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0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贺兰婷吃的津津有味,我倒是有幸又见识了她像个小女孩的这一面了啊。

    而且也见了她沾染尘世的这一面,不然,总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模样。

    好吧,用仙女来形容她,也挺不像的,这种霸气十足的女人,哪像什么仙女,像高高在上,武则天?

    对,那一类型的女人。

    我问道:“好吃吗?”

    菜没多少了。

    吃的挺快的。

    贺兰婷说道:“好吃。”

    我问道:“要不要加菜?”

    她说道:“不需要了,怕你心痛。”

    我说道:“得了吧,你这是笑话我吗,这里的菜,我看看啊。”

    我拿过菜单看了一下,最贵的那道菜,七十九?

    是的,七十九。

    我说道:“我不心疼。最贵就这个。”

    贺兰婷说道:“我说我吃饱了。”

    我说道:“好吧,我想跟你聊聊。聊一些,战略的事?”

    贺兰婷说道:“战略?”

    我说道:“现在情况是这样。”

    我告诉了贺兰婷,目前和程澄澄的关系。

    贺兰婷哦了一声。

    我说道:“下一步怎么走?”

    贺兰婷说道:“联手程澄澄,先对付四联帮,消灭四联帮。”

    这就是贺兰婷的大战略,联手黑明珠,联手程澄澄,联手一切能联手的力量,消灭四联帮,因为四联帮才是真正的大敌。

    但,程澄澄也是大敌。

    我说道:“程澄澄未必愿意。”

    贺兰婷说道:“所以我让你去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说道:“破坏得挺好的,但是好像 还不够,因为,她程澄澄不算是很相信我,特别是觉得我和你始终还是要对付她的,所以她没忘我们还是敌人,还是要对付我们。”

    贺兰婷说道:“如果她们愿意合作,联手,我们就能有很大的机会,把四联帮一网打尽。”

    我问道:“一网打尽?也很难吧。那那些打架被抓的他们四联帮的小弟,是怎么处理的。”

    被抓到了之后,全部以寻衅滋事罪重判处理,最少也要判三四年,四联帮倒霉了。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栽在了贺兰婷手里,那还得了,全部以情节恶劣来判处。

    四联帮的人要是大部分都进了监狱,那有意思了,那这个帮派的人一个一个的全进去蹲好几年,出来,这个集团还存在吗?

    四联帮也就随之瓦解了。

    可是还不行,林斌不抓不行,留着林斌,他始终还会是一个大隐患,特别是他个人组织能力太强,他能很快的又组织起一群人,继续干他的非法的勾当。

    所以在抓这些小弟的同时,还要抓他们上面的老大,也是希望能有一天,有人能供出是林斌是背后的主谋,才能控告林斌若干罪名,扳倒林斌。

    我说道:“我担心的是程澄澄先对付你,先下手为强。等不到我们一起消灭四联帮,她就先消灭你。”

    贺兰婷说道:“她一直都在对付我。她们很想对我下手。”

    我说道:“所以吧,你要小心啊。对了,那甘嘉瑜,旧监狱长,包括林斌,还有文浩这些人,不都是投靠同一个靠山的吗?”

    贺兰婷问我道:“从哪儿听来的?”

    我说道:“他们不都是一伙儿的吗?那,扳倒他们的靠山不就行了。”

    贺兰婷看看我,说道:“你那么厉害?”

    我说道:“我不厉害,我说的是你,是你家人,你爸都是,应该是警察的头儿了。”

    贺兰婷说道:“那又怎样?”

    我问道:“难道那些人的级别,比你爸还高很多?”

    贺兰婷没说话。

    只是长长的轻轻呼口气。

    看来,我说的是对的了,那些人,比她爸的级别要高。

    如果是这样,对付那些人,很难。

    有可能不仅仅是执掌一个地方的权力而已,甚至,是更加上面的。

    贺兰婷说道:“找到罪证,也未必能够把他们拉下来。”

    我说道:“那么要紧?那我们还玩什么啊?你说我们辛辛苦苦对付四联帮,林斌他们,就算到时候找到了罪证,还不能把他们拉下来,那我们图什么?玩什么?我们这不是玩火自焚,以卵击石吗?”

    我感到了对前方的无望,看到了个巨大的黑洞和深渊。

    人家的势力太强大了,强大到让我看到的是一个无底的黑洞,是一个我们根本无法抗衡的势力,那我们还去挣扎什么?

    那我们还去拼什么,图什么?

