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4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婉清踱步,走了几步。

    我看着她挺翘的臀,舔了舔嘴唇。

    这娘们,身材是挺好的。

    这样子的货,连我都颇为心动,难道那刘局长,真就看不进眼里?

    杜婉清踱步完了之后,问我道:“你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其实,也不算有什么意思,就是想知道,他好不好女人。”

    杜婉清没好气道:“不喜欢,他只喜欢他老婆,对我也没有任何想法。看我的眼神,从来没有过杂念!不像你一样!”

    我呵呵一笑,说道:“好吧,不像我一样 。杜姐,你挺漂亮的,身材也好,我是个血气方刚的小男孩,说句得罪你的话,就是挺心动你这样身材的。”

    杜婉清说道:“别对姐乱动主意,姐是两个娃的妈妈。”

    我说道:“哦,这样子啊,那看起来根本就没像生过孩子,像个大少女。”

    她听了,也没见得有多高兴。

    我继续夸她:“真羡慕姐夫啊,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又这么能干,有气质。”

    杜婉清说道:“别夸我了,我不吃这一套。”

    看起来,好像真的不吃这一套。

    这贺兰婷的人,特别越是心腹,越是务实。

    就像朱丽花,就像徐男,一个比一个务实,她们不喜欢花枝招展,不喜欢受人恭维,不需要别人的夸奖,她们一个一个的自信的很。

    杜婉清说道:“你想要 用女人去降服他?不可能的。”

    我说道:“是,不可能的。”

    杜婉清接着说道:“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让我去降服他?”

    我呵呵一笑,掩饰自己,说道:“没有,没有。”

    杜婉清说道:“他对我不感兴趣,除了他老婆,对谁都不感兴趣。这招也许用在你身上,可能 行,用在别人身上,不行。不好意思,我说话有点难听,你不要生气。”

    哟,这杜婉清,还反击我了。

    作为刚才我对她的攻击,她也不留余力的对我进行了攻击。

    我说道:“不生气,不生气。哦,我要去监狱,还有点事。”

    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这杜婉清,也不好惹啊。

    不过嘛,混到这位置的人,能好惹吗?

    大家都是人精。

    贺兰婷约我吃饭。

    贺兰婷居然约我吃饭。

    难得啊难得。

    其实她也算是经常约我吃饭的了,但是,几乎每次吃饭,都是我掏钱。

    不过无所谓了,以前我是有所谓的,毕竟以前真穷,真没钱,现在不一样,现在有点钱了,没以前穷,也不能说真有钱,至少说,能请得起她吃饭了,一顿几千什么的,也不是很肉疼了。

    可是这次,她请我吃饭,就在监狱饭店吃的饭。

    所谓的安全起见嘛,就最好在这里吃饭了?

    一坐下,我就说道:“请吃饭真有诚意,就在这里请。”

    贺兰婷说道:“这里多好,想吃什么?”

    我说道:“海鲜。”

    贺兰婷说好。

    我呵呵一笑,轻蔑的笑,说道:“得了吧你,变出来啊。”

    这监狱饭店,以前是在康雪和旧监狱长他们的手中,当时就是个真正的黑店,吃顿饭上千坑死你没商量,可是没办法啊,不吃不行啊,这里一些犯人,要请人吃饭,有的犯人要改善伙食,不来不行。

    明知道要宰,没办法,也要做好被宰的心理准备来了。

    后面我们接手了之后,我们没有搞得那么的夸张了,尽管略比外面同级的饭店,价格还是高了一些,但是比起之前的宰客黑店,我们不知道良心了多少。

    最主要是饭菜味道,卫生,菜色,看上去比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饭店也小装修了一下,焕然一新,深受女囚们女狱警们的喜爱。

    贺兰婷让服务员开两瓶红酒。

    我问道:“开两瓶红酒?你喝一瓶啊?”

    她说道:“我喝一瓶,你喝一瓶。”

    我嗤之以鼻:“胃口不小,就怕你喝不下去。”

    她说道:“如果我能喝呢。”

    我说道:“就算你能喝,也是喝醉。”

    她倒了酒。

    我说道:“我要兑着饮料喝。”

    让服务员上了冰红茶,兑着饮料喝。

    贺兰婷穿的是和我一样的监狱的制服,秀发乌黑,睫毛长长,素颜,明眸皓齿,高贵,唯美。皮肤白的发光。

    天生丽质难自弃,加上后天的保养,让她的美貌,惊为天人。

    我问道:“点菜了吗?”

    她说道:“你说吃海鲜。”

    我说道:“拉倒吧你,上上上,上海鲜给我看。”

    还没说完呢,服务员推门进来,几个服务员上一盘盘的海鲜,有海鱼,有海虾,有海蟹,还有,海螺,小的那种。

    倒是真的摆了满满的一大桌。

    我愣了一会儿,问道:“这个?你从哪儿弄的。”

    贺兰婷说道:“饭店你还管不管了?”

