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02章

    贺兰婷说:“给我被子!我不去!”

    我说:“那我也不去!”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抢被子。

    一会儿后,她松开了,实在是累了,她竟然慢慢的睡着了。

    我看看她,睡着的样子挺可爱啊。

    比平时那凶巴巴的样子卡哇伊多了。

    算了,我于心何忍让她没被子睡觉。

    我把被子盖给了她。

    我却睡不着了。

    旁边躺着一个身材极好如花似玉的性感大美女,我这心痒难耐啊。

    我伸手过去,轻轻抱住她的腰。

    谁知,一肘子重重击过来:“别碰我!”

    疼死我了,我捂着胸口,这厮这睡着了还那么厉害啊。

    无奈的忍着杂念,慢慢的睡过去了。

    醒来,我是自然醒来的,外面的太阳光照到窗帘黄黄的。

    我怀里,竟然是抱着贺兰婷。

    我看着贺兰婷。

    然后,我动了动麻木的手臂。

    她慢慢睁开眼睛,一看,躺在我怀里,她急忙坐了起来:“王八蛋!”

    我说道:“是你自己钻进来的!女流氓!”

    她竟然脸红着,然后下了床,去洗漱了。

    靠,这能怪我?

    被窝里还有她的香味,枕头上也有她头发的香味。

    我像个变tai,狠狠的闻了几下,然后舒服的继续睡在她刚才睡的地方。

    “起来!走不走了!”

    她洗漱完后,凶巴巴的出来对我又叫又喊。

    我揉揉眼睛,坐起来,然后拿了一支烟点上:“你疯了你,叫什么叫,你不是帮我请假吗!”

    她骂道:“那我自己要赶去工作!别抽了!”

    她一把夺走我的烟,然后灭了。

    我懒洋洋爬起来,洗漱。

    然后和她下去吃早餐。

    这小县城,到我们那里,没有高铁,只有大巴车。

    我们上了大巴车。

    上了大巴车,我就又犯困了。

    然后就继续睡。

    醒来的时候,我是靠在贺兰婷肩膀的,没想到她还有点好心,不推开我。

    干脆就假装这样子吧。

    还能闻着她的香味,看着她胸口。

    正看,一个刹车,我撞到了前面。

    靠。

    然后坐好。

    中午的时候才到了市里。

    出了车站后,贺兰婷上了的士。

    我一瘸一拐的也要上去,她却把车门一关。

    然后问我道:“你跟来干嘛?”

    我问:“那你去哪里?不去监狱吗?”

    她说:“不去。你自己打的!”

    我说:“那你能不能优先照顾伤员?”

    她关了车窗,叫司机开车走了。

    刚回到监狱,监区长就找人召见我了。

    我马上过去监区长那里。

    一进去,她马上开骂:“昨天去哪里,今天早上呢!有没有点组织,有没有一点纪律了!”

    我说:“我和副监狱长出去办事了,她会给我补假的。”

    她一听我拿出副监狱长的名头,她不敢乱吠了,说道:“郑文丽自杀了。今早!”

    我吃惊了。

    这?

    自杀了!

    被拘捕后,自杀了。

    我问道:“怎么回事啊?”

    监区长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自杀了。好在是在公安局发生的,都说她是畏罪自杀。”

    我低着头,不说话。

    她那么深爱她老公,说舍不得自己老公,怎么会自杀啊?

    监区长随之说道:“她家人托人带话给了她,告诉她她老公昨天死了。也是因为和这个有关。”

    我更是吃惊!

    郑文丽说自己和老公有心灵感应,而且这些天可以从水中,镜子中看到自己生病的老公恢复了,来和她告别聊天,她还说她老公熬不过这一关,就这几天可能就死,所以想出去送老公最后一程,没想到,真的死了。

    难道真的有心灵感应?

    人和人真的会有心灵感应?

    我想不通了。

    监区长对我道:“郑文丽自杀这件事,你写个你给她做心理诊断的报告给我,然后我也写一份,交上去。我们不能让上面的领导怪到我们这里!”

    我说:“哦。”

    监区长说道:“你就写她精神恍惚,因为她涉嫌杀害其他女囚。让字面看起来的意思就是她自己的精神压力很大,也有精神方面的原因,然后自杀是畏罪自杀和因为压力过大自杀,尽量说得郑文丽的自杀和我们没有关系。”

    我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

    监区长挥挥手:“回去就写。”

    妈的,人死了,首先想着的不是说痛心哀悼什么的,想的是如何推卸责任不能让领导怪罪下来,这都什么人啊。

    回去后,我写了一份报告,给了监区长。

    看着我写的报告,她自己又改了,然后给我重写。

    彻彻底底的就是和我们无关的意思了,然后给了她,她满意了。

    交上去后,果然,监狱领导没有任何人找我们的麻烦。

    真正的撇得干干净净。

    几天后,听到了马玲被刺的消息。

    沈月来告诉我,马玲的手已经恢复差不多,可以开车了,在昨晚出监狱门口之后,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女的在马玲开车过来的时候,撒下一把三角钉,钉子扎破轮胎后,车子停下来。

