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5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调了监控录像,让垃圾场的工人和司机认一认那个绑了朱丽花的工人。

    可是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人能认出来,已经遮住了脸庞了,戴着大口罩,还有帽子,工服,谁都认不出来,不过大家都说这身影也都没见过,那就肯定从外面混进来了的,甘嘉瑜派进来的。

    甘嘉瑜的心计真够多,用完了这一招,还有那一招,搞我们不成,就对我们身边的人下手。

    朱丽花在监狱中,可是我们得力的左膀右臂,斩断朱丽花,算是斩了我们左膀右臂。

    不过他们没有直接整死朱丽花,我估计他们是想着把朱丽花带出去了,然后通过朱丽花来要挟我们,达到不可告人的某些目的。

    我安慰朱丽花道:“我们并不是说不想干掉甘嘉瑜,但是我们还没有更好的机会干掉她。乖,没事了没事了。”

    我过去抱了抱她。

    朱丽花轻轻推开我,不太领情。

    我说道:“刚才我也想打死她,可是真的打死了她,我们就惹事了。我们就麻烦了。”

    朱丽花说道:“没事了,我没事了。”

    我说道:“刚才挺害怕的吧,被关着里面。”

    朱丽花低了低头。

    我说道:“以后注意一点,都跟着手下们一起,不要落单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朱丽花,看到有个工人差点被倒后的车子碾压,换做是我,我也扑上去推开他救人,谁曾想过这是一个骗局,是一个圈套呢。

    那么短的时间里,大脑根本不会做出任何的反应,自然而然的冲上去先救人再说,哪有时间去想着是不是圈套。

    我说道:“下次要注意了,但有时候说真的,他们这些圈套,实在是让人猝不及防,即使再小心,也一样会掉坑。”

    朱丽花没有说什么话。

    我问道:“怎么一直不吭声的,被吓到了。你可是朱丽花啊,谁能吓到你呢。”

    朱丽花对我说道:“不怕死,但舍不得这个世界,舍不得你们。”

    我说道:“我是怕死,但也跟你一样,舍不得这个世界,舍不得你们。”

    朱丽花没有说很多话,只是静静的坐着。

    她今天的确是受到了大伤,心伤。

    我说道:“一会儿我们去喝一点酒吧。”

    她点了点头。

    从不愿意喝酒的朱丽花,在下班了之后,和我出去吃饭喝酒去了。

    我特地找了一个环境很好的清吧,装修高档,西式风格的,驻唱歌手是外国的乡村音乐家。

    缓缓动听的音乐,装修高雅的风格,让人心情舒畅,整个人身体放松。

    外面是临河,都市的繁华,在 我们的背面。

    这样看起来,这里倒是挺像是乡村的,安宁祥和,天空还能看到几颗星星还有月亮,即使不那么的明亮。

    朱丽花经过了简单的打扮,对她来说,这样的打扮已经很浓了,这很少见,朱丽花毕竟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孩。

    那张容颜,即使不用打扮,也是极为的俊俏。

    如果用花来比喻我身边的这些个女人。

    薛明媚,是一朵盛放的玫瑰。

    贺兰婷,是只听过没见过的天山雪莲,永远冷冷的站在冰山顶上俯视众生。

    黑明珠,是一朵黑牡丹,对,黑牡丹,与众不同,芳华绝代,却又个性十足。

    朱丽花,我找不到哪一种花来形容她。

    只能把她比作白杨,高高直直,坚强挺拔,朴质刚毅,有些许温柔特性,不张扬,不卑不亢。

    朱丽花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过于刚直了,不知道弯曲。

    所以虽然很多人很敬佩她尊敬她,但真正很少有人愿意接近她,特别是男的,因为她根本就不愿意说话,白天都没有几句话蹦出来。

    说贺兰婷冷,贺兰婷至少会说多几句话,这朱丽花根本就不讲话了。

    这真的是遗传了她们家的家风,大概当兵的都是这样子的吧,一家子当兵的,一家子沉默寡言,吃饭不讲话,见面打招呼点头叫一句,有事说事,没了。

    好在他们的心都是火热的,她懂的关心人,知道关心人,只是不懂得语言表达。

    化过妆的朱丽花,看起来还挺高贵典雅的,如果她的动作不那么硬朗的话,举手投足,完全可以学学薛明媚那样,似水柔情。

    可她太懂的压住自己的心了,她基本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不喜欢玩乐,不喜欢吃喝,不喜欢购物,不喜欢买衣服,化妆品,不喜欢旅游,不喜欢车子房子,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她不喜欢,是人想要的享受她不需要,是人喜欢的东西例如金钱,她也不喜欢,真的是无欲则刚啊,我也是服了她了,一个人,怎么就真的能做到对世上这一切最好的东西心无旁骛的。

