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48章

    到了派出所,带去了一间房间里,带我进去了审问。

    我一再强调是我的朋友,然后,他们让我给殷虹打电话。

    好吧,打。

    可是,殷虹的手机,关机了。

    这时候,她应该陪在霸王龙身旁了,怎么可能接我电话。

    好吧,有话说不清了吗。

    我说道:“要不你们给女子监狱打电话查一查。”

    那个抓我来的队长,马上打电话联系监狱。

    监狱那边,却没接电话。

    妈的这不是害死老子吗!

    靠。

    狱政科的怎么没人值班?

    谢丹阳你们这些王八蛋,平时都干嘛?

    队长跟我说道:“电话不通。你必须要证明你的确是监狱的人,或者让那个女孩来这里,跟我们说你们确实是朋友。你确实没有侵犯到她。”

    我说:“我,我,你们都打不通电话,我怎么证明啊?唉,这不是要关我玩吗?”

    队长说:“这不是关你玩,有人报警,我们必须要搞清楚这个事,你到底是不是侵犯了妇女。这段时间,各地经常出现年轻女士在晚上被侵犯的事件。xx公园就刚出现了一起有人袭击夜跑女士的事件,还好那名女子逃脱了,凶手还没抓到。”

    我说道:“我靠你这眼神什么意思?我就是凶手了吗?”

    队长说:“在没有确认你身份之前,你都是嫌疑犯。”

    我叹气,说:“好,那还能怎么证明我?”

    他说:“你找个人,他能证明他的确是女子监狱的人,证明你不是那种会侵犯女性的人,我们看看,或许能洗脱你的嫌疑。”

    我纳闷了。

    又想到了贺兰婷。

    唉。

    难道,又找贺兰婷来骂我?

    可我今晚不想在这里过夜,我想回去睡觉!

    我犹豫着。

    还是打吧。

    有贺兰婷保证,我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我不能打过去就说我的原因,那贺兰婷一定说我活该,然后马上挂电话。

    想了个理由,我打了过去。

    其实,几个警察对我已经够客气了,毕竟,他们也在估计我可能真的是监狱的人,没必要为难我。

    所以给了我电话打,所以给我台阶下,但毕竟要例行公事,在事情未查清楚,我没有表明身份,他们不可能草菅人命的放我走。

    打电话可以,但他们要我开免提。

    打通了电话后,好在贺兰婷接了。

    贺兰婷接了后,问道:“你好哪位。”

    我说:“表姐,是我。”

    她说:“哦?表姐?你打错电话了,我没有表弟。”

    我靠。

    我说:“你别装了好吧!我啊,我有天大的事情要告诉你啊!”

    她说道:“我真的没有表弟,你是不是打错了电话?”

    我说:“靠!贺兰婷你他妈别装了!”

    啪,她挂了电话!

    我靠?

    我尴尬的看着几个警察,他们如虎如狼般的眼光盯着我。

    我指着手机:“不是,这个,我上司,她,她今天没吃药吧。”

    警察说:“我看你是吃错药吧!”

    这下可真麻烦了!

    几个警察要折腾我了!

    手机响了起来,我看着那号码,急忙拿起手机,接了:“喂。”

    贺兰婷说道:“你刚才骂我什么?”

    我说:“我没骂你!”

    贺兰婷说:“你说什么装?我装了?”

    我说:“是啊,你装作不认识我啊。好了表姐,这是我的错我不骂粗口才好,可是表姐,我现在真的是有天大的事情要告诉你啊!”

    贺兰婷问道:“你有天大的事情?是天大的好事,还是天大的坏事?”

    我说道:“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了。你知道吗,警察局这里,抓到了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一个你讨厌的,不是高尚的人,不是纯粹的人,不是有道德的人,还没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害于社会的人。”

    贺兰婷马上问:“谁?”

    我说道:“xx派出所,你来就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

    她肯定以为派出所抓到了真的多重要这个我们查的这些事中很重要的人。

    挂了电话后,我拿着手机给了警察。

    队长问我道:“打完了?”

    我说:“打完了。”

    他问我道:“你到底在说一些什么?是不是拖延时间?想拖延时间!没关系,我们拖得起,我们先去睡一觉,明天陪你玩,陪你拖。”

    我说:“不是,我和我上司平时讲话就这样,她是监狱的副监狱长。”

    他说道:“你这是不是演戏演到自己入戏太深了?”

    我说:“算了我不想解释什么,你看到就知道了。”

    他问道:“你说的这个什么副监狱长?什么时候来?”

    我说道:“快了快了。”

    他们都是不信的看着我。

    刚才还对我半信半疑,现在直接当我装了,在演戏了。

    他们出去了。

    大概十分钟后,他们进来了。

    他们带着贺兰婷进来的,指了指我。

    贺兰婷走过来,看着我,问道:“你?”

