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4章

    贺兰婷说:“能拿到钱越多的地方,人才就越是集中。我们防暴队月薪几千,人家年薪几十万,你说她们能不能打?在中东地区,多数雇佣军比正规军还能打,就是这个原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我点头:“那我明白了,这就打电话。”

    我拿着贺兰婷的手机,凭借记忆中刚背着的那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嘟,嘟,嘟,嘟,嘟,嘟,响了六次后,那边接了电话,那边并不出声音。

    我咳了一声,然后说道:“您好,是这样的,我是唐僧和白骨精叫的打电话的,让我给你说一点事情。”

    那边是一个尖细的令人听着像小孩又像是女人又像是男人假扮女人的恐怖得毛骨悚然的声音:“嗯,您说。”

    我瞪着大眼睛看着贺兰婷。

    贺兰婷示意我继续说。

    我咽了咽口水,妈的,这都什么人啊,能发出跟鬼一样的声音。

    我说道:“她让我跟你说,给我寄过来六百万,还有拷贝的视频资料。”

    那边那个毛骨悚然的声音说道:“帐号,开户行,开户行地址,名字,快递地址。发信息过来。”

    然后那边挂了电话。

    我急忙扔手机给了贺兰婷:“妈的,这是鬼吧!”

    贺兰婷说道:“那人故意的,让别人听不到他真实的声音。”

    我说:“上次李珊娜也是,给我一个手机号,让我自己联系,那边就打钱。看来这帮人狡猾得很,狡兔三窟,有钱也不全都放在身上。”

    贺兰婷说:“你没学过商业,但最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懂吗?十个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我说:“哦。那现在是发谁的地址,银行卡帐号过去?”

    贺兰婷问我:“你觉得你能拿得到快递吗?”

    我想了想,说:“或许我被人跟踪着,我也怕拿不到,就被灭口了。”

    贺兰婷说:“用我朋友的帐号,还有我朋友的地址。”

    我哦了一声。

    然后觉得不对劲,然后我问她:“你这意思是说,这六百万,我一毛钱都没碰了?”

    贺兰婷说道:“谈钱伤感情!”

    她说完就往下面走去。

    我跟下去说:“没你这么说话的啊!谈钱伤感情,我跟你有个屁感情谈啊!六百万你想给我三万块钱了事,你太黑了你!”

    贺兰婷死死盯了我一会儿,说:“你还敢讨价还价!”

    我没说话了。

    贺兰婷发她朋友帐号地址信息过去给那人。

    十分钟后,那人回复:已转,已寄。

    我在贺兰婷的车上抽着烟:“这速度真快啊。”

    贺兰婷一查,已到账,而且货物已寄出。

    贺兰婷说道:“你自己打的回去,我要去办事了。”

    我说:“你就这么让我回去了?自己走?”

    贺兰婷说:“你想怎么样?”

    我看看贺兰婷,鼓起勇气说:“六百万啊姐姐,嘻嘻。”

    贺兰婷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多块钱扔给我:“拿去打的。六百万,没你份。三万,抵账。下车!”

    我看着这一千多块钱,咬咬牙,好吧,我也确实没有多大功劳。

    但她这样子对我,我实在也心有不甘,可想到如果自己不是靠着她,又能有什么所谓的工资,所谓的外快。

    相比起很多人,我的生活过得够好了。

    再说,每当我出事,这厮总会帮我的。

    忍了吧。

    我下车后,看看时间,都到下班时间了。

    去了青年旅社。

    看了视频录像监控,果然,在康雪家安的视频监控,全没了,一片黑,只有窗口这里正对着对面的视频还留着,但是这个监控拍到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用啊。

    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妈的都怪这帮彩姐的人,搞得我谁都不敢约了,约夏拉,又怕被发现了,约谢丹阳,怕给谢丹阳带来麻烦。

    林小玲最夸张,直接找人跟踪我。

    也不敢约安百井和王达这两个家伙见面,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上次大雷就把王达的窝都给端了,这惹了彩姐,估计连骨头都给拆了。

    在浑浑噩噩睡觉中,手机响了,一看,一个从海南打来的陌生号码。

    我想了想,接了,但我不出声。

    对方先喂了三声,我听出来了,是丽丽的声音,我问道:“是丽丽吗!”

    丽丽高兴道:“是我。”

    我急忙问:“你在哪呢丽丽?”

    丽丽低着声音说道:“我在,我在海南。”

    我说,“看到了,海南来的电话号码,显示出来的,你怎么到那里去了!”

    我想到流放,流放是将罪犯放逐到边远地区进行惩罚的一种刑罚。它的主要功能是通过将已定刑的人押解到荒僻或远离乡土的地方,以对案犯进行惩治,并以此维护社会和统治秩序。古代四大流放地是房县、海南岛、丰州、伊犁、岭南,就是广东,流放的是姬妾、文人。

    不过,丽丽到了海南,怎么可能是流放?

    丽丽没有说什么。

    我马上又问:“是不是你逃跑了,逃到那里去了!”

    这真是逃到了天涯海角。

    丽丽说:“不是的。”

    我问:“那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丽丽说:“他们打了我,按照规则,我是要被打残的,但是后来彩姐放了我。”

    我问:“彩姐放了你?为什么!”

