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72章

    她继续说道:“在国外,人们把科学幻想分为‘硬幻想’与‘软幻想’。‘硬幻想’是指幻想以物理、化学、生物学、天文学这些自然科学为基础的,是‘坚硬’的科学;‘软幻想’则是指幻想以社会学、历史学、哲学以及心理学等‘柔软’的科学为基础的。这和我们的关于以‘文’为主,以‘科’为主的科学幻想小说的提法,是不同的概念。1987年上映的美国科幻大片《惊异大奇航》中,科学家把缩小到几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这么小的人和飞船注射进人体血管,让这些超微小的‘参观者’直接观看到人体各个器官的组织和运行情况。纳米级的技术在当时只是一种科学幻想,但如今已出现在现实世界。纳米机器人的研发成功,就是这一崭新技术的完美体现。有关专家预言,用不了多久,个头只有分子大小的神奇纳米机器人将源源不断地进入人类的日常生活。无论何时何地,通过移动电话你都能和想念的人通话。这在童话和科幻小说中的设想,如今都变为我们掌上的现实,不管你用的是诺基亚还是苹果。激光炮利用激光作为能量,可以直接杀伤敌方人员、击毁坦克、飞机等,打击距离一般可达20公里。而这一武器在《星球大战》中也得到预想。虽然科学幻想有比较天马行空,可能缺少一点的实际性,但是也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虚拟现实的场面将变成现实。而你说的孙悟空,能成真吗?”

    我抱歉的笑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我就是随便说说。”

    她说:“科学那么严谨,让你随便开玩笑吗!有没有烟,给我来一根?”

    这样子,好嚣张,和她那斯文的样子都不成正比。

    我递烟给她:“你也抽烟啊?”

    她说:“我研究东西的时候,喜欢抽烟,那让我思维清晰。”

    我问:“研究什么啊?”

    我给她点上。

    她抽了一口说:“刚才和你说的超能量。”

    我问道:“你是说,你拥有了超能量?”

    她摇了摇头:“没有。但有人用超能量帮助了我,让我自身可以从光和热中吸取能量。”

    我问:“是谁帮助你的啊?”

    她说道:“这是秘密。”

    我和她的沟通又进行不下去了,我问到底是谁,科学家,或者什么从书中学来的知识,还是某个超现实的人帮助了她,她都不说了。

    好吧,我实在无法撬动她的口了,她什么都不愿意说。

    我只好请走了她,当然,她走的时候,我跟她们狱警说,强迫她吃喝,灌着也要她吃她喝,不然真会死掉,因为她已经彻底走火入魔。

    接着,我马上找柳智慧,原谅我的无能,除了柳智慧,还是柳智慧。

    如若不是柳智慧,我也早就被开除了,像我这样的半吊子医生,估计只能医死人,我都不知道如果柳智慧走了我还能不能在这里混下去?

    柳智慧还是在排练,我去了大礼堂后,拉她过来直接就问正题。

    柳智慧回答我道:“你还要弄清楚,她到底是精神分裂,还是妄想症。”

    我问道:“我觉得是妄想症,难道不是吗?”

    柳智慧说道:“还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我问:“有什么分别吗?”

    柳智慧说:“精神分裂症是一组病因未明的重性精神病,临床上往往表现为症状各异的综合征,涉及感知觉、思维、情感和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以及精神活动的不协调。患者一般意识清楚,智能基本正常,但部分患者在疾病过程中会出现认知功能的损害。病程一般迁延,呈反复发作、加重或恶化,部分患者最终出现衰退和精神残疾,少有的患者经过治疗后可保持痊愈或基本痊愈状态。妄想症,妄想性障碍,是一种精神病学诊断,是说抱有一个或多个非怪诞性的妄想,同时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状。妄想症患者没有精神分裂症病史,也没有明显的幻视产生。但视具体种类的不同,可能出现触觉性和嗅觉性幻觉。尽管有这些幻觉,妄想性失调者通常官能健全,且不会由此引发奇异怪诞的行为。精神分裂,很难治疗,妄想症,比较容易。能判断出她是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如果是幻想症,把她从幻想拉回现实大多可以恢复。”

    我点点头,问道:“那她现在不说话,不配合,问什么也不说,我怎么和她沟通啊,她根本就不说话了。”

    柳智慧说道:“你明天这个时间,带她到这里的换衣间,让她自己在里面,我观察一下。患者独处的时候,更容易做一些她想做的行为,我可以看看,再和她接触。”

    我高兴道:“有你出马,那一定没事了!”

