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3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前一直有着上管理局去看看,然后想办法弄好管理局的想法,可是现在仔细想想,去管理局不是不行,但是我能在那里立住脚,成功扫掉敌人吗。

    还是去见了贺兰婷。

    连续几天找不见她,等不到她来监狱上班,没法,去了她厂里找她。

    她在厂里办公室,桌上的一张白纸,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我过去一看,不知道写的什么,是随便一个字一个字的乱写,到处写,不成行,不成段落,只是乱写,看起来也不是练字,是在想什么呢?

    她估计又在计划着什么了。

    贺兰婷把这张纸翻过来,问我道:“看什么。”

    我说道:“打电话也不接,就来找你了,你写什么,是不是又在计划害人。”

    贺兰婷说道:“是,要害人。害你。害你的程澄澄。”

    提到这个,我心里就不舒服。

    我说道:“非要这样子是吧?”

    贺兰婷说道:“不生气了?”

    我说道:“你要哄我吗?”

    贺兰婷说道:“拿去吃个饭,别生气了。”

    说完,她从抽屉里拿了几个硬币,扔在我面前。

    我说道:“拿去吃个饭?你是真心哄我吗。”

    贺兰婷说道:“可以吃一碗面了。”

    我 说道:“你!好吧,看在你从没哄过人的份上,我接了。”

    捡钱,需要尊严吗 ?就算是几块钱,便如何。

    我拿了那几块钱,说道:“谢谢贺总大恩大德。”

    贺兰婷说道:“我帮你想到一个既能让你心里舒服又能给程澄澄报仇的办法。”

    我问:“什么办法。”

    贺兰婷靠过来,在我面前,离得很近,盯着 我双眼,两只眼睛发光对我轻轻说道:“杀了我。”

    我把头一偏,一个白眼过去:“有毛病。”

    贺兰婷坐了回去:“帮她报仇,我死了,你开心了。”

    我说道:“你们谁我也不希望死。”

    贺兰婷问我:“如果必须要死一个。”

    我说道:“那我只能选你。这还要问吗。”

    贺兰婷说道:“那我打死她你还生气?”

    我说道:“那就不能不打死?”

    贺兰婷说道:“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我说道:“好了我不跟你商量这个,我今天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你觉得我上去管理局怎样?”

    贺兰婷说道:“监狱长不做,去管理局当科员?”

    我说道:“不是,而是,去那里捞个高点的职位当当,然后想办法除掉上面的敌人。”

    贺兰婷说道:“监狱你还没全部解决,就想往上走了?”

    我说道:“上面的解决了,监狱这里也就能解决了。主要是管理局,管理局有权力罢免我们监狱的这些人。”

    贺兰婷说道:“管理局上面,司法厅,司法厅还有上上面,你上去解决了吧。”

    我说道:“这不是一步一步走上去吗?是吧。”

    贺兰婷想了想,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便问我道:“那你是要我安排上去管理局。”

    我说道:“不是,我有朋友安排我上得去,但是至于什么职位,目前看来,还没有能知道。”

    贺兰婷说道:“说清楚给你知道,管理局两个副局长,一个局长。一个副局长是敌人,一个副局长是我们的人,局长是一个中立的人。他不管这一切。斗的就是两个副局。”

    我说道:“那是怎样?”

    贺兰婷说道:“争取把局长拉过来我们这里就好。”

    我说道:“怎么拉?”

    贺兰婷说道:“很难,他不怕强权,他也有后台,压他压不了。”

    我做了个数钱的手势,意思是说用利益搞定他。

    贺兰婷摇头:“不行。”

    我问道:“那是个正义的人吗?很讲道义的人?”

    贺兰婷说道:“他中立,什么也不管。”

    我问道:“那关于管理方面,不是他管吗?”

    贺兰婷说道:“想签就签。”

    我懂了。

    我说道:“那如果争取到他的支持的话,那管理局就是我们的了?监狱就能清除掉甘嘉瑜这些人?”

