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甘嘉瑜一早就给我打电话。

    我刚起来撤销飞行模式,她就给我打来了电话了。

    我问什么事。

    她说她好饿,叫我去陪她吃早餐。

    我说道:“几点了,不能吃了,回去监狱吃。”

    她说道:“不。”

    我说道:“走,别废话,你不走我自己走。”

    她说道:“好了,你等我。”

    车子到了楼下,等她下来了。

    甘嘉瑜下来后,就娇滴滴的和我撒娇:“哎哟,张帆哥哥,昨晚睡得一点也不好。”

    我说道:“哦,这酒店不好吗。”

    甘嘉瑜说道:“就是不好。”

    说着,她上车来,挤到了我的身旁,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上火,睡不好。你都不来给我帮我降火。”

    还往我耳朵里吹气。

    如果是定力不足的,早就被她这一吹,魂都吹没了。

    我笑笑,说道:“哦,我说找人来给你降火你自己不愿意要。”

    她说道:“那人家不喜欢嘛。就想要你来帮忙。”

    我说道:“抱歉,我有女朋友。”

    她说道:“你是怕我吧。”

    我说道:“呵呵,没有什么怕你的,只不过,我有女朋友。”

    她说道:“我也没打算说告诉谁,你怕什么。”

    我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再说我有我的原则,自己女人之外的,一概不碰。”

    甘嘉瑜说道:“哦,张帆哥哥,你好有原则呀。”

    我说道:“是吧。难道你没有原则,是个男的都随便碰。”

    她说道:“是,这就是我的原则。”

    我想到了朱丽花和我说的,一年换几十个男朋友,厉害。

    我让阿楠开车,送我们去监狱。

    我问道:“这算什么原则?”

    甘嘉瑜说道:“人生在世,短短数十年的光阴,太短太短。这时候好好的,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就像昨天一样,如果一个闪失,可能我们已经死了。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该高兴的时候就高兴,不要压抑自己。这是人的本性,人的天性就是喜欢开心的,干嘛要压制自己。”

    我说道:“是的,无论道德不道德,犯不犯法,都无所谓了,反正最主要的就是自己高兴对吗。”

    甘嘉瑜说道:“难道我说的不是吗。”

    我说道:“是。你就跟那个法国的皇帝的女人说的一样,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反正,你活着自己高兴就好,不用在意谁谁谁不舒服。”

    甘嘉瑜认真了起来,问我道:“张帆,我和哪个男人开心,谁不舒服了?我舒服,他舒服,就行了。”

    我问:“那如果他老婆,他女朋友不开心呢。”

    甘嘉瑜说道:“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我能怎样?我又做错了什么。”

    不过甘嘉瑜说的这点倒也对,比如我如果真的有女朋友,是贺兰婷,我和甘嘉瑜搞在一起,甘嘉瑜得罪谁了?

    她也没有男朋友,她不需要对谁负责。

    做错的会是我,因为我有女朋友,却还和甘嘉瑜乱来,那肯定是我的不对。

    甘嘉瑜是没有错的。

    我说道:“对,你说得对,你是没有错的。”

    甘嘉瑜说道:“那么认真干嘛呢?我们现在去哪儿。”

    我说道:“去监狱。”

    她说道:“可是我好饿,上面饿,下面也饿。”

    我说道:“监狱有早餐吃,至于下面,自己解决。”

    她说道:“不嘛。”

    又开始撒娇了。

    我懒得管她了。

    我说道:“别烦我,我睡觉。”

    我闭上了眼睛,不理她了。

    她见状,也不吵下去了,静静的待着。

    很快,到了监狱里。

    到了监狱大门口,我和甘嘉瑜一起下了车,然后走向监狱大门。

    一辆车子从我们身后疾驰过去。

    白色的宝马车。

    多眼熟。

    贺兰婷的车子。

    经过我们身后,车子特地的慢了一下,然后踩油门过去了。

    从那边进去,是进去的停车场的大门口。

    甘嘉瑜显然不知道我看什么,问道:“走啊张帆哥哥,走累了吗。”

    我说道:“不累。”

    她说道:“你在我后面,看我吗?”

    说着,她故意扭了扭动屁股。

    我说道:“是,好好看。”

    她臀还挺翘的。

    她说道:“更好摸。”

    她在勾我。

    我说道:“得了吧,好好走路!”

    进去了监狱里。

    她走向食堂,我却走向办公室。

    甘嘉瑜问:“你不去吃东西了。”

    我说道:“我不是很饿,你去吧。”

    她说道:“你不舍得陪我。”

    我说道:“不是,我真的不饿。再说了,干嘛要我陪你,这什么地方,你又不是不熟。”

    她哼了一声,嘴巴鼓鼓的扮可爱,走了。

    还故意的,一扭一扭她的圆圆的屁股。

    我走向了办公室,我知道有个人在那里等我,等我问话。

    贺兰婷。

    到了办公室,兰芬通知我,监狱长找我有事。

    监狱长找我基本没什么事,肯定是贺兰婷在监狱长办公室,让监狱长说找我。

    我说知道了。

    兰芬看我脸色不对劲。

    兰芬问我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说道:“没什么事啊。”

