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7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十九分多几秒。

    那边视频中,徐男说道:“张帆,死就死吧,谁不会死,和谢丹阳一起死,我求之不得。丹阳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我们除了不能再孝顺父母以外。”

    徐男有点说不下去了。

    想到父母,谁都感伤。

    谢丹阳哭了。

    徐男接着说道:“算了,不说了,跟父母说把我们葬在一起。我知道你想杀了她给我们报仇,但请走法律程序,不要以身犯法自己动手。有空多去坟前看看我们,来世我们还做好兄弟。”

    我骂道:“尼玛的谁死了,谁有空去看你们,谁去葬你们?谢丹阳是我的,我的女人。我不会让她死的,你是我好兄弟,你们谁都不许死。”

    我对程澄澄说道:“求你了,她们已经到楼下了。”

    程澄澄睁开了眼睛,说道:“求啊,你会用求啊。”

    我说道:“我给你跪下。”

    噗通一声,我给程澄澄跪下去了,尊严,尊严算个球啊,我说道:“求你,再给几分钟时间,那田园已经到楼下,不信让你看视频。”

    我掏出手机。

    然后拨打朱丽花的手机,是朱丽花她们防暴队的带着田园出来的。

    朱丽花没有接。

    我心急如焚,跪在地上,仰视程澄澄。

    到了八点准点那一刻,程澄澄看着我,我急忙爬了起来,对手机屏幕那边大喊不要。

    那几个人真的直接拿着刀架在了谢丹阳的喉咙上,这帮不是人的家伙。

    门砰的被推开,朱丽花她们拉着田园进来了,她们用最快速度过来的,气喘吁吁。

    程澄澄对手机屏幕那边说道:“停!”

    我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终于,在最后一刻,得救了。

    程澄澄一点也不顾及顾念我们的情谊了,已经到了要对我身边的亲密的人下毒手的那一地步了,我对她仅存的一点点幻想破灭了。

    我怒道:“人到了,你们该放人了吧!”

    那田园看到了程澄澄之后,说道:“教主好。”

    田园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你怎么在这里。”

    程澄澄脸上毫无表情波动,对我说道:“我们可以走吗。”

    可以走吗?

    你不放人我怎么能让你走。

    我说道:“放了她们。”

    程澄澄说道:“先放了我们。”

    我说道:“那就同时放人。”

    程澄澄说道:“怕我骗你?”

    我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程澄澄说道:“我向来说到做到,我们回去了,就放她们回来。不许跟踪我们,否则,杀。”

    我说道:“你牛。”

    程澄澄说道:“放不放。”

    我说道:“这让我怎么相信你。”

    程澄澄说道:“不放,好。那就让他们动手杀人。”

    我无奈了,这是我的七寸,她紧紧咬着我的七寸。

    我说道:“好,放。”

    程澄澄说道:“如果我发现你们跟踪我,立马杀。”

    说完,她拿了手机走了出去,“田园,跟上。”

    田园说是,喜滋滋的马上跟着程澄澄大步流星出去。

    我们就这么看着她们两个离开。

    朱丽花走到我身旁,说道:“就这样放人走了?”

    我说道:“没办法!谢丹阳和徐男在他们手中,不放她们走,她们会杀人。真会杀人。”

    朱丽花说道:“那田园还是一个在押的囚犯!”

    我说道:“程澄澄一样是逃犯!没办法,先让她们走了,回头再抓。”

    朱丽花说道:“我看难了。”

    我说道:“是难,但这没办法,先救谢丹阳和徐男。”

    我打电话给了贺兰婷,让她不要跟踪她们。

    贺兰婷说知道。

    我问贺兰婷那下一步怎么做,贺兰婷说等谢丹阳她们回来。

    可是谁也没料到,等不到谢丹阳回来,倒是等到了一通电话,说如果要谢丹阳的话,先把两百万块钱打进某个账户里。

    我一看,立马火冒三丈,打电话过去质问程澄澄,问她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没想到程澄澄自己也不知道,她说已经叫手下放人了,怎么会有这么个电话。

    我把那个给我打电话的号码发给了程澄澄。

    一会儿后,程澄澄给我回复电话,说那两个送谢丹阳和徐男的司机,把谢丹阳和徐男弄到了别处,想要在我身上狂捞一笔。

    我说道:“这是你的手下,那你要怎么解决!”

