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53章

    我对他说道:“那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洗脱自己的罪名呢?你们都已经假设我是贩毒的了,我该怎么做?”

    他笑笑,很有耐心的说道:“说到维权,就像你刚才一样,反抗,抗拒,甚至说,还想着事后报复,那是没用的。办案人员有和蔼的,有严厉的,有骂人的,有伤人的,有打人的,甚至粗口暴打的,你能做的,只能是忍,我不是说,要忍气吞声,而是要你尽量配合他们查案,他们已经假设你是贩毒人员了,你在监狱里也应该知道贩毒的很可恶,你不能对贩毒的有好脸色,我们更不可能有。你也别说,我是在给我们办案的人员说话,我其实就是帮你,第一点,保护好自己,这个时候,被查出你带毒,你已经是重大嫌疑犯了,你要对办案人员说明情况如何,配合他们工作,只要你愿意配合,不像刚才那样抗拒,办案人员不会给你什么苦头吃的。然后,你要好好想想,所有的细节,都跟办案人员说,而且,这个时候,办案人员应该是把你手机里的所有的通话记录,短信等,都查了一遍,当然,我现在希望你的手机没有任何的疑点。”

    我说:“我没有把手机交给你们啊?你就算拿到我放在哪里的手机,也不能开锁啊。”

    他说:“我们有办法查得到的。开锁那都很容易了。”

    我愕然!

    这帮家伙,真的是要逆天了。

    怎么查得到我手机放哪里?我手机放青年旅社那里的,他们真拿到了我的手机吗?

    我再次问:“你说真的假的啊,拿到了我手机?”

    他说:“是,估计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包括你近段时间所有的通信记录,短信内容,我们都查完了。”

    我说:“真是厉害。”

    他说道:“如果,你手机里,和一些号码很频繁的通话,有着很多次的通话记录,但是这个号码我们无法查到是谁,无法查到号码持有者,或者有一些很奇怪的短信,那么,情况将会对你非常的不利,如果没有的话,恭喜你,你的嫌疑被洗去了一半。至于到了后面,怎么配合,办案人员会教你怎么做。查案这些东西,说白了就是比挖祖坟还挖祖坟,掘地三尺,怎么查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但只要你配合,理论上来说,很少有可能出现被冤枉的案子。反正就是很浪费时间,但是没有办法,这种事情本来就很麻烦,谁让你撞上了?你要做的,就是忍耐,平心静气,接受调查,配合工作人员调查,如果说你被打了,觉得自己委屈想要维权,你后面可以去找律师。”

    听完他一番话后,我心里的压力放下了不少。

    他们查我的手机,也查不到我和谁要贩毒什么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啊,那不是嫌疑洗去一半了。

    但是,所谓的洗去一半,只是一半。

    我问道:“就算通话记录没有,短信没有。可是找不到到底是谁在里面藏毒的,那我还是嫌疑犯,我还是被当成最大的嫌疑犯不是?我还是会被判刑是不是!”

    他说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很小。”

    我无奈的自言自语道:“那还是有几率,我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像我这种情况涉嫌贩运毒品犯罪,是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历来都是严打的对象。完全不知情携毒不会作犯罪处理,但须充分证据证明:你与托运人不认识或无关系;与收货人不认识或无关系;对托运物品是什么不清楚等,不仅是说,还有其他人证或物证。

    现在,我有什么人证物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我问道:“大哥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如果能没事出去,我请你喝酒。”

    他说道:“等你没事出来再说吧。”

    他出去了。

    没多久,又开始对我进行新一轮的审讯,当然,还是什么也审不出来。

    我本来就没有藏毒带毒,审讯能审讯出什么呢。

    但是,毒就在那里,谁干的,总要有个着落。

    还好不是海洛因,是冰毒,量不是很大,但也可以弄个七年以上的徒刑了。

    他们对我透露,司机和梅子都一口咬定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三个人是最大的嫌疑,三个人都有嫌疑。

    大家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谁干的了。

    而我还怀疑的是,是不是真有人进去我办公室换掉一条烟还是什么的。

    但是那么短的时间,不会的啊。

    唉,我的心好累。

    整个晚上,我都是在做噩梦,尤其是最后一个,直接把我吓醒了。

    我梦见我的家人,父母,姐姐,他们站在路边送我。

    我是被押在了一辆卡车上,被反绑着,武警押着,然后胸前一个牌子,画一个x,然后一路开车过来,首先看到的是村里的人,然后是小学的全班同学,然后是初中同学,然后是高中同学,然后是大学同学,他们都静静的看着我,我的父母姐姐家人追着我大哭大叫我的名字,我哭着跟他们喊着我要下车,我不去了。

    然后过来的,有人拦住了车子,我看见的是,李洋洋,谢丹阳,林小玲,贺兰婷,柳智慧等等一大群的女人,然后有人喊,枪决!

