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14章

    我自言自语的说道:“已经三分钟了呐。”

    嘟嘟嘟。

    门被敲了。

    我自己都跳了起来!

    难道,这会是真的吗?

    我急忙说:“请进!”

    进来的,真的是兰芬和兰芳两姐妹。

    我长大了嘴巴。

    兰芬兰芳进来后,对我说道:“张队长,我们姐妹俩,想请你吃个饭,下班后,在106包厢,你务必到呀。”

    我说道:“好。”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然后想到,这他妈也太神奇了!

    我要买彩票!

    兰芳说道:“那我们姐妹俩等待张队长的光临,再见队长。”

    我挥挥手,她们出去了。

    我马上冲去关上门,跑回小美身旁:“你是神仙吗!”

    小美摇摇头,说:“你怎么了呀。”

    我说:“小美,这两天你什么都别管了,告诉我体育彩票开的什么号码,我去买彩票!好吗?”

    小美说:“好啊,可是不中你不要怪我呀。”

    我说:“没事,我不会怪你的!”

    和小美嘱咐了一番后,我让人带她回去了。

    下班后,我径直去了黑饭店,兰芬兰芳两姐妹要请我吃饭呐。

    进了那个包厢,两姐妹已经在里面等我了。

    看到我进来,两人都站了起来。

    我进去后,和她们打完招呼,大家坐下。

    酒菜都已经点上了,兰芬把筷子递给我,兰芳给我打饭,我急忙说别客气别客气。

    两姐妹相隔一岁,不知道她家人什么背景,把两姐妹送进了这里来,监狱里,真正考进来的人占了一部分,而有背景走后门进来的,占了另外一部分。

    兰芬兰芳给我倒酒,然后敬酒。

    喝了几杯后,兰芬说道:“张队长,我们两姐妹,都挺佩服你的。”

    我笑笑说:“我有什么好佩服的,我来这里才没多久,都才半年多,有什么还需要你们多多照顾。”

    兰芬说:“张队长,你这人比较心胸开阔,而且坦承对人。刚才我们第一次进了你办公室后出来,忘了和你说请你吃饭的,然后又要折回来跟你说,但在外面就无意听到了你和徐男的对话,徐男说让你提防着我们,可你说你相信我们,我们姐妹俩,感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靠,刚才我乱想说两姐妹可能还没走远,会听到我们对话。

    结果没想到的是,她们想着回来说请我吃饭,结果听到了那段我和徐男的对话。

    还好我没有和徐男说我也怀疑。

    兰芬继续说道:“我们也是无意中听见的,不是故意。张队长,那时本想进去和你说请你吃饭,但又怕徐男在那里,大家尴尬。”

    我说道:“不会的,男哥也是性情中人,豪迈得很,不会放在心上,不过你们放心,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徐男我永远不会告诉她的。我也谢谢你们两姐妹那么看得起我,来,这杯酒,我敬你们。我还是一人一杯敬吧。”

    “不用不用,张队长,你敬一杯就行了。”

    吃饱喝足,我抢着去买单,两姐妹抢了买单。

    走了之后,我还心想,这到底是真的来投诚,还是假的来投诚,心里要提防,嘴上要说另外一套,如果是假的,就将计就计,如果是真的,只有这样才能赢取她们的心。

    晚上,我出去又买了药,那个医生又赚了一笔钱,笑的合不拢嘴。

    为了报答兰芬兰芳请我吃这顿饭,我顺便买了一人一条烟送她们。

    很快,我对兰芬兰芳两姐妹的投资马上得到了回报。

    请我吃饭后的第三天,风荷,也就是之前比兰芬兰芳早加入我的手下,和章队长的人起了冲突。

    事情是这样子的,风荷那天在执勤,章队长的人如今是没事干就要来骚扰殴打一番小美,到了小美身旁,正要对小美下手,风荷上去阻止,几个章队长的人便马上立即把风荷架开,这时,兰芬兰芳两姐妹马上上去,和章队长的人就对峙起来。

    章队长的人这时还不明就里,怎么平时兰芬兰芳都是自己人,今天是怎么了,后来才弄清楚了,兰芬兰芳两姐妹,加入我这一边了。

    章队长气了个半死。

    把她的下属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则是相反,我从来不乱责骂她们,我知道人心换人心的这个道理。

    我再次找了小美,她看起来好了很多,不论是气色,还是眼神,都比之前正常了。

    我问她:“在新监区,新监室,习惯了吗?”

    小美嗯的点点头,说:“薛姐她们都很好,很照顾我。”

    我说:“那就好。那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小美摇摇头。

    我说道:“继续吃药,坚持到完全好了为止。哦,还有那事,我拜托你帮我想的那个下一期的体育彩票的中奖号码是多少?”

    小美摇头。

    我问道:“怎么意思?摇头是没有想到没有预见到的意思?”

    小美说:“那个好难,我头好疼,后来我想了**彩的尾数。”

    我惊讶了:“你也懂**彩?”

    小美说:“我以前一个大学同桌,老是看这个,后来我也知道了。什么生肖,红蓝绿波的。”

    我马上高兴了,这**彩尾数也厉害啊!

    翻四十倍,买一块,中了给四十块,买十块,中了给四百块,买一百块,中了给四千块,买一千块,中了给四万块,如果一下子买两万块,那就是八十万!

