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09章

    这时,康雪出现了,走过来后,对朱丽花笑了一下,说:”小朱啊,刚才这些,我也都见了,是个意外,就不要劳烦到监狱长那里去了。刚才呀,是人家张帆过来,然后呢,为了女囚,有了点口角,他们这也是一点意外,没什么事,没什么事。谢谢你们啊,辛苦你们过来了。“

    朱丽花看着康雪,然后看看我。

    我也不想惹出大事,闹到监狱长那里,对我也没好处,很可能我们一群人都被处分。

    先走,他日找机会报仇,这才是上策。

    我对朱丽花说道:”是的,朱队长,没什么的,我们就是闹闹,谢谢你。让你操心了。”

    朱丽花见我这么说,她说道:“都是自己的同事,你们这又何苦!”

    我笑笑,对她说:“以后我们会注意的,谢谢。”

    然后我对徐男和沈月挥挥手,示意徐男让徐男带着小美走了。

    徐男过去,搂着小美站起来了,小美害怕得路都走不好了。

    我过去扶着小美,和徐男一人一边,扶着她回去我们监区。

    ***康雪,咱们走着瞧!

    扶着小美走的时候,我问徐男:“你没事吧?男哥。”

    徐男说道:“被踹了几脚,没什么。”

    我又问沈月,“你呢?”

    沈月揉着自己的肩膀:“差点被打断了。”

    我问:“严重吗,我们去医护室先!”

    说着,带去了医护室。

    毕竟小美也受伤了。

    好在都是皮外伤。

    但是小美是真的被打怕了,瑟瑟发抖的,一个劲的不停念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上药后,我们带回去了监区。

    回到了我自己的办公室。

    小美还在发抖,沈月徐男出去后,看到没别人,小美一下子抱住我,哇哇哭着:“她们要杀我,她们要杀我!”

    我拍着小美的背:“没事了没事了。”

    朱丽花突然闯了进来,看到我抱着小美,小美抱着我,她咳了一声。

    我让小美到我身后,小美惊恐的站在了我身后,敌视的看着朱丽花。

    朱丽花说道:“这就是那个病人?”

    我说:“对,有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认为女人都会害她。我们还是出去谈吧。”

    我让小美自己在办公室,小美惊恐问我:“她们还会来吗?还会来打我吗!”

    我说:“不会的,你放心,我在门口守着。”

    她说:“那你快回来,快点回来。”

    我说:“放心,很快就回来。”

    我和朱丽花出去了外面。

    朱丽花问我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朱丽花说了康雪找茬打人的事情经过。

    朱丽花问道:“那你就这样算了?”

    我说:“不算了又有怎么用?不可能让我去跟监狱长副监狱长申诉成功啊,本来就是我先动手打她们的。她们找茬打女囚,我保护女囚,先打了她们。你说监狱长向着谁。她们都不会把女囚当人看,我还说为了女囚出头,她们买账吗?闹上去,最多各大五十大板,两边人都被处分,那我何必闹呢!”

    朱丽花说道:“你没事吧?”

    我奇怪的问:“你指的是哪方面有事?”

    朱丽花说:“被打。”

    我笑着说道:“花姐是在关心我吗?”

    她说:“多嘴随口说。”

    我说:“我看你呀就是关心我。你是真的爱上我了吧?”

    我低下身子,看上去她的脸。

    她一把推开我:“有毛病。”

    说完她就走了。

    我深呼吸一下,然后回到办公室。

    小美靠着我坐着,我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我自己也喝了一杯。

    我问道:“还很怕吗?”

    小美说道:“她们要杀我,医生!”

    我说:“她们知道你有病,她们和我有矛盾,不想让我治好你的病,就找茬打了你,不是人家派来杀你的,你放心。”

    小美说道:“不是的医生!那个刚才先打我的那个女的,是我前男友的女朋友的闺蜜,我见过她的,还有旁边两个都是她的朋友,我都认识的!”

    看来真被打得病更重了,我说道:“你在幻想了小美。”

    她惊恐的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她们要杀我!”

    看来,暂时不能好好沟通了。

    我拿出了药,对她说道:“这是我昨天去拿的药,你先吃药。”

    她摇头说:“我不吃,我不吃。这是毒药!”

    我说:“这不是毒药。”

    她说:“这一定是毒药,有人要害我!”

    我说道:“是我拿来的,我会害你吗?”

    她说:“你不会害我,可是这个药可能被换了,她们要杀我!”

    我说:“那我先试试给你看。”

    我说着,打开药瓶,然后拿了一颗放手里,塞进嘴巴里。

    其实没塞进嘴巴,还是放在手上,快速的装着吞下去,然后手放下桌子底下,说:“你看我吃给你看了,如果是毒药,我就要死了。”

    她看了我一会儿,发现真没事,说道:“可是我害怕这瓶没有,别的有!”

    靠。

    我有点不耐烦了:“我说了没有毒,你吃不吃!不吃我懒得治你,不保护你,让她们上来,我也不帮你挡了!”

