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18章

    我压着怒火,问徐男道:“那现在怎么办?”

    徐男说道:“只能换了新电表,新闸刀,这段烧坏的线路也要重新换,估计要弄一天。必须找电工,换保险丝我还能换,换这个我做不了。三相的电压很大。”

    我只好说道:“去找电工吧。”

    我让女囚们都回去了。

    正要回去办公室,章队长刚好来了,不是刚好来,我估计是早就想来的来奚落我。

    看她那得意的笑容,我就知道她没有好意。

    她走过来,问我道:“张队长,不干活了吗?”

    我说道:“干,不过现在电表都烧了,没有电了,做不了。”

    她说道:“呀,怎么这样子啊,真是太不走运了。”

    我呵呵的假装笑。

    章队长看看地上一堆做编织袋的材料,说道:“听说你为监狱拉了一大笔的编织袋生产的生意,真是了不起啊。”

    我说:“还好吧。”

    章队长靠过来,轻轻问我道:“那,你赚了不少吧?”

    我说道:“有什么赚不赚,就那样子,为监狱女犯们服务嘛。”

    章队长冷笑一声,说:“张队长不老实啊,我可听说,一个编织袋加工费五毛钱,监狱拿了一毛五,监区两毛,犯人拿两毛,还有五分钱,去哪里了?”

    看来,这家伙全打听清楚了,她以为我这五分钱全部进入了我口袋。

    我说道:“章队长,你先别管那五分钱去哪里,我能为监区拉生意,监区能有钱赚,自然也有你的份,你就别太贪心好吧?”

    章队长说道:“我贪心?嘿嘿。张队长,你想想看啊,一个袋子五分钱,如果一天一万个,一个月你能拿到一万五。嘿嘿,一万五啊,你就想自己吃了吗?“

    果然,她以为我这一万五全是进了我口袋。

    我说道:“其实这钱不是全进我口袋的,还有一部分人,也是要分的,我只是分到一点。”

    章队长说道:“一点?你骗谁呢!”

    我说:“爱信不信吧。”

    章队长说道:“张队长,这监区,不是你一个人的监区,就算你拉来了生意,你以为没有我的帮忙,你就能做的了吗?”

    我问道:“你想怎么样?”

    她说道:“分我一半!否则,你别想干下去!”

    这***,我之前和康雪斗,康雪都说话比较拐弯抹角,这厮开口就那么直接,给我不给,不给我就搞破坏!

    我说道:“不可能给你!你可以让我不干,你可以试一试嘛!”

    章队长阴笑一声,说:“那就继续试一试。”

    她这明摆着说了,刚才断电,搞坏线路,就是她干的,如果我不分钱她,她就继续破坏下去,让我也干不好。

    看着她带人嚣张离去的背影,我真想上去踩死她。

    得想办法开工,然后对付她才行。

    电工进监狱,也是办理一大堆的手续,然后才进来了,看来,今天是不能开工了。

    当电工来了之后,我和徐男问了一下,得到的结论也是:有人故意弄烧的。

    ***,肯定是章队长她们干的!

    电工修好了电表,闸刀,还有换好线路,已经快下班了。

    本来想请他们吃个饭,但在这里吃饭,要请破产,就让徐男去申请拿钱给他们让他们先回去。

    谁知道。

    妈的,我签字了,到了章队长那边她不签字,她不签字我就不能拿到监区长那里签字,然后拿不到总监区长那边签字,过不了财务那一关,在财务那边就拿不到钱。

    我冷着脸,问:“章队长为什么不签字?”

    徐男欲言又止。

    我说:“你也婆婆妈妈了吗?”

    徐男说道:“章队长说我们自己搞的这些坏了,让我们自己处理。不能让监狱来帮我们处理。”

    我马上把单子拿了,就去找章队长。

    直接推开章队长的办公室,她正在数钱。

    两沓钱,不知道她从哪里弄的黑钱。

    见我闯进去,她急忙收好钱放进抽屉,冷冷看着我:“怎么这么没礼貌,不懂得敲门吗!”

    我拿着单子扔她桌上说道:“为什么不给我们签字?”

    章队长看了看,脸上露出骄傲鄙夷的神色,说道:“不想签字就不想签字,你一定要我给你一个理由吗?”

    我说:“对。理由!”

    章队长说:“理由就是,我怀疑你们自己人为弄坏的电表,所以你们要自己担负这个责任,而不是让监狱来给你们擦屁股!”

    我怒道:“对!是人为!但不是我们做的!”

    章队长说:“是吧,是人为,那是谁做的?我说,一定是你们操作不当才成了这样子。”

    我发火道:“章队长,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你敢发毒誓说不是你做的?”

    她说道:“发不发毒誓,我自己说了算。我做不做,我自己才知道。你的意思说是我做的,那请你拿出证据来!”

    我看看单子上,五百多的材料费和维修费,说:“得,我还不求你了!”

    章队长说道:“那最好了,慢走不送!”

    我转身走了。

    我自己掏钱给了电工,让电工走了。

    徐男问我道:“哥们,这钱你就自己出?”

    我说:“有什么办法,章队长那厮不肯签字!故意刁难我。卡住我!”

