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4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想到这四联帮业务还真他妈够广泛的。

    什么偷矿啊,毒啊,赌博,保护费什么的非法东东都要沾边一些。

    贺兰婷让我们去拦这个非法拉矿的车,就是故意让我们闹出大事,不闹出大事,上面不重视,不重视就不会抓人,不彻查,那就只能让四联帮继续为非作歹大捞特捞利益下去。

    我说道:“能拦得住吗。”

    贺兰婷说道:“拦得住,不怕死才能拦得住。”

    我说道:“还可以这样子。”

    贺兰婷告诉我,这些非法挖矿运输的车,搞得很多村庄的民众都很愤怒。

    因为是半夜拉矿,所以碾压过人家村里的路烂了,其次是非法开采,搞得人家村庄一个一个坑的,半夜还扰民,这些毕竟是普通民众,和四联帮闹起事来,根本不是四联帮的对手,人家四联帮随便拉一车人过去,即使是人家整条村的青壮年出来,男女老幼都出来,也完全不是四联帮一车人的对手。

    即使有几个村子联手,那又怎样,四联帮过去两车人,搞定了。

    再加上因为四联帮有钱,塞点钱,有些人就不闻不问的,所以这些村民怎么样,都无法阻止得了他们。

    我们可以阻止,我们可以黑吃黑,我们可以动用武力,暴力,对抗他们。

    贺兰婷对我说道:“他们想办法阻止我们工地开工,我们一样能让他们做不下去。”

    我说道:“这个可以有。只是啊,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贺兰婷看着我。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我说道:“你不留余力的全心全意对抗他们这帮人,是在清除社会的毒瘤败类呢,或者算是为自己的金钱帝国开道呢。”

    贺兰婷说道:“都是。”

    贺兰婷想要干掉这帮人的目的,一个是为了钱,一个是为了她崇高的那个目标和理想,就是清除这帮毒瘤。

    她就是那么伟大。

    我搞不懂,为什么她要把这么重的 重任挑在自己肩膀上扛着,对于我来说,如果我是她,拥有一颗如此聪明的头脑,和一身赚钱的好本事,跑去哪儿赚钱不行,非要来这里赚钱吗。

    我说道:“其实你那么厉害,你完全可以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挣钱,或者是做别的行业,非得要和这帮人抢这个破业务吗。是吧。”

    贺兰婷说道:“你呢,你怎么不离开。”

    我说道:“我有舍不得的人,也有舍不得的事,和舍不得的职位。我可没你那么有什么责任心啊,正义心啊,我只是舍不得,这是第一点,其次最重要的一点,离开了这里,我去给狗洗澡,我去洗车,我去搬砖,呵呵,我的生活从苦继续开始。人往上走适应容易,往下走,难以适应,不想再过以前的苦日子。所以啊,即使这些东西拿我的命去换来的,我也是愿意。”

    贺兰婷说道:“我也一样。”

    我说道:“你不一样,你离开了,你照样能锦衣玉食。光这点,就比我强。对于我来说,真的是离开了这里,就只能打打工挣点饿不死的钱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贺兰婷说道:“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看了看她,说道:“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舍不得这里的任何人。最重要的人,是你。贺兰婷。”

    本身呢,上了这条船了,下来就难了,我们现在能收手吗。

    除非逃去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去。

    否则,后果难看。

    我说道:“可是我们这么对付他们,他们更加凶狠的对付我们。就像那天我被追砍一样,经历的那种绝望,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来。”

    贺兰婷说道:“怕了吗。”

    我说道:“一直都怕着。难道你不怕。”

    贺兰婷说道:“会。可是有很多人,他们跟我们一样害怕,可是他们有着坚决的除掉这些人的心,并不断的坚持努力着,扫灭他们。他们更加值得尊敬。”

    我说道:“你说的是你那些警察们吧,我可不想让人尊敬,那是英雄烈士干的事。我只想捞点钱就行。搞不好,我们两个以后哪天阴阳两隔,或是共赴黄泉都有可能。”

    贺兰婷说道:“后悔吗。”

    我说道:“那天我被人追杀追砍,绝望的很,跳河的时候,也都没后悔。只是舍不得这个世界,舍不得所有一切舍不得的人和事,和物。舍不得家人,舍不得朋友,舍不得爱的人。舍不得你啊表姐。”

    贺兰婷说道:“放心,你死了我会照顾你家人,给你厚葬。”

    我说道:“去,我才不稀罕。”

    她倒是轻轻的抱着了我。

    闭上了美目。

    这是干嘛呢?