    直接镜头切换到了被蒙上了头,接着,砰的一声,我的背好疼。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我全身是汗。

    妈的。

    太吓人了!

    我是靠着墙睡着的,我被铐着,我的背好疼,所以做了那个噩梦。

    唉,太他妈吓人了。

    我感受到了一回被判死刑的痛楚。

    或许,被打死没那么可怕,被打死前那份恐惧才真正的可怕,我感觉自己差点都尿裤子了。

    身陷囹圄。

    我看着外面的灯光照进来,心里好难受啊。

    我当初就该听从薛明媚的,直接不干了,去外面找个就算洗车的工作都比现在强,现在我落了个什么?

    如果罪名成立,别说我受多少年监押在监狱的苦,就光是我家人和我自己的受世人的那份歧视,都足以让我抬不起头了。

    唉,我要是出去了,老子他妈不干了!

    我真不干了。

    我难受啊。

    撑着到了早上,才有人带我去了卫生间,然后回到这破地方,有了早饭。

    吃过了之后,我等着他们继续来审讯。

    结果一大早上过去了,到了中午,又来送饭的,却没有审讯。

    我奇怪了,就问给我送饭的那个警察,那个警察不是昨天那个,他没对我说什么,只说他也不知道就走了。

    然后,睡了个午觉。

    冷冰冰的地上。

    还好不是冬天。

    妈的怎么那么残忍,连个被子都不给我,这种地方好恶心。

    还好没有蚊子。

    一切都还好。

    我想,应该比去监狱里面好吧。

    下午的时候,门开了。

    进来的三个人,都是警察,看样子是老警察,五十岁左右,一脸威严的,是警官了。

    他们三人一进来,空气味道都变了。

    变得严肃。

    变得挤迫。

    我有些难受。

    他们三个人又是坐在了那个地方。

    我坐在了他们面前。

    中间那个人开口道:“张帆,对吗?”

    这声音,落地有声。

    审讯犯人专用的口气?

    一开口这股威严就让犯罪嫌疑人害怕了。

    我说:“对,我是张帆。”

    他给我看了他的警官证,我还没看清楚,他就说道:“这个案子以后交给我们来处理。”

    我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哦了一声。

    他说道:“你就老实交待吧,到底是怎么藏毒进监狱的!”

    妈的我看他这样子,还以为说要好好查案给我沉冤昭雪,可一开口就认定了我是藏毒进去的,就认定我是藏毒的!

    我说道:“我没有!我是清白的!”

    他说道:“很多贩毒的都不会承认自己贩毒,你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吗?”

    左边那个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在监狱工作,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别到时候重判了才后悔,那没用!”

    我说道:“我本来就没有做,为什么我要坦白!我坦白什么!我没有做过!”

    他说道:“是不是要我们出具了证据,你才坦白?”

    我问道:“什么证据?你们有我犯罪的证据?”

    这种气氛下,如果我真的干过犯罪的事,我都要说了,可是我真没干过,要我如何招啊!

    中间那人说道:“有证人指证看到你带过类似毒品的物品进了宿舍,我们检查了你的宿舍,发现了类似冰毒的粉剂物质!”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这帮人为了陷害我,甚至连在我宿舍都放了冰毒,这下不是彻底要弄死我了吗。

    我这还能平安出去吗?

    已经不可能了。

    我是真的要绝望了。

    我在堕入万丈深渊的时候,有人敲门进来,在那个审问我的人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他说道:“什么,是面粉!”

    我一下子抬起头来,是不是说我宿舍那些东西是面粉?

    我宿舍有谁放进去过冰毒?又怎么成了面粉?真说的是我宿舍搜出来的东西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