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1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会客厅的门口,我看了看门口的我们的手下,问道:“他在里面?”

    手下点了点头。

    我问道:“一个人?”

    她们说是一个人。

    我皱起眉头,这会是谁呢。

    进去了会客厅。

    偌大的会客厅,坐着一个背对着我的女士。

    女的?

    是谁?

    认识的女人太多太多了,从监狱离开的女人太多太多了,不过绝对不会是女囚,哪个女囚那么牛,能那么随意进出监狱呢。

    朱丽花她们也跟了进来。

    当我们走到了那个女士的身后,她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知道有人进来了,站起来了,然后转身过来。

    竟然是贺兰婷的妈妈?

    这就是有意思了,为什么是贺兰婷的妈妈呢。

    她为什么来这里啊。

    看到她,我对朱丽花说道:“好吧,这位阿姨是个老熟人,我以为谁呢,你们先回去吧。”

    朱丽花轻声在我耳边说道:“贺兰婷的妈妈。”

    我说:“是。”

    朱丽花说道:“很像。”

    说完她转身走了,带着人走了。

    我走了过去,满脸堆笑,对贺兰婷妈妈说道:“阿姨好,怎么您来这里了。”

    贺兰婷妈妈也对我笑一下,说道:“我来找你,请你吃饭,谢谢你上次救了我们婷婷。”

    我说道:“哟阿姨,不要这么客气啊,贺兰婷对我一向很好。不用那么客气。”

    经过上次奋不顾身不要命的勇救贺兰婷之后,贺兰婷妈妈对我的态度可真的 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错了,应该说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贺兰婷妈妈说道:“张监狱长,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不知道你就是这里的监狱长,不要见怪。”

    她说话那么客气,那么礼貌呢。

    哪像贺兰婷那般,讲话又难听,做人又强势,真不知道她怎么混到这层地步上的。

    俗话说,女儿随父亲,难道,她妈妈性格脾气好,说话好听,她爸爸就是跟贺兰婷一样的人吗?

    我说道:“阿姨,没关系的。”

    她说道:“一起去吃个饭吧,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她可是贺兰婷的妈妈,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有事找我谈谈,多半就是好事了。

    我说道:“好,我这刚好下班。”

    她对我微微笑,然后出去。

    到了会客厅的门口,却见贺兰婷站在门口那里,我就说怎么能有外人随意进出,有贺兰婷在,谁敢不放行。

    见到贺兰婷,我没说话,贺兰婷更是正眼都不看我,直接走在前面。

    贺兰婷妈妈跟在身后,然后我则是在最后。

    到了停车场,一起上了车。

    有司机。

    后面还有保镖的车跟着。

    贺兰婷坐在了副驾驶座,我和贺兰婷的妈妈坐在了后座。

    一路上,都没说话,她们带着我去了一家高档餐厅吃饭。

    看到几个保镖都换了新的了。

    关键是信得过吗。

    到了个豪华包厢里,大家坐下来。

    三个人而已。

    贺兰婷坐在中间,贺兰婷妈妈坐在她右手边,我坐在贺兰婷的左手边。

    我靠近了贺兰婷,在贺兰婷耳边轻轻说道:“外面几个保镖信得过吗。”

    贺兰婷说:“我爸挑的。”

    我说道:“那上次那几个保镖咋回事。”

    贺兰婷说:“问我妈。”

    贺兰婷妈妈说道:“你们聊什么呢。”

    贺兰婷说道:“他说你找的 保镖靠不住。”

    我靠,这贺兰婷,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 多尴尬。

    我说道:“不是不是。”

    贺兰婷妈妈对我说道:“哦,那几个保镖,是我看人失误。亲戚朋友介绍来的,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说道:“不是不是。”

    也不知道说什么圆场好了,这贺兰婷怎么讲话一点情面都不留的。

    也不在乎我尴尬不尴尬了。

    贺兰婷妈妈说道:“没关系的,是我察人不当,用人不当。你提出来,是关心我,谢谢。”

    看,这贺兰婷妈妈,和贺兰婷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不是同一个级别说话的人,不不不,贺兰婷这么极度聪明的人,难道她不懂得讲话的艺术?

    她肯定懂得,但是她就是这么讲话,就是要噎死我,就是不让我舒服。

    我尴尬着说道:“呵呵,是的,是的。”

    服务员给我们端水倒茶,我急忙抢了过来,然后给贺兰婷妈妈倒茶,贺兰婷妈妈是长辈,这是我应该做的嘛,但是贺兰婷却说道:“要在家长面前好好表现吗。”

    随即,这一句话,噎得我脸都变青了,这什么话呢?

    我要在她面前好好表现吗?

    这是礼貌。

    我要讨好她妈妈吗?

