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72章

    点了一支烟,等了一会儿,上了公交车,去了青年旅社。

    打电话给许思念,她却没有接,打了几遍都没有接。

    我估计她或许是还在上班,这个点,还没下班,加班也有可能。

    反正没地方去,我去她们医院门口等等她。

    我就打的过去了,到了监狱医院门口,等着。

    十几分钟后,果然,我看到了有陆陆续续的人出来,医院加班,很正常。

    然后,我果然等到了许思念的人。

    她走出来,看了看,然后一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靠,这个不是那个银行副总的车吗?

    刚才是停在对面的,我没注意看。

    果然是银行副总,他是来等许思念下班的。

    许思念上了车,然后我看到,蛋碎的一幕,人家搂过她,轻轻亲了一下。

    这***才多久,发展如此迅速我艹。

    看来王达说得对,对于女人来说,该动手就动手,否则错过了就木有了。

    人生啊。

    人家多恩爱,多甜蜜?

    好吧,我虽然不是她男朋友,虽然我也不是说很爱她,可是看到这样,总觉得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

    反正我是难受了。

    我情不自禁的仰天长叹:“人生啊。”

    手机突然响起来,我看看,是许思念打来的,算了,不影响人家恩爱了,我打算挂掉的,可却按错,接了。

    听到她喂的一声,然后又挺急的喂喂两声。

    我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许思念。”

    她问道:“你有事对吗?”

    我说:“算是吧。”

    她问:“我妈妈的事?”

    我说:“嗯。”

    她说:“哦,你过来我请你吃饭吧。”

    我说:“不用了,我没空呢,就是告诉你一声,你妈妈那边的保外就医,办的很顺利。”

    许思念说:“那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我说:“大概这个月吧,快的话。”

    她说:“谢谢你。”

    我说:“呵呵,不客气,先这样了那。”

    她说:“那有空我请你吃饭。”

    我说:“好的,拜拜。”

    挂了电话。

    好吧,心情沉重。

    干点什么好呢?

    去约会吗?

    去约个女孩子出来,然后,折腾她算了。

    花开当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马上,立刻。

    先给谢丹阳打。

    打不通,估计在监狱不出来吧。

    打给林小玲,关机。

    我靠,都怎么了啊?

    然后,打给朱丽花,也是无法接通。

    难道都去跟别的男人约会了?

    靠。

    真不爽啊。

    好吧,我一个人去喝酒去。

    我想念王达了。

    这厮在看守所不知道过得好不好,唉,也不能探望啊,算了,在看守所还能有过得好的吗。

    我决定,去那个酒吧,等彩姐。

    想到彩姐,我有些蠢蠢欲动。

    马上打的去了。

    然后去点了酒水。

    喝着,听着歌。

    不多时,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女子坐在了我面前,第一反应是彩姐的,但是闻着味道不像啊。

    我抬起头。

    这是谁?

    一个很美的女子,成熟女子,长发飘飘。

    她看着我,我看着她。

    我说道:“你该不会是来搭讪我的吧。”

    她摇摇头。

    我说:“我就知道,我这幅长相还没能有吸引到你这样美女来搭讪的程度。抱歉,这位置有人坐了。”

    她说:“我是来找你的。”

    我说:“你来找我?你是谁?”

    我看着她,这家伙好漂亮,但很冷,该不是个女杀手,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把沙漠之鹰对准我头开枪吧?

    我有点想跑,来者不善啊。

    看这幅样子。

    她说道:“有人想拜托让我杀了你。我来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说:“你,你开什么玩笑。你来杀我,还要跟我说吗?”

    她说:“我杀你没什么难的,说了又怎么样?”

    我说:“你酒喝多了吧。”

    她说:“没喝,你要不要请我喝一杯。”

    我看着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说:“可以。”

    我让服务员拿来酒水单,她看着,问道:“可以随便点?”

    我说:“可以。”

    这个高挑高冷的美丽女子,到底什么身份来的?

    她点了一杯鸡尾酒。

    上了酒,她说:“谢谢你的酒。”

    我说:“不客气。话说回来,我请你喝酒,你还要打死我吗?”

    她说:“我先来看看你值得不值得我打死。如果你心疼这杯酒水钱,我可以十倍还你。”

    我说:“这倒不是,那我是因为怕死啊。”

    她说:“哦,对了,我叫黑明珠。”

    我奇怪的看着她,外套白色的,人也那么好看,叫黑明珠,我问:“这是名字还是绰号?”

    她说:“绰号,你的上司,贺兰婷会认识我。”

    我一下子震惊。

    她知道贺兰婷是我的上司,看来她懂我不少。

    我问道:“你了解过我?”

