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3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03章

    我说道:“如果你和我坦诚共事,不摆臭架子,我可能还会和你客客气气,如果你觉得就这点破事要要挟我,我是不可能退缩!”

    章队长捅出去又如何,我只是和薛明媚亲了被看见,而且她是一个人进来的一个人看见的,我大不了和薛明媚说我们死不承认就是。就说是章队长诽谤的。

    我看章队长你怎么能弄死我。

    两人盯了对峙一会儿后,章队长说道:“行,你有种。”

    我说:“我一向都很有种,你要是和我来软的,我会服,你要是和我来威逼,那你是来找错人了!”

    她说道:“不就是仗着副监狱长给你撑腰吗?”

    我说:“哈哈,随你怎么说。”

    她顿了一会儿,说:“张帆,我们可以和平共事。”

    我说:“这就是有诚意的和我和好吗章队长?”

    她说:“你想和我继续斗?”

    我说:“这取决于你了,你要是想斗,我奉陪,你若是想和好,麻烦你拿出诚意。”

    她盯着我,说:“你别太自以为是!”

    我说:“我没空跟你继续斗嘴,麻烦你出我的办公室。”

    我对这家伙真的感到厌恶。

    她说道:“行,那我们谈一笔生意。”

    我说道:“我不和你这种人谈生意!麻烦你出去!滚出我的办公室!”

    章队长被我下了逐客令,脸色不好看得很,她很无奈,出去了。

    其实我挺想知道她要我帮她干嘛的。

    章队长滚出去半小时后,徐男敲门进来了。

    我抬起眼,不爽的说道:“刚才不在外面站岗,去哪了!”

    徐男说:“课室那边有两个女囚打架,过去处理了一下。”

    我说道:“薛明媚你带走了?”

    徐男说:“我是让小岳过来帮忙看的,她没在吗?”

    妈的,刚好她让小岳来,小岳没到,就刚好章队长冲进来,看见了我和薛明媚这一幕。

    以后要经常记得锁门才行。

    不过,这里毕竟是办公的地方,人来人往,不可能好办事。

    就例如我之前和康雪,就被朱丽花发现了。

    不安全啊。

    徐男对我说道:“刚才章队长找了我谈了点事。”

    我说:“跟那个神经有什么好谈的!她找你谈什么?邀请你加入她们吗?”

    徐男说:“不是。”

    我问:“那是什么?”

    徐男说:“她说想和你做一笔生意,但是你不想和她谈,赶她走,就找了我。说这笔生意对你有利。”

    我问:“有利?和她做生意,有什么利。说说看。”

    我倒是好奇了,章队长这厮能有什么好事让我干。

    徐男说:“她说她有个亲戚,亲戚的亲戚女儿,小名叫小美的,是在a监区服刑,小美有点心理问题,小美的妈妈探望后,发觉小美不对劲,就拜托亲戚的亲戚,就是章队长,让章队长照顾一下。章队长就想着你也许能治好她,以前你不是治好了几个心理疾病的女囚吗?所以她就和那小美的妈妈说了一下,小美的妈妈就说愿意出一些钱,让你帮忙看一下治疗一下,无论治好不好,先给你两万,治好了,再给五万。”

    靠,竟然有这种好事!

    我说道:“刚才我应该让章队长说完话的。不过,章队长这家伙,一定也能从中赚了一笔吧。”

    徐男说:“是我我也会赚。”

    和章队长的仇恨归仇恨,但能赚钱的事归赚钱,一边赚钱,一边对付章队长也不误。

    不过刚才她刚进来的时候,竟然威胁我拿我和薛明媚抱在一起这事捅出去,想逼我直接就同意帮她了,钱都不想分我了,真贼啊。

    我对徐男说:“你告诉章队长,让她把人带来吧。带到我的那个办公室。把她的资料也带来。”

    徐男出去了。

    我过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

    不多时,徐男和a监区的女狱警果然把人带来了。

    一个挺清丽的女子,她就是小美,她惊恐的看着她左边的女狱警,紧紧的靠在徐男身上。

    我心想,是不是那个a监区的女狱警经常欺负她的缘故,所以看起来,小美很怕那个女狱警,才紧紧地靠在徐男身上。

    小美被压着坐在了凳子上。

    看到我,她张嘴要喊什么,可是看看那个a监区女狱警,又不敢说出声了。

    我问那个女狱警:“你欺负她吗?她看起来很怕你。”

    女狱警说:“我不是管她们的,这个女囚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说:“那你是不是凶过人被她看见了,看起来她很怕你呢?”

    女狱警说:“我也不知道。”

    我问道:“那你是不熟悉她了?她有什么问题你知道吗?”

