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52章

    突然,门又被推开了。

    妈的侦察科这个破门,总有一种很沉重的声音,轰的进来,让人听着都是不舒服。

    进来的真的是警察了,进来后,他们问道:“你是张帆?”

    我说:“是。”

    他们也不废话,直接亮证件,然后就带走我。

    妈的,贺兰婷不是说尽量把我弄在监狱里,让我在监狱里受审吗,怎么回事,直接拉出去了。

    难道说,贺兰婷搞不定了?

    我靠贺兰婷搞不定,那我岂不是要死?

    我有种绝望的心理。

    我被铐着带上了警车,是铐着的,平时都是我铐别人,现在轮到自己被铐着了。

    然后上的警车还是蹲在后面那个铁笼子里。

    拉去了警察局。

    我感觉我要完了,因为这帮人不像上次那个派出所那些人对我的脸色那么好看。

    这是要弄死我的节奏吗亲?

    他们把我带进了一个隔离间,这些隔离间,就和侦察科那里的隔离间,没多大区别,只是这里的更脏,墙上的脚印很多。

    几个警察威严的坐在了我面前,我的手上一直戴着手铐。

    坐在中间那个警察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把你带来这里吗?”

    我说:“因为我办公室里二十条烟里,有一些有藏毒,是吗?”

    他点点头,说道:“是。为什么藏毒?”

    我大声辩解道:“我没藏毒!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在烟里会有毒!”

    他说道:“那从哪里来的?”

    看他这样子,好像就已经是我干了这事一样,莫不是这群家伙们,已经让康雪她们那帮集团的人收买了,或者压根就是和康雪她们同一条线的吧!

    那样的话,我可真要死在这里了。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

    我和他们说了事情的经过。

    他们说道:“我们审问了带烟进来的司机唐江,唐江说他也不知道里面有毒。你那同事,梅子,她也不知道。她明明跟烟酒店拿的二十条烟,烟酒店那里也没有在里面放毒。他们都没有,那最大的嫌疑,就是你。”

    我靠这么说话的?

    就这么下结论下定义是我干的?

    我说道:“我说了,我没有!”

    他说道:“很多人被抓都是这么说,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

    我一下子哑口无言,对,我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他马上下令对我搜身。

    刚才进来还不搜身,现在才搜身?

    他们搜身的时候,是推推搡搡的,我一下子火来了,就有点抗拒,谁知道这帮人可不是好惹的,马上就踢了我一脚。

    我骂道:“你们这是滥用私刑!”

    一个警察骂道:“和你一个毒贩我们还讲什么滥用私刑!”

    说着他马上就动手揍我。

    打了几下,我只能忍了,我不敢还手。

    感觉一种深深的绝望的屈辱感从心底冒上来,我想哭,我知道我自己还不够心理强大。

    搜身了之后,什么也没发现。

    然后他们要我做尿检,然后吃饭后继续审讯。

    接着,就让人来取尿,屈辱吧,是的,屈辱,就是屈辱!

    等他们都出去后,我如同一只暴风雨中折了翅膀的小鸟,蜷缩在墙角。

    我咬咬牙,我要忍!

    我不能悲观。

    我想到了曾国藩,曾国藩木讷愚拙,然后他有远见,最主要是临时不乱的定力,熬过绝境的坚忍,最后脱颖而出挽救了风雨飘摇中的清王朝。他屡战屡败,两次投江自尽,几次立下遗嘱,多少次困境绝望,论挫折打击,当时又有谁能和曾国藩相比,然而,曾国藩信奉好汉打脱牙和血吞的意志,凭借极度的坚忍,硬是挺到了太平军内讧的战局转折点,成了挽救大清朝的中兴名臣!

    大概半小时后,有人进来了。

    进来的是刚才坐在审讯团角落一个没说过话的警察。

    他给我拿来了饭盒,我很饿,拿着饭盒就开吃。

    他递给我一支烟。

    我愣了。

    干嘛对我那么好?

    这也不是宋圆圆啊。

    他说道:“有人委托我如果可以照顾你,尽量照顾你。抱歉,我地位低微,没有权利,帮不到你什么,想和你说几句话。”

    我问道:“是谁委托的?”

    他说:“这个我不能说。”

    我猜,估计就是贺兰婷。

    贺兰婷只能找个小警察来照顾我?却不能找这里的老大照顾我了?