    她说:“我要一个人的资料不难。”

    我问:“你是不是专业杀手来的?”

    她说:“不是。你可以去问问贺兰婷,她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说:“那你干嘛要帮人家杀我?”

    她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说:“那如果我离开这里,你还要杀我吗?”

    她说:“看看吧。好了,谢谢你的这杯酒,我先走了。”

    她和我碰杯,然后一饮而尽,然后离开了。

    我靠,这是几个意思啊?

    这都什么女人来的?

    这个很厉害的样子啊。

    我出去外面,给贺兰婷打了一个电话,贺兰婷接了电话。

    我问她道:“刚才我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的女人,她自称黑明珠,这家伙什么来头来的?”

    贺兰婷没说话。

    我问道:“干嘛了?你被吓死了吗?”

    贺兰婷说道:“她找你?”

    我说:“对,她是不是很厉害啊,说要杀我。”

    贺兰婷说:“连xx长都要给她几分面子,你说她厉害吗?”

    我问:“市里的?”

    贺兰婷说:“往上的。”

    我说:“省里?靠。那她要逮着我这个小虾米要杀要打干嘛,我也没得罪她,她是干嘛的?”

    贺兰婷说:“她很有本事,和她斗,我们是以卵击石。”

    我问道:“真有那么厉害吗?那她到底干嘛的啊?”

    贺兰婷说:“别问那么多了,总之小心就是。”

    我说:“靠,那我怎么得罪她了,你要告诉我,不然我死因不明啊!死不瞑目啊。”

    贺兰婷说:“也许是她和那些人是一起的,我们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利益。”

    我说:“妈的你不是这里最大的老大吗,怎么还有比你还厉害的角色啊。”

    贺兰婷叹气道:“斗不过,我们就退后吧。”

    我说:“退下来就不会被弄死了吗?”

    贺兰婷说:“可能。”

    我说:“那么严重,表姐,我不干了,我靠。”

    贺兰婷说:“可以退出。”

    我说:“搞得这么危险,真的,不值得用小命去拼。”

    贺兰婷没说什么,挂了电话。

    也不说个拜拜,靠。

    看来贺兰婷也心烦了,能让她心烦的对手,究竟什么人物来的啊。

    连贺兰婷都叫我离开了监狱。

    手机响起。

    看看,是一个陌生的来电,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是黑明珠打来的?

    不过,她找我干啥,她要杀我,直接弄死我就是。

    我接了电话。

    是殷虹。

    问我在哪,在干嘛。

    我说我一个人在一个清吧无聊着呢。

    她说:“我想和你聊聊。”

    我说:“行,你在哪?”

    她说:“龙腾xx酒店703房。”

    我问:“你去那里开房干嘛?”

    她说:“原本一个朋友说过来玩,就开了房,她却突然有事,没来了。你别误会我意思,我是觉得这里是个聊天的地方。”

    我说:“我不会误会,那我过去。”

    我打的过去了龙腾那边。

    龙腾xx酒店。

    我站在下面,抬头看上去,好高。

    这里,想当年我读书的时候来这里经常玩,附近有个龙腾小公园,里面有个溜冰场,经常带女朋友来的。

    呵呵。

    当时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凉,没想到几年过去,这里都高楼大厦了。

    那边的那个超市还是那个小超市,但已经重新装修过了,看起来跟上了大都市的档次。

    我走进了酒店里面,直接上电梯上去703.

    在房间门口,我按了门铃,然后,门开了,是殷虹。

    殷虹说:“你来了。”

    我说:“是的。”

    殷虹让我进去,我进去了。

    我看着酒店房间里的暧昧装修摆设,说道:“这里是挺不错啊。”

    殷虹说:“叫你来这里谈事,我怕你误解了我。”

    我说:“不会的,说吧,什么事。”

    我坐在了床边,其实,我今晚心情很压抑的,从一开始就觉得不爽,首先是许思念的另有所属,到后面的被黑明珠盯上,那个连贺兰婷都害怕的不知道什么角色的女人。

    我点了一支烟。

    在酒店房间里抽烟,感觉房间里面的味道,都怪怪的。

    我抽了一口烟,问:“说吧,什么事?”

    殷虹说:“龙哥这段时间很烦,经常喝醉。”

    我说:“是吗,然后就找你倾诉?”

    我有些不是很高兴的听到这个话。

    殷虹说道:“他的扩张计划,因为被压制,所以心情不好。”

    我说:“这是应该的。”

    殷虹说:“所以,他心里很气愤,只想杀了你。”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