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34章

    我奇怪的问夏拉:“你怎么知道是她打来的?”

    夏拉说:“你看我的眼神,有不好意思啊。”

    我靠,这样都能看得出来啊。

    的确,谢丹阳打来电话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想接,但是又觉得对不起夏拉。

    奇怪,我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的去接。

    我想要拿回手机,夏拉仅仅攥着。

    我掰开她的手,说道:“她舅舅病了,她去看她舅舅,要动手术的,我跟她说两句。”

    夏拉还是不给。

    我直接拉了手机过来就出去接了。

    谢丹阳很温柔的声音:“喂,你在哪里呀?”

    我说:“我。我没在你家,我出来了,去我该去的地方睡觉。”

    谢丹阳问我:“去哪?”

    我说:“你舅舅怎么样了?”

    谢丹阳说:“要手术,我今晚不能回去了。”

    我说:“嗯,你要好好陪着他吧,你爸爸妈妈也都陪着吗?”

    谢丹阳说:“好多好多家人都在。我挺无聊的。”

    我说:“没事,等一下就好了,我困了我先睡了啊。”

    谢丹阳说:“那么快呀?”

    我说:“刚才喝了白酒,现在挺困的。”

    谢丹阳说:“那好吧。”

    我说:“拜拜。”

    然后挂了电话。

    唉,要是再多一个,真是让我疲于应付,累人。

    我回到了病房内,夏拉不高兴的转头过去。

    我坐回去,拿着她没吃完的粥,说:“来吧,喝粥。”

    夏拉不理我。

    我说:“不理我?”

    她还是不理我。

    我说:“行,我先回去,你想理我再给我电话。我有空再来看你!”

    我站起来,她急忙转过来又拉住我。

    真是个贱人啊。

    我坐回来,喂着她喝完了粥。

    然后我削了个苹果,自己吃起来。

    夏拉问我:“那个是你同事啊?”

    我问她:“你表姐难道不和你说吗?”

    夏拉抿抿嘴,然后问:“你和她是情侣?”

    我说:“差不多吧。”

    夏拉问我:“什么是差不多?”

    我说:“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打算解释什么。”

    夏拉问我:“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道:“我什么都不想打算。”

    夏拉哼了一声,说:“你说这个的意思是就这样子吗?”

    我问她:“那你想怎么样?”

    夏拉说:“我要你和她分手!”

    我呵呵笑了一下,然后躺在了旁边的病床上,说:“我想做什么,轮不到你来要我做。我该怎么做是我的事,你想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

    夏拉问我:“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你来找我,不是想挽回我吗?”

    我说:“没想过怎么挽回,我说顺其自然,你觉得我这样不好的话,你可以离开我。刚才那个男孩子就不错。”

    她骂道:“张帆!人渣!张帆人渣!人渣张帆!”

    我呵呵一笑,扯过被子,转身睡觉,我好累好困。

    那半瓶白酒还是挺厉害的。

    夏拉服软了,问我道:“你生气了?对不起了。”

    我说:“随你怎么骂吧,如果想彻底分了,你可以直接说,我也无所谓。”

    夏拉说:“你爱过我吗?你对我有过感情吗?为什么无所谓,那么冷漠?难道你真的可以做到转身就走,分手就分吗?”

    我说:“可以。”

    她说:“你是人渣。”

    我说:“嗯,我是人渣。”

    她说道:“人渣,我点滴打完了。”

    我坐起来看看,果然打完了。

    我走过去,直接伸手就扯开她手背上的胶布然后要拔,她急忙说道:“你会吗?找医生来。”

    我直接就拔了,然后用桌上的棉棒压着她的手:“死不了人。”

    夏拉说:“你巴不得我死了,不缠着你了。”

    我说:“好了自己压着,我好困我要去睡觉。”

    夏拉说:“我表姐说你是人渣,叫我不要再和你交往下去!”

    我说:“然后呢?”

    夏拉说:“她说你在监狱处处和她作对,不让她好过,她要我帮你整你。”

    我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坐在了夏拉床头,问:“她要怎么整我?要你怎么帮她?”

    夏拉说:“那天晚上我和她吃饭,她喝了一点酒,说你是坏人,说你不仅和监狱里面的女囚有关系,还和副监狱长,同事,都关系暧昧,让我叫你出来约会,骗你出来,然后报复你。”

    我问:“怎么报复?杀了我吗?”

    夏拉说:“我也不知道。开始我都不信她说是真的,但昨晚我是见了你这样子,我就信了她说的你很多女人。”

    我说:“跳过这个话题,我问你,她要怎么报复我?”