    我说道:“问的什么话啊?当然管啊。”

    贺兰婷问我:“你用心管了?”

    我说道:“这不都有她们管着吗?”

    贺兰婷说道:“心都用在管黑明珠的酒店和饭店了吧。”

    我说道:“没有,真没有。”

    贺兰婷说道:“新加的菜品,招了新厨师,专做海鲜的。”

    我问:“你让做的?”

    贺兰婷问我:“你让做的?”

    她的意思是说,不是我做的,难道是你张帆做的吗。

    我说道:“我一直都觉得这饭店运行得挺好的啊,真的,所以,就这样子啊。”

    贺兰婷说道:“这里就不喜欢吃海鲜了?还是你们觉得她们吃不起了。”

    我说道:“是真的有点贵,你说海鲜这种东西,在外面的一般的饭店都没有,所以我觉得监狱里面嘛,这饭店,还是平民化一点的好。”

    贺兰婷说道:“平民化?现在还有多少人没吃过海鲜的吗。”

    我说道:“这倒也是。好了好了,我失职,我失职。”

    贺兰婷说道:“用点心!”

    我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忙着我各种事嘛,唉,头大得很,各种烦心事,忙完了这个来那个,忙完了那个来这个。最近不就是忙着要搞定刘局长嘛。”

    贺兰婷问:“搞定了?”

    我说道:“没,刚和他认识,有一点点熟悉而已。估计是三五年都熟不到一块去了。他那人有问题你知道吗?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好色不贪财,不贪权力,下班回家做饭做菜陪孩子老婆,上班兢兢业业工作认真负责,容不得半点差错,就是每天睡觉吃饭起床的时间,都是固定好的没有偏差,你让我怎么搞定这么个人?人要有弱点,才有攻击点,这家伙没弱点,没爱好,唯一的爱好是喝普洱茶,但是,送他他肯定不要的。他也不是买不起,对吧。”

    我拿起了碗筷,夹了一只虾,然后夹过来,看看贺兰婷,她 还没动筷子,我夹给了她碗里,自己又夹了一只。

    她说道:“剥给我。”

    我说道:“你认真的吗。”

    她盯着我看。

    行,剥给她吃。

    剥虾给贺兰婷的时候,我郁闷了一下子,因为我想到了梁语文,她曾经对我的好,那么的好,她也剥虾给我吃。

    我却失去了她,因为四联帮,因为林斌,让我永远的失去了她。

    不知道她在异国他乡,过得怎么样。

    其实我觉得梁语文的性格,个性倔强,外表温和柔和,但她绝对不会轻易退缩,她不来和我在一起,除了脸部受毁整形手术也难以变回原样之外,我想,她离开我还有一个原因,重要的原因:梁语文觉察到我的心并没有完全在她身上。

    确实,当时的我,就是想着玩玩而已,是啊,我就是那么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最最主要的是,我心里装着了一个人,贺兰婷。

    那时候的我,是不承认的,我也不想这样,但是的确是存在着的,我就是真真的已经心里装着了贺兰婷,所以梁语文,无法占据我全部的心,甚至无法占据我三分之一的心。

    女人如此的 敏感细微,她如何不会觉察到我心里所想,我爱不爱她,她能感受得到。

    这应该就是她不回来的两个最大的 原因。

    假如能重来一次,我就算是心里装着贺兰婷,我也要好好对她,和她在一起,太幸福了,真的是太幸福了。

    不仅仅是对我好而已,对我好的女人很多,但是像梁语文那样人格独立,情感依赖,知书达理,温和体贴,正能量十足的贤妻良母的好女人,我可能这辈子再也遇不到了。

    当我剥好了一只虾给了贺兰婷之后,她没有吃,夹回来给我了。

    我奇怪了:“你,不吃吗?”

    贺兰婷说道:“你很不心甘情愿。”

    我夹起来,蘸酱油,放自己嘴里吃了。

    我说道:“那干嘛不是你剥给我吃呢?”

    贺兰婷看了看我,没说话,自己夹其他菜吃。

    吃了小半碗饭,便觉得饱了,以前可能少吃这些山珍海味的,所以才会那么饿,每次和贺兰婷吃饭,我都要狼吞虎咽,现在面对再精致的美食,也提不起以前的那胃口来,最多就是饿了多吃一些。

    这还真的是拜贺兰婷所赐,如果没有她,我怎么能吃到那么多,那么精致的美食,而且还那么他妈的死贵。

    光花在和她一起吃饭的钱,都能在我们老家县城首付一套房子了吧。

    这坑人的老狐狸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