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7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许真的是因为现实的原因,贺兰婷知道将来不能在一起,所以远离我,也许是因为不够爱,所以才会离得那么远,不管如何,她这样的态度,这样子让我很受伤,很受伤。

    所以我还是远远离开了。

    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接近别的女人,就是为了逃避和贺兰婷的这段感情的。

    因为和贺兰婷的这份感情,让我心里难受,和别的女人接近,是为了麻痹自己,不让自己那么难受的。

    一想到她,心里总是隐隐作痛,她是我这生中不能放下的人。

    或许是我付出太少了吗,所以她才会远离我。

    佛洛姆认为,爱应该是动词,是给予,包括关心,责任心,尊重和了解,唯有如此,才不会受伤,因为有爱的力量,那些觉得别人爱自己,或者一失恋就活不下去的本质,其实是自恋。

    我看倒是未必,付出了太多,得不到相应的回报,才会难过。

    我付出太多了,她反而离得远。

    搞不清楚,搞不清楚。

    想来 我们并没有真的在一起,既然如此,我干嘛要思前想后,觉得对不起谁对不起谁的。

    纯净看见了我的犹豫,在我耳边问道:“你是怕明珠姐吗。我们偷偷的,她不会知道的。”

    偷偷的?

    是偷偷的交往,还是偷偷的搞。

    偷偷的搞,是偷偷的搞一次,还是偷偷的搞下去,无数次。

    纯净说道:“只想你好好陪我一次,不行吗。”

    我的心砰砰的跳着,面对如此美女,我的确有些无法自持。

    我说道:“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不打算自持了。

    我先送她回去再说,在这包厢里,也不能做什么鬼,除了亲亲之外。

    扶着了纯净起来,她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全身无力,而是自己还有力气的配合着我站了起来。

    这要说我灌醉了她,说不过去,因为看起来,她是假装酒醉,是还清醒着的。

    而且刚才喝酒,分明是两个人就这么喝着的,又不是我灌她,刚才她喝得比我还开心。

    不由得让我想到了那句话:如果你想灌倒一个女孩,她如果喜欢你的一杯倒,不喜欢你的她就是豁出命去也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千杯不醉,你们见到的妹子是一杯倒还是千杯不醉?测试你的魅力值的时候到了。

    可是从刚才看来,倒是人家纯净有种想要把我灌醉的意思,而不是我想要把她给灌醉。

    所以,明显着,她是心里有所想要的。

    可是看到我喝了那么多,反而还比她清醒,她就干脆自己装醉迷糊了。

    意思就是,我反正喝醉了,你看着办吧。

    可以把她办了的意思。

    我扶起她,走出去,出门的时候,她还跟我说拿她的坎肩。

    肯定没醉,装醉,不然怎么还记得自己坎肩没拿。

    说是要送她回去,可是她说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休息吧,她头好疼,想去洗手间。

    这种情况,身旁的阿楠吴凯他们都看出来啥意思了。

    送去了我们自己的酒店那里,让我们的人安排一个房间。

    进去了房间之后,纯净却抱着我,身体的重力压在我身上,我们坐了下来。

    她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

    我说:“不用那么客气,我应该做的。”

    她小鸟依人的样子,依靠在我的身上,或许对她这样的小女子来说,我的确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

    她的目光看着前方,眼神有些恍惚,突然开口说道:“你喜欢一个人能喜欢多久。”

    我说:“我也不知道。谈过最长的恋爱是好几年吧,但后来她去跟了别人。”

    纯净说道:“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我说:“干嘛那么客气?”

    纯净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多男人喜欢,追求,就会觉得我不会孤独。”

    我说道:“难道不是吗。”

    纯净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一个人因为想一个人,才会孤独和寂寞。”

    我说道:“是,你说得对。”

    纯净的手放在我的手臂上,轻轻的搓着,显得她如此的风情万种。

    当我和她的目光对视的时候,她风情万种,媚眼如丝,却又羞怯的躲开我的目光。

    她实在太美了,这时候我还守得住,就不是男人了,我的唇吻了下去。

    在监狱里,我在自己办公室就是监狱长办公室里忙着。

    刚上任,好多事接过来做,好在自己之前也当过监狱长,熟悉这些事,就没有显得那么的手足无措和忙碌。

    有人进了我办公室,门也不敲,直接进来。

    谁呢?