    她急忙说道:“我吃我吃。”

    我拿出药,然后教她怎么吃。

    很多人都觉得,跟神经和跟心理有问题的人是很难沟通的,其实上不是,只是沟通用错了方法,她们或许某方面的确有问题,但并不代表她们弱智,相反的,她们在某些方面,非常的天才和聪明。

    例如那雨人电影中的那个人,在数学上,无论多难的题目,简直就是计算机计算的速度。

    小美吃了药后,说道:“我不想和别人住,我来了b监区,能让我自己住吗?禁闭室也行。”

    她恢复了理智。

    我高兴的说道:“可以。”

    恢复了理智,就可以和她进行无障碍沟通了。

    我还害怕刚才的康雪她们对小美进行暴力殴打的行为,让小美更加的病重,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我说道:“我昨晚去找了你的妈妈和爸爸,他们说今天会来看你。”

    我也给贺兰婷说了这事情,让她安排她们见面,贺兰婷发令下来,下面没人敢拦着。

    她说道:“不是的,我爸爸妈妈已经死了,烧死了!”

    我说:“你犯病你是幻想症!那不是真的!”

    她抬头看着我说:“不是的,他们真的被烧死了!他们死了,死了。”

    她说着,自己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我看着她这样子,只能说:“好吧,现在也中午了,你在我办公室先呆着,我让人去打饭过来。你在这里等到下午和你父母见面。”

    让徐男去打两份饭过来,小美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午饭,吃得津津有味。

    脸上露出开心的神色。

    我让小美在沙发上睡一下,她不睡,问我有书吗。

    我找书给她看,没想到,她看到了一本全英文版的简爱,她说:“我要看那个。”

    这本书不知道是谁留下来的。

    我好奇的看着小美:“你看得懂?”

    她说道:“嗯。”

    我给了她,然后奇怪的看着她,她看起来好像真的看得懂,这可是全英文版啊!

    我说道:“你真看得懂?”

    她说:“简爱,我看过中文版,没看过英文版。”

    我问:“写的什么?”

    我看过电影,但没看过书。

    她说:“你看过吗?”

    我说:“我看过电影。”

    她说:“我很佩服简爱,坚强不屈,不可战胜。”

    我说:“呵呵,是。”

    她真的看得懂,无语。

    让我这个英语烂得一塌糊涂的人情何以堪。

    我看她看得津津有味,也就不去打扰她。

    我自己打了个盹。

    醒来时,两点多了。

    小美的身边,叠起了一摞厚厚的七八本书。

    我伸了个懒腰,说:“没想到一觉睡了两个钟。”

    小美没看我。

    我靠近小美,问道:“这些,你都看完了?”

    七八本厚厚的书,那本英文版的简爱,还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有厚厚的其他的中外文小说。

    她说:“我看书速度很快。”

    我问:“这叫观其大略不求甚解吗?”

    她说:“这些书我以前都看过呀。”

    我说:“厉害啊。”

    她说:“我以前是省作协的会员,我们学校给我开了属于我的专栏。我可以写写散文,诗歌,然后学校会有人拿去贴在专栏上,广播配着音乐念我的散文和诗歌。我同学帮我投稿,一篇就能赚几千。”

    我大为吃惊:“你还有那么一手!哪些散文你都写了多久?”

    她说:“四五千字,一天就能写出来。”

    我问:“都能卖钱?”

    她说:“都能卖钱。”

    我愕然:“你太厉害了。还说去工厂男工厂打工。”

    她显露出害怕的神情:“投稿都是投到女生频道的编辑社,女人,会有女人和我接触,她们会害我。”

    我晕。

    看来,这还是个才女,治好了,前途一片光明,治不好,就真正毁了她。

    我问道:“你都投去哪里了?”

    她说:“很多杂志社,还有报刊,站,都给我开价。”

    我说道:“你配合好治病吧,不要让病毁了你。”

    她微微点头。

    下午,三点整。

    我带着她到会见室。

    亲情会见室。

    小美的父母已经等待了很久,看到自己的女儿,她的妈妈跑上来抱住了小美,小美还是很害怕:“你不要碰我,我不让你碰,你不要碰我!”

    她开始是抗拒。

    但是小美的妈妈越解释说我是你妈妈,她越是疯狂反抗推开:“你不是!你一定是假的!你是她们让你化妆成我妈妈的样子来害我!”

    我只好让小美的妈妈先让开一下,放开了她,小美的妈妈泣不成声,看着自己女儿这样子,有些无可适从。

    小美的爸爸过来,问道:“小美,是爸爸啊,你不记得爸爸了?”

    小美看了看她父亲,一下子扑进自己父亲怀里:“爸爸,爸爸!你没死,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死了!”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她还认她爸爸,希望能从这里作为切入口,把她幻想击破,把她从幻想中带回现实。

    小美父亲抱着小美,也流了眼泪:“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整天忙,爸爸对不起美美。”

    小美哭着看着爸爸:“我以为你被烧死了,和妈妈被烧死了!”

    小美爸爸说道:“这不是活着好好的吗。别乱想美美。”

    我过去说道:“坐下说,坐下说。”

    小美挽着她爸爸的手臂:“我要和我爸爸坐在一起。”

    我说:“可以啊。”

    小美的爸爸和小美坐在一边,小美的妈妈坐在对面,然后我坐在小美妈妈身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