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86章

    和王达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就出来了,阿门,希望他在还有几个月的时光里,继续的快乐无忧吧。

    出去了外面后,却找不到贺兰婷,而且,连车子都不见了。

    我靠,这家伙去哪儿啊。

    我一问,门卫告诉我,她已经走了。

    贺兰婷!

    把我扔在看守所这里,我怎么回去啊!

    我走路出来了,这里地处偏僻,我只好走啊走,走了有半个多钟,才拦到了一辆去车站的汽车,我靠死你贺兰婷!

    拿了我三万块,连等着载我回来都不愿意,太恶心了这种人。

    回到了市区,转车去了青年旅社。

    回到后,我看着手机,手机上,有人找我,是殷虹。

    我给殷虹回复了电话,我想知道她干什么找我。

    接通了后,殷虹对我说想见我。

    我问道:“有什么事吗?”

    殷虹说道:“你先来吧,很急的事。”

    我说:“好吧在哪。”

    她告诉了我一个地址,是一个小清吧。

    我过去了,那个清吧,小清吧,挺不好找的,拐了几个小胡同,才找到了。

    没办法,殷虹身份特殊,只能这样子。

    而且到了清吧后,我还要手机联系她在哪,她用的是一张陌生的卡,有钱,随便办卡。

    她在楼上的小卡座,卡座都是隔开的,可以下帘子。

    我钻进去了卡座里。

    我说:“真是个隐秘的地方,搞得我们两个真的有多见不得人一样。”

    殷虹说道:“是我见不得人。”

    我笑笑。

    我打量了一下她,一身黑色,高贵而又神秘。

    我说道:“我们好多天没见了。”

    殷虹说:“嗯,你,有没有想我。”

    我笑笑,说:“想啊,但你不能见人啊。”

    她推过菜单,问:“你想喝点什么。”

    我看了一下,说道:“有吃的吗?”

    殷虹翻过一边,我点了水果沙拉,意大利肉酱面什么的,问她,她说她不饿。

    然后点了一些喝的。

    上菜后,我就开始吃起来。

    殷虹静静的,看着我吃,我吃着吃着,感觉少了点什么,我让她去点酒,拿了啤酒。

    她不想喝,但我一个人喝不爽,就逼着她和我一起喝了。

    给她杯子倒了酒,然后和她碰杯。

    殷虹喝了一口酒,然后看着我吃着,我问:“你真不饿啊。”

    她这么温情脉脉看着我,挺舒服的,感觉像是和自己老婆出来吃饭约会。

    殷虹摇了摇头。

    待我吃完,插嘴,然后喝酒。

    殷虹说道:“告诉我你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发生了什么事?没什么事啊?”

    殷虹问:“没有吗?”

    我说:“好像,有一点吧。”

    殷虹说:“告诉我,是什么。”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发生什么事?”

    殷虹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问:“难道你是知道的吗?”

    殷虹说:“后面知道。你被人开车追撞。”

    我一愣,急忙问:“你知道的!”

    殷虹说:“那个人来跟霸王龙交代说没有完成任务,我在场。”

    我靠!

    不是黄苓干的?

    是霸王龙干的?

    我问道:“你知道了什么?”

    殷虹说道:“他来跟龙哥说,他没有完成任务,开车去追撞你,结果却自己弄翻了车,被你抓了,好在逃跑了,但是他嫁祸给了龙哥说的是监狱的某个女人指使做的。”

    我说:“靠!好狡猾的霸王龙!”

    殷虹说道:“我已经劝你,警告你,不要出来了,或者离开了,你为什么那么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啊!”

    殷虹很担心的看着我。

    然后伸手,握住我的手:“我很怕你出事你知道吗!”

    我说:“唉,我也怕啊!可是我,我,唉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殷虹捏着我的手,像个我女朋友一样:“那你不能少点出监狱吗?”

    我说:“可以啊,但,但平时,在里面呆着,我真是要疯了都。”

    殷虹说:“你答应我,少点出来,好吗?”

    我说:“好,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话说回来,这霸王龙怎么如此心狠手辣,狡猾可怕。”

    殷虹说:“他们混社会就是这样的,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不折手段,就是他们,没有道义。”

    我说:“我已经感受得到他们的可怕了,确实是不折手段。”

    殷虹说:“算了,我还是跟你说吧。”

    我问:“说什么?”

    殷虹说道:“霸王龙想要抓了你父母,杀了他们。不杀你,让你痛苦!”

