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77章

    我点了一支烟,谢丹阳说:“你还抽烟。”

    我说:“我要冷静一下。妈的这个车一直跟着我们,摆明要撞死我。”

    谢丹阳说:“报警吧!”

    我说:“报警有什么用,我们先逃脱先。”

    谢丹阳踩着油门,车子在这直路上跑一百二了,一下子把后面的那个厢式货车甩得远远的。

    那个货车跑不了那么快。

    我问道:“车上有什么工具吗?”

    谢丹阳问:“什么工作?”

    我说:“扳手什么之类的。”

    谢丹阳问道:“你要那个干什么?”

    我说:“妈的,反跟踪他们,然后看他们停车的话,进去打他们一顿,然后问他们到底是不是受了人的指使来撞我的。”

    谢丹阳说:“如果他们人多怎么办?”

    我说:“先看看嘛!”

    谢丹阳又说:“他们有刀有枪怎么办?”

    我:“这个。唉,先看看吧!”

    然后,我让谢丹阳把车开进了路边的一个小树林里,调好头躲了起来。

    一会儿后,那厢式货车果然冲了过去。

    我让谢丹阳开车跟上去。

    谢丹阳说:“好不容易甩了他们,还要跟着!”

    我说:“先跟着看看。”

    谢丹阳说:“我害怕。”

    我说:“别怕,这不有我在吗?”

    我看了看,她车子后面座位放脚那里,有个锁方向盘的,可以当防身武器使用的。

    我拿了过来。

    跟着上去后,那辆货车,貌似也看到了我们。

    因为他慢了一下。

    可是后面又加油门赶紧的走。

    这是什么回事?

    怕我们有备而去了?

    他的车狂踩着油门离去。

    我说:“他害怕了,心虚了,跟上去!”

    谢丹阳听我的,跟了上去,那个货车最高时速也就一百一,我们很轻易跟上去了。

    他慢了下来,然后在我们面前直接一个急刹车。

    谢丹阳急忙跟着急刹车!

    靠,是想让我们追尾啊。

    眼看我们不上当,他急忙又踩油门要跑。

    但是又踩刹车,想要撞我们。

    因为这路上根本没什么车,他拿我们没辙。

    这时候,他开得更快了,直接窜进一条小路上。

    我们开着跟了进去。

    谢丹阳说:“会不会他骗着我们进去,然后要在里面堵住我们,好多人出来?”

    我心想,有可能。

    到底跟不跟?

    谢丹阳说:“他们如果引诱我们进去的,那我们跑不了了!”

    我说:“你说得对,别跟了!”

    刚说完,谢丹阳说道:“他翻车了!”

    我一看,靠,那个小货车开得太快,直接掉到了路边的荒地里,那荒地离路面上也有三米左右,车子一下子翻了个底朝天,然后我愣了一下,说:“停车,我去看看!”

    谢丹阳把车停住,我在下车的时候,她说:“你小心点!”

    我拿着车锁,当武器

    我对谢丹阳说:“如果看到我被他们抓住还是什么,你马上自己走了,报警!知道吗!”

    谢丹阳急忙说:“你还是别去了!”

    我说:“没事的!”

    我想看看,到底是谁派来干掉我的。

    我关上了车门。

    然后向那边走了过去。

    手上拿着车锁,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了。

    接近了后,我发现,一个人影,慢慢从翻倒的车底车头玻璃窗那里,爬出来。

    车子的头部已经砸烂了,然后那个挡风玻璃都碎了。

    他踩开了碎玻璃,然后爬出来,我看见他,只是一个人,然后半边脸是血,看来摔得够惨的,然后他爬出来后,一回头看到上面的我,赶紧的就跑。

    我见他拖着腿跑,腿也受伤了。

    他自己跑了没几步,啪嗒摔了在荒地里。

    他要跑,让我壮了胆,妈的,他怕我!

    再说了,他都伤成了这样,还有什么气力来对付我。

    我靠,你要我死,我也要你死!

    我跳下去,然后追过去,

    他急忙颤巍巍站起来,然后要跑,但还没跑,就自己倒下了。

    我过去抬起脚就狠狠踹了他几脚:“老子***让你跑!跑!跑!撞我!要撞死我是吧!”

    他噢噢的叫着几声,声音弱了下去,我又踢了几脚:“为什么要撞死我!”

    他说:“没,没,你,你误会了!”

    我又狠狠来了一脚:“我误会你大爷了!误会,你跟了我们那么远,不是要我们死还是为了什么!靠!”

    他喊道:“没有!没有!”

    我拿起车锁,一下子砸在了他的背上,他直接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靠,不会死了吧。

    我蹲下去,手一伸,还有呼吸,没死。

    我走过去车子那里,天开始暗下来了,然后打开厢式车尾,里面都是空的。

    看看驾驶楼那里,没人,看来只有他一个人,然后我看到,有袋子,有绳子,有刀子,长刀,匕首,手电,铲子,乱七八糟的工具,麻痹的这家伙是要杀人埋尸吗!

