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25章

    在劳动车间和仓库的甬道,通向仓库的各条甬道,加装监控,在仓库也加装了监控。

    老子看你们这下子还烧不烧。

    让我高兴的一幕出现了。

    在开会的时候,看到章队长一脸肿胀坐在我旁边。

    那样子像极了被马蜂蜇过的模样,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一定被人打的,而打的人,很可能就是小美的爸爸叫人打的。

    章队长怒气汹汹盯了我一眼,那模样气鼓鼓的,甚是像愤怒的小鸟,我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不单单是我笑,好多人见了都笑,只不过她们偷偷憋住转身或者去章队长看不到的地方笑而已。

    散会后,章队长拦在了我面前。

    我看着她这张猪头脸,又忍不住了。

    章队长说道:“张帆!有你的,找人暗算我!”

    我停住笑后说道:“章队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你哪只狗眼看到我找人暗算你了?右边狗眼?还是左边狗眼?”

    章队长说道:“别太得瑟,来日方长!”

    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埋,埋死你。话说,章队长,被打得这球样,就别来上班了,拜托,别来丢人啊。”

    她说道:“关你事!”

    我说:“其实你就舍不得每天剥削到的那点钱,如果一天不来,可要损失不少啊。我有点真的佩服你,一下子让你吐出近百万,你也不用卖车和卖房,你到底非法搞了多少钱啊?”

    她转身走了。

    口舌之争,胜利无用。

    但是过了嘴瘾。

    看来,以后如果要揍章队长,找小美的爸爸就行了,我不爽了,我就找小美的爸爸,让他帮我出出气。

    小美的爸爸到底找的什么人,下手不重,但却能教训得章队长跟个球似的,真是大快人心啊。

    徐男通知我,a监区送来了一个心理病发作的犯人,在我的心理咨询办公室。

    我过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

    一个看起来瘦削的女子,坐在凳子上,我问a监区带着她来的女狱警怎么回事。

    女狱警说这个女犯老是喊着不要杀我爸爸不要杀我,看到人就喊。

    她们怀疑她已经疯了,半夜也喊,搞得大家睡不了,所以送来看看。

    难道又是一个被迫害妄想症?

    我拿了她的资料,绕过去她面前,看看她的资料,问道:“你叫任琳?”

    她看着我,害怕的喊叫:“不要杀我!爸爸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看她失去情绪的大喊大叫,走了出外面,她停止了喊叫,只是用惊恐的眼睛看着我。

    女狱警们问我她怎么了,我说估计是被迫害妄想症发作。

    看了任琳的资料,任琳入狱的罪名是防卫过当而引发的故意伤害罪。

    任琳是上周才入狱的,大年三十晚饭的时候,捅死了自己父亲,被拘捕。

    这怎么看起来都十恶不赦的啊,但是她所在的小区居民几千人联名上书要法院从轻处罚。

    我看着任琳犯罪资料,听着狱警的介绍。

    原来,任琳从小衣食无忧,家境好,父母经商,做服装批发的,她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弟弟,任琳在大学毕业后,在妈妈的帮助下自己也开了一个小便利店,生活过得挺不错,但是,父亲在外面养有小三,而且已经好几年,是过年之前刚被任琳妈妈的同学发现的,任琳妈妈的同学告诉了任琳妈妈,任琳妈妈和任琳诉苦,任琳一查,父亲果然外面养有小三,。

    任琳父亲平时以自己经商出差进货的借口,很少回家。

    任琳父亲大年三十好不容易回家了,回到家,原本是一家团圆吃年夜饭的时候,发生惨案也的确是在吃年夜饭的时候,勤劳诚恳默默为家庭付出的任琳妈妈做好了一桌子菜,一家四口坐在家里吃年夜饭,在等着父亲喝了两杯酒后,任琳问父亲,xxx是谁,也就是小三的名字。

    任琳父亲一听,脸色大变,说不认识。

    任琳马上拿了照片给父亲看,父亲一看到照片,暴跳如雷。

    任琳这时候劝说父亲,让父亲悬崖勒马,赶紧回头,回到轨道上,一家人还好好走下去。

    但任琳父亲觉得自己被揭了丑,尤其是突然的揭发,在妻子儿女面前,脸面挂不住,当即破口大骂任琳跟踪他,然后翻桌子,一桌菜全翻了,拿了椅子就砸任琳,任琳的弟弟和妈妈赶紧帮忙劝阻,但任琳父亲看到自己妻子儿子都来按着自己,他认为一家人都在反他,怒火中烧的他从电视柜抽屉里拿出家用的羊角锤,嘴里喊着杀了全家人,对着妻子儿子一顿打,儿子顿时被打倒在地,满头鲜血,任琳妈妈也被打晕,但任琳爸爸并没有罢休,拿着羊角锤追着任琳打,任琳被打倒在茶几上的时候,拿了茶几上的水果刀转身一捅,这一刀刚好捅在了任琳父亲的胸腔,任琳父亲在晕倒之前,还拿着羊角锤狠狠打了任琳三下,好在都没砸在要害处。