    柳智慧说道:“不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我说:“好的明白。”

    下班后,我又出去了外面,外面有络,有wifi,有手机,有电脑,有电影,有好吃的好玩的,在这里,太无聊啊。

    出去了外面,到了青年旅社,我洗澡后躺在床上打开那台平板电脑,物是人非啊,谁知道现在李洋洋如何如何了,是不是已经嫁为人妇了,唉,李洋洋,这也是我心中的痛,每每想到她,我都是难受。

    有时候,我很想问林小玲李洋洋现在过得如何,可是我又不敢问,她过的好,又怎么样,过得不好,又怎么样。

    过的好,我是替她高兴。

    但是想到她跟那个家伙好,我就不舒服。

    过得不好,我就更不舒服。

    算了,还是不问了。

    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

    手机响了,一条信息,是许思念发来了,问我下班了吗。

    我回复:“下班了。你呢?”

    她回复:“我也下班了,你吃饭了吗?”

    我回复:“没吃。你呢?”

    她回复:“我们拼饭?”

    我马上爬起来,回复:“好,在哪?”

    她回复:“你想去哪?”

    我回复:“你们医院那个湘菜馆就不错。”

    她回复:“那我过去点菜等你,你想吃什么?”

    我回复:“上次那些。”

    她回复:“好。”

    我马上穿衣服,拿着卡去取钱。

    妈的,贺兰婷拿了我的钱,又不还我,靠靠靠。

    我去取钱的时候,要经过外面那家青年旅社。

    我走过去快到那里的时候,然后突然看到一个貌似前晚爬上我窗口的一个男人。

    大约三十来岁,头发就是那个发型了,身材也像了,关键是那条裤子和鞋子,应该是同一个人!

    他靠在一个树后,背对着青年旅社,东张西望。

    妈的,这是在等我吗?

    等我出现吗?

    真的是来跟踪我吗?

    我决定把我当成诱饵,看是不是真的他要跟踪我。

    我从青年旅社的后边巷子进去,然后进了青年旅社的那栋楼里面,穿过大堂,然后出了青年旅社的门口,接着手插口袋往前走,往左转,走向银行。

    走的时候,我留意那棵树后面的那个家伙。

    走过来了之后,我当然不能直接回头看,我试图从旁边或者前面的一些反光的东西可以看到后面的情况,没找到。

    我走进了银行,然后到了取款机面前。

    取款机那里,屏幕上方是有一个反射小镜子的,我从那个反射小镜子看,靠!

    果然是跟踪我的。

    那家伙在门口,还是一棵树的后面,看着我这里。

    然后,他走开了。

    妈的,到底是谁找来,跟踪我干嘛的?

    是康雪?章xx还是卢草,或者马玲,黄苓?

    靠,都有可能。

    我得罪的人太多太多了。

    那家伙还双手老是抱胸的样子,会不会我走着走着,他突然掏出一把刀就从后面捅死我,我最***担心就是这样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死都死不瞑目。

    而且死得很猥琐,我连反抗都没有。

    我决定先甩开他再说。

    等取钱了后,我急忙的出了atm门口,然后头不动的左右看,那家伙没见人呢?

    我往前走,看到路边一辆计程车过来停下,一个客人下车,我忙小跑过去,上了计程车后座。

    然后马上往后看。

    果然,那家伙在后面,偷偷的跟着,看我上了计程车后,他并没有跟上来了,而是掏出手机,然后躲到了公交站广告牌后面打电话去了。

    干嘛,叫人?

    还是还有人跟踪我。

    还是向上级报告?

    我感觉好危险。

    故意让司机绕着了几条路走,然后不停看后面,看到没有车跟来,然后在离市监狱医院还有两条街,我就下车了。

    走路。

    缩在人群中走。

    就是害怕跟踪。

    总算到了那家湘菜馆。

    一看时间,坏了,妈的刚才和许思念说马上到,现在都过了快一个钟。

    她估计又要生气,她就算脸上嘴上不表现,但心里肯定不舒服。

    进了湘菜馆后,我找啊找,找到了许思念所在的餐桌。

    我急忙走过去,对她抱歉的笑笑:“又堵车了,不好意思啊。”

    许思念说:“没关系,只是菜凉了,我让老板去热了,我叫服务员上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