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5章

    我让徐男弄了一些什么补血补铁口服液之类的来给我。

    徐男弄来了。

    然后我问她道:“男哥,我好久没去过李珊娜那里了,近况如何啊?”

    徐男说道:“我们现在每天都有安排一个管教在那里守着。她也偶尔和管教说说话,但是管教上去送饭才说,也因为憋得太久,时不时还要装疯,我都感觉她这样下去要疯了。”

    我说:“这样不行啊。关久了会得自闭症的啊。走吧,我们去看看她。”

    徐男跟着我过去了。

    去了那小阁楼,跟守在下面的管教打了一个招呼,我让徐男在下面等着,守着不让人上来,我自己上去了。

    我上去后,敲了几下。

    “请进。”里面一个毫无生气的声音。

    很难想象这是李珊娜的声音。

    几个月,这么关着,的确会疯掉。

    我进去后,她正在坐着看着镜子。

    我把口服液放在了桌子上,说:“好久不见,李珊娜。”

    她回头过来,见是我,急忙站了起来:“你,你来了。”

    她脸上有些惊喜的表情。

    她的头发披散,长发,没有扎起来,脸色有点苍白,但还是很漂亮。

    是不是没见过生人,没见过外人,惊喜又突然的说不成什么话了。

    我说道:“呵呵,我来了。”

    她急忙给我凳子:“请坐,请坐。”

    还是优雅,有些着急的优雅。

    我说道:“不用客气的。你也坐。”

    我坐下后,她给我倒水,说:“这里没什么茶。”

    我说道:“没关系的,不用客气的。哦对了,这给你带了一点东西。”

    她笑笑,坐下来,也不客套,说:“谢谢。”

    我问道:“最近因为忙,好久没来看你了,抱歉啊。”

    李珊娜说道:“没关系,你忙你的,不用把我放在心上。”

    我心想,把你的美丽漂亮放就肯定放在心上了,但其他的例如照顾的关心的,就真的少放在心上了。

    我说道:“你每天都怎么过的。”

    李珊娜每天,和外面的人基本没什么接触,除了送饭的管教狱警,而且还假装不能正常交流,装疯卖傻,也不能出去,不敢出去,可想而知,这活着有多痛苦。

    李珊娜叹气道:“我只希望我的刑期能早点结束,结束这痛苦的日子。”

    我说道:“嗯,我也希望如此。对了,我想和你谈点事。”

    她用她那双奇异颜色的大眼睛看着我问:“什么事?”

    我说:“我的领导和我说了,可以帮你请保镖,私人保镖,都是精英,绝对可以保护得了你,但要花不少钱,可现在,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让你每天下楼走一走,不用装疯卖傻,和别人聊聊,包括我们在内的,能什么时候见你就什么时候见你。而且绝对保证得了你的人身安全。”

    她双手握住我双手,丢掉了优雅兴奋的问道:“真的可以吗!我可以下楼吗,不用再装疯,可以化妆打扮吗?可以和别人随便说话吗!”

    让一个女人,不能化妆打扮,不能和别人沟通,这才是最大的酷刑。

    她的手挺温暖,也许是刚拿了热水的缘故。

    而且很滑。

    我看着她异常动人的脸蛋,情不自禁手指摸了两下,她一下子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低着头,脸红了。

    我急忙感觉自己有点失态了,急忙解释说:“我,抱歉我有点情不自禁。所以,所以,呵呵。那个。”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下去。

    我急忙往后面坐了一点,说:“我其实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抱歉。”

    李珊娜两只手握在一起,慢慢抬起头,说道:“没,没关系。”

    我轻轻问:“没关系是什么意思啊?可以随便,让我乱摸啊?”

    她低着头说:“不可以。”

    我有点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说:“你挺有意思的,抱歉,我自己有点什么。有点色狼。”

    她说:“这怪我,把自己的手放你手里,不怪你。”

    我说:“你的手挺好的,皮肤很好。呵呵。”

    她抬头又看着我的眼睛,突然的问:“我现在不漂亮了吧?”

    我看着她,愣住:“漂亮,你都很漂亮一直。”

    她问:“还能吸引男人吗?”

    我说:“我就是了。你看我,每天都在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但在你这里,我都,现在好像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我自己有点夸大的成分,当然也是有点真的,不过气氛变得奇特起来,原本是来找她谈事的,怎么感觉现在成了谈情了。

    女人都是喜欢男人欣赏自己的,她笑了:“你太会说话了,哄死了不少女孩子吧。”

    我问她:“能哄死你吗?”

    她说:“我觉得你从一开始,就对我没意思。”

    我心想,哪能没意思啊,那时候刚见面,我就光愣着看她了,她的美,她的身材,她的身段,她的舞蹈,她的声音,她的异色眼眸,她全身流露出的光芒。早就征服了我。

    我说道:“早在刚见你真人的时候,就特别对你有意思了。”

    李珊娜说:“你那是刚看到一个明星,不相信自己眼睛吧。”

    我说:“这是真的,其实吧,我和大多数男人一样的龌龊,想着泡你,你知道吧,我有多猥琐,想着能多接近你。可是我觉得你肯定看不上我,你接触的男人,不是富商就是明星,还有各方面的成功人才,我又算什么东西。”

    李珊娜笑着说:“你还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吗?”

