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22章

    监区长连问章队长两次,那部新买的宝马是不是她的车,章队长都不说话。

    监区长说道:“那就算是默认了。你有钱买宝马,那都是坑我们的钱的,你有钱买了宝马,却没钱吐出来给我们?那算了,钱我们也不要了,不过你干的这些好事,我捅到上面去。你觉得还会有人保得住你吗?”

    章队长急忙说道:“监区长,我给,我给。”

    监区长说道:“很好。你可以滚了!记住,下班后,在门口等魏璐她们!”

    我自告奋勇:“报告监区长!我也去!”

    监区长点点头:“去吧。”

    我高兴点头。

    监区长把章队长呵斥走了,那骂人就跟骂一条狗一样的,可怜这呼风唤雨嚣张至极的章队长,被骂的狗血淋头连坑都不敢坑一声。

    魏璐她们几个人在比对着记录数据,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而且还要细致才行。

    监区长也吩咐了,咱可以拿回咱们该拿的那部分,但是也不能搞过了头,把章队长的那份都吞来了,那就和她这人没什么两样了。

    我心想,还跟章队长这种人有什么鸟道义可讲的吗?

    监区长叫我出去。

    我和监区长出去了走廊外面,监区长对我说道:“我之前是不是错怪了你很多?”

    我说:“也不是吧,这都怪章队长搞的鬼。”

    监区长说道:“你不会怪我吧?”

    我心想,哪能不怪你啊,但嘴上不能说啊,就说:“我不会怪你的监区长,那都是章队长搞鬼的,我怎么能去怪你呢?”

    监区长笑笑,说:“是我以前看错了你。信错了人,那章队长毕竟是和我从a监区过来的,在a监区的时候,我很多工作都是交给她去做,她做得也很好,也很少让我有操心的地方,到了这里,我也是都交给了她来办,可我没想到是这么一个跟了我多年的人,也能这么对我!”

    我笑笑。

    监区长说道:“以后上天台的这份工作,交由你来办!”

    我急忙鞠躬感谢:“谢谢监区长!”

    监区长又说道:“不用谢,是我谢你才是,如果不是你,我还被她蒙在鼓里,可能以后不会知道她这么对我。以后你好好干。”

    我说道:“一定一定。”

    监区长又说道:“还有,如果她再去破坏监区的工作,你就直接汇报我,让我来处理她!”

    我说:“好!”

    一下子,我的心情一片开朗,下雨的阴沉天空看起来都那么的美丽无比。

    我进去帮忙点东西了。

    临近下班的时候,才点完了。

    点完了之后,算出来了,监区长看了一眼,说:“这刚好差不多是两部章队长开的宝马的钱。”

    魏璐问道:“监区长,那她没钱给我们怎么办?”

    监区长说道:“怎么可能没钱?逼着她吐出来!”

    我说道:“是,监区长!这事让我们去办吧,你放心就好。”

    监区长吩咐道:“去把章队长叫来!”

    章队长面如死灰。

    监区长问她道:“这里的烟,这里的东西,都不够分的,你变卖了换钱的,也要吐出来。还有,我们算出来的钱是那么多!下班后把钱准备齐了。”

    章队长一看这数据,吓了一跳:“怎么会那么多!”

    监区长说道:“你可以自己再算。”

    章队长低沉着头。

    监区长说道:“钱呢?都去哪儿了?”

    章队长说道:“我全款付了一套房。”

    监区长说道:“那好办,卖了就行。你今天必须给一半,还有一半,限你一周。”

    章队长说:“我给。”

    下班后,我带着徐男,沈月,魏璐等若干人马出去了外面。

    徐男弄来了谢丹阳的轿车,刚好坐我们几个。

    章队长这人虽然傻帽傻缺,但还不至于傻到每天开着她的新宝马招摇上班。

    她开着一部现代的轿车,到了我们车子边,问我们道:“有建行卡吗?”

    我看看魏璐,魏璐说:“有。”

    她说:“跟着来吧。”

    看得出,她的心在滴血。

    开车跟着到了建行,我们跟着进去,她直接全部转账给了魏璐。

    妈的,这家伙,不是说捞钱都拿去买车买房了吗,怎么从哪里还搞出那么多钱?