    贺兰婷说道:“你想去试试是可以。”

    我问道:“那能给 我什么职位。”

    贺兰婷说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去问你那朋友啊,最好上去了当局长,管理全局,管下面的几个监狱,男子监狱女子监狱。”

    我说道:“上面不是司法厅吗,你那个什么司法的雷什么的不是自己人吗,让他安排不行。”

    贺兰婷说道:“司法厅上面是省的部门了,你那朋友那么厉害,认识那么多人,他比司法的管用。”

    我说道:“那他不是司法的人啊。”

    贺兰婷说道:“那你不是说他能 把你拉上管理局去吗。”

    我说道:“我是说如果你这边能把我拉上去,坐更稳更高的职位,那当然优先考虑你这里嘛。”

    贺兰婷说道:“让他帮吧。”

    我说道:“那我这个监狱长,一样能做 的吧。”

    贺兰婷说道:“能。”

    这么一来,我就安心去找了安百井了,在安百井的一番猛如虎的操作之下,我成功的上去了管理局。

    而且,当的还是一个副局长,如此一来,管理局有三个副局长。

    我主要负责的,还是女子监狱这一块,本身管理局的确是可以有这么个职位,但是其实上去就是挂个名而已,管的是女子监狱的狱政,在女子监狱当监狱长的我就能管了,再说我也没有罢免监狱里的一些科长这类职务的权力,没啥变化,我要做的,就是把管理局局长争取了。

    他要是成了我们的人,一切就好办。

    管理局和监狱也差不多, 大同小异,有办公室,政策法规处,刑罚执行处,狱政处,规划处,警务督察等等。

    上来是多了一份工资,几千块钱,但我高兴不起来,我不是为了这个钱,我是为了争取管理局的老大支持我们而来。

    可是这的确很难,因为人家,是结党的,敌人是结党的,从监狱到管理局,从管理局到司法,再到上面一层,他们根深蒂固。

    不过我们也是结党的。

    这便是著名的朋党定律。

    唐穆宗的时候,以李德裕为首的士族出身官员结成一派,以李宗闵、牛僧孺为首的科举出身官员结成一派,两派在朝廷上互相攻讦、倾轧达四十年,史称牛李“朋党之争”。各朝各代,都有朋党、帮派,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历史现象。

    朋党现象,特点之一就是盘根错节。

    本身呢,一个人立于世,并非是孤立的。

    在他的周围有各种各样的关系。

    这些关系构成了一个人的社会资源。

    厉害的人,运作得好,前途无量,像一个个勤奋的蜘蛛,编织着属于自己的网络。网络越大、越结实,捕获就越多。

    特地请了安百井吃一顿饭。

    他看我一个劲的点菜,拦着了我,要他自己点,说我把他当外人,太客气了,就点了两个菜,和两瓶酒。

    我给他倒了酒,敬酒说道:“谢谢啊。一上就上去当了个副局长,你厉害。”

    安百井说道:“小意思。”

    我说道:“无以为报,一杯薄酒,略表敬意。”

    安百井说道:“咱们之间,哪用这么客气,可以给我送个百八十万就行了,我需要的也不是很多。”

    我说道:“靠,就知道你不可能白帮我。百八十万,噎死你啊,你敢要吗?这可是贿赂,噎死你的。”

    安百井说道:“你不说我不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摆明了你是不想给了。”

    我问:“真的要?”

    他点了一支烟,说道:“其实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说道:“女人嘛,是吧。”

    他喜欢肖言,可人家肖言不喜欢他。

    给钱也不行,人家也不缺钱。

    人家即使缺钱,也不卖自己。

    要是安百井追到人家,那我这红娘其实也有罪,对不起慧彬对不起安百井,搞不好拆了他们这个小家庭,毁了这对才子佳人的人生。

    还好,人家肖言根本就看不上安百井,那可不关我事了。

    人家看上我的话,那更不关我事,我也不是想着去跟他抢女人,感情这东西,是不讲道理,是没道理可讲的,有些人穷极一生,费尽苦心,就是得不到自己心爱的人,有些人反而是各方面不咋地,但偏偏就能有条件极好的异性死心塌地的喜欢,这能说明什么,什么也说明不了。

    我靠近了安百井,在他耳边说道:“要不这样子吧,我介绍几个模特给你,我们有个模特公司,我也算是个小股东,然后,我就拿一些愿意出来的女生的照片给你,你觉得怎样?”

    安百井说道:“你说的!”

    我说道:“我说的。”

    他一拍桌子:“我现在就要。”

    我说道:“大哥,你说现在就要,我哪弄来给你啊。”

    他说道:“没诚意。”

    我问:“真要?”

    他说:“是。”

    我想了想 ,然后打电话给了纯净,可是打通了之后,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

    纯净 在电话里,问我:“怎么了,打来了又不说话。喂,喂。”

    我说道:“纯净啊,我有事啊,有个紧要的事和你商量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