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8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面的那群那个亚光黑跑车带头来搞事的年轻人,被抓了,那一群人全部被抓,送上了警车。

    估计带头那家伙,牢饭吃定了。

    我则是忐忑得很,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

    这个长者让我进去的。

    不是贺兰婷叫我进去的。

    我不知道忐忑什么,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怕他多大的官,而是觉得他就是贺兰婷的父亲,我不知道要跟贺兰婷的父亲聊什么。

    本身贺兰婷就很厉害了,她父亲,岂不是更加厉害?

    不过刚才远远看去,貌似她父亲看起来,身形不高,慈眉善目啊。

    那我以前见的贺兰婷的身旁的人,哪个是她父亲?

    病房之中,那长者坐在贺兰婷的床边,我则是亦步亦趋的蹑手蹑脚走过去。

    我只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温驯,走了过去,看了看贺兰婷。

    贺兰婷果然是醒来了,看着我。

    我急忙走过去几步:“你醒了。”

    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但是,身边还有一个人。

    哪个长者。

    我看看他,果然是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可是整个人感觉气场特别强大,他的眼神中,有着坚毅,历练过的沉稳。

    那个长者,对我说道:“你叫张帆。”

    他对我微笑一下。

    我站直了,说道:“是,我是张帆,请问您是。”

    我不卑不亢,但是明显感受到他那身上的压迫人的霸气。

    这无形中,给我一种很压迫的让我心慌感。

    长者没有回答我的话,说道:“年轻人,坐吧。”

    我看了看旁边另外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长者脸上平静,看着我,没有什么表情。

    对于我这种轻浮骄傲的人来说,最不喜欢的就是和这样的沉静内敛大人物面对面了,他们太正经,让我全身都不爽。

    尽管我自认自己经历过的大风浪并不少,一般的普通人和我相比,能有我十分之一经历吗。但和他这种比起来,真的是过于平凡单调,能一路走到铁虎之上之上级别的人物,肯定不简单。

    他说道:“你和贺兰婷算是战友,也是朋友吧。她这一次被人伏击受伤,作为她的父亲,我很生气也很难过。”

    果然,这人果然是贺兰婷的父亲。

    我说道:“我们有时候的确会遇到一些意外。”

    他说道:“你帮了她很多,我也知道你救过她不少次。”

    我说道:“叔叔,因为我和贺兰婷,是战友,是朋友啊。我们之间的友谊,这是应该做的。”

    我心里在想着,难怪贺兰婷如此叱咤风云,本身贺兰婷就聪明,悟性高,性格又强大,有有本事和才干,还有这样的父亲,她在警界还不是如鱼得水啊。

    长者说道:“年轻人多一些历练是好事,但是这些不是历练,太危险了,可能会付出性命。走这条路,你可后悔过。”

    我说道:“不后悔,说白了,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还有就是,贺兰婷怎么样,我就跟着她怎么样。我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她。跟着她,能得到利益,能学到很多东西,我喜欢跟着她,陪着她身边。”

    长者说道:“她是在扫黑,你懂吗。”

    我说道:“我知道。”

    长者说道:“你怎么看待这些事。”

    我说道:“也许对你们来说,是你们分内事,对贺兰婷来说,可能是她的信仰,她的追求。对我来说,扫黑这种事,虽然是必须的,可是我实在不愿意去碰这个,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乐意做。我怕死,我贪生怕死。我这么说的话,叔叔你不会鄙视我吧。”

    长者说道:“谁都怕死,我们也怕死。”

    我说道:“当时如果是知道踏进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拼到不是你死我活的这一步,我才不愿意走这条路。后面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例如朋友之前的感情,恋人之间的感情,和他们已经演变为势不两立。我一定要灭掉林斌,我知道我能力有限,所以我就跟着贺兰婷,跟着明珠集团去做这件事。说起来,我没有什么所谓的大志向,什么扫黑的这种大事,我不想靠近,我只想安安分分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因为我知道我个人能力不行,脑子不行,才干不行,只想着好好在监狱里上班,分一套房,接父母来住,有个代步车开,娶一个老婆,就这样子而已。可是在监狱的时候,那帮人连让我做一个普通的狱警的机会都不给我,没办法,被逼成了这样子,被逼的走了这条路。后面就在这条路上无法自拔了。后面他们那些人毁了我女朋友,毁了我幸福,我要报仇,现在放弃也不可能,一是为了信念,报仇的信念,第二是为了朋友们,第三点,无法放弃,放弃就是死。第四个,为了利益。”