    看来,我们真是小看了她啊。

    章队长恶狠狠看了我一眼,然后上车先走了。

    我们几个自然是开去找了个吃饭的地方,搓一顿再说。

    这算是庆功宴。

    次日,我上了楼顶。

    楼顶真是个好地方,看着这么多的东西,钱,以后,还是让我干这个事。

    我不会像章队长那贪财的老女人那样,尽干傻事,少报,而大家都看见的啊,这么蠢的占小便宜,真是蠢到家了啊,这么一搞,这些心理不平衡的下属,还不都反了啊,而且她每天都要亲力亲为,怕自己被人坑,怕自己分得少了,而且尽量多占人便宜,连自己的主子监区长的便宜都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进去埋吗。

    我让徐男和沈月来干这个事,让手下干就成了,给她们最大的信任,她们也对我报于最大的忠诚。

    大家都很高兴,明显的拿到的钱比以前的多。

    魏璐把大家被章队长克扣的该得到的钱都分了,我们又捞了一人一大笔钱,以前被章队长吃掉的,全都吐回来了。

    可是,这原本是我值得十分高兴的事情,但我那天晚上,就又被章队长阴了一把。

    第二天我去上班时候,吃过了早餐,还没走到监区,监区大门口就有人等着我了。

    徐男等若干人都在等着我。

    而且都是表情严肃。

    我一看到她们这个阵仗,就奇怪道:“都不去楼顶分钱,跑来这里干什么?等我给你们买早餐吗?”

    徐男说:“出事了。”

    我点了一支烟:“大事还是小事?”

    徐男说:“大事。”

    我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说。”

    徐男说:“这几天做好的编织袋,全部被烧了!”

    我一扔烟头:“走!”

    做好的编织袋,都是放在监区劳动车间的仓库那里,居然被烧了?

    不过那玩意,易燃,一点就可以烧完了。

    到了仓库,黑乎乎的仓库,仓库没被烧,仓库很高很大,但是编织袋,这几天生产好的几万个编织袋,全都化作了灰烬。

    我看着这黑乎乎的仓库,愣了好久,问道:“这难道没人发现吗?”

    徐男说:“发现了,消防的来了,救了火,可那时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我问:“几点的事情?”

    徐男说:“凌晨四点多。”

    我软塌塌的靠在了墙上,这下惨了,损失了那么大,怎么跟贺兰婷交代?贺兰婷又怎么和那个怪脾气老头叶厂长交代。

    我问徐男:“是人为的吗?”

    徐男说:“警察来了,调查了,查不出来。”

    我问道:“查监控也没查出来?”

    徐男说:“这边没监控。”

    难道就这么承认是自燃的?

    不可能自燃!

    编织袋怎么可能自燃!

    我说:“我估计是人为。”

    徐男说:“我们也觉得是人为。”

    我问道:“监区长她们都知道么?”

    徐男说:“通宵班值勤的小陈说,监区长也来看救火了,领导们都知道了。”

    我呵呵无奈的笑了校看着这一堆灰烬,就这么自认倒霉了?

    我去了监区长那里,监区长两只熊猫眼,看来昨晚真是因为救火没睡好。

    监区长问我道:“去看过了吗火灾现场。”

    我说:“抱歉监区长,我昨晚没知道。”

    监区长说:“你知道也没用。都已经烧光了,救也救不了。”

    我说道:“可我觉得应该通知我的。”

    监区长问我道:“这失火的原因查不出来,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

    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一起简单的自燃事故!”

    监区长看看我,然后走过来,问:“你说是有人故意纵火?”

    我说:“是。而且很有可能就是,章队长!”

    监区长问我道:“很可能就是她?为什么这么说?就因为她对我们怨恨,报复的可能性最大?”

    我说:“对。这就是原因。而且她有前科,她从来不想让我们的工作好好运转。”

    监区长说:“可是我们没有证据。”

    我叹气,说:“对,没有证据。现在烦恼的就是如何和给我们生意做的叶厂长一个交代了。材料都是他提供的,拿不到钱,我们连女囚的工资都给不了。”

    监区长问我道:“你和他关系挺好吧?”

    我说:“不是很好。”

    监区长说:“如果按合同上赔的话,我们会赔惨,而且监狱不会替我们赔钱。”

    我说:“我去问问吧。”

    监区长说:“那就麻烦你了。”

    我急忙说:“不麻烦的。”

    我去找了贺兰婷。

    贺兰婷也知道了编织袋被烧的事。

    她似乎心情还很好,我进去她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听着歌。

    她直接就问我:“想好了怎么给叶厂长一个交代吗?”

    我说道:“会不会要我们赔钱呢?”

    贺兰婷说道:“会。”

    我说:“那这钱是谁出?监狱吗?”

    贺兰婷说道:“不拿你们监区的人是问就好了你还想这钱让监狱出!”

    我说:“可是警察都查不出来是不是人为纵火。”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