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99章

    让她们帮忙在医院附近买了一套那种路边摊的干净衣服穿上。

    找了一家挺大的饭店,进了一个包厢,上酒,上肉,上菜。

    我们七八个人,大吃大喝。

    一番敬酒下来,我自己都有点晕,想着刚才发生的事,都好像不是真的了。

    有人问我道:“队长,朱队长和你什么关系?”

    我说:“什么什么关系,听你这语气,好像我和她关系不一般是吧。”

    兰芬说:“如果不是关系不一般,你怎么会那么不要命上去救人啊!”

    她们都说是啊是啊。

    我说道:“是实在话,朱丽花和我的关系,是比较好的朋友关系,和同事关系,她帮了我不少,我们有交情,但没有你们乱想的关系啊。那一刻我没想其他,就想着把她拉下来就是,谁知道下来后,下面的路都没了啊!”

    沈月说:“队长,你真是义薄云天,我们对你的敬佩,像你说的,滔滔江水。”

    我急忙打断她的话:“这是周星驰,我用的周星驰说的,不要说滔滔江水了,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怕。”

    可我倒是没怎么怕自己死了,是怕朱丽花死了。

    在找不到朱丽花的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我的心如同掉进冰窟,甚至是绝望。

    那才是真的难受,真的可怕。

    一共喝了五箱啤酒,喝的有点天昏地暗,才恋恋不舍的走了。

    我要去买单,服务员说已经买过了。

    我问徐男她们道:“你们几个,谁买单了!”

    她们说一起的。

    我说道:“靠!好,记住,那下次我买,都不许抢!”

    沈月过来扶着了摇摇晃晃的我,我出来外面后,看着还在下雨的天,该死的雨。

    我被扶着上了计程车,然后沈月徐男她们一起陪着我回了监狱,我本想在外面睡的,但晕乎乎喝了不少,也就算了。

    回到了监狱,沈月徐男扶着我上了楼,沈月还拿着我湿透的那身装好的在塑料袋里的衣服给了我。

    我推着她们先回去了,毕竟折腾了一天,大家都累了。

    然后回到了宿舍,开了门后,把衣服一扔,我趴在了床上,晕沉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尿憋醒,妈的,实在喝得太多了。

    晕乎乎爬起来,然后拉下裤子拉链,走近卫生间,就要放水的时候,一个女的推了我一把,我被推了出来。

    她是蹲在卫生间里面的,我差点就直接放了她一脸了,还好忍住。

    我急忙拉上了拉链,这他妈谁啊!

    我过去一看,靠,她站起来,是朱丽花。

    朱丽花憋红了脸。

    我问道:“你干嘛你,你为什么在这?你先出去!我受不了了!”

    我一把把她拉出来,然后进去,舒服的放水,估计得有好几分钟。

    我洗手的时候,看到脚下一盆我刚才的湿衣服。

    什么?

    朱丽花来给我洗衣服!

    有没有搞错。

    我出了外面,看着朱丽花,问:“你来给我洗衣服?你脑子没短路?你怎么拉?”

    朱丽花没说话。

    我走过去,坐在床沿,点了一支烟,问道:“你怎么进我宿舍的。”

    我躺了下来,真舒服,尽管还是晕沉沉的。

    朱丽花说道:“你宿舍门都没关。”

    我说:“哦,几点了。”

    朱丽花说:“快十一点。”

    我说道:“我睡了有多久了?”

    朱丽花说:“我怎么知道!你干嘛喝那么多酒?”

    我说:“死里逃生,我高兴。你还没说,为什么来给我洗衣服?”

    朱丽花不知怎么回答,我又问:“觉得我救了你,然后以身相许吗?要做田螺姑娘吗?”

    她说:“你想太多了。”

    我说:“救你的事,别放心上,没什么,真的,回去睡吧,衣服我自己洗。”

    说着我扔掉了烟头,翻了个身。

    她却照样进卫生间,把我的衣服继续洗,听到她声音道:“你怎么那么恶心,上完卫生间不冲!”

    接着听到冲水声,我说道:“忘了,我都晕了。”

    她说道:“你不洗澡也睡觉吗!”

    我说:“干嘛,你今晚要和我睡吗?”

    朱丽花直接就不理我,然后好好的洗着衣服。

    很快我就又睡着了过去,第二天醒来,天已经大亮,看着晒着的衣服,想起昨晚朱丽花给我洗衣服,我那时实在太困啊,就睡了过去。

    不过,一个女人跑一个男人这里来给男人洗衣服,这意味着什么?