    徐男说道:“那我们这口气就这么忍下去?就算忍得了,那我们如果再开工,她们又搞破坏呢?我们总不能时时刻刻都派人看着那么多线路吧。”

    我说:“明天再看看吧,我有了准备。”

    徐男没继续问了。

    次日,我继续让徐男安排女囚们开工。

    女囚们其实都很乐意干这个活,一天几十块,对她们来说,收入已经很高了,而且几十块,也能改善了很好的伙食,妈的,就是章队长这帮,还捣乱。

    我知道她们肯定还会来捣乱。

    徐男对我申请道:“我找一些人,四处巡逻,重点看好电表那边吧?”

    我说道:“你就是看好电表那边,整一条线路过来,你不可能每边都能看好吧?”

    徐男说:“那难道就让她们又去捣乱,搞坏吗?”

    我说:“你带人看看那边就行了,电表那边,你可以偶尔路过一下。”

    徐男和我说道:“这不行的哥们!不派人守着,她们就专门搞那里!”

    我说道:“可我觉得那边比较重要,你知道那边更容易下手吗?她们跳下去剪断几截线路,我们要接的话,估计要接几天。”

    徐男沮丧的对我说:“实际上,我们无论怎么守着,她们都有办法破坏得了。”

    我说:“对,所以,我们的生产可能无法进行得下去。”

    徐男咬咬牙,骂道:“***章xx!这好歹也是我们监区的生意,我们都能分钱,她偏偏弄破坏,是不是有病啊!”

    我说:“她想和我分钱,她以为我每个袋子都能赚到五分钱。她不相信我的话。”

    徐男说:“贪!”

    我说:“好了男哥,别发牢骚吧,快去巡逻。”

    徐男说:“我觉得等下又可以找电工了。”

    我没说话,扔给她一支烟:“快去干活。”

    工作开始了,女囚们开始缝纫编织袋,女囚们大多会用缝纫机,她们以前就干过类似的不少的活儿,不过很多活儿,她们基本都不能拿什么钱,只能拿分数,有的拼命干就是为了加分,加分争取减刑早日出狱。

    而现在,不仅可以加分,还可以拿钱,她们自然卯足了劲干着。

    我抽着烟,坐在那里看着她们。

    一个多钟头后,我抽了六支烟,妈的,想着最好能戒烟,至少能越抽越少的,怎么现在抽烟越来越多了。

    正看着这支烟,忍着不要点的时候,听到啊的惨叫一声。

    声音是从电表箱那边传过来的!

    这声音叫得特别的惨烈。

    好多女囚们都停了手上的活儿,看着那边。

    我们众多管教狱警马上跑过去那里。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女管教躺在电表箱下的地上。

    我们跑过去一看,是李开雯。

    李开雯是章队长的人。

    李开雯躺在地上,口吐泡沫,一动不动。

    她是被电倒了。

    我急忙过去摇了她两下:“李开雯!李开雯!”

    她没有了知觉。

    我急忙让人叫救护车!

    救护车来后,赶紧的拉着她去了市监狱医院。

    会不会死啊,我心里担心着。

    因为,在电表箱上,我昨天让电工动了手脚,我让他们把其中一根火线露出一点皮,那胶皮里面的铜线‘意外’的搭在了电表箱子的上面,这整个电表箱子,这时是有很强大的电流的,一旦碰到。

    后果不堪设想。

    电工告诉我说,这样一来,电是被电到,但不致死,严重的最多昏过去。我让电工设置好了后,如果出事,要他们千万说不知道!而且,我塞给了他们两一人三千块钱。

    我原本不想出这么个阴招损招来害人的,但我想到估计是章队长自己去干的,因为我听说章队长以前读过一年多的中专,后来不读了,专业就是电工,在a监区,很多线路的简单问题她都可以应付。

    可谁想到这头老狐狸根本不会自己动手,让人来干了。

    我坚信,她让李开雯来动手的时候,她们一定有派人在那里看着我们有没有人过来,才动手的。

    可人出事了,她们又跑去哪里,李开雯都要被电死了,这不比什么都更严重吗?

    都被吓跑了?

    沈月来给我消息,说:“打听到李开雯可能要截肢。整个右手。”

    我一下子心情不好了,这下闹出大事了!

    就算查不出来是我,可我无法做到心安理得,我原本就是要教训她们一下,可没想到搞出这么严重。而且电工还说最严重不过晕过去,可现在呢?

    都要截肢了!

    沈月问我道:“队长,你怎么了?脸色一下子惨白?”

    我说道:“没事,想到截肢,我觉得很可怕。你再去打听打听,毕竟是我们监区的人。”

    沈月出去了。

    徐男进来了。

    徐男进来后,就问我:“说实话,哥们,这是不是你故意设的陷阱?”

    我当然不能说是我干的,我说道:“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徐男问:“真的吗?”

    我说:“真的!我跟你这么说,男哥,如果我要设置陷阱,也要设置整章队长的陷阱,我搞这么一出,弄到了别人,我于心何忍?”

    我演的很像,徐男相信了我,问我道:“李开雯好歹是我们监区的,就算是跟着章队长针对过我们,但现在这样子惨了,我们该怎么做?”

    我说道:“还能怎么做,先看看救人要紧啊!等李开雯的好消息吧。”

    徐男问:“截肢还能是好消息吗?”

    我问徐男:“你这么口口声声都讲话很冲我来,那你说吧,你想怎么的?”

    徐男急忙说道:“对不起,我确实有一点讲话不好听。队长,那我们只能等消息了?”

    我说:“对,等消息。如果需要钱,我们再发起捐款。不过在市监狱医院,不用钱啊。但如果转去别的院,就再说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