    我说:“那是,没有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怎么混。”

    李珊娜说:“你这不叫自知之明,叫没自信。那你觉得我喜欢的男人一定会是你说的那种成功男人吗?”

    我说道:“就算不是一定是,但也是那种男人才能入你法眼,总不可能像我这种无名鼠辈。”

    李珊娜竟然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鼠辈。哪有这么说自己呀?”

    我呵呵说道:“我说的是无名鼠辈,不是鼠辈。好了你也别取笑我了,我再次向你郑重道歉,对不起。我为我刚才的鲁莽行为,对你道歉。”

    李珊娜笑完后,说道:“我都没放在心上,你别老是道歉,我觉得男人呀,勇敢一点挺好,我就不喜欢唯唯诺诺的男人。”

    我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这不叫勇敢,叫色胆包心!你还喜欢对你毛手毛脚的男人呢?”

    她说:“至少对你不怎么反感。”

    我心里涌起一丝喜悦:“不反感,难道是喜欢吗?”

    她说:“也不喜欢。”

    我说:“那会喜欢吗?以后?”

    没想到她说:“你可以试试啊以后。平时你怎么追求女生的?喜欢就直接伸手去抓呀?”

    我呵呵笑了笑,说:“当然不是这样啦。以前我在学校,都和大部分男生一样,先认识,找各种机会认识,认识了之后,什么短信啊,扣扣啊,微信啊,聊,然后就开始有的情书啦,有的情话啦,有的约出来啦,看电影,一起吃饭,玩,送礼物送东西什么的,然后某个夜高风黑的晚上。”

    她笑着脸打断我的话:“夜黑风高。”

    我说:“你别打岔!然后某个夜晚,就不小心牵手了,不小心接吻了,不小心怎么怎么的了,然后跨越出最后一步,去开房,或者也可以野战军。你懂的,学生没什么钱。然后更多的是惨败滑铁卢,遭到拒绝,你是个好男人,我想会有更好的女人适合你,我配不上你。靠,这句话说的最多,女人都喜欢用这个借口拒绝男人,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说,你是个好男人,对我很好,但是我并不喜欢你,我想会有别的女人喜欢你的。”

    李珊娜说:“那都总结出来了呀。”

    我说:“那是。”

    李珊娜问我:“你追求女生也是这种手段?”

    我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现在是顺其自然,她喜欢我,她自己会找我,不喜欢我,我写信啊天天去跪着也没用啊。反正也看不上我。”

    李珊娜说:“人成熟了就不会再犯傻,还是青春不懂事的时候最好,可以做疯狂的值得一辈子怀念的事。”

    我说:“有什么值得怀念的,现在想起来,以前为了女朋友要死要活的,真是煞笔到家了。”

    李珊娜说道:“也许你现在没有碰到自己真爱的女人,也许也是因为你可以控制了自己的心。”

    我说:“或许吧。哎别谈这个了,我们谈正事。”

    李珊娜问我:“不可以谈这个吗?”

    我说:“谈这个有什么用,反正你也不会看上我。”

    李珊娜说我:“那你都没有追求我。”

    我看着她的眼睛:“你说真的假的,我可会当真的。”

    李珊娜说:“真的。”

    我说:“我估计你是不是在这里无聊了,找个人陪你玩的。”

    李珊娜说:“你先追了我再告诉你。”

    我看她半真半假的,估计想玩我的吧,我说:“行吧,等我有空先。咱们先来讨论一下关于请保镖的问题。”

    李珊娜说道:“你说吧。”

    我说:“首先呢,请保镖,是要花钱找关系进来的,然后呢,保镖进来后,我的领导还要走一些关系,把她们装成狱警管教,六个女保镖,三班倒,轮流守着这里,保证你的安全。但是呢,半年三百万,你觉得怎么样?实话说给你听,不论是我的领导,还有我,都能赚到你的钱,领导拿的还不少,我拿少一些。”

    李珊娜说:“我愿意。”

    没想到真如贺兰婷所说,真愿意了。

    我点点头,说:“好吧。”

    她说:“你给上次我给你的号码打过去,和她说一下,让她打钱给你就可以了。”

    我说:“好。”

    她问我:“是不是保镖来了之后,我就可以不用装疯,可以打扮,可以自由一些了。”

    我说:“可以啊,打扮的话有点难度啊,你有化妆品吗?”

    她说:“简单的扎头发这些。你回去后就可以给她打电话拿钱。”

    我说:“哦,那可以。那我就先走了。”

    我临出门的时候,她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我回头:“什么什么时候开始?”

    她笑着说:“追求我。”

    我说道:“现在吧,你看我都开始给你送口服液了,这里没有手机电脑,没有扣扣微信短信啊。”

    她说:“这个不算。”

    我说:“那等这事儿办妥了再说吧。再见。”

    我下了楼,带着徐男回去了。

    追求李珊娜,她会同意?天方夜谭。

    真是在这里呆久了,所以才无聊疯了。

    不过,我还真想试试,兴许在这里呆久了,没男人了,我就是唯一的男人,就是传说中我们监狱最帅,最有钱,最成功,最潇洒,最体贴温柔,最什么什么的男人,因为我是唯一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