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4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在想,贺兰婷这种人,和文浩相处,估计也是要管得文浩死死的吧。

    从财政到自由,从情感到人生规划,一步一步,都管得死死的,甚至是床上?所以文浩受不了,窒息了,跑出去找别人去了,是这样子的吗?

    要想知道,除非和她真正的相处,才真正知道她怎么谈恋爱的。

    我喝了一口酒,有点呛人,越来越不喜欢纯红酒的味道,喜欢喝红酒,但必须勾兑饮料,最好弄出鸡尾酒的味道。

    纯红酒,太苦涩。

    哪怕再贵,也是苦涩。

    原谅我对红酒这么评价,我只是一个不会品红酒的乡巴佬,尽管我已经喝了那么多的红酒,而且还有不少价值几千的红酒。

    我拿出烟,反着烟头敲了敲桌子上,然后放进嘴里,点上,一边抽,边问:“请我吃饭,是要我掏钱呢?还是叫我过来教训我一番。”

    贺兰婷说道:“问你工作的事。”

    我说道:“什么?是不是,关于管理局刘局长的工作的事。拉倒吧,我要放弃吧。没用的,和他处不起来的。”

    贺兰婷说道:“他大女儿双腿瘫痪,对吧。”

    我点头,说:“是啊。”

    贺兰婷说道:“车撞,有人故意撞。”

    我问道:“是车撞,你怎么知道是有人故意撞的?”

    贺兰婷说道:“听人描述,当时有目击人在现场。他女儿走在马路边人行道上,那车子开上人行道撞过去,就跑了。”

    我问:“那既然有目击人,干嘛不想办法破案抓了犯罪嫌疑人。”

    贺兰婷说道:“车牌是套牌,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十年之前的事情,那时候那路没有摄像头,目击人看到的套牌,这犯罪的嫌疑人,司机,是抓不到了。”

    我说道:“呵呵。那说这个有什么用?你让我找明珠的人去查案?去抓人?”

    贺兰婷说道:“抓不到。”

    我说道:“哦, 那是谁故意的去撞他女儿?仇人?”

    贺兰婷说道:“是。”

    我问道:“谁。”

    贺兰婷说道:“正在查。”

    我说道:“好吧,你们是警察,你们有能力查得到,我们没那个本事那个能力的了。”

    贺兰婷说道:“和刘局长多点接触吧,他应该知道。”

    我说道:“他知道?”

    贺兰婷说道:“是,他应该知道。”

    我说道:“他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他也不会和我说这些啊!是吧。”

    贺兰婷说道:“我让人找医生,外国的名医,他女儿的双腿,也许能治得好。”

    我说道:“这才是重点,这才是正事,要是能治好她女儿的腿,还怕他不跟着我们吗。”

    贺兰婷说道:“正在联系。”

    我问道:“什么时候。”

    贺兰婷说道:“这几天。”

    我点点头。

    贺兰婷说道:“你的程澄澄,胆子挺大的,闹的事,越来越大了。”

    她话题一转,就转到了程澄澄的身上去了。

    我说道:“我的程澄澄?”

    为什么女孩子说到别的女人的时候,就喜欢用你的,你的,你的程澄澄,你的黑明珠,你的贺兰婷,你的谢丹阳,你的朱丽花,你的,你的你的。

    我说道:“你要不要也那么俗,什么你的你的。”

    贺兰婷说道:“看个照片。”

    说着,她给我看了一张照片,她手机中的照片。

    照片中是个车床,车床旁边,有几支手枪。

    我问:“什么意思?”

    她说道:“程澄澄。”

    我皱了皱眉头:“程澄澄?在哪里。”

    照片中没有程澄澄啊,没有人啊,我仔细看,没有看到程澄澄在哪里。

    贺兰婷说道:“这张照片是从网上下载的。”

    我推开手机:“那给我看,看什么?”

    贺兰婷放手机在桌子上,说道:“程澄澄。”

    我说道:“你别告诉我,程澄澄搞了这么一个车床,然后生产枪支。”

    贺兰婷说道:“对,没错。”

    我说道:“不是开玩笑?”

    她摇摇头。

    我说道:“拉倒吧,要是她真正生产枪支,请问,就算她有这门技术有这样的人才,那她开厂在哪里?”

    贺兰婷说道:“海上。”

    我问:“海上。”

    贺兰婷说:“她经常出去的那片海,其中的几个小岛上。制造枪支,贩卖枪支弹药。”

    我问:“真的?”

    贺兰婷说道:“真。”

    制造这玩意,可是天大的罪啊,和毒品一样,碰不得的。

    程澄澄啊程澄澄,你真要把你自己往深渊地狱里送啊。

    贺兰婷说道:“线人情报,那里生产的枪支,有ak,有m16,有g3,高仿造。仿制工艺几乎和真品没有区别。上面刻有各个地方各个国家文字制造字样。”

    我问:“什么时候开始干的啊?她出来也没多久吧。”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很难?”

