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8章

    听着朱丽花说那根铁管有情况,我过去拿起来看看,然后敲敲几下,说:“有什么情况啊?”

    朱丽花说:“这根是看不到那头,里面有东西塞住了。”

    我说道:“塞个屁啊,很多铁管都不是空心的,里面有的被一截一截的封住了。”

    朱丽花说:“敲的时候,这根没有其他那些一样的震动。”

    我敲了几下,没感觉。

    我看着朱丽花说:“没感觉。”

    朱丽花拿过去,敲了一下,然后放在我耳边,问道:“有嗡嗡声吗?”

    我说:“没有。”

    朱丽花拿着另外一根空心的管,敲了一下,问我:“有嗡嗡声吗?”

    我听着,空心的管确实有嗡嗡的声音,我说:“有。”

    朱丽花说:“所以这根没声音的有问题。”

    我说:“靠,刚才我看了,有一些里面它不是全通的。”

    朱丽花说:“不是全通的,也有嗡嗡声。”

    她又拿了另外一根不是全通心的敲给我听。

    果然也有嗡嗡声。

    我马上往这根所谓的有情况有问题的铁管里面看去。

    这根铁管,是属于八号床的。

    朱丽花说:“切开,割开!”

    然后她让人去防暴队拿了切割的工具来,把铁管切割开后,果然,有情况!

    一直白红手套露出来,朱丽花扯出来,果然,是手套!

    白色的是原来的原色,红色的,是血的眼色,鲜血的颜色,拿出了这一只,里面还有一只。

    都扯出来了,放在了地上。

    朱丽花让人去打电话给警察过来。

    刑侦警察来了,拿了手套装进去去化验。

    因为这几个警察都是贺兰婷叫来帮忙查案的,我绝对信得过。

    我看这下,凶手能跑到哪里去!

    我回去后,给贺兰婷报告了这一个重要的事,贺兰婷说:“那就等结果出来再说。监室的女犯们,都提取了指纹吗?”

    我说:“是的。”

    贺兰婷说道:“你继续让人监视着521监室的女囚,她们每个人都有嫌疑,千万不要真正的凶犯自杀了。”

    我说:“好的。哦对了,向你汇报一个事。”

    贺兰婷问:“什么事?”

    我说:“那个被彩姐绑走的丽丽,旅游到了海南,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最后一个,说彩姐给了她一笔钱,让她走了,彩姐没杀她。你不用找她了。”

    贺兰婷说:“那就好,你放心了吧。”

    我说:“如果她死了,我会愧疚。”

    她挂了电话。

    第三天,化验结果出来了。

    手套上的血,果然是521的,而手套的指纹,正好是八号床的女囚,郑文丽的指纹。

    警察直接来逮捕了郑文丽。

    因为我是协助调查的,我也就跟了去,把郑文丽带出来,然后贺兰婷对警察说,先让她查问一下。

    于是,涉嫌杀害冰冰的嫌疑犯郑文丽,被带到了公安局后,后脚贺兰婷马上带着我出去公安局找到了郑文丽。

    原来,贺兰婷跟公安局长认识。

    她的人脉真是广。

    郑文丽手铐脚链上着,被关在一个隔离开的小房间。

    照贺兰婷的意思是,想要先问出背后主谋,让警察再问也不迟,可我觉得,很难问出背后主谋。

    背后主谋康雪那帮太狡猾了,做事一向不会有尾巴可以被人拿着的。

    郑文丽是一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中年女人,资料上还是一个中学的老师,因为犯了挪用公款罪被关进来。

    当坐在我们面前时,她的表情写着慌张,害怕。

    这样子的人,怎么会杀人呢?

    贺兰婷看看我,然后示意我问话,这种事情,贺兰婷向来都是不会自己干。

    我问郑文丽:“你叫郑文丽?”

    郑文丽认识我,说:“是,张队长。张队长,我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救救我!张队长救我!”

    她慌张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说:“如果真的有冤枉,有冤情,我会帮助你的。那么,我想问清楚几个问题,可以吗?”

    她如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可以可以。”

    我问道:“你的资料上,说你是犯了挪用公款罪,我想问一下,你怎么犯罪的?”

    郑文丽说,“我是xx中学的一个老师,帮校长管着学校的受捐款建校的钱,前年的时候,我给一个老师在校长不在时借了十万元,那个男老师他说急用,校长来之后我给校长说了这件事,后来我多次催要,他一直未还。还有一个亲戚也借了我十万,因学校动工加建,资金紧缺,我就用我的工资和借来的钱垫付十万元,就相当于替亲戚换了借款,这样一直到案发前,亲戚归还我借他的十万元,我也就把我的十万元从学校现金抽出,可是我是拿去给小孩治病了,所以我还是欠着学校十万。另有十万元本来是学校库存临时用的,但检察院办案人员说最多库存不能超过五万元,如果超出也是违法的,于是我很害怕,就将这五万元说成我老公治病用的,可是弄巧成拙,这五万元也成我挪用的了。我只是一个乡镇学校的老师,既担任教学工作又兼任学校出纳和学生饭卡的打卡工作,繁忙的工作使我无暇阅读关于财务管理方面的知识,加上从未接受过上级主管部门举办的财务管理方面的知识培训,根本不懂向他人借钱是违法的事,在平时的工作中我兢兢业业,自己觉得只要把学校的钱管理好不丢就行了,另外我还经常将自己的钱垫付到学校急用的开支上,因为学校离银行较远,后来有人举报我,然后检查院以我挪用公款罪将我起诉到当地法院,我觉得太冤枉了,加上丈夫患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症几乎瘫痪,还有癌症,两个孩子正在上学,就这么给我定罪了,我是被人眼红嫉妒害的啊!有人羡慕嫉妒我可以拿着学校的钱啊!我是被人害的!”