    我多想我也能像她这般,无欲无求,整天脸上挂着平淡无奇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大喜大悲伤心难过的样子,对什么都没所谓的那样的心。

    虽然表情没有,但是感情却还是有的,她无法掩埋得住,对我流露出来的感情。

    我靠近了朱丽花,她身上没有擦香水味,却有着淡淡的少女清香。

    我们两个喝着酒,聊着。

    要的是长岛冰茶,虽然好喝容易下肚,可是这酒很有烈性,特别是朱丽花特地说让他们调浓一点。

    朱丽花有点小感冒,喝了一点酒,说话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却倒是显得十分的慵懒磁性性感,“贺兰婷和我说过,说我们每个人都有随时死去的可能。”

    我说道:“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我是相信的,我很危险,你们也很危险,因为我们站在了反黑的第一线。你,我,她,全都是。我们都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非拔掉我们不可,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

    朱丽花其实经历过的事情是很多的,但是她始终都是十分的纯真,单纯的相信着这个世界,这和黑明珠不一样。

    黑明珠根本就是老油条中的战斗机。

    更不用说贺兰婷那种人精中的航空母舰了。

    朱丽花这样的纯真是好事,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但事对敌人来说,也是好事。

    她会很容易被骗被坑,被利用,被带入圈套,所以我尽量的让她不要出去外面,让她留在监狱里面最好。

    朱丽花喝了一杯酒,明显有些喝醉了,迷离了眼睛。

    她靠着了我的肩膀。

    我看了看她,她的双眼透着小女孩的妩媚和娇羞。

    有时候,我很不想守住自己,直接 就不管不顾一切的任由自己的内心,发生一切想要发生的事。

    可我不想成熟又不行,发生了某事之后,她如何面对我,我又怎么面对她,我们又怎么面对贺兰婷。

    主要是心里只想着娶贺兰婷。

    朱丽花是累了,喝了这一杯酒没多久,她就说犯困了。

    犯困的她,靠在了我肩膀上。

    我扶着朱丽花,带到了车上去,没想到她是真的叫不醒。

    没办法,只能带去酒店了,现在送回去她家,太远,去监狱,也太远。

    因为我找的这个清吧,是离她家和监狱都挺远的。

    还是带着她回去了酒店里。

    装修豪华的酒店,我的房间。

    我的酒店房间。

    酒店房间太大,一个人住,难免有时候显得心里空荡荡的,还不如住宿舍里面。

    例如监狱宿舍,就是住的很舒服了。

    把朱丽花半背着送到了床上,让她躺下来。

    她本就半睡半醒,一躺下去,睡着了。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这个大美女,心里涌起一阵浴望。

    谁叫她实在是太美了。

    一会儿后,朱丽花翻了个身,她要爬起来。

    我走了过去,扶起了她,她说道:“我去洗手间。”

    我问:“你要吐吗?”

    她摇了摇头。

    我扶着她去了洗手间。

    一会儿后,听到了她洗澡的声音。

    她上了洗手间后,洗澡了。

    洗完了澡,朱丽花穿着了浴袍出来了。

    出来后,直接奔床上,进了被窝把浴袍脱了就睡了。

    我去洗手间的时候,见她把所有的衣服都褪下了。

    这么说,她是全身没有穿衣服的,只披着了浴袍。

    那浴袍脱了,就意味着,没有任何的衣服?

    全身光条条的。

    这,真的是喝醉了这样子,还是故意这样的?

    朱丽花这人,一向没有任何心机,所以,我认定她是无意识的状态了。

    她极少喝醉,但是今天例外。

    今天她的心情真的是不好。

    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任谁谁都心情好不起来。

    加上她想到了随时可能挂掉,心里有些伤感,要是 真的挂掉,舍不得身旁的这些人,包括父母家人,亲戚朋友,同事们,还是亲爱的我们。

    但她更伤感的一点就是连贺兰婷都告诉她,贺兰婷随时可能也会死,包括我,所以她有些担心我或者贺兰婷这些她身旁的最爱的最亲密的战友们先挂掉了。

    才会喝了酒。

    朱丽花一向以坚强如石头一块,军人出身的她,经历过太多的大场面的事了,有着特别过硬的心理素质和专业素养,在这个焦躁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很焦躁,很少有朱丽花这么心静如水的,她不是沉浸下来,而是根本就没有泛起过涟漪,包括面对死亡,她也不会害怕,在她身旁,和她交往,真正能让人感到安心,多么霸气的人,都希望身边的人也可以是成为自己的安心的港湾,尤其是女人。

    偶尔有着波动的小情绪,也正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