    不能叫长者,应该叫贺兰婷的父亲了。

    贺兰婷的父亲,看着我,平静的,淡定的,很有耐心的,听我说完。

    我不好意思说道:“是不是我说话有点多。”

    他说道:“没有多,我就是很想听听你什么想法。”

    我说道:“总之说起来,我没有贺兰婷那么大的抱负,我就这点自私的小心思了。我之前就想着贺兰婷可能是警察中的什么人,没想到她的背景那么厉害。”

    贺兰婷父亲说道:“哪里厉害。”

    我说道:“您是警察中的大官吧。”

    他笑笑,说道:“她就是。”

    他指着贺兰婷。

    他说的是实话,贺兰婷是警察中的大官,铁虎也都在贺兰婷之下,但他的级别,比贺兰婷还高,他才是真正的警察中的大官,在这扫黑的局里,他是一把手的人物。

    贺兰婷父亲说道:“辛苦你一直照顾婷婷了。”

    他站起来,然后出去了。

    接着,他们一群人离开了。

    走廊一下子都清空了一样,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走出去看了看,然后回到贺兰婷的床沿前。

    我说道:“你爸爸?”

    贺兰婷说是。

    我问道:“你咋一句话都没和他说。”

    贺兰婷说道:“说什么。”

    我说道:“说话啊?那你妈妈呢,你妈妈不来看你吗。”

    贺兰婷说道:“不喜欢她来。”

    我说道:“怕她哭啊。这个真是你爸爸?”

    贺兰婷说道:“不像?”

    我说道:“感觉你们之间好像少了一点亲情,还是你们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性格。”

    贺兰婷说道:“我休息了。”

    说完,她闭上了双眼。

    她很虚弱,我也确实不该和她说那么多话的。

    我点了点头。

    离开了病房。

    这几天,都是我在这边照顾贺兰婷了。

    也没人来看她,可能 是她身份职业的原因,而且她性格也是如此,她不想让人担心,所以,我估计她妈妈都不知道她受伤了。

    她这几天,不化妆了,都是素颜面对我,只是素颜的她,也是特别的美,那肌肤吹弹可破,白里透红。

    就是住院,她也忘不了做保养,每天让我给她敷面膜什么的。

    这天,我给她敷面膜的时候,她和我聊着,当我说那天那帮程澄澄的手下,举起了刀,后面却没有砍我的时候,贺兰婷说道:“是程澄澄不让他们砍你 。”

    我问:“你咋知道。”

    贺兰婷说道:“有人戴着耳机,和程澄澄一直联系着,他嘴里和程澄澄说话着,叫对方教主。当那些人举刀砍你,我看到他对这些人做了一个住手的手势。”

    我说道:“还有这样子?”

    贺兰婷说道:“她不想杀你。”

    我说道:“既然如此,那又要杀你。”

    贺兰婷说道:“我是必须要杀的,我是她现在最大的敌人。”

    我说道:“那我也算是她最大的敌人。”

    贺兰婷说道:“她还念及你几分恩情。可能她喜欢你。”

    我说道:“喜欢我?有吗。”

    贺兰婷说道:“你心里有数。”

    说到爱慕,我和程澄澄之间,还是的确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暧昧的情愫在里面的。

    只不过这份情愫,也没有太深,但绝对是有的。

    加上我和程澄澄之间有些交情,所以,这是她不让她手下砍死我的原因吧。

    只是这帮人一开始就是冲着贺兰婷来的,他们盯着贺兰婷的车,程澄澄要的就是贺兰婷的命,但是她没想到我也在车上。

    后面这些人一边给程澄澄汇报情况,一边砍我们,程澄澄就指挥他们,不让他们对我下手。

    我是该感激她,还是该恨她。

    她要是弄死了贺兰婷,我一样要弄死她。

    现在已经这样的情况了,我们和程澄澄,势同水火。

    但就是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和四联帮合作了。

    程澄澄的人,死了好几个,这件事没有新闻报道,没有轰动,一切都这么看起来岁月安稳,风平浪静。

    贺兰婷怀疑程澄澄把田园捞出来,是想要做毒品的生意。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判断的。

    贺兰婷说因为程澄澄愿意花千万捞人出来,田园本身之前就是搞毒品的。

    我说也许人家是为了发展他们的教派。

    贺兰婷说那你去亲口问她。

    我说道:“我去得了吗?我们现在成了敌人了,你开什么玩笑呢。”

    贺兰婷说道:“她不会把你当成是敌人,放心。”

    我说道:“好,我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