    我大吃一惊,手中的勺子掉在了地上。

    我害怕的说道:“你,你,真的,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殷虹说:“你觉得他会开玩笑吗?”

    我急忙道:“他要什么时候!不行,我,我要让我父母赶紧离开!不行!”

    殷虹拉着我的手:“你听我说完!”

    我说:“说什么说完!”

    殷虹说:“后来我劝住他了。”

    我问:“你劝住了?怎么劝住了啊?”

    殷虹说:“我说这样的事情,怎么和你父母扯上关系,如果让同道的人知道,江湖的人怎么议论啊,人家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都没有杀,更何况你们之间没那么大仇恨,让人耻笑你小肚鸡肠吗,他就放弃了,我一再劝说,他才同意放下这事,可他对你还是恨还是想着要杀了你。”

    我叹气,说道:“唉你还知道项羽刘邦啊。”

    殷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当时有个经常看书的手下,也这么建议了,说做事针对人,不能牵扯对方的家人进来。”

    我说:“唉好吧,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们针对我父母了,那我真的,真的是愧对天地,愧对父母,列祖列宗啊。你说我出来努力挣钱,什么光宗耀祖我就不说了,就想着让父母过上好点生活,盖个房子什么的,这房子没能盖,就把他们给害死了,我直接自杀得了。”

    殷虹说道:“没事了这个,他说不再找你父母麻烦。可是,我担心他还要针对你。”

    我说:“这也没办法啊,他对我那么的恨。”

    我这时候在想,我居然误会黄苓,以为黄苓派人来弄死我,我还和她掐上了,黄苓肯定也快要被我逼疯了,我每天和她这么闹,她每天也过得很不快活。

    不过,她也活该,如果没有我在这个监区,鬼知道她要把监区折腾成什么鸟样。

    殷虹说道:“我们也在劝他,让他把对付人的精力和方向放在龙王,彩姐那些人的身上,不要放在一个没有意义的无名小卒的身上,可是他就认为如果没有你,不会闹成这样子,不会有他们的联合,没有彩姐龙王的联合,就不会有他的失败,他就恨你了。”

    我说:“惹不起就躲得起吧,我尽量躲着就是了。”

    殷虹说:“你要躲,不躲会没命。”

    我说:“好了好了,很烦啊你。”

    殷虹有点不开心,说:“那我不是怕你死了吗。”

    我说:“好吧好吧。”

    我和她碰杯,喝了,然后我问:“对了,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啊。”

    殷虹问道:“什么呢?”

    我问:“那晚,那晚和你喝酒,喝了很多,你记得吧。”

    殷虹说:“你想问什么?”

    我说:“那晚,喝醉了之后,我是怎么洗澡脱衣服睡觉的?”

    殷虹说道:“我也不知道。”

    她有些脸红。

    我问:“你不知道?”

    她说:“不不知道。”

    我说:“看你样子,是知道的吧!说吧,是不是你干的!”

    殷虹说:“不知道了。我喝醉了,不记得。”

    我说:“你说不说啊,是你给我洗澡的吧?”

    殷虹脱口而出:“是你说要我给你洗的。”

    我问道:“有吗!”

    殷虹说:“有。你说让我帮你洗,我就去洗了。”

    她脸很红。

    我就问道:“你,干嘛脸那么红啊。”

    她说:“我是女的,我,我当然会脸红了。”

    我说:“那你还好意思给我洗啊?”

    她说:“你都这样了,洗澡都洗不了,我只能给你洗,你又逼着我。”

    我问:“那这么说,当时你也不穿衣服的了?”

    她问道:“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我说:“没哦。”

    她说:“好吧。”

    我问:“我们做了什么没有?”

    她说:“你都不知道了?”

    我说:“我靠我真不知道了,我知道我还问你吗?”

    她说:“那我也忘了。”

    我说:“我看你根本没忘。”

    殷虹看了看啤酒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口,问我道:“这很重要吗?”

    我盯着她看:“你觉得呢。”

    她说:“也许重要,也许,不重要。”

    她的话中,明显有着失落。

    我问道:“你,不开心了啊。”

    她笑笑,说:“不是。”

    我问:“那是怎么了啊?”

    她说:“我,是觉得,和自己所喜欢的人,可是他好像和我什么的,都不是很重视,放在心里。”

    我问:“我们真的发生了?”

    她说:“我说我忘了。”

    我说道:“其实我不是不重视,而是,我真的喝多了,对不起啊。”

    殷虹说:“没关系的。”

    我握着她的手:“你不会生气吧。”

    她说:“我想知道,在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如果我和你走,离开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