    是,是有这么一点意思。

    好,我不生气,我脸皮厚,我要那么多脸皮干嘛。

    我说道:“阿姨是长辈,你是我的恩人,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贺兰婷说道:“脸皮真厚。”

    我给她们倒完茶,然后给自己倒茶,才坐下来了。

    我说道:“是啊,就是很厚啊。话说,我的脸皮怎么厚了呢贺兰婷姐姐,我给阿姨倒茶而已呀。”

    贺兰婷妈妈对我说道:“不要和婷婷那么计较,我管教不好,管教不好。她比较拗。”

    贺兰婷妈妈和我道歉着。

    我说道:“阿姨,没什么的,我和她,都是自己人了,您不要这么说她,她一直都是我的领路人,恩人。我和婷婷,是友情,是同事情,是战友情,甚至超越了这些,除了是爱情之外,甚至说是亲情,都是了。我都叫她表姐。”

    贺兰婷妈妈问道:“表姐?”

    我说道:“对啊,我和她相互拜把子了,叫表姐。”

    贺兰婷妈妈显然不知道什么叫拜把子,问道:“什么是拜把子。”

    我说道:“就是斩鸡头烧黄纸,喝鸡血,认的表姐弟。”

    贺兰婷对我说道:“疯狗病发了?”

    我不理她,对贺兰婷妈妈说道:“婷婷是个好女孩,我知道,她嘴硬心软,对人好。”

    贺兰婷妈妈笑了笑,说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她的这个暴脾气。”

    我说道:“人主要是心好就好了。”

    贺兰婷妈妈对贺兰婷说道:“看小张这孩子,多会说话,素质高。你要多学学。”

    贺兰婷心不在焉,拿出手机看着:“知道了。有什么事快点聊,吃饱了我要去忙。”

    贺兰婷妈妈给我夹菜,我急忙推却,她还是给我夹了菜。

    我说道:“阿姨,这多不好意思,我自己来就好了。”

    她说道:“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我说道:“谢谢。”

    看来真的是上次奋不顾身的救了贺兰婷,让她对我刮目相看了。

    贺兰婷妈妈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是哪里人,家里有什么人,然后是做什么的,等等各种问题。

    一旁的贺兰婷看不下去了,说道:“问这些做什么,你该不是把他介绍给我吧。”

    贺兰婷妈妈不理贺兰婷,对我说道:“小张,有女朋友了吗。”

    我说道:“哦,现在,暂时没有。”

    贺兰婷说道:“他女朋友不固定,每天换。”

    我尴尬笑笑。

    贺兰婷妈妈说道:“那就是没有了。”

    我说道:“没有。不过我也没有婷婷说的那么夸张,每天换女朋友,我只是每天和不同的女人打交道,举止可能有一点点的稍微的亲密一点点而已,毕竟我这个工作,接触的都是女的,监狱里除了我之外,全是女的。呵呵。”

    贺兰婷妈妈说:“那你觉得我们家婷婷怎么样。”

    我一愣。

    尽管事先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是当她说出这么一句话,还是让我很是震撼。

    毕竟我们门不当户不对,特别对她们家这样子算‘名门望族’的来说,虽说不至于找一个很厉害的比他们更有钱更有权的人家,但也不至于找我这么一个平民百姓人家,她看重的是我的什么,就因为救过她女儿。

    贺兰婷直接挎起包,说道:“你们聊。”

    她直接就真的走了。

    贺兰婷妈妈叫了她两声,留不住她。

    没办法,我们的贺总,就是如此的潇洒随性。

    贺兰婷妈妈眼看自己女儿留不住,没办法,让她走了。

    贺兰婷妈妈对着我笑笑:“她性格就是这样子,我拿她也没有办法。从小就很倔,长大后也不想靠我们,就是去读书,也是自己挣钱自己供自己念完了大学。”

    我很好奇,问道:“她怎么挣钱的。”

    贺兰婷妈妈说道:“她能做很多事,写文章,投稿,去通讯公司做销售,很多,这些她都没有和我们说过,都是听她身边的朋友说才知道的。最多的时候,一天兼职四份事情。全是听别人说我们才知道。”

    我说道:“这样子啊。”

    看来这个水泥做的女人贺兰婷,天生就是骨头硬的家伙。

    贺兰婷妈妈说道:“她从不让我们操心她的任何的事,可是啊,毕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婷婷年纪也不小了。”

    我说道:“我觉得她也不是很大啊。”

    贺兰婷妈妈说:“她也认为她不大,可也要有结婚的那一天。我们给她介绍很多,她都不喜欢。”

    我说道:“哦,我好像听说文浩和她订婚了。”

    贺兰婷妈妈说道:“文浩还来告诉我们,说你破坏了他和婷婷的感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