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4章

    一会儿后,我问道:“彩姐既然这么想,那你打算怎么样。”

    薛明媚说道:“赶他们走。”

    我说:“我恳求一点。”

    薛明媚问:“什么。”

    我说:“别伤了她。”

    薛明媚说:“不会。”

    我说:“还有就是,最好不要搞的她破产什么的,让她开不下去就行了,然后让她被逼着吧。”

    薛明媚说:“可以。”

    我说:“好吧,我只能祝你们好运了。”

    薛明媚说道:“她恨你吧,把队伍带给了黑明珠。”

    我说:“这其实也怪她自己,她都不管不顾了,那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薛明媚说道:“接下来呢。”

    我问:“接下来什么。”

    薛明媚说道:“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我说道:“我让龙王过来后街发展了,然后把他们的人也带过来,也做起了生意,然后看你了。”

    薛明媚说:“我是先打算摆平这边的事。”

    我说:“我和你说吧,龙王西城帮的目的,也是想进去市区,而我,是想弄垮四联帮,整死林斌。”

    薛明媚说道:“等我收拾干净了这里,你让西城帮在沙镇站稳,我们慢慢的一步一步蚕食进市区。”

    我说道:“好的。我同意。”

    薛明媚举起茶杯,道:“干杯。”

    我碰了一下。

    薛明媚叹气说:“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了追求什么。”

    我说:“什么都追求,追求内心的满足,你杀了林斌,满足了内心,这就是你的追求。有的人追求荣华富贵,那便是他们的追求。”

    薛明媚问我:“你追求什么。”

    我说:“我之前进去监狱上班,只想着好好上班,然后领工资,在这里月供一套房子,接爸妈过来,然后买个代步车,娶个贤惠的老婆,一家人其乐融融。可是现在,怎么过得那么乱七八糟的。”

    薛明媚说:“人在江湖。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惜永远不能了。”

    我说:“会的,你可以的。”

    薛明媚说:“等我报仇了再说吧。”

    在监狱上着班。

    天气太热了。

    我站在过道那里吹风的时候,看到校场上有个女狱警冒着大太阳小跑过去d监区那边,头上缠着绷带,这家伙就是被我用石头砸破狗头的那女狱警。

    这家伙是监狱长的眼线,是监狱长的人。

    看来,越狱的事件,让监狱长和d监区的韦娜往来很频繁,靠得很近啊。

    郁闷的是,我们还在查关于越狱的那事,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下班后,我回到了公寓里。

    接到了安百井的电话,说林小玲受伤了,在住院,他和慧彬过去看望林小玲,叫我一起过去。

    我问怎么了。

    安百井说道:“林小玲开新店,新店要开业,她亲自去和员工挂气球,贴彩条,从铝梯上不小心摔了下来。”

    我急忙问:“那怎么样了!”

    安百井说:“摔下来就晕了,轻微震荡,晕过去,不过也没什么,就是手臂被地上的杂物扎进去了,扎穿了,还好没有扎进骨头里。”

    我说:“那么严重。”

    安百井说:“血流了很多。”

    我说:“那现在怎么样了。”

    安百井说:“治疗了,包扎了,在医院呢,刚醒来。慧彬一直在问,现在把她小表妹送回去了,才和慧彬一起过去医院看望林小玲。”

    我说:“好吧,你们在哪。”

    安百井他们离这里并不远,我自己打车过去和他们汇合了,然后去买了一些东西,去看望林小玲。

    去了一家叫港人医院的医院。

    听说是一个香港人投资搞的私人医院,这虽然也是私人医院,可是和那些什么治疗性病皮肤病什么的破私人医院是不一样的,这个医院就和另外的那些天价医院一样,价格虽然昂贵,但治疗条件比公立医院还要好,治疗仪器,医生什么的,都是最先进的,不过这医院肯定报不了很多什么医保这些,但是有钱人可不会在乎,治得好就行,管你要多少钱。