    任琳父亲晕倒之后,任琳赶紧报警打110,120,一家人全进了医院。

    任琳轻伤,任琳母亲轻伤,任琳弟弟的头部经过包扎治疗,也没大碍。

    但是任琳父亲抢救无效死亡。

    惨案发生了之后,整个小区都轰动了,因为任琳的妈妈是个不善言辞但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小区里面每次做慈善活动,或者是遇到天灾需要捐款的,给贫困地区捐东西,她没有落下一次,小区里遇到谁要帮忙的,她也总默默的帮助,这包括任琳也是如此,姐弟两都是品学兼优,乐于助人,心地善良,整个小区几乎无人不知她们一家人,唯独对任琳父亲反感,因为很多人都对任琳父亲印象不好,不讲理,而且自夸,喜欢炫富,没同情心,当得知任琳家里发生了惨案,小区几千居民自发组织,到法院联名请求从轻处罚任琳。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任琳故意伤害他人致人死亡,虽然主观上属于自身防卫,可其防卫明显超过限度,属于防卫过当,因此认定任琳为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我看完后说道:“这算什么防卫过当啊!这是正当防卫啊。”

    女狱警说道:“这个法院说了算,你还是去看看她怎么样吧,我看她也是挺好一姑娘。”

    我说:“我试图和她沟通沟通吧。”

    我回到了办公室。

    她看着我,盯着我看,这次却不叫了。

    我坐下后,点了一支烟抽,我也不问她要不要烟,看她那样子,也是不懂得抽烟的样子,不过这么一个瘦弱清丽的女孩子是一个杀人犯,说谁谁也不信啊。

    我抽完了一支烟,她问我道:“你是谁?”

    我说:“放心,我不是你爸爸。”

    她自言自语:“爸爸,爸爸!我杀了我爸爸!”

    我说:“对,你杀了你爸爸。”

    她哭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爸爸,我不是故意的!”

    看来提到她爸爸她就发狂啊。

    她继续喊叫,我拿了一本书,耐心的看着等她发狂完了。

    她静下来,因为嘶叫,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对我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其实你爸爸很该死。作为一个人夫,一个父亲,出轨了,拿家里辛辛苦苦赚的钱养小三了,还不感到羞耻,还打你们,他是该死了。”

    任琳哭着说:“但是他还是我爸啊,是我捅死了他。”

    我叹气,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任琳哭着哭着,说道:“你是谁?”

    我说:“心理医生,监狱里的心理医生,她们说你犯病了,说你看到人就以为你爸爸要来杀你。”

    她说:“我好怕,我总是看到他拿着锤子来打我杀我。他满身是血,要杀我,杀我和弟弟,我妈妈。”

    我说:“你有点像战争后遗症,就是那场争斗,让你心理有了创伤的后遗症。你不敢接受你父亲被你捅死的事实,而且你很愧疚,对吗?”

    她哭着点点头。

    我说:“好吧,其实,真的是你父亲该死。你看那么多人联名上诉,求法院判你无罪,所有人都觉得你父亲该死。换个角度想,你那天如果不捅死你父亲,这么说吧,是你阻止了你父亲,否则,死的人可能就是你,甚至还有你弟弟和你妈妈。你救了他们。”

    她眼泪不停的流着,看起来悲伤至极。

    她说道:“我总是做噩梦。”

    我想到了小美那个病,和家人团聚,让家人帮助使她从梦魇中幻想中走出来,是最好的救治她的办法。

    我说道:“我安排你妈妈和你弟弟跟你见面吧。”

    她猛抬起头:“可以吗!我可以见我弟弟和我妈妈吗!我好想他们!”

    我说:“我尽量努力好吗,我开给你一点药,你拿去吃。”

    我给她的药,就跟给小美的药是一样的药。

    我吩咐了她吃多少后,让女狱警带走了她。

    我跟贺兰婷汇报了这件事,让贺兰婷想办法让她家人来和她见面。

    贺兰婷听完后,说:“她爸爸先拿了羊角锤大喊要杀死全家?把自己妻子儿子打伤打晕,然后又要打死女儿,女儿拿了水果刀制止爸爸杀自己,杀全家人,才捅了爸爸。这是防卫过当?这是哪个蠢法官判的?这整个过程,任琳的行为完全是属于正当防卫,因为她爸爸用羊角锤锤杀她,她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所以才进行防卫,应该判无罪当庭释放!”

    我听完后,说:“对,但你不是法官。她现在发病了,麻烦你帮忙救救她,让我找找她家人,然后你通融她们进来,不过我可先说,我可没钱给你,她们家人要出钱给你,你好意思拿吗?”

    贺兰婷说:“去找吧,别废话,找到后告诉我,我自己带他们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