    我说:“是啊,哈哈,表姐,我就是那个他们抓到的对你很重要的人。真高兴你来了。”

    贺兰婷看了看警察,说道:“这个人是怎么犯事进来的?”

    警察说:“有人报警,他在xx榕树脚下企图强奸一名女子,我们没抓到现场,抓了他人,来问,他却支支吾吾的,说什么是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师,女子监狱哪会有男的?我们现在正在对他进行调查。”

    贺兰婷说道:“这样啊,他是怎么企图强奸那名女子。”

    警察说:“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那名目击证人。”

    贺兰婷说道:“这个人我不认识,你们好好查,可能真的跟近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强奸案有关。”

    警察说:“好。”

    我喊道:“妈的贺兰婷!你什么意思!”

    贺兰婷回头看看我,说道:“他为什么知道我名字?这人,这人假扮扮得太像了!”

    警察说道:“是啊,我们怀疑他假扮女子监狱工作员工,严重入戏。”

    贺兰婷说:“我刚才喝了不少酒,有点晕,我先回去了。再见。”

    警察们送她出去了。

    我喊道:“贺兰婷!你大爷的你给我记住!”

    然后,我看她好像不是开玩笑,真的是要走人了。

    我喊道:“表姐我求你不要玩了,我请你吃饭啊!”

    我晕了,她真的走了。

    我又喊:“我请你吃最贵的那个!要不我给你钱,一万!”

    然后,静了一下。

    真的走了?

    我靠贺兰婷你***这样对老子?

    就这么对老子?

    我靠你贺兰婷,你给老子记住!

    她就摆明了要玩我,让警察来玩死我吗?

    我找烟抽。

    妈的烟呢?

    哦,被搜走了。

    东西都被搜走了。

    有个警察过来了,拿着我的手机和东西,我看到的是我的手机,这是要放了我吗?

    他看看我,然后坐下了。

    什么意思?

    这时候,有高跟鞋进来的声音。

    贺兰婷回来。

    她看着我,问道:“一万,先给我吧。”

    我骂道:“妈的你要不要这样子?”

    贺兰婷说:“我没求你要。三,二!一!”

    我说:“我给我给!”

    贺兰婷说道:“现在,就转账!”

    我说:“我现在怎么转给你?”

    贺兰婷说:“你手机没手机银行吗?”

    我说:“没有。”

    她说:“那你给我你有钱的银行卡密码。”

    我说:“你就那么急,怕我不给你吗?”

    她说:“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企图强奸犯的话吗?”

    我说:“他们真是误会我了!”

    贺兰婷说:“那你倒是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唉,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首先呢,我想接近霸王龙,搞清楚他们帮派的组织,搞清楚他们幕后到底是不是康雪掌控。然后呢,我就接近了霸王龙的女朋友,然后我就约她出来,靠,霸王龙女朋友原来很可怜啊,天天被打,然后就以谈恋爱的名义接近她,然后今晚我约出来,我们玩着,结果一个老大爷看到以为我要强人家,结果去报警,我结果就结果进来这里了。就是这样了。”

    贺兰婷说:“你们玩着?玩着什么,玩到人家要报警?”

    我说:“就是,就是我们好像玩过的。”

    我靠讲错话了,让她一想到我曾经动过她,她发火我就完蛋。

    我急忙说:“不是不是,就是说,我假装和她亲热,半推半就,那个意思。”

    贺兰婷骂道:“人渣!狗改不了吃屎!”

    我愕然了一下,问:“干嘛,那么发火?”

    贺兰婷说道:“两万!”

    我说道:“你要不要这样子?我现在很穷你知道吗。”

    贺兰婷说:“我不高兴,我就这样,我看你不舒服。我就要你破财。我就要压榨剥削你。”

    我说:“好吧,我的台词都他妈被你抢了。你赢了。”

    贺兰婷说:“少废话,银行卡密码!”

    我说:“好,建行那个。密码是xxxxxx。”

    她拿了我建行卡,然后打电话到建行,输入银行卡帐号密码,查询余额。

    查到有钱后,她说道:“我去取钱。”

    我说:“喂!让他们放了我先啊!”

    她说:“这就说。”

    她走了。

    一会儿后,警察们来放了我,我拿了东西。

    那个队长对我说道:“你那个副监狱长,人挺有意思的,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什么了?”

    我说:“她脑子有病。”

    那个队长说:“不好意思,今天多有得罪了。”

    我说:“没关系,我理解你们。走了,拜拜。”

    我出了派出所门口,不一会儿,贺兰婷白色的车开过来,然后副驾驶座的车窗降下,我的银行卡被她从车里丢出来,丢在地上,我捡起来,她开车已经走了。

    妈的,该死的贺兰婷,又剥削我两万。

    最近在监区也捞不到那份钱了,还这么剥削我,我还怎么过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