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1章

    我问道:“那能很快恢复吧?”

    医生说:“几个月,不能太确定,要看病人恢复情况。不过已经没了生命危险,但是病人还是很虚弱,讲话的时候会触动伤处的疼痛,你们最好少点和她讲话。”

    我说:“好吧,谢谢医生。”

    医生出去了。

    警察在路上问了我一些情况,知道我和冰冰的关系还可以,就让我负责问了,问题就都写在了纸上。

    我坐在了冰冰的床头,看着她,说:“你少说话就好了,我问你,你就说是或者不是,不要说太多。”

    她轻轻嗯了一声。

    我问道:“你是自杀的?”

    她说:“不。”

    我写了下来。

    然后第二个问题:“那你看见了凶手吗?”

    她说:“没。”

    我问第三个问题:“那么,你被捅到的时候,没有喊,为什么?她们,就是你们监室的人都说没听到声音。”

    冰冰用力吞了吞口水,说:“她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刺来。”

    凶手捂住了冰冰的嘴巴,然后不让她发出声音,一螺丝刀捅进喉咙里。

    妈的,这家伙要有多残忍啊。

    我问道:“那你没有看到她吗?”

    她继续用低哑的声音说:“她是反着身子坐在,枕头边。我看到了,背影。”

    我急忙问:“那你怀疑是谁?”

    冰冰说:“我,不知道。看不清。”

    我叹息,说:“好吧。”

    朱丽花问道:“那为什么凶手没有指纹?那把螺丝刀上面没有指纹。”

    冰冰说:“她,戴了手套。手套。”

    我和朱丽花对视一眼,说:“可是没有找出手套啊!”

    警察说:“这是个重要的证物,去那发案的监室,再找!”

    然后又问了几个问题,没问出什么了。

    反正不是自杀的,是有人要杀冰冰,那人戴了手套,反身坐在床头,捂住冰冰的嘴巴,用螺丝刀捅了冰冰的喉咙。

    估计她也以为冰冰死定了,然后等冰冰没挣扎了几下后,她马上撤走。

    现在关键就是要找到手套。

    我让朱丽花和警察们先回去找,我想自己和冰冰聊聊。

    当出外面我和朱丽花说这个,朱丽花说:“都什么时候,聊什么那么要紧,找到证物不更要紧吗!”

    我说道:“我怀疑521知道谁是凶手,但是她这个女人,一向慈悲为怀,可能知道了也不说凶手是谁。我要亲自问问她!”

    朱丽花说:“有那么慈悲吗?”

    我说:“是的,你以为像你,她之所以得到人心,就是慈悲为怀。”

    朱丽花踹了我一脚,走了。

    朱丽花她们走了之后,我靠近冰冰床头,坐下来,看着她苍白如冰霜的面孔。

    我问道:“痛吗?”

    她说:“不痛。”

    我问:“这也太残忍了,你真的不知道谁干的?”

    她说:“不知道。”

    我估计,她有可能知道,但也可能不知道,我要和她好好聊聊。

    我问道:“你失血那么多,是不是输血了?”

    冰冰说:“早上输血过了。”

    我说:“你差一点就死了。”

    她说:“是。”

    我问:“那这样子,你还包庇对你下手的敌人吗!”

    她说道:“我说了,我不知道是谁做的。”

    我问:“真不知道?”

    她说:“真不知。”

    我说:“好吧,不知道杀你的那个同监室女囚是谁,那总会知道你幕后黑手要干掉你的是谁吧!”

    冰冰不说话了。

    她沉默。

    她肯定知道。

    我说道:“是康雪,你和康雪有什么深仇大恨?而康雪的背后,是彩姐,整个黑衣帮集团的大姐大。对吗?”

    她还是沉默。

    我说:“你怕你说给了别人,别人因此惹来灾祸,所以,你不敢说。对吗?”

    她还是沉默。

    我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选择,我也没有办法。我想,你应该离开这里的,离开这里到一个她们也找不到的地方。不过很难。你知道她们一直对付你,你身上或许真有可以置她们于死地的秘密和证据,如果拖下去,你唯一的结果就是死亡。她们不会放弃的。你死了,这没什么,你男朋友失去了你,你从此也再也见不到你男朋友,翻身的机会渺茫,而且,一无用处。你死得一点也不值得。”

    她的眼泪流出来,好久后,她说:“徒劳无益,跟谁说,谁也会被害死。”

    我问:“你就那么不相信别人能帮你?”

    她问我:“你能吗?”

    轮到我自己沉默了,就算她和我说了,我能帮到吗?

    我自己都差点保不住自己。

    如若不是彩姐念及旧情,我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她苦笑一下,不再说话。

    我又问了几句,她没再理我。

    我只好说:“那,你好好养伤,保重。再见。”

    我离开了。

    但是离开的那一刻,我还是担心,担心她在这里被人弄死。

    可是我担心,也没用啊,我能怎么样呢?

    要不,我自己亲自来这里,带人守着?

    回到监狱,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说了这事。

    贺兰婷说她会找人去保护她。

    但愿能保护得了吧。

    我找了朱丽花她们,得到的消息是:找不到所谓的作案手套。

    是整个监室都翻过来了,找不到。

    妈的,找不到手套,那还怎么查凶手。

    我自己带着徐男等人进去查找了。

    不过,我们也找不到。

    看着卫生间的便池,我心想,会不会冲下去了?

