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26章

    我让徐男去狱政科复印了一份任琳的资料,下班后去找了任琳的家人。

    给她妈妈打了电话后,我过去见了任琳的妈妈。

    和任琳的妈妈在她们家小区门口的奶茶店见面的,我一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后,任琳的妈妈就眼泪抹不停了。

    她看起来的确是少言且善良的那种中年妇女。

    我说道:“任琳在监狱,刚过去,或许不习惯,总是做梦和幻想自己父亲锤杀她,因为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所以她才产生了这些后遗症。而要治疗好她的方法,最直接最好的方法,就是家人的安慰和鼓励,这叫心理行为疗法,我已经给她吃一些药,应该不会那么严重了,可作为家人,安慰和鼓励是必不可少的,我希望你们无论多忙,都抽出时间去看看她,越快越好。”

    任琳妈妈问我道:“那我们明天过去,可以吗?”

    我说:“可以。”

    我跟她约好了明天下午三点,让她们到女子监狱门口等。

    她对我千恩万谢,我走的时候,她还要给我塞钱说是辛苦费和车费,我拒绝了,哪怕她家里再有钱,我也拒绝。

    这家庭的情况和小美家庭情况毕竟不同。

    走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心里很舒服,毕竟是在做好事。

    做救人的好事。

    走过一条街,往那边看去,有点眼熟。

    那街的中央,一家古典的茶楼,上面写一个茶字,这***不是那个老头子叶厂长经常来的茶楼吗?

    我走过去。

    那茶楼的那个角落上,看上去,好像就是叶厂长,在看着报纸。

    我很奇怪,他难道每天都来这里喝茶吗?

    我上去茶楼,果然是叶厂长。

    我走过去,直接坐在了他旁边。

    这次不等我开口,他已经看到我了,因为我挨着他旁边坐。

    他却不像认识我一样说:“这里我坐了,自己找位置去!”

    我说道:“叶厂长,是我啊。”

    他说:“我知道是你。”

    我说:“路过,刚好看到你在这里,上来陪你喝喝茶啊。”

    他说道:“我不需要你陪,你别打扰我。”

    我看看后面,叫来了服务员,我点了一些吃的,因为我饿,我刚才喝了奶茶而已,我问叶厂长:“叶厂长,你要吃点什么吗?”

    叶厂长说道:“不用了,待会儿我回家吃我老婆做的饭。”

    我说:“很幸福嘛。你天天都来这里啊?”

    他说:“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就不问了,上了吃的后,我一个人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我对他说道:“叶厂长,谢谢你给我免了二十万啊。”

    他问我道:“什么免了二十万?”

    我说:“你开始不是说要我赔五十万,后来贺姐给你打电话,你只要我赔三十万,谢谢。”

    他奇怪问我道:“我什么时候要你赔?”

    我也奇怪了:“你走的时候,我问你要赔偿多少,你不是挥挥手吗?”

    他说:“我那是和你道别。”

    我问道:“那你不是要我赔五十万?”

    他说:“看在你这小伙子品德还挺好,我不要你赔了,你看好我以后的货就好。”

    我纳闷了:“那为什么贺姐对我说你要我赔偿三十万,我还给她打钱了过去,她说要给你的。”

    叶厂长说道:“没有这回事,我没有拿你的钱。”

    靠!

    被贺兰婷耍了!

    叶厂长接了他老婆的电话,还是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就走。

    走的时候对我说:“你能不能也帮我买单?”

    我说:“能。对了,谢谢你叶厂长。不过我想知道,你这么不让我赔偿,这可是几十万,你不心疼吗?”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还是挥挥手,都不回答,直接走人。

    这挥挥手,原来是道别,不是五十万啊!

    妈的贺兰婷!

    我马上给贺兰婷打了电话过去,贺兰婷接了,我气呼呼问道:“你是不是骗了我?”

    贺兰婷悠悠然的说:“骗你什么?”

    我说:“我刚才遇到叶厂长了,和他聊了一下!他说他根本没有要我们赔钱!根本没有要我赔钱!你说什么三十万,是不是骗我的?”

    贺兰婷说:“没想到你知道得那么快啊。”

    我怒道:“有你这么骗人的吗!你还钱我!”

    贺兰婷说:“我为什么要还钱你?我只是还没空拿去给叶厂长,他虽然不想我们赔偿,但是我偏要赔偿。我就是要拿去给他。”

    我说:“你少蒙我!你一定私吞掉!”

    贺兰婷说:“随你怎么想吧。”

    我说道:“这钱,也是我出力赚来的钱,你不能这么无耻!”

    贺兰婷说道:“我就这么无耻,我想赔偿给叶厂长就赔偿,想不赔就不赔,你管我?”