    夏拉说:“至少打得你半死不活!”

    我啧啧说:“你表姐是黑衣帮的人,黑衣帮做事一般都这个套路。”

    夏拉又说:“她还自言自语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人说不让动你,她早就找人打死你了。是谁帮着你,不让我表姐打你啊?”

    我想了想,应该是彩姐。

    彩姐还是护着我的嘛。

    夏拉看我若有所思的,又问:“是谁嘛?你那个副监狱长吗?”

    我问她:“难道你表姐没和你说吗?”

    夏拉说道:“我哪敢问她,她那天晚上心情不好,她自己有些喝醉了自言自语的。那个副监狱长和你什么关系嘛?难道你还脚踏好多条船?”

    我说:“唉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她是利益关系,明白吗?我和她走到一起,不是那种在一起,我和她完全是因为我找她是靠山,她帮着我,不然早就有人干掉我了。”

    夏拉撇撇嘴,说:“以前我表姐让我千方百计问你你和副监狱长之间有什么关系,原来是这样子啊。”

    我说:“那你表姐还说什么了吗?”

    夏拉说:“她说啊,如果不是有人护着你,打了你半死不活,再打了你爸爸妈妈半死不活,逼着你离开监狱。”

    我摸了摸额头,冷汗直冒。

    妈的,还想动我家人,真不是人这家伙。

    我问道:“她有没有说打副监狱长?”

    我想知道她有没有胆子动贺兰婷。

    夏拉说:“她没说这个。”

    动贺兰婷,估计代价很大,她们不敢动,就拿我这个小刺头来开刀,不过康雪也的确恨我,我在b监区给她制造了那么多的麻烦,整的她连b监区都呆不下去了,她不恨我恨谁。

    夏拉问我道:“你在监狱怎么我表姐了,她那么恨你?”

    我说:“我没怎么动她,是别人整她的,她总以为是我干的,所以就针对我。不过我看现在,将来,我和你表姐都已经彻底闹翻了,不可能和好了。你自己也小心,她会利用你来做一些事。”

    夏拉说:“我表姐利用我,对付我,你也这么对我,你们都不是好人!”

    我说:“我不过就喜欢和女孩子玩一点而已,也没怎么你啊。”

    夏拉说:“那我也去和别的男孩子那样子!哼!”

    我说:“刚才你不就是了?刚才那个男的,不是吗?”

    夏拉说:“他自己追我,我让他不要这样子了,我说我有男朋友,可他还是这样子,我也没有办法啊。”

    我说:“好吧,原谅你。但如果我知道你们真有什么,可别怪我没警告你,我会马上和你彻底干净的分开了。”

    夏拉说:“就知道凶我,就知道凶我!”

    我摸了摸她的头:“好了休息吧,我也累了。”

    晚上就在旁边的病床上睡了。

    次日起来后,让医生给夏拉检查了一下,夏拉病好了差不多了,可以出院,我提着药,牵着她的手,带她回去了她那里,然后才去监狱上班。

    回去后,又是迟到了。

    好在现在的监区长对我没有多大的意见,我迟到没什么所谓,因为早上该做的工作我都安排下去了,我们监区现在是还有几个小队长中队长,但都基本不拿什么权的,最厉害的那个马玲队长,还有章队长,都被我整下去了。

    电话打来了,是贺兰婷的。

    贺兰婷对我说道:“想和你谈一点事。”

    我问道:“什么事?”

    贺兰婷说:“章队长已经降为了狱警,怎么不好好照顾她呢?”

    我明白贺兰婷的意思,章xx这厮在监区里,就专门给我找麻烦的,最好整一整她,让她在监区也呆不下去,滚出去,我这个监区基本就干净了,不过也难说,我不能保证这里还有没有康雪的人,而且,就算章滚出b监区,康雪她们也可以安排别的人,或者策反别人来整我,我们和康雪她们的斗争,除非是有一边完全滚出监狱,否则就会一直明争暗斗下去。

    说贺兰婷不讨厌章xx,那是假话,章xx给我们造了那么多麻烦,还差点把我搞破产,赔偿一大笔钱,不整整她都对自己过意不去。

    我挂了电话后,叫徐男过来,让她过去找薛明媚谈点事,让薛明媚干点报仇的事。

    反正在b监区,章xx都没人可用了,她之前有人跟随,都被她自己作孽给弄走完了,心凉啊跟着这货领导。

    然后,我安排章xx去监看今早的劳动秩序。

    想来也有意思,前段时间还在我面前,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指手画脚的章队长,如今却沦为了让我可以指手画脚的手下。<b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