    如果冲下去了,那还找个毛啊。

    但是,手套能冲的下去吗?

    我决定试一试,我让徐男找了一只手套给我,然后我去了洗手间,把手套塞进便池,然后冲下去,没几下,手套轻松的冲下去了。

    靠!

    真的能冲下去!

    我郁闷了。

    不过,在我回到办公室没几分钟,就听到沈月抱怨的声音:“这卫生间的便池怎么堵住了啊!”

    其实这里只有公用女卫生间,没有男用的,所以我一般解决问题,也是去女厕,也不是女厕,没有男女标志,都是独立隔开的。

    我马上跑过去那个卫生间,靠,真的堵住了,就是我刚才塞手套的那个便池。

    为了检验是否真能堵住,我又让徐男找了一双烂手套塞进去,果然,又堵住了。

    很好。

    这说明,手套并不能塞进便池,因为很容易堵塞。

    我要再回去521的监室,慢慢的找!

    在我即将过去的时候,贺兰婷给我打电话,说:“那个521的病房,你过去一下,调换到别的房间,带有窗栏和铁门栏的,我再让两个警察去守着。”

    我说:“我现在还要去找那双手套,那重要的证据!”

    贺兰婷说:“去保护521更要紧!”

    我说:“好吧,那你给警察下令,或者你想办法,不要让521的监室有人进去了,那些女囚安排到别的监室去。”

    贺兰婷同意了。

    我马上过去了市监狱医院。

    贺兰婷找来的两名警察已经在等我了,我代表着监狱,让医院的院方安排521换了病房。

    办完了这些后,我正要离去,冰冰叫住了我。

    我站着门口看着她,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就走过去,坐在了她的床头,我指着铁窗栏杆,铁门,说道:“这里很安全,外面有警察守着,你不会有什么事的。”

    冰冰伸手出来,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她握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很冰凉。

    干嘛要握住我的手?

    我奇怪的看着她。

    她拉我靠近她。

    我的头靠下去。

    她这才对我说道:“我的喉咙很痛,想拜托你一件事。”

    我问道:“怎么了你说。”

    她说:“能不能,能不能帮我去看望我男朋友。”

    我怔住,这忙很难帮啊,我要去看她男朋友,男朋友如果在外面好说,可是他也被关了在监狱里。

    我怎么看啊。

    我挠挠头,说:“这很难办到。”

    她说:“我想,我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是死,是活。”

    我说道:“那我尽量试试。”

    她说:“拜托你了,我可以给你钱。”

    我说:“钱就不必了,希望我能帮到你,我会尽量努力。”

    她拉着我靠近她,更靠近了,在我耳边说:“钱我留着也没有用,我要是死了,也就没了。”

    我轻轻问道:“你真有几个亿啊?”

    她轻轻说道:“没有,这都是别人乱说。但还是有一些。”

    这没有几个亿那么多,但是还有一些,一些是多少?

    我马上问:“几千万?还是几百万。”

    她说:“你帮我去看看他,我给你钱。”

    我不问她有多少钱了,就问:“其实我这人也不贪钱的,也许我这么说挺虚伪的,而且你都这样子,我好像有种劫富济贫的感觉。不过呢,你要是给,我还是不太会拒绝的。”

    她说:“一百万。”

    我惊愕:“就,就帮你去看一下,给我一百万!”

    她说:“你去看他,可能会有人跟着你。我们的仇人,跟你,也许还会绑架你。”

    我僵住了,妈的这可是用生命去看人啊!

    她说:“我想知道,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我说:“唉,要不我利用我自己的资源帮你查一查!”

    她急忙说:“查到他活着,是好事,可是你还是要帮我去看看他,问他一件事。”

    我说道:“那这样子吧,我先让人帮忙查,然后呢,再去看看他,然后问他。回来和你说,行了吧。这说的一百万,也太多了,我有点不敢拿啊。”

    她说:“我命都快没了,还在乎什么钱。我要是死了,这钱也就跟着死了。”

    我问道:“说实话,那你的钱都藏在哪?”

    她说:“你帮了我,到时会有人给你打钱的。”

    我心想,这冰冰,也跟李珊娜一样聪明,说难听点就是狡猾,她们自己身上没钱,不带钱,但是如果需要用,会有人给她们。这说明,她们之前赚的钱,都给人帮拿着了。转移了。

    贪官也经常用这招转移财产的。

    我问:“那你到底想让我帮你查什么?问什么?”

    她说:“你先帮我查到他还活着,我再告诉你。”

    我说:“怎么,这下不怕我被人害死了?”

    她的眼泪又流出来,说:“我好想他,我怕他已经死了。”

    我看着她哭泣的样子,说:“好好好,别哭了别哭了,我就去查,去查。”

    她说:“可是你会很危险,你要记住,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行为和身份。”

    我点头:“明白了。”

    她说:“钱,买不来自由,买不到生命,不要老是想着钱。你做事懂得适可而止,觉得不对劲可以放弃。钱我照样会给你。”

    我点头,说:“谢谢。但是我不会拿那么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