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8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铁虎出去了之后,包厢里只有我和贺兰婷了。

    铁虎要走的时候,贺兰婷什么也没有说,静静的吃她的东西。

    我马上跳过去,坐下来,看着她的脸庞。

    她那脸庞,还是那个样,美若天仙,没变。

    我伸手过去,捏了捏上次那里肿起来的,还有伤痕的地方,没有事啊?

    贺兰婷一把拍开我的手,随即拿着白酒酒杯,作势要泼过来。

    里面可是白酒。

    我急忙一挡,然后坐了回来。

    心里有说不出的狂喜,可是,我要按捺住这份狂喜。

    不过,拿着酒杯的手还是出卖了我,过于激动,手在抖。

    贺兰婷瞪着我。

    愤愤的样子。

    我说道:“来喝酒。”

    贺兰婷说道:“叫谁喝酒。”

    我说道:“你说我还能叫谁?”

    我自己抿了一口。

    我说道:“我想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贺兰婷说道:“开心吧,不失望了吧,我没有毁容。”

    我呵呵一笑,说道:“开心开心。没想到啊,你骗我,原来好了那么快啊。”

    贺兰婷说道:“本来你有机会娶了我,你不要,算了。”

    我说道:“我有说不要了吗?我说我要娶。”

    贺兰婷说道:“你犹豫了。”

    我说道:“这,这,那如果你本来要嫁给我是吧,那我毁容了,被火烧了什么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说道:“我不愿意。”

    我说道:“是吧,你要理解我当时的心情。”

    贺兰婷说道:“不一样,你是想娶我,我是从来没想嫁给你,无论你毁容不毁容,我都不会嫁给你。”

    我无奈了,说道:“好吧。”

    贺兰婷说道:“真爱,应该是毫不犹豫的,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生老病死,更不要说毁容这点小小的事情。我总会有老的一天,到时候,你还爱我吗。”

    我说道:“爱。”

    贺兰婷说道:“美貌的小姑娘一代接一代。”

    我说道:“然后呢,到时候我就去包养小三小四小五小六?你不能这么推测我好吧。”

    贺兰婷说道:“犹豫了,就不是真爱。”

    她盯着我。

    我说道:“好吧,不是真爱。”

    她说道:“可以救我,为我死,那是因为我的美貌。”

    我说道:“嗯,是的,你说得对。”

    贺兰婷说道:“不反驳了?”

    我说道:“不反驳了,你既然心里这么觉得,我也没有办法。到底是不是真的对你好,你自己能感受得到,你既然感受到是这样的,那我也没有办法。”

    贺兰婷说道:“哦。”

    淡淡的,哦。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心里很高兴的,可是让她这么说我一顿,我心里不舒服。

    实际上,当时我的确是犹豫了,任谁遇到这样的情况,娶或者不娶,肯定会犹豫一下,如果让人去冲锋陷阵去死,明知是死,就算扑上去了,扑上去之前,都会犹豫一下的啊。

    我点了一支烟,悠悠抽着,看着贺兰婷,心里有很多想要说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我感到自己很委屈。

    她每次遇到困难危险,我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往前冲,这并不只是单单为了她的美貌,更不只是因为她的美貌爱上她而去做的。

    而是因为她对我的好,如果没有她,我现在又在哪里呢。

    贺兰婷突然撒娇道:“老公,生气了?我和你开玩笑的。”

    我嘴里叼着的烟一下子跌落在地,愣着,张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贺兰婷。

    刚才那一声娇滴滴的老公,真的是她和我说话的吗?

    我擦了擦眼睛,看看四周,是的,是贺兰婷和我说的。

    我惊愕 了一会儿,问:“你没吃错药。”

    贺兰婷说道:“别生气了,我是逗你的了。”

    没错,是贺兰婷说的,是贺兰婷撒娇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马上坐到了她身旁,然后抓着了她的双手,说道:“再撒娇一次给我听听。”

    她眨着眼睛,对我道:“还生气吗?”

    原来,贺兰婷温柔起来是这样子的,让人骨头都酥了。

    这说不出的娇媚妖娆,仅仅是一个表情,眼神,一句甜甜的话,已经让我骨头融化了。

    我说道:“不生气了。”

    贺兰婷说道:“我就是小女孩子脾气,你不要介意。”

    我说道:“我不介意我不介意。”

    贺兰婷说道:“那你不要再生气了哦。”

    我说道:“好,我不生气。”

    她这撒娇的样子,怎么就那么迷人,完全的没有那种故意装嗲的做作的感觉,完全很自然,很可爱。

    这才是真正的她?