    气死我了。

    程澄澄说道:“我会解决。”

    我让贺兰婷追踪这电话来源,没多久,贺兰婷就追踪到了,是在郊外一处僻静的山区中。

    贺兰婷一告诉我们地址,我们马上纠集人马过去了。

    飞快的到了那边。

    原本是想要让贺兰婷让警察出去救人,可这个事牵扯太多东西了,万一到时候我们把女囚放出去这件事传出去,这事情可不好收尾。

    即是贺兰婷是警察的,但这个事情要处理起来也十分麻烦。

    只好我们先自己解决,等过了这之后,贺兰婷再走正规渠道,对付程澄澄,抓回她两。

    半个多小时,我们到了那个四面环山的地方,这里十分的安静,四周方圆十里没有任何一个村庄。

    到了之后,我们按照贺兰婷给好的定位,寻找上去。

    同时我也通知了程澄澄,问她究竟要怎样。

    程澄澄说她派人过来出去,然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还相信程澄澄个球啊。

    想来程澄澄的手下,其实也不是那么的完全死命听从于她,曾经在监狱的时候,她的部下教众们,就有的不愿意为她真的去效死。

    那是还没有被洗够脑。

    这大晚上的,山上看起来静悄悄的,根据贺兰婷发来的地址,就是在这座山上,这么大个山,怎么找?

    却见山上有不少的手电的亮光,有人往山的那一侧过去。

    强子问我要不要包围了,可能这些是敌人。

    我准备说包围,手机响了,程澄澄打来的,说她的人把那两人解决了,谢丹阳和徐男在半山腰的一个破庙里。

    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直接说不要包围了,将信将疑的我,带人直接上去了。

    有一条小路上去,到了半山腰,一座破旧的小庙宇呈现眼前。

    我们进了庙宇里,见着了被绑着的徐男和谢丹阳,谢丹阳脸都被打肿了。

    我赶紧过去给她们松绑,谢丹阳抱着了我,把头埋进了我的胸怀中。

    我问道:“没事吧。”

    她轻轻摇了摇头。

    我拉着她的手,过去问徐男怎么样,徐男倒是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骂道:“程澄澄这个臭女人,之前在监狱没把她整死真是后悔!”

    我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等我们抓到了她,弄进去了监狱里, 你还怎么整怎么整。”

    徐男说道:“好。”

    我问:“你没事吧。”

    她没什么事。

    人家打的都是谢丹阳,程澄澄清楚的知道,打谢丹阳会让我更加难受一些。

    地上一大滩的血泊。

    我问这都是谁的。

    谢丹阳说那两个人不听话,硬是把谢丹阳和徐男弄到了这里来,然后要挟我们要钱。

    结果人家程澄澄的另外的人找到了这里之后,冲进来抡起刀和斧头就砍,砍了那两个人成了血人,不死也残废了,接着就抬走了。

    刚才我们在山下看到的,就是这些人。

    那是她们自己窝里斗,我们管不了,死了才好。

    送谢丹阳去医院。

    问她到底怎么一回事。

    谢丹阳和徐男,是一起去看电影的路上被人抓了的,当时也以为是四联帮,谁能知道是程澄澄干的呢。

    我责备道:“刚刚之前告诉你,让你小心小心再小心,你看你,搞什么嘛。”

    谢丹阳委屈的看着我:“我,我没注意,不小心。对不起。”

    我说道:“以后不要轻易出监狱了,太危险。”

    她点了点头。

    我说道:“如果是落在四联帮的手里,真会 死的,怕不怕。”

    谢丹阳说道:“我知道你一定救我们。”

    我说道:“我不是齐天大圣,没有手眼通天的能力,万一刚才差了那几秒钟,他们真的要杀人的。”

    谢丹阳轻轻嗯了一声。

    陪着谢丹阳去医院,检查治疗,然后送她回去了监狱里面休息。

    一番折腾,已经是大半夜了。

    沉沉睡去,次日,找贺兰婷谈程澄澄的事。

    我问贺兰婷该怎么办。

    警方下了通缉令,通缉程澄澄和田园。

    程澄澄罪名可多了自不必说,田园则是逃狱。

    越狱的犯人。

    本身是我们放出去的,直接写成了越狱,贺兰婷的脑洞大开。

    不得不服。

    接着,全城搜索,找了好几天,愣是没有发现一点点她们的蛛丝马迹。

    当时放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放了田园出去,就很难抓回来了。

    她们和普通的越狱的囚犯不同,她们有的是资金,有的是人帮着掩护,即使就是身处这个城市,我们哪怕是全城搜遍,掘地三尺,也难于找出她们的踪影。

    我又问贺兰婷找不到人怎么办。

    贺兰婷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继续找。

    我说要不蹲守明华酒店?

    蹲守其实没什么用,她们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了。

    明华酒店重新开业,用得也不是明华酒店,而是改名为佳华酒店,注册法人什么的,没有一项写有程澄澄的名字。

    我也想不通,程澄澄到底把田园捞出来干什么,是要让田园帮她扩大自己的帮派,还是让田园搭桥牵线,做贩毒的生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