    丽丽说:“她说她不想看着我变残废,然后给了我一些钱叫我离开。从此不能再和你联系,也不能回去。”

    我说道:“好吧。感谢彩姐。你没事就好。”

    丽丽说:“我是来海南旅游散心的,等下就上飞机回去。”

    我忙问:“回来吗?”

    丽丽说:“不回来了,我去一个新的城市。”

    我问:“那你打这个电话,是给我报平安吗?好在你打电话来说你没事,不然我都担心死你了!这些天都睡不好,觉得好对不起你。”

    丽丽说:“我是不可能再和你想见的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的电话。”

    我忙说:“丽丽,不要这样子啊。管她什么彩姐呢,你偷偷给我打电话她也不知道啊。”

    丽丽说:“她对我已经够仁慈,我不能再对不起她。以前我所知道的那些,我也不会跟你说了,对不起。”

    我说:“丽丽,别这样!”

    她说:“我想到之前的我们在一起的每次短短的时间,无论是吵架还是吃饭,我都很开心,谢谢你的陪伴。”

    我说:“丽丽,别这样子!”

    她这么说,让我自己都伤感了起来,有种放不下她的感觉,很想见到她,尤其是知道这是最后一通电话,以后再也不相见的情况下。

    我想到和丽丽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我自己感觉不怎么幸福,但还是有过欢乐的。

    而且,她那里,还有我很想知道的一些事情。

    她挂了电话。

    我马上打过去。

    提示已经关机。

    我等了一会儿,再打,没打通了。

    无奈了。

    那晚睡觉,梦见的全是丽丽。

    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贺兰婷很迅速的,在男子监狱给石安生安排了独处监室,然后派六个保镖进去装扮成狱警,每天三班倒轮流看守,包括对521也是如此,也把521调回监狱独处监室来养病,也安排了六个女保镖扮成狱警三班守着,别说外面能有人靠近了,就是里面的人都不能靠近,再说靠近了也难弄。

    我对贺兰婷开玩笑:“想不到堂堂一个副监狱长,还是家境那么好的副监狱长,也拜倒在金钱的石榴裙下啊。有钱真是能让鬼推磨。”

    贺兰婷并不理睬我的冷嘲热讽,平静的说道:“你这么嘲笑我,不过是因为我给了一千多块钱打发你,所以你心理不舒服。”

    我说:“是,就是这样子的。六百万,你赚了多少?我帮你算一下,如果一个保镖一个月三万块,十二个就是三十六万,上下打发,花不了你五十万,先除去你一百万吧,还有五百万,然后保护他们半年,就是两百万左右,半年你也赚了三百万。我不信你半年后你不继续问他们要钱!你给我三万抵账了,我实际上好像只摸到了一千多块钱你给我的车费,不如说是打发费。”

    贺兰婷说道:“哟,挺会算的嘛。对,就是打发费。”

    我说道:“不是我会算,是我看你精明的个性来推算。有钱就能让鬼推磨,对不对?我看你也是精明得很啊,我看钱也是可以打倒你的。”

    贺兰婷说道:“我警告你别再对我冷嘲热讽,我保护他们,因为他们确实是需要保护的证人,等到了证据到手,我就可以利用证人在法庭上面证明。”

    我说:“得,你说的对,你说得对,都对。”

    贺兰婷说道:“还有一笔生意,你想不想做?做成了这笔生意,我分你多一点。”

    我奇怪的问:“什么生意。”

    贺兰婷说:“李珊娜。”

    我好久没见过李珊娜了,都是让徐男去找人守着,但是徐男做得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了。

    我问道:“能和李珊娜做成什么生意?她装疯卖傻的,没人靠近她了。”

    贺兰婷说:“她能住在那里,因为有钱。这笔钱呢,我赚了一部分,但是如果她愿意出钱给我帮请保镖,我可以让她不再装疯卖傻。”

    我说道:“靠你真狠心啊你!连李珊娜的钱你都想赚,你想钱想疯了!”

    贺兰婷说:“话不是这么说的白痴。你想想看,我上次和你说的,对他们来说,他们并不缺钱,别说李珊娜不缺钱,就是这里很多女犯都不缺钱,上次我和你说的重点就是,例如石安生这对情侣,他们想要活下去,死了他们就没钱了,有钱有什么用呢如果死了!对于李珊娜来说,她赚的钱,够她花几辈子的,她比你我想象中的更有钱,我们只不过跟她要几百万,对她来说是九牛一毛。我们能给她安全,别人能吗?她就是有钱都不敢给人家知道,也不敢给别人,怕别人做不到了还要坑她,往死里坑她。她那么相信你了,你还不懂得利用,你是不是白痴。”

    我对贺兰婷举起大拇指:“表姐的脑袋真不知道怎么长的,聪明得无以伦比啊。不过,真的是九牛一毛吗?”

    贺兰婷说:“你可以去和李珊娜谈谈。对李珊娜来说,她现在每天担惊受怕的是被人像以前一样,要毁她的容,要她的命,她不在乎这几百万。她更不想继续装疯卖傻,她希望过刚来的时候的那样生活。”

    我说:“好啊,我去谈谈。”

    贺兰婷说:“你告诉她,六个保镖,半年三百万,同一个价格。”

    我说:“够狠。”

    贺兰婷说:“她会给你的。”

    我要走的时候,贺兰婷问道:“作案的手套找到了吗?”

    我说:“没有。”

    贺兰婷骂道:“那还不赶紧查出幕后凶手,你想拖到什么时候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