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9章

    我问贺兰婷:“表,表姐,这都是你带来的啊?”

    贺兰婷说:“我估计,她也许等着谁来接你,如果我是她,我会想,来接你的人一定和你很亲近,要么是朋友亲戚,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的幕后主使。如果我是她,我会等着这个幕后人出现,然后抓了,解决,一了百了!”

    我举起大拇指:“你真是神一样的人。”

    贺兰婷说:“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不会一个人来的。”

    我说:“想不到彩姐那么狡猾。”

    贺兰婷说:“我也没想到,她居然会放过你。”

    我说:“你的意思说我该死啊。”

    贺兰婷说:“走吧回去。”

    在车上,贺兰婷问了我一些情况,问完后,她就沉默了。

    我问道:“表姐,我估计他们会杀了丽丽。”

    贺兰婷说:“我们无法救得了她。”

    我说:“那作为我们的线人,我们无法保护得了她,难道就让她这么去死吗?”

    贺兰婷说:“如果死了,只能给她家里一些钱了。”

    我说:“我怎么知道她家里在哪,她出来干这些,都是用的假名字。”

    贺兰婷说:“我让人查一查他们车子到哪,跟一跟,不过这能查到的几率很渺茫。”

    我说:“那也要查吧!”

    贺兰婷说:“知道了。”

    他们开回了城里,我自己下车,打车回去镇上去睡觉。

    唉,越来越乱了。

    梦里,梦见的都是丽丽被杀的样子,被勒死,被活埋,被捅死,被灌了毒药,被反绑扔进河里。

    而最后的场景是,她披头散发从河里爬起来,居然爬到了我的床头,哭着说我好痛。

    我一下子吓醒,额头上全是汗。

    这种梦,太可怕了。

    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我大口呼吸几下,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

    我给丽丽打了一个电话,却打不通。

    还是打不通,已关机。

    莫不是真的已经被杀了。

    她们公司纪律森严,尤其是丽丽这样的出卖自己老板,更是犯了大戒,或许真的被杀了。

    想到丽丽被杀,我心里还是很难受,我只但愿,让贺兰婷找到她,告诉我,彩姐只是赶她走了,那我也安心了。

    我去洗漱后,然后吃了早餐回去监狱。

    回去的路上,我还想着,这两天出去外面,心想着还要找什么夏拉,谢丹阳,林小玲这样的吃喝玩乐看电影逛街,可谁知那彩姐我一出去,就找人跟踪我,***这让我怎么再敢找她们,这不是害死她们吗。

    也不知道彩姐康雪有没有发现了夏拉是我的线人卧底的这事,万一如果知道,夏拉也有危险了。

    我根本玩不过彩姐。

    似乎,好人始终干不过坏人。

    虽然说,天恢恢疏而不漏,虽然说恶有恶报,但等到几时去?

    好人是按常理出牌,而坏人呢,他们想要怎么干就怎么干,他们不按常理出牌,好人要干掉坏人,要走的是法律的途径来解决,弄到证据,然后送她们上法庭,法官宣判,然后送进监狱什么什么的,坏人可不管你什么法律,他们就是法律,他们解决的途径,就是干掉好人,一了百了。

    和这帮人斗,不仅心累,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好在和彩姐有点感情,她没舍得弄死我,不然我估计现在已经去极乐世界享受了。

    到了监狱后,我毫无精神,昨晚的噩梦连连,让我实在睡不好,感觉睡的很死,但是又睡不好,最后还被惊醒,这种滋味很不舒服。

    一大早的,太阳晒进窗户来,我懒得去关窗户,任它猛烈的晒进来,夏天的太阳,真要命。

    我喝了一杯水,然后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门被推开了,我看见徐男闯进来。

    我有气无力的说:“妈的,进来也不敲门啊。”

    徐男说道:“你终于来了!出事了。”

    我按了按太阳穴,说:“出事,哪天不出事才奇怪了。说吧什么事。别又是521的事。”

    徐男说:“就是521出事。”

    我一个激灵,看着徐男:“她***又怎么了!”

    徐男说道:“昨晚在监室,她差点被杀死!被人在脖子上捅了,就差一点了就死了,还好有人发现了。”

    我吃惊的说:“妈的这家伙怎么老出这种事。说说怎么回事!”

    徐男告诉我,在夜班和早班接班的时候,这群管教狱警因为嫌过道热,就出去外面多聊了一会儿。其实,每次她们交班,都喜欢拖延一点时间,就是那十几分钟,让犯人钻了空子,在监室里521差点被刺死。

    而且,监控是在凌晨的时候被剪了线的,是在监室里被剪掉。

    那么说,凶手就是监室里的人,和冰冰同一个监室里的人干的。

    而发现冰冰被刺杀的人是同监室的囚犯,她做梦,被惊醒,然后听见滴答滴答的声音,一看,离她最近的冰冰的床铺有血往下滴。

    随即,她大声喊叫,然后监室里所有人都起来,狱警管教跑进来,马上报告上级领导,然后送去了市监狱医院。

    刚刚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冰冰床下,找到了一把螺丝刀,是已经被削尖了的螺丝刀。而螺丝刀,已经拿去化验。

    冰冰监室里的所有女囚,都被隔离控制,正在审问。

    我和徐男过去被隔离审问的办公室那边。

    我问道:“男哥,你怎么看这事。”

    徐男说:“这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还能怎么看,有人蓄意谋杀。”

    我问:“这监室里,杀人的居然一声不响,剪掉了视频监控的线,捅了521,而且是悄无声息,521没有喊叫,这也太神奇!”