    甘嘉瑜。

    她穿了很性感的一身黑色的衣服进来,说是性感,其实没有露出什么,腿部啊肩部什么的都裹得严严实实的,毕竟是冬天,冷。

    可偏偏深v的地方露着,是故意的吧。

    在监狱里这么穿,真有她的。

    今天是周末,她不用上班,也不需要非得穿上制服来这里。

    可我有权不让她来这里,但是既然她来了,肯定有事。

    甘嘉瑜进来了之后,走到了我面前,坐下,然后半身微微弯下去,露着更宽敞的一片胸口给我看到,说道:“周末还那么忙呀监狱长。”

    我说道:“哦,是啊,这不是刚上任,很多事忙嘛。怎么,你周末也要加班吗。”

    甘嘉瑜说道:“我可没有监狱长您那么多事,也没有您那么上进勤奋。”

    我说道:“是吧,那你怎么周末还在监狱里呢。”

    甘嘉瑜说道:“我呀,专门来找你的呀。”

    这女人,怎一个骚字了得。

    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微微露着自己的胸口,还有腿,但是又不是太露出来,而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若隐若现。

    无所谓吧,我也不躲开,我就这么也看着。

    说她甘嘉瑜不漂亮吧,那是不对的,她肯定是一个一等一的美女,否则不会如此招花引蝶,但是我却没有如看到其他女人一般的动心。

    我说道:“哦,找我有什么事呢。”

    甘嘉瑜说道:“张帆哥哥,还介意我这么叫你哥哥吗。”

    我说道:“介意。”

    她说道:“原来你不喜欢我叫你张帆哥哥呀,你喜欢听什么呢,监狱长是吗。”

    我说道:“快说吧什么事,我要忙。”

    甘嘉瑜说道:“你这么不留余力对付我,真的好吗。”

    我说道:“不然你想怎样嘛。大家既然都撕开了脸皮互相攻伐,就不要再说这些假惺惺的话了好吧。”

    甘嘉瑜说道:“我研究了一下,你这人的性格。我发现你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

    我说道:“哦,什么问题。”

    甘嘉瑜说道:“你对身边的人,都很好嘛。”

    我说道:“不然呢。”

    甘嘉瑜说道:“那看来对付你的话,就从对付你身旁的人开始就可以啦。”

    我说道:“去吧,那关我什么事。”

    她指的意思就是对付谢丹阳她们,对付不了,就对付谢丹阳的家人什么的。

    甘嘉瑜说道:“你想呀,你自己有时候都自身难保,你还怎么去保护你身旁的人,朱丽花,谢丹阳,好多美女嘛。她们一个一个的,都那么漂亮,都像一朵花一样美,你就舍得看到她们被人摧残了吗。”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甘嘉瑜说道:“别装不懂嘛,如果她们被别的男人怎么怎么了,你会不会心里很难过嘛。”

    说着话的时候,她还对我轻轻撩拨头发,这女人在和无数的男人交往间,早就把撩汉的技巧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连我有时候看着她的一些动作,眼神,听着她的声音,都会想入非非。

    我说道:“有什么招,尽量放马过来。”

    甘嘉瑜说道:“我就不信,你能让她们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我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迟早会有报应的。”

    甘嘉瑜说道:“也不知道谁先有报应,对了,那个纯净,看来很喜欢你呀。”

    我说道:“关你什么事。”

    甘嘉瑜说道:“可惜了,我没有她那么好的长相,那么高挑的身材,所以呀,我们的张帆哥哥不喜欢我呢。”

    我说道:“你错了,我喜欢一个人,是因为从外表开始,然后到她的灵魂,心灵。外表再美的人假如心灵是丑恶的,那不论是我还是谁,都是会厌恶的。”

    甘嘉瑜说道:“我哪里丑恶了呢,她又哪里心灵美了,你又是哪里灵魂美了?张帆哥哥,大家走的道不同而已。”

    我说道:“算了,不想和你谈下去了,你离开吧。”

    甘嘉瑜说道:“又是聊不下去了,那算了,再见张帆哥哥。哦,不对,是监狱长,张监狱长。”

    我说道:“不送。”

    她站起来,离开了。

    让我拐弯抹角的骂了这么一顿,她都不生气,我真的是好佩服她,一个人要心理素质多好,脸皮多厚,才能练到如此境界呢。

    桌上的电话响起,是贺兰婷办公室打来的,贺兰婷周末来上班?

    我倒是奇怪了,这大周末的,她来上什么班嘛。

    我过去了贺兰婷的办公室。

    走到了贺兰婷的面前,问贺兰婷找我什么事,怎么周末来上班。

    贺兰婷说刚好监狱有点事就来了,一来就发现了好东西。

    我问什么好东西。

    贺兰婷示意我看桌上。

    桌子上,有几张照片。

    拿起来一看,我靠竟然是我和纯净抱在一起亲密的照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