    我把这些东西都拿了出来。

    然后走过来,走到他面前,他抬起头,看看我,轻轻的呼吸。

    这翻车下去伤得够重的啊。

    我指着那些工具,问他道:“我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道:“我,我平时用的东西。”

    我踢了他一脚:“看来是不老实了。”

    然后我拿着刀子过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信不信我捅死你!”

    他没说话。

    他不信我敢捅死他。

    我说:“看来是不相信我捅死你啊!”

    他只是看着我。

    我把他拖起来,然后拉着他到那边的一片树林,用绳子把他绑在了树上。

    他有些惊恐,问:“你要干什么!”

    我去驾驶楼拿了水过来,冲了他脸上的血,看样子是额头撞在了玻璃上。

    而他的一只腿,应该是翻着的时候被哪里撞到骨折了。

    是一个中年大叔啊,看起来瘦弱,也不是黑衣帮的那种体格和发型,穿着是老式旧西装。

    我用车锁轻轻从他的那只受伤的腿从上敲下去,敲到膝盖的时候,他大喊一声:“啊!”

    是的,应该骨折了。

    我说:“真是恶有恶报啊。”

    我面露狰狞:“说!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他摇着头:“我没有杀你!”

    我问:“那为什么要跟着我们的车,一心要撞死我们!”

    他说道:“你误会我了,没有!”

    我呵呵了一声,说:“何必要这样子呢?非要吃点苦头才愿意是吧?”

    我用力一掐下去他的膝盖处,他颤抖着全身,啊啊的大叫,我捏,我用力动,我狠狠的摇,他疼的眼泪都冒出来了!

    我问道:“你他吗的到底说不说!”

    他喊道:“我说!我说!”

    我松了手,他大口喘气,疼得他差点晕了过去,他说道:“是,是我想杀你!”

    我问:“呵呵,看来是要说了啊,为什么!说!”

    他说:“有人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杀了你!”

    我问道:“谁!是谁!”

    他说道:“王,一个姓王的!”

    王,王什么啊?

    我问:“长什么样的?”

    他说:“我不知道,她是打车来,戴着口罩墨镜见我的给钱的。是监狱的一个女人,皮肤有点黑。”

    我顿时想到,黄苓!

    我骂道:“艹,黄苓,雇佣杀我啊!至于吧妈的!”

    我踢了他一脚,问道:“她给了你多少钱!”

    他说道:“说给我二十万,让我撞死你!”

    我问:“给了吗!”

    他说:“先给了十万现金!又给了我两万让我自己去买了个二手无牌无证的车,等你出来就撞死你!”

    我问:“哦,这样子,她居然给了你十万,然后撞死我完事后再给十万,对吧。”

    他点头。

    我问道:“这么说,你车里那些什么绳子刀子,袋子铲子,也是用来对付我的工具了?”

    他说:“是,是。求你放了我,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

    我问道:“那她是直接让你不折手段,要我命了!”

    他说:“是,是,她说,无论用什么办法,总之只要杀了你就可以!”

    靠,我的命才二十万就能买到了。

    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大叔,气不打一处,又是一脚踢在他伤处。

    他嗷嗷直叫。

    我转头就要走。

    然后他喊道:“能不能放了我!”

    我看着天色暗下来,这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树林,这条路看起来也是荒草丛生无人来这里,要是绑着在这里,没人发现的话,很可能真会死了,我也犯了谋杀罪?

    我打算吓唬吓唬他,然后转身就走,他大叫起来:“能不能放了我!求你放了我!我把钱都给你!该拿的钱都给你!”

    靠,这个好!

    我转头问:“真的?”

    他哭丧着喊道:“真的!”

    我问:“钱呢,在哪?”

    他说:“在!在银行卡里,我去取给你,你跟着我去!”

    我心想了一下,十万呢,不要白不要。

    我问道:“你告诉我密码!”

    他说道:“可以可以!”

    我心想,不行啊,万一他告诉假的呢,可是带着这么一个家伙上我们的车去银行取钱,好像也很危险啊。

    干脆,解开他,再绑着他到车上,然后去取了钱再说!

    他肯定不会敢去告我抢劫他,他是在谋杀我,我没有告他就不错了,除非他脑子有问题。

    可我也没有想过去告他,因为我不想烦自己,而且,我知道没什么用,黄苓能戴着墨镜口罩找他,还说姓王的,把这家伙弄去然后把黄苓整出来,是不可能的了,黄苓不可能会承认是自己做的啊。

    黄苓看着是粗暴头脑简单,实际上她也是有点聪明心计,不然监区长为什么让她给玩死了啊。

    她是不可能承认自己指使人来杀我的,报警抓了这厮也没用。

    管他那么多,先弄到钱再说!

    我也不可能真绑着他让他死在这里,于是我过去,给他解开了绳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