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9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贺兰婷洗澡了,钻进了被窝里,却没有赶走我,这多半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不想赶走我,她愿意我留下来在这里陪着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可能她喝多了,忘记了我的存在了?已经喝蒙了喝晕了,所以都懒得理我的存在了。

    不管什么原因,反正今天晚上,我都是有上了她的可能。

    如果是第一个原因,不想我离开,所以不赶走我,是最好的了,这么说她心里容纳了我,今晚也在期待着有些什么事。

    如果是第二个原因,因为喝多了喝吐了喝晕了忘了我的存在,已经意识模糊没有意识所以才留下我的话,那我还是有能和她睡的可能性的,谁知道一会儿她会不会就迷迷糊糊中接纳了我呢。

    本身她对我就是有好感的,假如不是因为她是那样的讨厌我的那个滥情的缺点,她或者早就接受了我的,假如不是因为两人条件的差距的原因,她也应该早就接受了我的,但她并不排斥我和她的接触,她对我还是很喜欢的,那不管将来怎样,我觉得,先突破了这一层关系再说!

    如果突破了这一层身体上的关系,估计多半我们之间的心和心的距离就更近了,贴到了一起也不一定。也许就真的在一起了。

    一想到这个,我认为事不宜迟,再不能耽搁下去,马上脱了外套,准备过去。

    可是,我不洗澡不行啊,全身汗味酒味,如果这么贸然过去,嘴里的酒味,汗味,可能会引起爱干净的贺兰婷的反抗的。

    好,先洗澡。

    我马上冲进去洗手间里面,浴室里,快速洗澡。

    洗完澡了之后,马上拿了睡袍穿上就出来了。

    这里面有两件睡袍,一件男的一件女的。

    女的那件,被贺兰婷穿出来了。

    这一次洗澡,堪称史上最快速度洗澡,仅仅用了不到两分钟而已。

    出来后,快速奔过去床头,不行,太亮了,等下她可能会觉得尴尬,从而推开我。

    把卫生间的灯,走廊的灯,都关了。

    都关了之后,我走向了床。

    在关了灯之后,感觉这房间,却好像不是只有我和贺兰婷两个人而已。

    冥冥中,感觉还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这是一种酒后的幻觉?

    真的有这样的幻觉,一双眼睛盯着我。

    不是女鬼,不是鬼。

    是柳智慧。

    柳智慧,真的是无处不在,如果不是柳智慧,贺兰婷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怀疑是柳智慧跟贺兰婷说了,目的是想破坏我在贺兰婷心目中的形象,想让贺兰婷和我离得很远,如果真的是柳智慧去说的,那么,柳智慧就是这么目的。

    而动机。

    不想我和贺兰婷在一起,就是贺兰婷的动机。

    因为柳智慧对我有意思,所以才会这么阻止我们在一起,至于为什么柳智慧不会制止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呢,原因很简单,柳智慧知道我心里最爱的女人是谁,对柳智慧真正形成感情威胁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黑明珠,一个是贺兰婷,相比起黑明珠,贺兰婷更胜一筹。

    可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罢了,但我绝对不相信贺兰婷能看透我的心。

    只有柳智慧,唯有柳智慧。

    可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我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那么自私,也不会遭到别人抓到把柄。

    不愿意负责,不愿意给人家未来,不愿意结婚害怕结婚,却只想玩弄感情,只想和年轻美女玩玩,不想被束缚,这极其自私不负责任。

    从道德来说,这真的极为自私对不起人家。

    脑子里一片乱,在现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我脑子里想的竟然是柳智慧,我也是服了自己了。