    徐男说道:“我觉得,等521醒来,问一问,可能就知道了。521到底得罪的谁,或者是得罪的那么多人,怎么那么多人想杀她。”

    我想到了彩姐,康雪。

    妈的非要她死不可了。

    徐男又说道:“监室里,就是监室里面的人干的,看了视频了,没有人进出过她们监室,就是她们自己监室发生的,一定会查出来的。”

    我说道:“但愿能查到。”

    就算查到了,也可能跟上次一样,那个女犯有神经病,有暴力倾向,非常残暴的,而且她虽然说了是有人让她这么做的,但是那个人,戴着面具,她也不知道是谁啊。

    我们到了那几个小办公室,这521同一个监室的女囚,分别被关着。

    七八个女狱警在门口站着。

    我过去后,看见章队长在那里查,靠,让这煞笔来查,能查出个什么东东来。

    心里对此感到不爽,但表面还是不敢表露出来的,我过去,问章队长:“章队长,查出什么来了吗?”

    章队长轻蔑说道:“这还不简单,杀人的,一定怕得要死,这个时候,再逼问一下,不信她不自己从实招来!”

    可我一抬头看,这些被关着的女囚们,个个都在害怕,怕到颤抖。

    在章队长严厉逼问下,回答得话都不利索。

    我说:“这个个都是这样,怎么办?”

    章队长说:“都怕,就有两个原因,一个呢,是一起参加了谋杀!二个呢,就是装的!”

    靠,我无语了。

    一般来说,出了事,除非死人,所以监狱很少跟警察那边报过去,因为啊,家丑不可外扬啊,再说了,一旦让外面知道这里又出事,领导们,可不太喜欢啊。

    这可是关系到乌纱帽的大事。

    所以出了什么事,哪怕是查案,只要不是死人,基本都是监狱里自己自行解决了事。

    可我宁愿她们找警察来处理,看看章队长这种办案方式,真是煞笔到家了。

    可没办法,虽然我很瞧不起,也认为章队长不能胜任,尽管如此,她可是领导点名出来查案的,我只能看着的份。

    看她问了几个人后,最后把最大的怀疑放在了那个报案的发现521被刺杀的女囚身上。

    只见章队长用力一拍桌子:“说!你怎么发现的!”

    女囚颤巍巍的说:“我,我我。”

    章队长又拍桌子:“讲话都不流利了!是不是你干的!”

    女囚急忙说:“不是,不是。”

    章队长盯着她:“不是你干的,为什么你那么害怕!”

    女囚说:“我也,我也不知道。”

    章队长怒道:“我看就是你干的,不然你为什么那么害怕!你到底怕什么!”

    女囚说:“队长你好,好凶,害怕,我害怕!”

    章队长冷笑一声:“嗯哼,我凶?是你做贼心虚吧!你给我从实招来!”

    女囚瑟瑟发抖:“我,我做梦,噩梦,就看见,看见这样子,醒来就看见,不是,是听见滴答的声音,然后,然后我看过去,就看到了血,地上的血,我再看她,我就吓得叫了起来!”

    章队长逼问道:“你做了什么梦!”

    女囚说道:“梦见,梦见我做错了事,我在食堂吃饭,不小心差点摔倒,让饭盆的饭菜泼到了,泼到了你的身上,然后你就抓着我的头发打我。我就吓醒了。”

    章队长破口大骂:“荒谬!乱扯!你这是瞎掰!”

    说着,章队长拿着一个桌上什么东西砸过去,砸到了女囚身上,女囚更是害怕得泣不成声,哭了起来。

    章队长说道:“你继续胡扯!乱讲!”

    我提醒章队长道:“章队长,你这是刑讯逼供吗!”

    章队长斜了我一眼,说:“我在监狱干活的时候,你还在学校是个愣头青,不用你来提醒我怎么查问!”

    我说:“那行啊,我可以上报上级,说你是这样查案的!”

    章队长哼了一声,说:“你厉害你来,你来!”

    我说:“我不厉害,但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章队长说道:“那怎么样是对的?”

    她斜睨着我。

    我正要说什么,她转头过去,继续问女囚:“你说你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然后看过去,看到血!是吧?”

    女囚哭着哭着停了下来,说:“是,是。我看到。”

    章队长问道:“这牢房里那么黑暗,你看得到?”

    女囚说:“因为过道有灯光灯线进来,晚上我们睡觉后,看着都有一点点亮。当时我看到,那血都是一滩黑色。也许是我的幻听,听到外面的声音还是,反正就是听到滴答声看过去了,就看到了。”

    章队长骂道:“前言不搭后语!乱讲一通!我看凶手就是你!说!为什么要杀人!”

    女犯又被逼着哭了起来。

    我说道:“章队长!审讯不是你这么审讯的,你要综合材料,证据,然后才能下最后的决断,你这是干什么?你凭着人家发抖,讲话不利索,就判定她是犯人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