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2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几个医生,在收了程澄澄手下给的钱后,真的上来病房查探消息真实与否了。

    他们到了门口。

    我问贺兰婷该怎么做。

    贺兰婷说不要让他们进来,堵着门口,让我的手下堵着门口,查清楚他们的身份,然后以他们不是我的主治医师为由,不让进来。

    我说道:“不让进来?可是他们是这医院正规的医生啊,不让他们进来,程澄澄肯定会怀疑。”

    贺兰婷没有说话。

    停顿片刻,我说道:“他们在外面,我们的人查了他们的身份了,他们的确就是这里的医生,其中一个还是主任,作为这里的主任,他是有权利进来查看病人情况的。这怎么办?”

    贺兰婷还是没说话。

    我说道:“这就穿帮了?”

    贺兰婷这才说话了:“让他们进去,就一定能看穿你装病。如果不让他们进去,程澄澄心里还是怀疑。”

    我说道:“你包围了那个来电的定位后的区域没有。”

    贺兰婷说已经包围。

    我说道:“要不现在直接动手吧,这样子还来得及,否则等下他们跑了!也许程澄澄就在你们包围的医院的后面那个区域那里。”

    贺兰婷迟疑。

    毕竟,我们并不知道程澄澄是不是真的就在来电的那个医院的后面那个区域。

    外面的几个医生,硬是被我们的人给赶走了。

    就在我转头过来的时候,看到窗帘没全部拉上的窗口那里,有什么在窗外飞啊飞的。

    仔细一看,那是什么?

    是老鹰?是飞鸟?

    我下了床,走了过去,仔细看看,竟然是一架小型的无人机,上面有小型的摄像机摄像的。

    我马上对贺兰婷说道:“有一架小型的摄像机,是无人机上来拍的,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弄上来的。”

    贺兰婷说道:“肯定是了!他们遥控无人机上去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伤了。我们要马上行动!”

    贺兰婷立马让手下们实施行动。

    因为已经拍到了我诈伤,我们的计划破产,程澄澄看到了我伤是假的,肯定不会再上来看我。

    没想到,程澄澄竟然如此小心谨慎,而且是如此的狡猾聪明,远超出我的想象。

    竟然就这么穿帮了。

    贺兰婷让警察们行动,对医院的后区进行围堵。

    与此同时,医院后面那条路上停着的几辆车同时开动,只朝一个方向冲出去。

    速度十分快。

    刚才利用技术手段定位的他们对话的通信位置,并不算准确,有些偏出了包围圈,警察们赶紧的开车往那几辆车的方向堵过去。

    虽然部下了几层的天罗地网,但是他们却是位于最外面的那一层包围圈。

    那一层包围圈,只有几辆警车和十几个人在那一头。

    其他的人马上跟着追上去,与此同时,传来了密集的枪声。

    都是他们开枪,警察们担心伤及无辜,没开多少枪。

    程澄澄他们的人直接朝警察的车开枪。

    程澄澄果然在那里,在其中一辆车上。

    他们其中的一辆负责开道的车,直接硬生生的撞在了警察开过来已经堵着路的两辆警车,而且还把两辆警车撞开了。

    那是一辆看起来十分坚固的越野车,应该是一辆防爆车,撞开后他们的车毫发无损,而后面的程澄澄的车队们,马上跟着从后面冲出去了。

    警察们马上组织警力警车追,可是,叫来的警车根本挡不住他们的脚步,他们硬生生撞出去。

    后面的警车追上去就挨枪子,也不敢离太近。

    一路上还有很多的私家车,还有行人,担心伤及无辜,贺兰婷叫停了行动,让他们离开了。

    这一次围捕行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无人受伤。

    贺兰婷气冲冲的到了我面前,好吧,我知道,她兴师问罪来了。

    我只是坐着,看了看她,微微笑。

    贺兰婷骂道:“我们前功尽弃,都是你!还笑得出来?你怎么那么 蠢!”

    我说道:“我谁知道他们竟然弄个无人机上来拍啊?”

    这时候,黑明珠也进来了,进来后也骂我:“我说了几次,你这人头猪脑,他们可能会从窗外偷看!”

    我说道:“那你说的是担心人家从窗外用望远镜什么的偷看进来发现我诈伤,我哪知道他们动用了无人机,而且还是这么小的窗帘的缝隙,都让他们拍进来看到了我在诈伤,刚好那时候我打着电话,精神抖擞万分。”

    贺兰婷问我道:“那为什么要下床走过去看!你不走过去看,他们能发现你是假装的吗!”