    我摇了摇头,在黑暗的外面映照进来的一点光之中,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

    在被窝里,我躺好,轻轻的呼吸着。

    我最爱的女人,贺兰婷大美女,近在迟尺,她背对着我,呼吸均匀,好像真的已经睡着了。

    我鼓起勇气,手轻轻的,伸过去,从被窝里伸过去,然后碰了碰她的后背。

    她没有反应。

    好,再鼓起勇气,我侧身过去,然后从贺兰婷的身后,抱住了她的腰部,轻轻的贴紧了她然后再亲了亲她的脖子,把她轻轻的转身过来平躺,再居高临下,亲了她的嘴唇。

    她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声音,我急忙停了动作。

    可是,她的手却突然的抓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把我拉着下去,吻我的唇。

    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子的,竟然是贺兰婷主动的。

    这吻,这唇,如暴风雨般的热烈。

    然后……

    以下省略两万三千五百二十七个字。

    次日,醒来。

    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

    看到窗帘上的金黄色,知道外面阳光很好。

    这大冬天,竟然有那么大的太阳。

    身旁。

    贺兰婷还在。

    昨夜那不是一场梦,那不是一场美梦,是一场真实的发生过的我和她之间的美妙的缱绻缠棉的战事。

    不知道她是很累,还是酒没醒,这应该是中午了吧,还在沉沉睡着。

    我回忆起昨晚,很努力的回忆昨晚发生的一些细节,但是一片模糊,我自己本身也喝了不少酒,有点太激动了而断片的意思,反正就是想不起来昨晚我们做的事的细节,就只知道,我们发生了那事。

    我伸手到身旁,抱住了她,她还是没穿上衣服,皮肤光滑。

    我这么一伸手,是想要把她转过身子,然后,抱着她。

    亲昵一下。

    她醒来了。

    扭头过来,看了看我。

    接着马上坐了起来,给我一个光滑的后背背影,拿了睡袍,披上了。

    我也坐了起来,然后看着她,她没有看我,穿好睡袍立马就下了床,然后去了卫生间。

    她去洗漱去了。

    这是啥意思呢。

    我搞不懂她。

    我起来,房间里有个小冰箱,小冰箱里有可乐雪碧,红酒,饮料,还有一些零食,都是散卖的,我拿了一瓶可乐,开了,喝了一大口。

    然后在冰箱上的柜台拿了一包烟,打开,拿了一支烟抽着。

    去开了窗帘,窗外,阳光明媚,很难把这样美好的阳光,和蓝蓝的天空,跟这阴冷的大冬天联系起来。

    今天的气温,估计有二十度作用,阳光真好,心情也真好。

    回头过来看,外面的温暖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连床铺都是暖暖的。

    在我差不多抽完这支烟的时候,贺兰婷已经洗漱好了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出来后,她也不看我,径直去拿她的包,她就要走了?

    难道,我们不该先抱抱,亲亲两下,然后再离开的吗。

    我走了过去,拦着她面前,她挎起了包,抬头看我。

    表情,眼神,一如平时的刚毅冷冰。

    那副面容,还是那样的雍容华贵,英气逼人。

    我说道:“你要走了?”

    她没说话。

    我说道:“你该不是心里恨我吧,我,我昨晚可不是说怎样子。”

    我吞吞吐吐,干脆把责任推她头上去:“你是主动的啊。”

    正说着,她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接了电话,一句喂也没有说,听了那边说了几句话,她回了一句,我就到。

    接着就挂了电话,推开了我,走出了外面。

    看到那个门,冷冰冰的关上了。

    这,是什么意思?

    留下了一个完全懵逼的我,搞不懂她什么意思啊。

    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两个人不就更亲密亲近了吗。

    这反而比平时还要冷我,难道,她觉得昨晚她和我不过是一夜的头脑发热做的事而已,这就好比约泡,约完了,起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互不相干,相忘于江湖,从此就当没有过这样一回事。

    我又点了一支烟,坐了床边凳子上。

    这让我心情郁闷。

    按照我昨晚的设想,我们应该发生了这个事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更进一步,而不是这么冷冰冰的比往常更加的疏远。

    或许,她真的只是忍着太久了,想要找一个男人,雨云一番,以解干渴。

    而最好的对象,自然是我这个家伙,因为也只有我,才和她离得那么近,也只有我这样的小强,打不走骂不跑,脸面不要自尊不要,靠着死缠烂打哄她开心的方式一直和她保持近距离的关系。

    可是啊这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

    也许我改换个角度想想,也许贺兰婷也觉得这样的这个事之后,她心里也就是默认了我们是情侣的关系,可她这样的人,不会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不会轻易表露自己内心,而且早上起来又因为有事要去忙,所以,她马上离开了,也是不想这阳光下看着我尴尬,对,或许该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的,我希望是这样的。

    真不想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我也希望她真的心里已经默认了我们的关系。

    如果她不承认我们的关系,只想约一约泡而已,和我一夜而已,那我该怎么办?

    我难道不要脸的去叫她让她对我负责吗。

    这不可能。

    我该做的,只能也是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平时该怎么和她相处,就怎么相处,对,就该这样,也只能这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