    螳臂当车,自己拼个粉身碎骨,结果人家一点屁事没有。

    贺兰婷说道:“我们,是在蚍蜉撼树。”

    我把筷子一扔桌上:“那干脆别玩了,投降吧。要不跟人家甘嘉瑜说一声,拿几个亿,跑路得了。”

    贺兰婷说道:“我们可以寻找机会。”

    我说道:“是,我们最多击败四联帮,但是四联帮上面的保护伞呢?林斌的保护人呢?是上面错根复杂的巨大的利益链,林斌只是这棵大树的其中一根树枝,我们连这根树枝都砍不断,何况那些枝干,那些根呢?”

    贺兰婷说道:“不会只有我们在努力而已。”

    贺兰婷这口气,倒像是在安慰我。

    我说道:“是吧,要真的有更厉害的人帮助我们,早就把他们连根拔起了,现在明明是看到人家的根,人家的枝干,人家那棵树的全貌了吧,但就是拔不起来,能怎样?”

    贺兰婷说道:“邪不压正。”

    我说道:“呵呵,这句话用来安慰我们这些傻鸟,真的是太好用了。”

    贺兰婷说道:“你说这样子的丧气话,是要退出吗?你为了什么?你和他们斗,是为什么?为了你的私仇,你以前的女人,为了获得利益。”

    我说道:“是,的确是这样。可我还为了你们,为了我的战友们。结果一直在斗下去后发现未来是一片黑暗,我提不起信心了。”

    贺兰婷说道:“你退出吧。”

    我没有说话。

    退出是不可能退出的了,但我也没想到情势如此糟糕,完全是一边倒的局势。

    我们能对付的不过一个四联帮还有女子监狱的我们的敌人而已。

    人家的大靠山,在人家身后,高高直直的站着,支撑着他们,而我们,真的是在蚍蜉撼树,以小博大,以少战多,以弱对强,胜率小的可怕。

    我说道:“退出是不可能退出的了。”

    贺兰婷说道:“那就好好做事。我们一点一点来。”

    我说道:“是,好。”

    感到无边的无奈。

    一步一步走,一点一点来。

    和程澄澄合作,接着对付四联帮,可是我感觉,程澄澄根本就不会和我们合作的。

    贺兰婷的如意算盘打得好,但是程澄澄本身就不是个省油的灯,程澄澄的智商哪有那么低。

    我说道:“表姐,我说实话,程澄澄不会听我们的,不会和我们合作。”

    贺兰婷问道:“她说的?”

    我说道:“感觉得出来。唇亡齿寒,要是四联帮被灭,她们就是下个被灭的,她哪会愿意自己被灭。再加上程澄澄也不傻,我们想要挑拨她们斗起来,没那么容易的。”

    贺兰婷说道:“只要让她们不和四联帮结盟,就好。”

    我说道:“这也难,在利益,在生存面前,怎么选择?”

    贺兰婷说道:“那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说道:“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艰巨的难以完成的任务啊!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制造挑拨离间他们两方的事,可是,可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知道中间会发生很多的意外的经过呢。加上我们带人去过佳华酒店,她程澄澄知道我一直在防备着她,所以她也不会百分百相信我。后面她虽然说叫我们去帮忙打架,跟四联帮的人对打,但也是无法百分百消除我们和她们之间的那种不信任。我们和她们,根本就是两个立场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信任呢。”

    就算我和程澄澄之间真的有友谊,但是我们本身就是两个立场,是对立面的,我们的友情相比起这立场来,多么的脆弱。

    无论我和她友情多牢固,多坚固,多好,多牛,也经不起考验。

    除了不会伤害她自己本身而已,其他的我们要做的还是要做,互相攻伐,恨不得一夜之间把对方的集团搞垮。

    我说道:“再加上她也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她认为我和你就是同一战线的,怎么可能让她们和我们对付四联帮。”

    贺兰婷说道:“争取不到就算了。你可牢记你自己什么身份,不要迷失了方向。”

    我说道:“你说这话啥意思啊,搞得我好像会去帮助程澄澄一样。”

    贺兰婷挎起包,说道:“不是像,是会。面对漂亮的女人,你自己什么想法?”

    她离开了。

    我呵呵一声,点了一支烟,坐在那里,把后面的酒都喝完了。

    贺兰婷居然还担心我被程澄澄勾走了魂,然后给程澄澄开方便之门?

    这么不相信我能把握好自己的分寸?这么不信任我不能扮演好我自己该演好的角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