    我说道:“不难吗?难道制造枪支不难吗?还高仿。你以为仿皮包,仿手表,仿奢侈品呢。”

    贺兰婷说道:“让人去某个专门制造高仿枪支的国家的秘密的地方去学习几个月,回来了,找个小岛办厂,车床,模型机器,一个小作坊,就能做出来。”

    我问道:“哪个国家哪个秘密的地方那么牛?”

    贺兰婷说道:“某些比较乱的国家,经常的打仗的国家。”

    这倒是真有不少。

    我说道:“那也难吧,还有子弹什么的。”

    贺兰婷说道:“子弹?买枪送子弹,车床,模具,火药,一把锤子就能制造子弹。这些高仿的枪支,价格比真正的枪支低廉,比起真的枪支,差不了多少。”

    我说道:“真能打死人?你说你高仿个包包手表鞋子,戴着出门穿着出门人家看不懂那便算了,可是你说的,是枪支啊,高仿枪支能打死人?”

    我摇着头,表示不信。

    贺兰婷从包里掏出一把枪,指着了我:“这把是高仿的,看能不能打死你。”

    我双手举起来,哭丧着说道:“别别别,别这么玩!我信我信行了嘛。”

    贺兰婷说道:“你怎么老是为程澄澄说话?”

    我说道:“我没有为她说话,我只是觉得不相信!”

    贺兰婷说道:“不相信她会这么做?”

    我说道:“是不相信在我们居然会有人敢搞这个,而且你说大型兵工厂我就信,一个小作坊,小厂,车床模具,锤子?就能搞出枪支来,我有点不信。话说你先把枪放下,这东西会走火的。”

    她说道:“没装子弹。”

    她把手枪放下桌子上,饭桌上。

    我拿过来看了,很精致,特别精致的一把手枪。

    贺兰婷拿了一把同样的过来给我看:“这是真的,那是高仿,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我拿来,看了一下,真的是一模一样的,从外表看来,是没有差别的。

    只是,内部也一样吗?真能打死人吗。

    我再次向贺兰婷发表了疑问。

    贺兰婷说道:“验过了性能,比起真枪,不差什么。很多打仗中的好战分子特别喜欢买。”

    我惊愕。

    特别的惊愕。

    还有这么玩的?

    还能这么玩的?

    我一直以为,那些老是打仗的国家,枪支这些东西,都是从正规的厂买的,即使不是正规的渠道,那也一定是正规的厂买的,就算买不起,也是用二手货,三手货n手货什么的。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仿制枪支,最要紧的是,居然还有人买了上战场打仗。

    我服了。

    这些都什么人啊!

    我问道:“那这把高仿的枪,你从他们那里买的?”

    贺兰婷说道:“让线人找人买,他们有专人负责卖枪,甚至卖到国外去。”

    我说道:“老子是一万个服啊。”

    彻底拜服。

    如果真是程澄澄所为,这程澄澄,生的什么脑袋?这样 都能想得到。

    这样子一门生意她都能想得到?

    如果说她从国外贩卖这个东西,我倒也不觉得稀奇了,关键是她自己生产啊,这什么人啊!

    还有,她的胆子,真的是大包天了。

    人才啊人才。

    我问道:“可是怎么运出去的?”

    贺兰婷说道:“渔船,等等 。他们自有办法。”

    我说道:“那查不到哪儿吗?窝点。然后抓人,摧毁他们的制枪窝点。”

    贺兰婷说道:“抓到的只是下面的人,抓不到程澄澄。”

    我说道:“那你说她贩毒,也是只能抓到她的手下啊,她手下绝对不会供出是她做的。就像林斌一样,狡猾得要死,他自己搞正规的生意就自己出面,那违法犯法的生意,都有傀儡去给他做。”

    贺兰婷说道:“这不好吗,你的程澄澄就不会被抓来判死刑。”

    我说道:“唉,你别老是冷嘲热讽我,好吧。”

    贺兰婷说道:“你不是不想让她死吗。”

    我说道:“如果她真的,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了,法律该怎么判,也是要怎么判,这与我无关,难道我还能叫法官不要判她死刑。”

    贺兰婷说道:“但你会保护她!”

    我说道:“该帮她,还是要帮 的。这样子,我去劝说一下她,让她不要搞这个下去了。”

    贺兰婷说道:“做好被砍整只手的准备再去。”

    我沉默了。

    去了的话,人家程澄澄也不会听我的,甚至不会见我。

    她哪会听我的听进我的 劝告呢?

    现在把我当成了敌人,我要是再去絮絮叨叨让她心中生恨,她恼火之下会不会又剁掉我另外的手指,或是剁掉我整只手,或是直接沉我进海底。

    可是,我不想我不能看着她那么沉沦下去,她这么整下去一条道走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