    兰芬说道:“怎么这个表情。”

    我说道:“昨晚睡不好吧,行了你忙你的。”

    我去了监狱长办公室,就在旁边。

    进去了之后,果然,见不到监狱长,办公室里只有贺兰婷在。

    她坐在办公室右边的以前的我给她安排的那张桌子。

    我看了看,说道:“监狱长说找我有事,怎么,她不在啊。”

    贺兰婷看看我,不说话。

    我说道:“好吧,那既然她不在,我先走了。您忙,您忙。”

    说完就转身走人。

    贺兰婷说道:“别装了。”

    我站住,问她:“什么别装了。”

    贺兰婷说道:“你知道是我找你。”

    我说道:“嗯好吧,我不装。”

    我走到了她的面前,拉了个凳子,坐在了她的办公桌对面。

    贺兰婷说道:“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

    我说道:“工作的事吗。”

    贺兰婷说道:“刚才看见我的车了。”

    我说道:“说了出行要带保镖,说了好多次,你要小心,你看你,都独来独往的,表姐,我很担心你呀。”

    贺兰婷说道:“我更担心你呀,你总是和敌人混在一起。甚至一起过夜。”

    我说道:“唉,我就知道你肯定心里会这么想。”

    贺兰婷说道:“是我想多了吗。”

    我说道:“其实你没想到,的确是过了夜了。可是事实上,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贺兰婷说道:“我想象中怎样。”

    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这么问。”

    贺兰婷说道:“你怎么解释。”

    我说道:“不是解释,是事实。”

    我从头到尾,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贺兰婷。

    不过贺兰婷听了之后,似乎对我快被人弄死的事并不是很感兴趣,她问:“昨晚干嘛去了,和她。”

    我说道:“晕了,我都快被撞死撞扁了,你不关心我死不死,受伤不受伤,反而问这个?”

    贺兰婷说道:“和她做什么了。别岔开问题。”

    女人,真是奇妙的生物。

    我和她说的是昨晚我被人家围追堵截暗算,要我命。

    说了之后,她不问我受不受伤,不在乎我到底死了没有,倒是先问这个。

    我说道:“我不想说了,你都不关心我的?万一你也被人家堵了,我首先也要关心的是你的人吧。”

    贺兰婷说道:“你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我说道:“好吧,你说得对。可你也要先安慰我两句再问吧。”

    她说道:“没事吧,没事就好。”

    她很敷衍的样子。

    我说道:“你这也太敷衍了吧。”

    她问道:“昨晚干什么去了。”

    我问道:“好吧,昨晚干什么事去了,是不是很在意?是吃醋吗。”

    她说道:“担心你们关系太好,你被她利用了,她会整死你。”

    我说道:“关系当然不会好,我们是敌人的关系。”

    她说道:“我看不出来你把她当做是敌人。”

    我说道:“真的。只不过,她昨天帮我挡了一刀,我觉得怎样都好,她都算是对我还挺好的,我不能就这么的扔她在那里。所以昨晚请她吃饭,安排了她住宿。不过她的确是勾了我,没办法,你表弟我长得那么帅,下至八岁小女孩上至八十岁老太婆,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任谁都会喜欢的。”

    她说道:“你以为她喜欢你?”

    贺兰婷倒是笑了。

    很少见她笑,她说着说着居然笑了,不得不让我感到奇怪。

    我问道:“你笑什么。”

    贺兰婷说道:“笑你蠢。”

    我说道:“哦,请教表姐,我哪里蠢了。”

    贺兰婷说道:“我先问你,昨晚和她到底有没有发生事情。”

    我说道:“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个过了,但是我的确是忍住了。我告诉她,你是我女朋友。我不会背叛我女朋友,她还说她不会说出去的,但是我还是守住了我自己。像我这么洁身自爱的男人,这世上真的是越来越少了。悲哉,悲哉。”

    贺兰婷说道:“很好嘛。”

    我问:“夸我吗。”

    贺兰婷说道:“是。”

    我说道:“哦,谢谢。”

    贺兰婷说道:“可还是要骂你蠢。”

    我问:“哪儿蠢了?和她接近,太靠近了,你不爽了是吧。”

    贺兰婷说道:“你没看出这是一个圈套?”

    我问:“什么圈套?我一开始我也怀疑是她把人勾来的,否则那些人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知道我在哪辆车上,怎么知道车子要经过那里。”

    贺兰婷说道:“是啊,怎么知道?”

    我说道:“可能人家跟踪已久了。”

    贺兰婷说道:“文浩找人跟踪你们已久了是吗。”

    我说道:“是的。”

    贺兰婷说道:“不是文浩做的,就是她甘嘉瑜做的。”

    我问:“有什么证据啊?人家还救了我呢。”

    贺兰婷说道:“是救了你啊,多大的恩啊,你要以身相许,不然报不了恩 了。”

    她说话真难听。

    我说道:“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贺兰婷说道:“她救了你嘛。”

    我说道:“是啊,而且当时那个车子冲过来,她也在车上,要是她通风报信,要是她自己把自己当成诱饵,也没有必要自己赔上这条命啊。至于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