    当我说完不生气,一脸傻笑呵呵的看着她时,她绷起了脸:“坐过去!”

    立马恢复了刚才的样子,简直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马上也绷起了脸,笑不出来了。

    她怎么这样?

    我说道:“你,逗我玩呢?”

    贺兰婷推开我的手:“坐过去。”

    我只能坐回来了。

    她就是在逗我玩。

    我说道:“那你叫我老公呢?”

    贺兰婷说道:“没有,没叫过。”

    我说道:“刚才你明明叫了的。”

    贺兰婷说道:“谁听到了?你自己听到?我没叫。”

    我说道:“你,你,你到底几个意思嘛?”

    贺兰婷说道:“你刚才说不生气了,可以了。”

    我说道:“你撒娇,也就为了一句让我不生气了?”

    贺兰婷大概是察觉到我刚才的失落,难过,所以撒娇来逗逗我让我开心起来,她不道歉,不说对不起,反而用这种特殊的办法来让我开心起来。

    这,就是她的本事。

    不走寻常路,果真贺兰婷。

    贺兰婷说道:“之前说的,全是逗你的,这杯酒,感谢你救了我。”

    她恢复了平日的样子。

    我举起酒杯,和她碰杯。

    可是我心里还是砰砰的跳,因为她刚才的撒娇,那声音语调,那娇媚神情,那美目流盼,我这辈子都无法忘却。

    放下了酒杯后,我问道:“你上次到底怎么回事?”

    她说道:“化个妆,骗你,看你是不是 真心。结果,你可怜我,要娶我。”

    我说道:“我没有可怜你,我是真心的愿意娶你。原因我也都说了。你又想吵架是不是?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骗我?就是想测试我?”

    贺兰婷说道:“是。”

    我说道:“那好吧,拜拜。我吃饱了。”

    我站了起来。

    离开了。

    心里感到愤怒,她现在怎么学了黑明珠一样的,会玩人呢?

    会测试我。

    难道人心真的是只能通过考验的方式才能看透吗?

    我平日对她那么好,她却还这么考验我,实在让我气愤,通过考验又怎样?当自己被别人考验的时候,想想自己是什么心情。

    我以为她会平静的看着杯中酒,看也不看我,让我离开的。

    谁知这一次,她站了起来。

    然后走过来,拦着我的面前,然后轻轻的从正面抱着了我。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很温暖,她很高,倒是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在温柔的拥抱住了我。

    她身上特殊的芳香,还有她的味道,都那么的美妙。

    抱了一小会儿,在我还没感觉到满足时,她轻轻推开我,说道:“别像个小孩。”

    我说道:“是我像个小孩,还是你像小孩。”

    贺兰婷说道:“都像。可你是男的。”

    我说道:“这倒是,我该包容你,无论你怎么无理取闹,讽刺我,挖苦我,测试我,我都无所谓,是吗。”

    贺兰婷说道:“这件事是我不对,我知道你知道真相一定会生气,可我想如果我老了,你会不会嫌弃我老。美貌都会有消逝的那一天,年轻不会是永恒。”

    我说道:“测试出来了,我的确当时嫌弃了你。”

    贺兰婷说道:“爱美是人的本性,嫌弃无所谓,离开就离开。”

    她的样子十分的自信。

    她刚才抱了我的一下,让我对她的恼火烟消云散,她已经和我道歉了。

    以她的高傲,冷酷,对我道歉,还撒娇叫老公,这很难得,这是很好的表现,我不能再和她发火了,不然她以后不会这么哄我。

    贺兰婷这自信的样子,倒是让我想到冰冰的那句话,她谈了恋爱,男友比自己小十几岁,她说她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能掌控自己的感情,不怕失败,她能承担得起这样一段恋爱所有可能的各种结果,无论是好是坏,所以她不怕走下去。

    我伸手过去,想要抱她,她却说道:“坐下聊。”

    我说道:“你抱我就可以?我抱你就不行?”

    贺兰婷说道:“你也可以推开我。”

    我说道:“好吧,坐下聊。”

    她就这样,没办法,我该去适应她的所有的一切奇怪的脾气和特别个性。

    因为她就是她,天空中最不一样的烟火。

    只不过,我在想,如果我两真的在一起了,是不是要我这么无条件的去服从她,谦让她,宽容她,包容她,迁就她,而她是不会退步的?

    不过刚才也见了,她也退步了,她撒娇了,道歉了。

    我想,贺兰婷不至于那么强硬无情不懂温柔迁就,她其实心里明白得很,否则,她也不会一下子撒娇就把我给哄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