    医院很大,这当然我们不会太耳熟能详,因为像我们这种普通人,住不起这医院。

    医院很安静,人不多。

    不过看环境就知道,不是别的医院一个级别的。

    宽敞,绿树,红花,路灯,楼栋,梦幻,干净。

    慧彬看了看微信上林小玲给她发的那地址,就直接问路上的医生,然后找过去了。

    在住院部的什么科的三楼,找到了林小玲的病房。

    阳台过道很宽,如同酒店,房间更像酒店房,豪华,液晶电视什么的,应有尽有。

    不过,我在病房门口看到了眼镜,而且望进去里面,有个年轻的男子正坐在病头,和躺在病上的林小玲说着话。

    安百井和慧彬先进去了,我也进去了。

    我们和林小玲打招呼,林小玲也和我们打招呼。

    慧彬坐下去,和林小玲聊天关心了起来。

    林小玲看了看我,抿抿嘴,然后和慧彬先说话。

    但是,林小玲旁边那男的,坐在她头边的年轻男子,帅气的年轻男子,微笑看着我们,然后一脸关心甜蜜温暖看着林小玲,让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原本想问问林小玲的情况,但都被慧彬问了,而且她们两个看起来还有说不完的话,我暂时出来了外面。

    我盯着眼镜。

    眼镜还是那副欠打的笑容,对我微微笑。

    我盯着眼镜,问道:“我问你,你们林大小姐怎么了。”

    眼镜说道:“她不小心摔伤了。”

    我说道:“为了装修新店,是吧。”

    眼镜说是。

    我说:“这么危险的工作,你小子不去做,为什么让她去做!你该当何罪。”

    眼镜说:“张先生,员工们都有劝过林小姐,让她不要上去,可是她觉得自己贴才放心,就自己上去了。”

    我说:“我觉得你该从这里跳楼下去谢罪。”

    眼镜说:“张先生,我当时也不在林大小姐的身边啊。”

    我说:“靠。我问你,里面那男的是谁。”

    眼镜说道:“是林总为小姐介绍的对象,是林总的朋友的儿子,海归,巧的是,以前和小姐是同班同学。”

    我说:“巧个屁,那家伙一看就很有心计!一定是故意安排的还说是碰巧的。”

    眼镜说道:“真的是碰巧的,张先生。”

    我说:“这些人啊,为了钱,真是什么都能设计啊。什么碰巧,什么海归,都是假的吧。”

    眼镜说道:“他真的是海归回来的张先生。”

    我说:“你知道?你知道个屁。”

    眼镜说道:“张先生,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有xx大学的毕业证书,我都亲眼见了,还有他留学时的视频,照片。不会是假的。”

    我说:“他怎么给你看?”

    眼镜说:“我有加他的微信。”

    我说:“这也可能造假啊,妈的,一知道林小玲家里有钱,谁不会造假来攀龙附凤啊。 ”

    眼镜说道:“他家更有钱。”

    我问:“假的吧?你又怎么知道?”

    眼镜说:“他父亲和林总是合作商,老相识了,xx集团的董事长。不会是假的。而xx集团,比我们公司要大很多,他父亲比林总有钱。”

    又是个巨头。

    我说道:“好吧,那这些有钱的花花公子,谁知道是不是专一呢。万一都是那些用完就甩的登徒子老,谁懂呢。到时候怎么后悔?”

    眼镜说道:“很多穷人也是花花肠子啊。穷人和富人中,都有人品好的,人品不好的。”

    我说道:“那你这么说,就是说那男的人品很好咯?”

    眼镜说道:“他的确是我所见过的年轻人之中,很低调,很谦逊的其中一个人。他的人品我不敢评价,因为我和他也才刚刚接触。可是他家有钱,他却没有什么派头,自己开着一辆国产的代步小车,穿着都是网上买的很朴素的衣服鞋子,用的手机也是不到千元的。非常的低调朴素。不飙车,不自以为是,谦逊有礼,待人礼貌,我想,这应该是个人品非常好的年轻人。”

    我说:“靠,也许装给你们看的呢。”

    眼镜说道:“看他的微信,平时也不是经常去旅游,度假,而是经常运动,看书,生活习惯非常好。人也很积极向上,我们也了解过,他毕业后在他爸爸的公司里做事,深得人心。把他家集团旗下的一个濒临倒闭的外贸公司,用一年时间,做到了全市前三的外贸公司。”

    我问道:“你***把他捧上天去一样的,是不是你王八蛋收了人家好处了?”

    眼镜说道:“嘿嘿,这个,这个。”

    我说道:“你***是收了吧,还这个那个的!收了一百万还是两百万!”