    主任召开了一个关于防洪防灾的会议,会议就是要我们时刻警惕,雨季,很多从监狱刚开始建设就一直存着的老建筑可能出现漏水,裂痕之类的问题,如发现,要上报领导。

    防暴队的那栋办公楼,倒进了河道里,却没有散架,整个骨架还是完好的,然后她们找了施工队,用吊机吊着穿好防护服的施工员钻进那些有重要文件和东西的办公室,拿了重要文件等东西出来。

    之后,用挖掘机把整栋倒下的楼弄碎,挖掘机挖上碎块钢筋装上大货车搬走。

    等河道的洪水退下去了一些之后,用沙袋堵起来,不让河水靠过来再碰到监狱围墙,然后继续封起了围墙,只不过,这栋楼再也建不起来了,因为这块地被冲没了。

    不过也没什么,监狱那么大,可以在旁边再建一栋。

    朱丽花所担心的是,她明明把炸弹放好了在仓库里,为什么找不到了。

    朱丽花和我说了之后,我开始也是担心,后来想想,也许有人碰了然后放到仓库别的位置,所以找不到呢,而且,整栋楼都倒下去了,或许炸弹已经淹在了河中,或许已经被打碎扔上货车去倒了,没什么的。

    尽管我安慰着朱丽花,但是朱丽花还是很担心,因为她说她明明放在那个角落位置,却为什么不见呢?我懒得理睬她的担心,她还在忧郁的时候,我直接走人。

    喝酒多了就是困,第二天精神都不好,我在办公室,趴着。

    趴着趴着的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像是爆炸的声音,整个房子都在晃动。

    靠!

    我吓了一大跳,怎么了?怎么了!

    我急忙站起来看着窗外,看外面怎么了,这是爆炸的声音。

    而且还是我们监区的声音,冒起了烟,我仔细看清楚,不对,是邻着我们监区的a监区发生了爆炸!

    监狱里的警报器都响了起来,远远看见武警和防暴队的排队跑进去。这都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也赶紧过去看怎么情况。

    好多人涌入到那里。

    到了a监区门口,见已经有救护车来了,一副担架抬着一个人出来。

    好多人惊呼起来。

    我赶紧挤过去,看到的是担架上,一个女狱警,两条腿都没了,血粼粼的担架都是血。

    靠,这怎么那么可怕!

    然后还有一个担架,出来的是被盖着了白布的人。

    死了?

    究竟怎么情况!

    被炸死的人是防暴队的人。

    有人对我说。

    可我看前面那个被炸断腿的,头上缠着纱布啊!

    好像是章xx!

    这时候总监区长来了,呵斥我们,让我们无关人员赶紧回去自己岗位上班,不得在这里晃荡!

    我们只能各自退去了,但都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

    回到办公室,我让沈月和徐男她们去打听一下。

    半个多小时后,她们打听回来了,告诉我的是,那个双腿没了的,的确是章xx,双腿被炸没了。

    是防暴队的一个叫陈叶的,拿着两个炸弹绑在身上,直接奔去a监区,引燃了身上的炸弹后,冲进去a监区的办公室,然后a监区办公室的许多在办公室的人急忙逃跑,陈叶抱住了想要跑的章xx,这时候,炸弹爆炸了。

    真是什么疯狂的人都有啊,这不是自杀爆炸吗,陈叶和章有什么深仇大恨,采取那么极端的办法。

    想不通,动机是什么?

    让沈月和徐男继续去打听。

    但没打听到什么了。

    晚上,我在宿舍里,洗了澡后,躺着看书。

    有人敲门,我去开了门,开门后,看到是朱丽花。

    朱丽花换了一身清爽的休闲装,很是高傲动人。

    我说:“打扮那么漂亮来和我约会,你不怕我直接在这里将你就地正法。”

    她直接进来了,说:“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我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谁惹我们花姐?”

    朱丽花说:“你知道今天爆炸的事吗?”

    我说:“知道,那又如何?”

    朱丽花说:“你知道冲进a监区引爆炸弹的是我们防暴队的人吗?”

    我说:“知道啊,我还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陈叶,对吧?”

    朱丽花说道:“是我们防暴队的,那你觉得,她身上的两个炸弹,从哪里拿来的呢?”

    我的心咯噔一下跳起来。

    妈的,那不会是陈叶从防暴队那里仓库偷去的吧!

    那两个炸弹,是当时我们从郑小文那里搜来的,我给了朱丽花让朱丽花放好,谁知道,却被陈叶偷拿去炸人!

    妈的这都什么事啊,如果上面查下来,那不是,我们就要完蛋?

    我看着朱丽花,说道:“确定就是那两个吗?”

    朱丽花说:“那你认为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