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1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往下沉的时候,我憋住了呼吸,可是很快的,撑不过三十秒,我马上就不行了。

    海水进入了麻袋中,我被水淹没。

    我喝了几口海水,剧烈的挣扎,被呛到了。

    一切都是无用的,在这个黑暗的麻袋中,我看到了天堂。

    越是呛到咳嗽,就越是喝,这种世界末日大难临头的感觉,我总算也深有体会了,以前总喜欢把人装进麻袋中扔进河里威胁他们要淹死他们,现在轮到了自己,才体会到了这种感觉的可怕。

    这时候,突然的感觉到袋子被提上去了。

    我像是被提出海面了?

    果然,海水出了麻袋,我又能呼吸了,我剧烈的咳嗽着。

    被放回了船板上。

    麻袋打开了,我剧烈的咳嗽着,呛得我要死。

    眼泪跟海水混了满脸都是,我红着眼,擦了擦眼泪,擦了擦口水。

    见到面前的人,是程澄澄。

    她没看我,只是个背影,看着远方。

    我站了起来,她的手下拿来了一张浴巾给了我,我拿来,擦着头发。

    这是在她的游艇上,而旁边的,是刚才我坐出来的那艘船。

    原来程澄澄在命令淹死我我出来之后,她上了游艇,跟着我们的船出来了。

    我擦着头发,说道:“怎么,舍不得?”

    程澄澄说道:“死亡是什么滋味?”

    我说道:“要杀就杀,一定要这么玩吗!”

    我还嘴硬呢,没办法,这时候不嘴硬,我总不能求饶。

    程澄澄说道:“在口袋里的时候,怎么不嘴硬。你刚才叫的什么?最后一句。”

    我叫的什么?

    我问道:“叫什么。”

    程澄澄说道:“叫谁的名字。”

    我叫的是程澄澄的名字。

    我说道:“那不是怕我自己被你淹死了叫的吗,你以为我是想你吗!”

    程澄澄说道:“临死之前,你叫的是我名字。”

    我说道:“是吧,你可以这么认为,那是我不想死,我怕死,我求你放过我。”

    程澄澄说道:“是,我舍不得杀你,狠不下心。”

    外面下雨,她走进了游艇里,船舱中。

    我跟着走了进去:“你是吓唬我是吧,为什么?”

    程澄澄坐下,说道:“我是想杀你,但我狠不下心。”

    我坐了下来,坐在了她的对面。

    程澄澄继续说道:“因为我想,你也舍不得杀我。”

    我说道:“是啊,我喜欢你啊。”

    她没说什么。

    一会儿后,我说道:“留着我,是你的后患。”

    程澄澄说道:“好。”

    我们之间相互有个默契,不对想着要把对方的生命从世上抹去,但却想着要把对方的势力抹去。

    我们是敌人吗。

    不像是。

    可是我们这是哪门子的朋友呢?

    程澄澄说道:“临死之前,想的谁?那一定是你最爱的人。”

    我说道:“你不会说是你吧,当然不是。不过沉下去的时候,哪有时间想谁,那只有惊慌,失措,恐惧,害怕,占满了整个脑袋。玩我很好玩吧。”

    程澄澄说道:“没想玩,想杀你,下不了手。”

    我说道:“好吧,能送我回去吗,好冷。”

    果然,她真的是对我不舍得下手的。

    我相信在她开口扔我下海底的时候,是真的动了杀心的,但是下令了之后,她自己又后悔了,她舍不得我。

    她不像甘嘉瑜,甘嘉瑜真正的泯灭人性,毫无人性,程澄澄对别人也是没人性,对贺兰婷对其他人的那种疯狂的要致人于死地的表现,足够说明她的心狠手辣,但唯独对我,有感情。

    程澄澄让手下转头回去。

    我说道:“我们以后就是两条线的人,两个立场不同的人,敌对派。以后你们和四联帮合作,对吧。甘嘉瑜,没想到你会和甘嘉瑜那种人合作,来对付我。”

    程澄澄说道:“她还不配和我合作。”

    我说道:“我知道你向来看不起别人,但你已经和他们合作,对付我们了。”

    程澄澄说道:“你们太强大。我这么砸你们的清吧,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说道:“砸就砸,还让你手下穿上人家四联帮的衣服,果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程澄澄说道:“你认为我会和他们合作吗?”