    她说:“我不知道。”

    我说:“好吧,你出去吧。”

    她出去了。

    徐男给我说,是章队长给了a监区长说了,然后徐男直接去提人来了,可是也没有个熟悉的给我介绍她病情啊。

    搞什么。

    这只能让我自己问了。

    我看了一下小美的资料,小美家境很好,父母都是经商,今年二十二岁,去年她还是个大四的大学生,去年的时候,因为毕业之前,男朋友不想异地恋,就和小美分手然后和别的女孩好上了,不甘心的她拿着一瓶硫酸去报复,在楼梯拐角泼错人了,然后被告赔了一大笔钱,自己还被判了故意伤害罪进了监狱,好在她家有钱,只判了三年,不然她这故意伤害罪要被判长几年了。

    我看着小美。

    这是个挺俏的姑娘,而且很青春,身上有着大学生才有的青春,只是那张精致的脸庞,带着恍惚的迷茫和恐惧。

    我盯着她。

    她看看我,然后低下头。

    可是她看着那个女狱警,是完全的害怕,恐惧那种眼神,看我的眼神,并没有那么的害怕,但还是有些。

    我问她道:“哎,你小名叫小美,是吗?”

    她看看我,却不敢说话。

    我又问:“小美,是吗?你害怕什么呢?”

    她突然开口了,问:“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说:“我当然是男的。”

    她说:“我,我不太相信。”

    我奇怪了:“你看我长这个样子,难道是女的吗?”

    她说:“你,你眼睛像女的。”

    我说:“是吗?”

    我自己拿了镜子看看。

    然后她说:“你遮住其他的地方,只看眼睛。”

    我一遮住鼻子,只看眼睛,果然,挺像女的。

    我自己啧啧自言自语:“还真的像女的啊。就是这双眼睛,这么看挺像美女的眼睛。”

    她又有些恐惧的说:“那你是女的!”

    我说道:“我真不是女的,干嘛你非要老是把我说成女的呢?”

    她说:“你可能是女的。”

    我说:“那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你才相信我是个男的。”

    她说:“监狱里没有男的,你是女的!”

    我说:“是的,这所女子监狱,原本是没有男人的,但是我是唯一的,我是考进来的,是来当心理辅导师的,很巧,因为前面几任都顶不住压力走了。没人做,我就刚好来了。”

    她说:“你骗我!你肯定是女的,监狱里没有男人!”

    我叹气,拉长语气说:“那要不要我脱了裤子然后证明给你看呢!”

    她说:“那你脱!”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说。

    我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郁闷了,我说:“我脱了你好意思看?”

    她说:“你不敢脱,你肯定是女的!”

    我说道:“男女授受不亲,非要这么证明吗?难道我说你不是个女的,然后你就脱裤子给我看为了向我证明?”

    她想了想,说道:“那,那你给我看身份证。”

    我掏出身份证,递到她面前,她有些怕我,然后还是看了身份证。

    当看了身份证后,她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你不是个女的。”

    我郁闷的问她:“为什么这么说?是女的又怎么了?”

    她轻轻说道:“女的就是会害人。女人很可怕。”

    我不置可否,笑了一下,这果然是有心理疾病,而且很可能就是迫害症。

    迫害症全名叫被迫害妄想症,是一种慢性进行且以有系统、有组织的妄想为主的疾病。盛行率估计值约0.03%,发生率没有男女的性别差异,多在成人中期或晚期发病。妄想症患者的妄想是“非怪异性”的,也就是说内容会牵涉到日常生活可发生的情境内容,例如被跟踪、下毒、爱慕、家人欺骗或陷害等。一般来说,妄想症患者没有幻觉的症状,少部分会有和妄想主题相关的触幻觉或嗅幻觉。除了跟妄想相关的内容可能受影响外(例如怕被黑道追杀而躲在家中),其余的行为、外观等都很正常,患者的人格、智能以及他和环境间的关系并没有太大的障碍发生。

    他们坚信自己受到迫害、欺骗、跟踪、下毒、诽谤或阴谋对待等,患者往往会变得极度谨慎和处处防备,小小的轻侮可能就被患者放大,变成妄想的核心,时常将相关的人纳入自己妄想的世界中。被迫害妄想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典型的病例。患这种病症的患者自己总认为有个别人或个别团伙要加害于她,每天都感到痛苦不堪。她抓住一些极为脆弱的事实充当蓄意谋害她证据,这种情绪逐渐蔓延到她的生活,迫使她作出荒谬的举动,甚至是产生杀人的冲动。然而这类病理学还包括了对于嫉妒,成功,权利,被爱幻觉(坚信已经被一个陌生人爱上),以及神秘主义的妄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