    眼镜说:“他是给了我一点好处,没那么多,两万块钱。”

    我说:“怪不得你狗日总是说他好话。”

    看来,林小玲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天纵之才。人又英俊,学识渊博,人十分好,还懂得各种套路,各种江湖的游戏规则。如果这家伙人品真的好,而他们互相相爱,他又能忍得了林小玲的脾气,那么,这门当户对的一对情侣,可能真的要修成终身眷属了。

    第264章

    一会儿后,我问道:“彩姐既然这么想,那你打算怎么样。”

    薛明媚说道:“赶他们走。”

    我说:“我恳求一点。”

    薛明媚问:“什么。”

    我说:“别伤了她。”

    薛明媚说:“不会。”

    我说:“还有就是,最好不要搞的她破产什么的,让她开不下去就行了,然后让她被逼着吧。”

    薛明媚说:“可以。”

    我说:“好吧,我只能祝你们好运了。”

    薛明媚说道:“她恨你吧,把队伍带给了黑明珠。”

    我说:“这其实也怪她自己,她都不管不顾了,那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薛明媚说道:“接下来呢。”

    我问:“接下来什么。”

    薛明媚说道:“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我说道:“我让龙王过来后街发展了,然后把他们的人也带过来,也做起了生意,然后看你了。”

    薛明媚说:“我是先打算摆平这边的事。”

    我说:“我和你说吧,龙王西城帮的目的,也是想进去市区,而我,是想弄垮四联帮,整死林斌。”

    薛明媚说道:“等我收拾干净了这里,你让西城帮在沙镇站稳,我们慢慢的一步一步蚕食进市区。”

    我说道:“好的。我同意。”

    薛明媚举起茶杯,道:“干杯。”

    我碰了一下。

    薛明媚叹气说:“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了追求什么。”

    我说:“什么都追求,追求内心的满足,你杀了林斌,满足了内心,这就是你的追求。有的人追求荣华富贵,那便是他们的追求。”

    薛明媚问我:“你追求什么。”

    我说:“我之前进去监狱上班,只想着好好上班,然后领工资,在这里月供一套房子,接爸妈过来,然后买个代步车,娶个贤惠的老婆,一家人其乐融融。可是现在,怎么过得那么乱七八糟的。”

    薛明媚说:“人在江湖。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惜永远不能了。”

    我说:“会的,你可以的。”

    薛明媚说:“等我报仇了再说吧。”

    在监狱上着班。

    天气太热了。

    我站在过道那里吹风的时候,看到校场上有个女狱警冒着大太阳小跑过去d监区那边,头上缠着绷带,这家伙就是被我用石头砸破狗头的那女狱警。

    这家伙是监狱长的眼线,是监狱长的人。

    看来,越狱的事件,让监狱长和d监区的韦娜往来很频繁,靠得很近啊。

    郁闷的是,我们还在查关于越狱的那事,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下班后,我回到了公寓里。

    接到了安百井的电话,说林小玲受伤了,在住院,他和慧彬过去看望林小玲,叫我一起过去。

    我问怎么了。

    安百井说道:“林小玲开新店,新店要开业,她亲自去和员工挂气球,贴彩条,从铝梯上不小心摔了下来。”

    我急忙问:“那怎么样了!”

    安百井说:“摔下来就晕了,轻微震荡,晕过去,不过也没什么,就是手臂被地上的杂物扎进去了,扎穿了,还好没有扎进骨头里。”

    我说:“那么严重。”

    安百井说:“血流了很多。”

    我说:“那现在怎么样了。”

    安百井说:“治疗了,包扎了,在医院呢,刚醒来。慧彬一直在问,现在把她小表妹送回去了,才和慧彬一起过去医院看望林小玲。”

    我说:“好吧,你们在哪。”

    安百井他们离这里并不远,我自己打车过去和他们汇合了,然后去买了一些东西,去看望林小玲。

    去了一家叫港人医院的医院。

    听说是一个香港人投资搞的私人医院,这虽然也是私人医院,可是和那些什么治疗性病皮肤病什么的破私人医院是不一样的,这个医院就和另外的那些天价医院一样,价格虽然昂贵,但治疗条件比公立医院还要好,治疗仪器,医生什么的,都是最先进的,不过这医院肯定报不了很多什么医保这些,但是有钱人可不会在乎,治得好就行,管你要多少钱。