    轮到我双手不知道放哪儿了。

    很少,极少有她主动的时候。

    她主动,我很高兴她能主动,但是觉得温存浪漫幸福之下,蕴藏着无限的危险。

    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她会不会一下子又对我发爆火。

    我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贺兰婷说道:“我如果死了,你活着,你会为我守寡吗。”

    我惊愕。

    这问的啥问题哟。

    刚才我问她的,她现在反而来问我。

    我说道:“你觉得我会吗。”

    她说道:“不会。”

    我说道:“那是,我们也不是夫妻,又不是情侣的,我怎么给你守寡呢。”

    她说道:“如果我先死了呢。你会怎么样。”

    我说道:“靠,干啥说这些,你不会死的。怎么叫做你先我死呢?这叫什么屁话。”

    她说道:“我是问你如果。”

    我说道:“没有如果。”

    她还是问:“我就是想知道。”

    我说道:“真的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死的呢,你都不会老,又怎么可能会死。”

    她说道:“假如我有一天遭遇不测。”

    的确,无论是她,还是黑明珠,或是我,都是生活在危险之中,时时刻刻。

    搞不好哪一天,哪一时,哪一刻,就被人家干掉也为可得知。

    假如她真的死了,我会怎么样?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说道:“我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贺兰婷说道:“现在要你想。必须想。”

    我想了想,然后问她:“那刚才我问你,你又不回答。我们又不是夫妻,干啥是守寡?”

    贺兰婷说道:“即使什么都不是。”

    我说道:“好了不要问这些晦气的东西了,我根本都不想回答你好吗。”

    贺兰婷说道:“要你必须回答。否则,钱没了。”

    又是用这个来威胁我来了。

    我无奈的笑笑,说道:“我相信你真的会做得出来。那我实话回答你吧,如果你真的万一遭遇不测,我还是一样的吃饭睡觉,工作挣钱,为你报仇。但你要相信我,我爱你的心,从来不会变,除非我死了的那一天。”

    贺兰婷顿时一把推我,气道:“我还活着好好的,你已经盼我死了。我死了好,可以跟黑明珠在一起了。”

    我呵呵一声,说道:“干啥呀,看来真的生那天的气了。”

    贺兰婷说道:“你说你和她走那么近,你还当着我的面亲她。”

    贺兰婷说着,随之手伸到了我的身后,按住我的伤口,疼得我啊呀啊呀的叫了起来:“谋杀亲夫了!我那不是因为朋友之间,就这么样子嘛。”

    身上疼,心里却是幸福得很。

    贺兰婷骂道:“朋友?朋友会亲脸?你就是个流氓。”

    我说道:“好好好,我是流氓,行了吧。我是流氓,你松开我的后背,伤口。我疼。”

    我喊着疼。

    真的是疼。

    这家伙,要我命了。

    贺兰婷松开了,然后对我说道:“这几天多幸福,她照顾你那么好。她不像我,脾气那么凶,不会理别人。是吧。”

    贺兰婷怎么突然间变这样?

    跟我说这些?

    难道是谢丹阳易容来的?

    我伸手,撕扯她的脸皮,试图把她的面具撕下来,但是不能撕下来。

    因为这真的就是贺兰婷。

    我呵呵一笑,说道:“想不到你也有如此感性的时候,还以为你永远保持理性。”

    贺兰婷说道:“是人就会感性。”

    我说道:“这倒是。只不过今天你特别奇怪,很感性。”

    贺兰婷说道:“我们走在反黑的第一线,不知道哪天会死,情话现在不说,将来死了后悔没说。”

    我说道:“别这么说嘛,我们哪会死呢,是吧,你老是口口声声的死啊死的。”

    贺兰婷说道:“我遗书都写好了。”

    我一惊,说道:“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贺兰婷说道:“不是。”

    我说道:“那,财产留给我吗?”

    贺兰婷扬起巴掌,我急忙抓住了她的手,说道:“跟你开玩笑的了,你干啥写那个啊。”

    贺兰婷说道:“你有空也写。”

    我说道:“我有病啊,我干嘛写那个,多晦气啊。”

    贺兰婷说道:“假如那天你跳河死了呢。你不写遗书,你身边的人怎么知道你的钱是不是留给我。”

    我呸的说道:“我去!原来不仅是我惦记你的钱,没想到我那么穷的人,你那么有钱的人,你也都来惦记我的钱啊。”

    贺兰婷说道:“说正经的。”

    我说道:“就是很正经的,不写!打死都不写。你那什么遗书,给我把它撕掉。什么破玩意?我们会死吗,我们怎么可能会死呢。”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是打鼓的。

    如果连贺兰婷都写好了遗书,那我们面对的这股黑暗势力,真的是太庞大了。

    弄不好,我们就会被这股黑暗势力反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