    接着,那个戴着面具的女的拿着羊角锤砸开马玲的车窗,然后拿出刺刀,就往马玲身上捅。

    没想到马玲身手了得,抓住面具女的手砸在了车窗,面具女的刀掉了,马玲开车门出去就和面具女的厮打起来。

    面具女根本不是马玲对手,就逃了。

    马玲跑不过她,追不上。

    马玲的手被划伤。

    这事儿,马玲并没有报警,但有人出去看到的。

    我马上想到是袁蓉所为。

    妈的,这马玲真是厉害,怎么弄都弄不死她啊。

    她虎背熊腰,天生力气大,然后又会几招功夫,如同母大虫,要这么整她,一两个人的难啊。

    要不就人多,要不就高手,否则,根本伤不到她。

    马玲也不报警,生怕自己报警了真抓到了袁蓉,还得弄得自己麻烦。

    因为马玲逼迫袁蓉去让郑文丽杀了521,马玲生怕袁蓉被抓了爆出这事。

    但是,袁蓉跑了归跑了,可以后她要弄死马玲就更难了。

    因为马玲以后会更加加强警惕,再靠近她,没有那么容易了。

    薛明媚求见。

    薛明媚托徐男和我说的。

    她找我,不知道什么急事,我就让带来了。

    薛明媚进来后,自个的坐下了,然后翘起腿,看样子打算长聊了。

    我问道:“你当你自己家啊?进来不敲门,不通报,也不报告,不申请,就自己坐下?要不要我给你发烟啊?”

    她说:“那最好不过呀。”

    我自己点了一根烟,说道:“说吧什么事?”

    薛明媚说道:“没事就不能来玩了?”

    我说:“玩个屁啊,你知道这里是监狱吧,想玩就玩?”

    薛明媚笑笑,说:“你现在看到我是很不耐烦啊?”

    我说:“不是不耐烦,是这里不是宾馆酒店,我们在这里也干不成什么事。”

    薛明媚说道:“以前在里面那种地方我们都能干成,这里怎么就干不成?”

    我说:“看样子你近来心情很好嘛。”

    薛明媚问:“何以见得?”

    我说:“你喜欢开这种笑话,就说明你心情好,当你心情低落,这种带色的玩笑你是不会说的。”

    薛明媚说道:“是啊我今天心情是挺好,想找你,看你心情也是不是和我一样好。”

    她说着,就走过来,坐在了我办公桌上,然后自己拿着烟点上了。

    这样子,这姿势,对着我,有勾我的意味啊。

    我说道:“就这样子啊?”

    薛明媚问道:“是这样子,你心情不好吗?”

    我说:“是你想男人了。”

    她承认道:“对,我想你了。”

    我呵呵一笑。

    她问我道:“我还想问你一个事。”

    我说:“什么事?”

    她把鞋子脱了,踩在我大腿上,说:“监区里的很多姐妹都想知道,521去哪里了?”

    我说道:“她不是你敌人吗?怎么,惺惺相惜了?”

    薛明媚的脚在我腿上动,说:“说吧,她怎么样了?”

    我说:“你们以前,为什么相斗,你为什么要杀她,你还没告诉我真正的原因,我不告诉你她去哪里。”

    薛明媚说道:“我告诉了你了,知道那些事对你百害无一利。你会死的张队长。”

    我说:“求死。”

    她说道:“不说算了!”

    我看她想下来穿鞋走,我站了起来,抱住了她,说道:“把我惹起火了,你就走了?”

    她挣脱了两下,挣脱不开,说道:“舍不得我啊?”

    我说:“嗯,对,舍不得你。”

    我说着就要亲她,她挡住,说:“先告诉我她去哪了。在医院?”

    我说:“放心吧,她在一个你所不知道的监室,有保镖守着。”

    她问:“你请的?”

    我说:“也许是,也许不是。”

    她说:“怎么对我没那么好?”

    我说:“那是她有钱,让人请的。”

    她问:“如果我是被人这么刺杀,你也会这么保护我吗?”

    我说:“我会自己做你的保镖,替你站岗执勤,白天就么么哒,晚上啪啪啪。”

    她开心一笑,然后主动亲我的脸一下。

    我正要迎上去亲她,门突然被推开了。

    “这大白天的在办公室搞这套!还要脸不要脸了!”一个难听的声音骂我。

    是章队长。

    我急忙松开薛明媚,薛明媚却不急不忙,慢悠悠的穿上鞋子,然后对我说道:“今天看来不是什么好日子,先走了张队长。”

    章队长却堵着薛明媚,怒视薛明媚:“你这个妖精!”

    薛明媚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薛明媚也不敢惹章队长,章队长这无耻暴力之徒,心胸狭窄,顶嘴她会被她记恨,报复。

    章队长骂薛明媚道:“死妖精!大白天也来找男人!真是骚出了境界!看什么看!”

    薛明媚低下了高傲的头。

    她懂得收起尾巴做人。

    我毕竟错事在先,也不好和章队长顶嘴,所以我没说什么,一旦我顶嘴,章队长这厮会把怨气发在薛明媚身上。

    而我也不好说什么,这种事,说错了嘴,那会被抓住把柄。

    章队长看了薛明媚一会儿,骂道:“滚回去!”

    薛明媚这才低着头走了。

    妈的,为什么徐男带着薛明媚来了,不在门口守着,跑去哪里了!

    章队长走进来我办公室,直接也就坐下来我面前,说道:“你胆子很大啊!”

    我说道:“不敢不敢。”

    章队长说道:“我来找你是本来是想求你办点事,现在看来,你不办都不行了。”

    我说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看到我这样,就可以要挟我?”

    章队长说道:“你不怕我捅出去?”

    我说:“可以捅出去。你以为我会怕?”

    章队长脸色不好看起来,说道:“我怕你吃不了兜着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