    这么说,我还是要完蛋的节奏?

    他说道:“我们审讯过不少贩毒的犯罪分子。”

    我大声打断他辩解道:“我真没有贩毒!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他说道:“我是在给你支招。”

    我说:“好吧,抱歉,谢谢你。你说。”

    我说完,叹气,然后我吃完后,他给我点烟。

    我抽了两口,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说道:“我们这里和一般的警局不同,我们这里主要是负责扫毒的。边境海岸线,关口查毒抓毒的任务,大多都是我们和武警在执行。”

    怪不得这里的警察那么厉害。

    原来都是直接和毒贩进行交锋了。

    他问我道:“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里的警察和别的地方不同?”

    我说道:“是,别任何地方的警察都凶很多!”

    他说道:“首先在抓到贩毒的疑犯后,我们都肯定疑犯贩毒的假设是成立的,而且我们处理过类似的不少案件。上个月我们同事在跟踪一伙毒贩到xx省那边的边境线,处理了一起案件,被抓到的一个是个真的毒贩,我们同事对他进行抓捕的时候,他在那边大石头后面躲藏,因为他自身就带有武器,毒贩一般都带有武器,即使没有,我们也假设他有武器,我们不会贸然的冒这个险冲上去就抓人。我们同事用扩音喇叭对他喊话,他骗我们同事说他是安全局的卧底,赶紧让我们同事撤掉包围。人在那种情况下,什么谎话都说得出来,在他不肯投降坚持对峙的情况下,那个毒贩直接被枪打死了。他身上的包里有足足两公斤的海洛因,这能害死多少人?说句实话,在边境贩毒的那条线上,我们查毒的不能说没有冤枉过人,例如有一年,我们查到了一个经常往来边境务农的老农民马背上框子里有一包海洛因,当即就抓了人,他们全村的人都来请愿放人,说这个老农民平时人很好,邻里附近的谁家有忙都帮,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不会贩毒,不会帮人运毒,肯定被人偷偷做了手脚放进去的,我们也希望老农民是清白的。但是呢?老农民无法提供自己的清白证明。”

    我问道:“然后呢?就枪毙了?”

    我联想到了自己,如果我不能提供清白的证据证明,我自己也要被判刑了?

    他没有说那老农民的下场如何,继续往下说道:“我们自己也是承认我们自己是持有罪推定的人,例如那个老农民,他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框子里会有这个,但我们也怕他是骗人的,我们只能假设他是毒贩,用最快的时间把他给制服拘捕,然后审讯。如果不是这样子,那么有一些打着好人幌子的坏人,能用这短短的时间,逃跑,甚至对我们开枪,进行伤害,甚至杀戮。我不敢说没有人被冤枉过。”

    我说:“例如那个老农民是吧?”

    他说道:“那个案子也不是我处理的,庆幸我并没有处理过这么棘手的案件,我也不想自己冤枉了别人。你想一想,假如你去边境线旅游,背着包走走玩玩,谁知道在关口突然的被武警战士们在你的包里发现了海洛因,可你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玩意哪里来的你都不知道。我们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些来往的司机,运货的,帮别人运货,别人在货物里夹杂了毒品,他们自己也都莫名其妙的成了运毒的毒贩。他们本身是无辜的,但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角度来看呢?如果你是个检查的警察,在进出关口的人的包里查出毒品,你会怎么想?你肯定不是第一时间就想这家伙是无辜的,你肯定想这家伙是个毒贩!然后你更不会去说叫他提供什么清白的无罪的证据,你不会认为他是被人利用冤枉的,所有人都认为他就是个毒贩,然后你马上会制服他拘捕他,对他进行审讯,这是肯定的。用最短的时间,问毒品从哪里来,运送到哪里,谁来接货,用什么样的方式交接,和他们有什么样的约定的暗号等等等等。在这个时候,假如是你被抓了,你还说什么‘我没有犯罪我没有藏毒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关我事’这些话,没有用了。而且查案的人会要求对你进行搜身,体检等,你反抗,没用,吃亏的只能是你,所以啊,什么尊严自尊什么维权的,都放在后面。你要配合查案的人员,他们叫你干嘛,你只能干嘛,你更不能考虑没有尊严什么的,最后才是想办法洗清自己,洗脱罪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