妈千恩万谢的感谢我,并且嘱咐我回去换衣服洗漱后早点过来照顾贺兰婷。

    我说哦,好。

    回去了后,洗漱,换衣服,我就过去了医院。

    病房门口,又是一大群人了,包括包不凡,不过他也是站在门口,没有进去里面。

    看到我过来,众人又看着我。

    贺兰婷父母都不进去病房里,却让开路让我进去看贺兰婷醒来没有。

    谁让贺兰婷在昏迷中,叫着的都是我名字。

    我看看包不凡,他没有什么表情,转头过去,靠着栏杆看着远处。

    我的待遇真是与众不同,在这一刻,他们这些局长什么的,都只能看着我。

    我进了病房。

    我以为贺兰婷没醒来,没想到的是她睁着个大大的眼睛,靠着床头坐着,看着自己的双腿。

    我走了过去后,问道:“你醒来了啊。”

    她说道:“刚醒。”

    语气冷冰冰的。

    我坐下去病床,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她却一把拍开我的手,冷冷看着我。

    我问道:“怎么了?失忆了?”

    她说道:“别乱碰我。”

    和刚才醒来时和我温存拥抱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完全是对待我的两个态度。

    不过好像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开始也是这么对待我的态度。

    我问道:“怎么了嘛?”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这条伤腿的包扎。

    我安慰说道:“很快就好了,放心吧。”

    她说道:“不需要安慰,我知道会好。”

    我说道:“好吧,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不和你吵架。话说你这清醒过来了,也不见见你门口的父母,他们可是一直苦苦等待着呢。”

    贺兰婷说道:“你回去吧,把他们叫进来。”

    我看看贺兰婷,说道:“那,不需要我陪伴了?”

    她说道:“不需要,以后也不用来。”

    我气了,说道:“行,不来就不来。”

    我站了起来,要走。

    我以为她会一下子抓着我的手,就跟今早一样的拉着我的手。

    没想到,她却没有伸手出来。

    任是我走了几步,她都没叫着我。

    我咬咬牙,不甘心的停着了脚步,回头过来看贺兰婷。

    贺兰婷说道:“看什么?”

    果然是平时的贺兰婷,今早上抱着我,一定是抽风了。

    她就是偶尔抽风,但不会一直抽风,这么冷漠的对待我,才是真正的贺兰婷,这是真正的醒过来了,今早是还没彻底清醒。

    我说道:“没看什么,只是想知道你脑子正不正常。”

    她说道:“我不正常,还是你不正常,我正常得很。”

    我想和她说几句正常的话,聊聊程澄澄,聊聊以后怎么对付我们的敌人,看来都不能说了。

    我只好出门去了,告诉贺兰婷的父母,说贺兰婷醒来了,想见见他们。

    贺兰婷的爸爸妈妈十分的高兴,赶紧的进去了病房中。

    我则是灰溜溜的离去。

    有人拦着我的面前。

    包不凡。

    我看着他,拦着我干嘛?

    包不凡问我道:“婷婷怎么样了。”

    我说道:“清醒了啊。没事了。”

    他说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我说道:“我不告诉你。”

    他笑了笑,没有生气。

    我说道:“自己去问她吧,走了,再见。”

    我撞开了他,走了过去,离开了医院。

    贺兰婷这个态度,让我真是十分不爽,可是她性格本就如此,而且她也是一直这么待我,我还真的不能拿她怎样。

    跟一个包不凡,一个备胎,是气我?

    她是对包不凡有些好感的,她是在试图和别的男人试试相处,看看能不能相处得来,能不能产生来电的感觉。

    如果有的话,她就会移情别恋了。

    毕竟相对于我来说,这个男人看起来比我靠谱太多了。

    接连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没有再去看贺兰婷,甚至一个电话都不打过。

    监狱里的朱丽花她们,也不知道贺兰婷受了伤,毕竟贺兰婷十几天不来上班,都很正常。

    而且贺兰婷自己受伤了,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我也懒得说。

    只有黑明珠问起的时候,我才告诉她贺兰婷的情况。

    一连一些天没去看望贺兰婷,黑明珠倒是奇怪了,问我为什么不去看贺兰婷。

    我说被她赶出来了。

    黑明珠问我为什么。

    我说因为她有新男朋友了。

    黑明珠笑了笑,笑的特别的诡异。

    我说道:“你笑什么呢。”

    黑明珠说道:“她有新男朋友了,不好吗?你应该祝福她。”

    我说道:“祝福个鬼。”

    黑明珠说道:“吃醋。”

    我说道:“是。”

    黑明珠说道:“多情的人是多么的可恶。”

    我说道:“嗯,是,我多么的可恶,可恶到该杀。”

    黑明珠说道:“不管怎样,你都应该去医院多看看她。”

    我说道:“她赶走了我。”

    黑明珠说道:“她康复了你可以不去,但是现在你应该去。”

    我说道:“她赶走我,我还去碰一鼻子灰,我有那么贱吗。”

    黑明珠说道:“她是你的上司,是你的恩人。”

    我说道:“好吧,我去。”

    一说到这些,我就无法反驳了,站在感情之外的角度来看,贺兰婷对我确实是好,我和她怎么吵她怎么骂我羞辱我都好,我都不该不去看望她,让她好了之后再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