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54章

    他们三个赶紧的跟着那个进来的警察出去了外面。

    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而且,有人指证我宿舍有毒品,谁去指证了我?

    我还是怀疑康雪那些人。

    接着,那三人没来了。

    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

    接着,在黄昏的时候,进来的,是贺兰婷!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子的想念她,我恨不得抱住她亲她几下。

    只要见到她,我就觉得希望之光又照耀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下子马上坐到前面来。

    贺兰婷坐在我面前,我问道:“你怎么能进来的。”

    贺兰婷说:“关系。”

    我叹气,说:“还好你有关系。我的心脏都被这帮人给吓死了!送我到了扫毒大队这边来!这边的警察跟别的警察都不一样的!”

    贺兰婷说:“是这样。”

    我说道:“我这案子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说什么在我宿舍搜出了冰毒,然后结果是面粉?”

    贺兰婷说:“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那现在他们要怎么样呢?一定要逼着我认罪为止吗,可是我真的没有做!”

    贺兰婷说:“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可是我们必须要找到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

    我说道:“唉,怎么证明我是清白的?我哪来的证据,对了,梅子和那个司机到底怎么说的。”

    贺兰婷说:“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司机说他自己就不知道为什么烟里面有藏毒,梅子也说她拿的是烟,也不知道为什么藏毒。你知道,有人陷害你,最大的嫌疑就是他们。而且,我怀疑是梅子。”

    我说道:“表姐!我敢肯定,不是梅子!”

    梅子从章队长那边跑来跟了我后,一直如魏璐羊诗一般,对我忠心耿耿,她怎么可能出卖背叛陷害我!这绝对不可能!

    我说道:“表姐,你想办法去探望一下梅子,想办法给她送些吃的什么的,也救救她,不会是她的。”

    我的手下,我信得过。

    贺兰婷说:“我等下去看看她。我在想你宿舍有冰毒,搜出来却是面粉的事。有人告发你宿舍有冰毒,去搜却为什么搜出来是面粉?”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觉得我现在就是站在一片空旷的地方,敌人在暗处,放黑枪,子弹有的打中我的,有的打不中的,反正我就是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只能傻傻的站着等着被活活打死。一枪打不死,又有来补枪的,直到把我打死打倒为止。”

    她说道:“你受苦了。”

    我说道:“听你说了那么多的话,总算有了一句人话。知道我受苦你还不赶紧弄我出去!”

    贺兰婷说:“除非有证据证明你清白。”

    我说:“证个毛线,要活活等死了。也只有我自己在这里担心受怕,唉,想到你们在外面潇洒自由,曾经我也能如此,我就很后悔来监狱了。特别是你啊,你看你来看我,一点担心的表情,忧伤哀愁的表情都木有!靠!”

    她说:“我自从知道你那些毒品罪不至死后,就没担心过。”

    我问道:“反正是我被关监狱,关的是我,所以你不担心是吧?”

    贺兰婷说道:“是只要你不死,就算被关了,也有翻身的机会,如果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翻案也没用,人已经死了。而且你就算被关进监狱,我也可以照顾你。”

    我说:“是,照顾我可以单间,不用担心捡香皂被弄死。还可以照顾我像我照顾女囚一样,一餐多给两块肉,十块钱的烟不断过,这就是照顾了吧。要不我被关你可以进来监狱陪陪我,让我发泄发泄什么的。”

    贺兰婷说道:“你嘴巴怎么就总是三句话就开始不正经!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能把你的精力放在怎么洗白上面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我想知道到底谁去告发我办公室里有烟烟里面藏毒的,而又是谁去告发我说我宿舍有毒品的,谁有放面粉进去?”

    贺兰婷说:“我已经在让人查。”

    我说:“但你的人没本事查到,对吧?人家已经要致我于死地了,心思缜密,毫无破绽。康雪啊康雪,怎么那么厉害啊康雪。”

    贺兰婷说:“你那么确定是康雪?”

    我说:“除了她,还有谁那么厉害啊。玩出这种心计的,只能是康雪那个团伙的人了。最大的可能性了。”

    贺兰婷没说什么。

    然后她问我道:“想吃点什么?”

    我说:“烧鸡,啤酒,有吗?”

    贺兰婷说:“可以。”

    我高兴的说道:“真想抱着你亲两口,快去拿来!”