    我只好软了口气:“表姐,你好歹,也给我留一些吧。”

    贺兰婷说:“你要那么多钱干嘛?笑话。”

    说完她就直接挂了电话。

    靠!

    我狠狠的把茶杯一放,气死我了!

    被贺兰婷摆了一道。

    摆了这一道,就是三十万啊!

    尼玛,这更狠啊!

    气死我了,我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我马上打电话过去,她关机了。

    我发信息给她:“你也太绝了吧?”

    我问服务员有没有酒,服务员说没有酒卖,我说能不能去给我买酒,他问我想要喝什么。

    我掏出钱:“天有点冷,我想喝劲酒。”

    服务员问:“大瓶的?”

    我说:“大瓶的。顺便给我上两包花生。”

    服务员去帮我买酒,然后拿了花生来,我一个人喝着酒,吃花生。

    我脑子里全是三十万!

    手机响了,是谢丹阳打来的,好些天没见到她了,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对夏拉也好,对谢丹阳也好,都挺过分的,可现在,我真的没心情待见她们。

    也不想见她们。

    心里全是三十万!

    三十万能买什么?

    能买一部奥迪a4。

    还是挺高配的。

    还能买宝马3系,低配的。

    还能首付一套好房子!

    就这么被贺兰婷吞了。

    我挂断了谢丹阳的电话,然后给贺兰婷继续打电话,这次打通了,她却不接。

    我喝了有半瓶的劲酒,喝下去后,感觉有点眼花,头也热,而且,怒气也更大了。

    妈的,我要去找她!

    心里这么想,我就真的去了。

    打的过去了她家小区,然后轻车熟路,跟着小区人进去小区,然后在楼层下面等有人出来我直接进去了。

    到了她家门口,我按门铃,按完了躲在旁边,按了好久,她却不开门。

    我纳闷,她是不在家吗?

    继续按!

    许久后,门开了。

    贺兰婷在家。

    看来她刚洗澡完了。

    她很美,她的美,无需多描述。

    可我的心思,全是三十万。

    贺兰婷一看是我,没好气说道:“什么事?”

    我说道:“三十万,你就自己拿了,也太狠了吧。”

    贺兰婷说:“原来是为了钱。”

    她说完,走回去里面,坐着喝牛奶。

    我跟着进去,鞋子也不换,我说道:“对,三十万,我心里不平衡。”

    贺兰婷说:“告诉你吧,叶厂长说,你是个挺不错的人,我和他说你刚工作不到半年,他说你没那么多钱赔,就不让你赔了。但我想,就算不让赔,那材料费总要赔他,他就算有钱,也是他的钱,我们不能无耻。那材料,大概也值二十万。他不要,我也要给他!”

    我说道:“那还有十万!你想全吞了?”

    贺兰婷问我说:“喝酒壮胆子?然后来问我要钱?”

    我说:“是。”

    贺兰婷说:“分你两万。最多了,走吧,我要睡了,不送。”

    我说:“好,现在就要!”

    还好我来闹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我不来闹,连一分都没有。

    来这么一闹,有了两万!

    贺兰婷从她房间拿了两万现金给了我,扔在我面前,说:“我要睡了,麻烦你离开。”

    我拿了钱就走。

    出门口的时候,贺兰婷突然叫住我:“等等!”

    我回头看她:“什么事?”

    贺兰婷说:“外面下雨,你怎么走?”

    我说:“刚才打的来,我也淋着雨跑进来,现在我也能淋着雨出去,这么些雨,怕什么。”

    贺兰婷看看我。

    我以为她会留我住宿,谁知她扔了一个雨伞给我:“拿去吧。”

    靠。

    我拿了雨伞,走了。

    还好,还有两万。

    我出去外面后,打的去找了一个三星级的宾馆,进去后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下了。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任琳的妈妈带着任琳的弟弟来了,是贺兰婷带着他们进来的。

    到了会见室,任琳一家人抱头痛哭。

    然后哭完后,诉说彼此最近的生活。

    我见惯不怪了,打着哈欠看着他们一家人。

    贺兰婷至始至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妈的,她就算给叶厂长二十万,给了我两万,她自己还拿了八万,就这么就不高兴了。

    连一块钱都不想给我,好恶心的这种人。

    我也懒得理她。

    等到会见时间到了,她带着任琳妈妈和任琳弟弟走了,而我,带着任琳回去。

    任琳擦了擦哭红的眼睛,对我说道:“谢谢你,张医生。”

    我说:“不用谢。”

    她问我:“你叫张帆是吗?”

    我说:“对。”

    她说:“我想告诉你一件我听来的关系到你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