    好吧,我承认那一刻的我,确实是没有想那么多,以为窗外有只鸟还是什么的舞动。

    我沉默了,任着她们两狂轰滥炸。

    第一次见她们如此高度紧密团结的站在了同一阵线:骂我。

    我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平时两个话不多的女人,在这一刻,把一个月的话都骂出来了。

    这的确是我的错,我怎么在那一刻,傻不傻的跑去看什么窗口有什么东西飞着呢。

    唉。

    大错已经铸成,无法回头,后悔也无用了。

    被骂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前面付出的太多都功亏一篑,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还有一点,我彻彻底底的,和程澄澄翻了脸了。

    她会怎么认为?

    这是一个诱她入死地的局,她肯定这么认为,我想要她死。

    我无奈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床头,靠在了床头,双眼空洞。

    两个女人见骂得我都傻了,不说话了,也不骂了。

    她们一个站在窗口往外看,一个坐下来,削一个苹果吃。

    削平果的,是黑明珠。

    看窗外的,是贺兰婷。

    平时贺兰婷也有削平果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是她在看窗外。

    她喜欢看着窗外思考一些事情,一些东西。

    而我,郁闷的看着床上的白色的床单,床罩,还有自己的病号服,除了郁闷,不知所措。

    正当房间一片沉静的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下意识就拿来接了,但是刚接的 时候,就觉得,是程澄澄给我打来的。

    我喂了一声。

    贺兰婷转身过来,黑明珠停止削平果的动作,看着我。

    我也停下了动作,拿起食指,示意她们不要说话。

    我没有开扬声器。

    我喂了一声,问是谁。

    那边,却还是没有人说话。

    这,会是谁呢?

    我说道:“打错了是吗,我挂了。”

    那边说话了:“是我。”

    程澄澄。

    我说道:“哦,是你啊。”

    她说道:“不希望是我吧。”

    万万没想到,这程澄澄,说话声音如此柔和,仿佛就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说道:“刚才伏击你的,是我的计划,是我作为主谋。”

    程澄澄说道:“谁主谋我知道,不需要你来给她们背锅。”

    我问道:“你知道?”

    程澄澄说道:“贺兰婷,黑明珠。”

    我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我才是主谋。”

    不想把罪责推到黑明珠和贺兰婷头上,不想让程澄澄疯狂的报复贺兰婷和黑明珠。

    程澄澄说道:“计划是她们出,你没那么好的头脑。你是负责施行,你诱我出来。她们我不想评价,但是张帆,你就这么对我?”

    程澄澄多有看不起我,觉得我如此的菜?不过这计划确实是很宏大,我搞不来。这一看就知道是贺兰婷的大手笔,谁能请得动警察?

    我说道:“如果我说我是为了你好,你相信吗。”

    程澄澄说道:“抓我就抓我,你让她们布置了那么多带枪的人,是要我命。”

    我说道:“没有,我没有。”

    这时我发现,贺兰婷和黑明珠,都贴近了我,紧紧的贴着我,倾听者手机里程澄澄说话的声音。

    她们想听程澄澄在说什么。

    两人几乎都抱着了我,紧紧的靠着了我,贺兰婷是一手抱着了我,黑明珠则是一只手抓着了我的手臂。

    程澄澄说道:“有狙击手对着我开枪,幸好我车子是防弹,那子弹也有点偏,回来发现车子凹了一块,如果我车子没有快速行驶,打正点,我还能给你打电话吗。”

    我一愣,这谁干的?

    贺兰婷和黑明珠之前可是答应我,不能伤及程澄澄的命的。

    我沉沉说道:“一会儿我再和你说。”

    我把手机放下了,挂了电话,然后看着贺兰婷和黑明珠。

    她们两个,答应了我不伤及程澄澄的命,却让狙击手对程澄澄开枪了,我敢说,这肯定不是误打的。

    她们是有预谋的,是要程澄澄死,是想着要当场打死程澄澄!

    我对她们两个说道:“呵呵,告诉我,这怎么回事?”

    她们两个,离开了我的身子,一个站起来,继续走到窗外看窗外,另一个,继续削平果。

    我怒问:“说啊!为什么!”

    她们都不说话。

    黑明珠仔细削平果,贺兰婷继续背对我,看窗外。

    那美丽的背影的轮廓,迎着窗外的微风,头发微微被吹着。

    黑明珠一边削着苹果,一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她如果不死,你知道对社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对人们造成多大的危害,对我们有多大的危害吗?”

    我问黑明珠:“你当时说 只抓她的!你没说要杀她!你答应我不杀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