    她走了。

    可是,拿着烧鸡和两瓶冰啤酒进来的人,却不是她,是让人带进来给了我。

    贺兰婷竟然不来了,我还没说完啊,我想跟她说,你一天要来看我一次,不然我一个人顶不下去了,感觉要崩溃了。

    有烧鸡和啤酒,暂时可以忘记我的悲伤。

    喝,吃。

    两瓶啤酒喝完了,我有点点晕,可我感觉还不够,我想直接喝挂了就醉死了得了。

    不过两瓶下去,还是真有些晕。

    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谁弄来的一张薄薄的被子,好吧,比没有的强。

    我知道这都拜贺兰婷所赐,如果没有她周旋,我什么也没有。

    那个女人铁石心肠的时候很铁石心肠,好的时候,是润如细无声那样的,不得不让我心存感激。

    晚上,我好像习惯了这里,没有那么压抑难受了,看着外面的光亮,虽然还是想很多,但没有那么悲观。

    我深深的理解着监狱里那些女囚,那些对生活失去了希望的绝望女囚的感受了。

    没人会真正能感受到另外一个人的心境,哪怕是身临其境。

    当我开导一个又一个女囚的时候,我会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可轮到我的时候,我想如果让我关监狱一辈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第二天晚上,我睡的很香,大概是这两天被活活吓累的,累晕了,就睡的香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那个警察带着我出去,上了洗手间,然后用一次性的洗具,刷牙洗脸梳头。

    然后又回到了那里。

    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可是我害怕我离开这里去的是看守所。

    然后在看守所,等宣布完蛋的那天,接着遭受审判,最后隆重搬进男子监狱。

    这辈子就这么光荣完蛋。

    太阳升起来,这已经秋天了,太阳也不像夏天那么火辣了,暖洋洋的照在窗口那边,我无法晒得到,只能去看去感受。

    若为自由故啊。

    我心想,怎么还不送早餐来给我,我都快饿死了。

    等啊等,到了九点多,才有人进来了。

    我期盼的听着脚步声看走进来的人是谁,是高跟鞋的声音。

    是高跟鞋?

    不会吧,高跟鞋?

    进来的,是贺兰婷!

    又是贺兰婷,我太高兴了,在这种地方,能天天见到贺兰婷,我比过年都高兴。

    贺兰婷穿得很漂亮,性感,黑色上衣,黑色裤子,戴着墨镜,高跟鞋,身材窈窕,唉,不过我没什么心情看她。

    她手上提着麦当劳的纸袋子,我马上问道:“里面的是我的早餐吗?我好饿!”

    贺兰婷说:“是。”

    她递过来给我,我看里面有两个汉堡,有一杯豆浆,还有一份鸡翅。

    唉,这才是人吃的东西嘛。

    我狼吞虎咽,干掉了所有东东。

    贺兰婷说:“你注意点形象。”

    打了个嗝,说道:“唉,都快拉去枪毙了,注意形象有什么用。话说回来,我人生中最丑的一次,就面对你了。我们老夫老妻了,还形象什么。“

    贺兰婷说道:“谁和你老夫老妻。”

    我说:“人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嘛,不要这么对我呀。”

    贺兰婷骂道:“你再提那事我和你翻脸!”

    我说:“好了不提了。那事,是我对不起你。”

    她说道:“住嘴!”

    好吧,我住嘴了。

    贺兰婷说道:“你很快就没事了。”

    我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然后说道:“你,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她说:“你很快就没事,也许今天,就放你。”

    我大声问:“真的吗!”

    贺兰婷说:“是真的。你没事了。”

    我高兴的跳起来,问道:“我真的能出去了!没事了!”

    贺兰婷说:“但有人有事了。”

    我问道:“谁?不管了,我没事就好了!哈哈!表姐,都是你帮我的结果啊,太感激你了!”

    她静静的说:“梅子。”

    我定住,问:“你说什么?梅子?她有事?她怎么了!”

    贺兰婷说道:“梅子不仅是有事,而且是大事。你不是说你相信她么?她要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所有的这些,都是她做的!”

    我听着,有些懵:“她做的?梅子做的?你说陷害我是梅子陷害我?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贺兰婷说道:“你为什么那么轻易相信别人?”

    我说:“我不是轻易相信别人,梅子这人我再清楚不过,她值得我信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