    八十万啊!

    我就有钱买房子了!

    我激动的问道:“你告诉我今晚开什么号码!是想到的今晚的吗!”

    小美说:“是想到了今晚的,可是没有想到尾数。”

    我一下子郁闷了下去:“没想到啊?”

    小美抱歉的对我说:“我想过的,可是我想着想着,就一下子幻想到了我父母已经被人烧死了。”

    我急忙说道:“那你还是别想了,别想了啊。”

    妈的,万一又发病就麻烦了。

    搞不好把她治疯了,或者是治死了,那我要扛责任的啊。

    而且,如果把她治好,或许还有一笔钱拿呢。

    不是或许,是肯定。

    我敢肯定,如果我治好了小美,小美的爸爸妈妈,一定会给我一笔丰厚的报酬!

    小美说道:“但是我想到了开头数是3.三十多的。31还是37,还是33,还是39,反正是单数,我不敢确定是三十多少。”

    我马上记在了心里。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今晚我就出去买**彩。

    我说道:“谢谢你,小美,如果中奖,我分你一半。”

    小美笑着说:“好呀。”

    我说:“不过我和你说呢,就是别再去幻想预见未来了,估计真的很伤脑,可能真会让你走火入魔的。别想了啊。”

    小美点点头。

    送走了小美,忙了一下午后,下班我马上跑出去外面,去了青年旅社拿了手机。

    买**彩!

    打电话给王达,让他给我下注,31,33,35,37,39,全部一个两百块。

    暂时先买这么多吧,毕竟这个所谓的预见,是不太真实的,万一真的中奖了,以后看小美精神状况好点,就让她继续帮我猜,如果失败,那也不至于败太多。

    王达还一个劲的数落我:“妈的好好的工作不干,搞什么赌博,还赌这些玩意,有病吧你。”

    我说道:“记得开奖了告诉我!”

    挂了电话。

    然后到了楼下一家饭馆吃东西。

    点了一份苦瓜牛肉,一份红烧鱼,一份炒青菜,一个汤,挺便宜的,一共才四十八块。

    加了两瓶啤酒,一瓶六块钱。

    六十块钱,让我大吃一餐了。

    吃着吃着,我的面前坐下一个人。

    我一抬头,表情就僵硬了。

    是彩姐。

    我没有感到多少惊讶,毕竟这里是她的地盘。

    我估计,青年旅社我都住不下去了。

    彩姐身后的两个保镖,高大魁梧,他们两个自己找了地方坐。

    我问道:“吃了吗?”

    彩姐微微一笑,万种风情,让人浮想联翩,甚是抚媚妖娆。

    她说道:“没吃。”

    我问道:“要不要一起,加几个菜吧。不过,这种小地方,小饭馆,不适合你这身份来,要不你自己换个地方吃?”

    彩姐说道:“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

    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呵呵。只是怕这里饭菜不和你胃口。”

    彩姐说:“你吃吧,我刚好路过,看到你进来这里,就进来看看。放心,我没有跟踪你,也没有派人跟踪你。”

    我说:“其实我一直住在这里,看来这里是住不下去了。”

    彩姐说道:“住这里,是比住监狱好吧?”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

    我喝了一杯啤酒,问彩姐道:“说实话,面对你的时候,说你是黑衣帮的老大,谁都不会信,我自己都不相信。”

    彩姐说道:“为什么?”

    我说:“哪有这么风情万种漂亮的年轻黑帮老大,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幕后的老大啊?”

    彩姐说:“你可以自己查。”

    我说:“就非得做这行不可?”

    彩姐说道:“你以为就只有黑衣帮一个集团?为什么别的你不去查,就针对黑衣帮?”

    我说:“我要有这个本事,我都查。不过现在,你们黑衣帮并不关我事,我也不想和你们扯上任何麻烦,我还不想死。我只想在监狱里站稳,扫除监狱里的害群之马。但我知道的是,监狱里的不少人,都是你们黑衣帮的人。”

    彩姐说:“所以你还是和黑衣帮扯上了麻烦。”

    我说道:“对,扯上了麻烦,我是铁了心要在监狱里除掉她们的,那你是不是也要铁了心的除掉我?用你们特有的方式,让我灰飞烟灭?或者开车撞死,捅死,毒死,抛尸,各种杀害我的办法?”

    彩姐说道:“你为什么把我想象得那么可怕,吃人不眨眼?我是魔鬼吗?”

    我说:“那看看你们黑衣帮做的一切,有那些不是骇人听闻的?你看警察们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吗?”

    彩姐说:“随便你怎么想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很多黑道上的事,是别的帮派做的,特别心狠手辣的事,总是把责任推卸到黑衣帮的头上。我知道你不会相信。”

    我笑了笑,说:“我怎么相信?有毛病才相信吧。难道你们黑衣帮还会过马路扶老人?还会送盲人老人回家?难道你们还做雷锋的好事吗?”

    彩姐点点头,不回答我的话。

    我喝完了一瓶啤酒,又开了一瓶啤酒,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吧。如果你要杀我,虽然我不想死,但如果真要下手,请随意。”

    彩姐说:“我找你不是和你吵架,不是和你谈这些?”

    我问:“那你说谈什么?像上次一样,谈让我加入你们,加盟你们,为你们出力气开创新纪元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