    我说道:“是吧,是不想合作,但是很无奈,不合作的话,你们就显得势单力薄。”

    程澄澄说道:“凭我们的能力,灭你们明珠不难。可是你们有贺兰婷撑腰。以后你小心吧,记得让你的女人们也小心。刀剑无眼。”

    我说道:“不论是贺兰婷,黑明珠,她们如果被你害了,我一样不会放过你。”

    程澄澄一笑,说道:“保得住你自己再跟我说这个。”

    船到了岸边,然后我上了小船,离开了。

    上岸了之后,连打了几个喷嚏。

    出了他们酒店,往车停的位置走过去,阿楠和吴凯一见我出来,急忙的跑过来。

    问我怎么回事了。

    全身湿透。

    我说道:“没什么,淋雨的。赶紧回去,要换衣服。”

    他们也不在问什么。

    回去路上,他们告诉我,因为我手机关机,黑明珠打来了两个电话问我出来了没有,让我回个电话黑明珠。

    我给黑明珠发了一条信息:出来了,没事。

    回到了明珠酒店宿舍,我就进去洗澡。

    当我擦着身子出洗手间的时候,眼前站了一个人。

    不用说,是黑明珠。

    我说道:“要不要这样子,我还没穿衣服呢。”

    黑明珠却不避讳我这样子,说道:“怎么回事,去了那么久。”

    我问:“很担心我是吧。”

    黑明珠说道:“被扔进海里了?”

    我一愣,然后看看她:“你怎么知道。”

    我跳上了床上,钻进了被窝里,然后说道:“帮我拿过来几件干的衣服好不好,真的好冷。”

    打了几个喷嚏,有点小感冒了。

    她打开衣柜,帮我拿了衣服过来,居然那么听话,难得啊。

    我在被窝里,不想动:“给我穿好不好。”

    她不理我。

    我说道:“好吧。”

    我闭上了眼睛,说道:“像感冒了。”

    黑明珠说道:“我让他们给你买药。”

    我说道:“谢了。”

    她发消息给手下买药过来。

    我说道:“被她扔进了海里,装进了麻袋里,就像我们平时把人装进麻袋扔进河里那样。她说一开始动了杀心,后面又不舍得杀我,狠不下心。这是原话。”

    黑明珠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杀你的,她舍不得。”

    我说道:“你把她看透了。”

    黑明珠说道:“我说了,她喜欢你。这种东西掩饰不了。”

    我问:“怎么看出来?”

    黑明珠说道:“种种迹象。”

    我说道:“好吧,那你怎么知道我被她扔海里,也许我是被雨淋的。”

    黑明珠说道:“摸了你刚才穿的衣服。”

    我哦了一声。

    海水浸湿的衣服,和雨水打湿的衣服,摸起来的感觉确实不同,因为海水有盐分。

    我闭着眼睛,有点虚弱,真的着凉了。

    被子一下子被掀开,我急忙遮住了重点,问她:“你干嘛。”

    她钻进被子里,然后抱住了我,盖好了被子,看着我。

    我盯着她,她也在盯着我。

    我说道:“你,要干嘛?非礼我。”

    她却闭上了眼睛,轻轻叹了气。

    我也索性抱着了她,我们两就这么静静抱着了许久。

    一会儿后,她手机响了,手下拿药来了,她说房门口,然后挂了电话。

    我问道:“你担心我死了啊?你会守寡是吗。”

    黑明珠说道:“巴不得你赶紧死。”

    这个嘴硬的女人。

    不过我挺喜欢她这样子的,相比起冷冰冰的贺兰婷,我感觉黑明珠这个小姑娘很多时候,比贺兰婷立体得很多,很多时候,能感觉得到她的温暖,她的存在,她的喜怒哀乐,她的活泼,她的爱。

    贺兰婷至始至终,冷冰冰,太冷了。

    冷到让我觉得她没感情一样。

    我搂着了她,用力往身体里拉了一下,她撒娇一样的鼻子里哼了一声。

    很可爱。

    死都要死了,还想什么别的女人那么多呢。

    珍惜现在,珍惜所拥有的。

    黑明珠说道:“以后不要去见她了。”

    我说道:“你不是说反正她不可能害死我吗,她不舍得我死吗。”

    黑明珠说道:“万一沉下去了,绳子断了呢?他们拉不住,手滑呢。”

    我说道:“好吧,这倒也是。”

    我闻着她头发香味,说道:“用啥洗发露的。好香啊。”

    黑明珠说道:“艾特娜。”

    我说道:“没听过,很贵吧。”

    黑明珠举了三个手指:“三。”

    我问:“三万!”

    她说道:“千。”

    我楞了一下,这女人,难养啊,三千一瓶也不少了。

    她打了我一下:“你专心点跟我聊天。”

    我说道:“好,专心,专心。”

    她说道:“以后不许见她了。”

    我说道:“好,我答应你。”

    接着,她用手肘撑起头,俯视看我:“一个人快死的时候,最想的人,就是她最爱的人,你那时候,想谁,有没有想我。”

    问我在我刚才被淹进海里的时候,想谁?黑明珠是真的,关心我。

    她对我,有情有义,有爱。

    我最不该辜负的,是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