    医院很大,这当然我们不会太耳熟能详,因为像我们这种普通人,住不起这医院。

    医院很安静,人不多。

    不过看环境就知道,不是别的医院一个级别的。

    宽敞,绿树,红花,路灯,楼栋,梦幻,干净。

    慧彬看了看微信上林小玲给她发的那地址,就直接问路上的医生,然后找过去了。

    在住院部的什么科的三楼,找到了林小玲的病房。

    阳台过道很宽,如同酒店,房间更像酒店房,豪华,液晶电视什么的,应有尽有。

    不过,我在病房门口看到了眼镜,而且望进去里面,有个年轻的男子正坐在病头,和躺在病上的林小玲说着话。

    安百井和慧彬先进去了,我也进去了。

    我们和林小玲打招呼,林小玲也和我们打招呼。

    慧彬坐下去,和林小玲聊天关心了起来。

    林小玲看了看我,抿抿嘴,然后和慧彬先说话。

    但是,林小玲旁边那男的,坐在她头边的年轻男子,帅气的年轻男子,微笑看着我们,然后一脸关心甜蜜温暖看着林小玲,让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原本想问问林小玲的情况,但都被慧彬问了,而且她们两个看起来还有说不完的话,我暂时出来了外面。

    我盯着眼镜。

    眼镜还是那副欠打的笑容,对我微微笑。

    我盯着眼镜,问道:“我问你,你们林大小姐怎么了。”

    眼镜说道:“她不小心摔伤了。”

    我说道:“为了装修新店,是吧。”

    眼镜说是。

    我说:“这么危险的工作,你小子不去做,为什么让她去做!你该当何罪。”

    眼镜说:“张先生,员工们都有劝过林小姐,让她不要上去,可是她觉得自己贴才放心,就自己上去了。”

    我说:“我觉得你该从这里跳楼下去谢罪。”

    眼镜说:“张先生,我当时也不在林大小姐的身边啊。”

    我说:“靠。我问你,里面那男的是谁。”

    眼镜说道:“是林总为小姐介绍的对象,是林总的朋友的儿子,海归,巧的是,以前和小姐是同班同学。”

    我说:“巧个屁,那家伙一看就很有心计!一定是故意安排的还说是碰巧的。”

    眼镜说道:“真的是碰巧的,张先生。”

    我说:“这些人啊,为了钱,真是什么都能设计啊。什么碰巧,什么海归,都是假的吧。”

    眼镜说道:“他真的是海归回来的张先生。”

    我说:“你知道?你知道个屁。”

    眼镜说道:“张先生,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有xx大学的毕业证书,我都亲眼见了,还有他留学时的视频,照片。不会是假的。”

    我说:“他怎么给你看?”

    眼镜说:“我有加他的微信。”

    我说:“这也可能造假啊,妈的,一知道林小玲家里有钱,谁不会造假来攀龙附凤啊。”

    眼镜说道:“他家更有钱。”

    我问:“假的吧?你又怎么知道?”

    眼镜说:“他父亲和林总是合作商,老相识了,xx集团的董事长。不会是假的。而xx集团,比我们公司要大很多,他父亲比林总有钱。”

    又是个巨头。

    我说道:“好吧,那这些有钱的花花公子,谁知道是不是专一呢。万一都是那些用完就甩的登徒子老,谁懂呢。到时候怎么后悔?”

    眼镜说道:“很多穷人也是花花肠子啊。穷人和富人中,都有人品好的,人品不好的。”

    我说道:“那你这么说,就是说那男的人品很好咯?”

    眼镜说道:“他的确是我所见过的年轻人之中,很低调,很谦逊的其中一个人。他的人品我不敢评价,因为我和他也才刚刚接触。可是他家有钱,他却没有什么派头,自己开着一辆国产的代步小车,穿着都是网上买的很朴素的衣服鞋子,用的手机也是不到千元的。非常的低调朴素。不飙车,不自以为是,谦逊有礼,待人礼貌,我想,这应该是个人品非常好的年轻人。”

    我说:“靠,也许装给你们看的呢。”

    眼镜说道:“看他的微信,平时也不是经常去旅游,度假,而是经常运动,看书,生活习惯非常好。人也很积极向上,我们也了解过,他毕业后在他爸爸的公司里做事,深得人心。把他家集团旗下的一个濒临倒闭的外贸公司,用一年时间,做到了全市前三的外贸公司。”

    我问道:“你***把他捧上天去一样的,是不是你王八蛋收了人家好处了?”

    眼镜说道:“嘿嘿,这个,这个。”

    我说道:“你***是收了吧,还这个那个的!收了一百万还是两百万!”

    眼镜说:“他是给了我一点好处,没那么多,两万块钱。”

    我说:“怪不得你狗日总是说他好话。”

    看来,林小玲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天纵之才。人又英俊,学识渊博,人十分好,还懂得各种套路,各种江湖的游戏规则。如果这家伙人品真的好,而他们互相相爱,他又能忍得了林小玲的脾气,那么,这门当户对的一对情侣,可能真的要修成终身眷属了。

    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