    我说道:“就算如此,你也真的是拿了学校的钱没还上是吧?”

    她哭着说道:“我那时候是不懂,也觉得没什么,就是等到那个男老师还了我那十万,然后我再找五万填回去就行了,可是我不懂为什么还是被人害了。”

    我说:“让你到期归还,你没钱拿出来,这是触犯刑法的。只怪你法制意识淡薄。好吧,我暂且相信你这个进来的原因是因为你法制意识淡薄,加上你并没有真的拿着公款去自己花了,可以暂且判定你还是一个好人。但我问你,你为什么想要杀害521呢,是有人给你钱吗?”

    她哭着说:“是我想出去看看我丈夫。他快不行了。有个狱警跟我说如果我杀了冰姐就帮我办探亲假。”

    我急忙问:“是哪个狱警说的?”

    贺兰婷打断我的话:“别急,一样一样的问,先问她作案的动机。”

    我点点头。

    我问郑文丽道:“你说你丈夫快不行了,你家人来探望你和你说的吗?”

    她说:“不是,是我感觉到的。”

    我奇怪问:“你感觉到的?什么意思呢?”

    她说:“就是心灵感应。”

    我嗤之以鼻,说:“什么心灵感应,哪有这回事。“

    她看着我,说道:“是真的有,我和我丈夫,从小青梅竹马,就是两小无猜,我们同一个村的,他是独子,我也是独子,两家人就给我们定了亲,从小到大,一起上学,小学到大学毕业,一起去教书,每天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我们生了两个小孩。”

    看得出她眼睛里流露对往事怀念的幸福。

    她的眼睛黯淡下来,说:“后来他经常说腰椎痛,去检查了,检查出了一堆病。苦日子就来了。”

    我问道:“不是,我先问问这所谓的心灵感应,你能告诉我,你和你丈夫所谓的心灵感应,是怎么表现的吗?”

    作为一个心理学咨询师,我也很想知道,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的心灵感应。

    她说:“我知道他的想法。他也知道我的想法。”

    我呵呵一笑:“这不可能。”

    她说:“是真的,我举个例子,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家,他给我开门,我就知道,他想和我求婚了。结果他真的拿出戒指,求我嫁给他。”

    我说:“那是因为你可能已经之前感受到了这些,这并不是什么心灵感应。”

    她说:“不是的,我再举个例子,他病了之后,我照顾了他两年,有一天我在上课的时候想到了他,他脑子里想的是想和我离婚,让我改嫁,不让我再过苦日子,然后他自己自杀。后来我回家,他真的跟我说了让我改嫁的事,我就问他你是不是让我带着孩子改嫁了后你就自杀。他的眼泪就流出来了,说很恨我和他之间有心灵感应。他也知道我的想法,因为他要一死,我也不活了。他就不敢再想这事了。”

    我说:“这怎么可能?那我多问一句,你老公自杀了,你也自杀了,你们的孩子呢?”

    她说:“孩子,就让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大吧,我舍不得,我离不开我老公。”

    她想着,眼泪又掉下来。

    我问贺兰婷:“你信这个心灵感应?”

    贺兰婷说:“据说双胞胎都有这个心灵感应。”

    我说:“可是他们并不是双胞胎。”

    贺兰婷说:“他们有真爱。”

    我说:“我真爱更多,我怎么没感应过别人的心灵?”

    贺兰婷不再搭理我。

    我问道:“那你怎么感应到你丈夫快不行了啊?”

    郑文丽难过的说道:“我经常想他,他希望他能坚持下去,等我出去,坚持到老。我也希望早日出去。上月我梦到了我丈夫,他说他快不行了。然后,在我有时候看镜子,看水中倒影,看玻璃的时候,他都是站在我身旁,说他不想离开我,最后想见见我,陪我一段时间。”

    我靠。

    怎么说的那么可怕。

    还在镜子,水中,玻璃倒影,都站在她身旁。

    我问道:“那他只在倒影里出现?没有直接出现在你旁边?”

    她回答说:“没有。出现在旁边,那别人都看到了。”

    我看了一下资料,她的资料是半年前她父母来探望过她。

    我问道:“估计你是离别丈夫久了,想念你丈夫了,所以出现幻觉。”

    她说:“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他。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

    我只能说道:“好吧,我相信你。那么,我问你,你可以和他对话吗?镜子里面的他。”

    我心里想,这家伙是不是多重人格啊。

    她点点头,说:“我和他对话,他说他准备离开了,他的身体已经坚持到了最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要和我再见。做最后的离别。”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