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7章

    只能请人,请车,结果等了好久,才有搬家公司的开车来。

    来了后,路上又堵车,后来车子又爆胎。

    然后好不容易搬到了贺兰婷家中,已经是下午快天黑了。

    我软趴趴的,给她的博美犬洗了澡,喂了狗,然后累倒在了沙发上。

    这就是休息日,这就是周末。

    太痛苦。

    在沙发上咪睡了一小会儿,手机响了。

    我看一下,是贺兰婷打来的。

    劈头盖脸就问:“搬回去了吗?”

    我说:“刚到。”

    她又问:“狗呢,洗澡了吗?”

    我说:“刚洗完。”

    她说:“那家具有没有拆开装上去了?”

    我说:“没有。”

    她不爽道:“怎么折腾了一天,连个吃饭桌子椅子都装不了!”

    我来气了:“我是刚忙完的,你知道那里离你这里多远吗?你知道那些玩意有多重吗。妈的还堵车,车子还坏了!你不体谅我,专门就骂人!”

    我挂了电话,靠,恼火。

    你不是很多人给你干活嘛,不爽我,可以找别人干啊!

    何必找我呢!

    气死人。

    手机又响了。

    看来她是要喋喋不休和我决战到底了,我拿起手机接了电话:“还想怎么样,你说啊!”

    “你,你怎么了?”

    不是贺兰婷!

    我看了一眼手机,是丽丽。

    是丽丽的,不是贺兰婷打来。

    我急忙说:“哦丽丽,刚才接了一个快递的电话,气死我了,打错了还一直打来。”

    丽丽说道:“哦。你今晚有空吗?”

    我说:“有,有吧。”

    丽丽问:“那等下呢?”

    我说:“现在不是天黑了吗外面。”

    丽丽说:“那现在有空了吗?”

    我说:“说吧什么事。”

    丽丽说:“我想找你和你说一个事,也许你会喜欢听,顺便一起吃饭好不好?”

    我好奇道:“什么事?”

    丽丽说:“关于我们酒店一些很奇怪的人的事。”

    我问:“什么奇怪的人呢。”

    丽丽说:“出来再说吧。”

    我说:“好吧,那还是那家店,我们经常去的,后街那里。”

    丽丽同意了。

    我马上下楼,去了后街。

    管她什么贺兰婷了,***,我辛辛苦苦拉了一天家具来给她,没有一声感谢,居然还骂我没帮她装了。

    靠。

    去了后街,等了没多久,丽丽来了。

    丽丽无论怎么打扮,都特别妖艳,因为她妆很浓,而且说她穿的衣服吧,虽然说叫她穿得遮住多一点的,可是怎么说,她的衣服都是露出来一些。

    唉,算了,反正不是我女朋友。

    丽丽来了后,抱了抱我,然后两人坐下,点菜。

    上菜后,边吃边聊。

    丽丽对我说道:“你知道吗,我们酒店啊,有一些还是未成年的女孩。”

    我问:“你是在说,未成年的女孩,被逼着出来接待吗?”

    丽丽说:“不是被逼,是自愿。”

    我问道:“靠,居然还有这种事,那那些女孩从哪里来的?”

    丽丽说:“她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光明正大在大堂那里,她们是有些客人偷偷点的,很保密,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

    我说:“还有不知道的啊。还保密啊。那你怎么知道的?”

    丽丽靠近我耳朵,说:“我的姐妹告诉我的,说不让我对外面说。”

    所谓的女孩子不要对别人说,都是假的。

    世上传播速度两样最快的东西,一个是媒体,一个是女人的嘴。

    英国一项研究显示,女性很难长期保守秘密,她们往往在48小时内将秘密泄露给他人。

    研究人员通过对3000名18岁至65岁女性开展调查后发现,她们保守秘密的时间往往不超过47小时零15分钟。研究显示,大约40%的受调查者不论消息有多私人或机密,都无法克制住透露给他人的冲动。超过半数的受调查者承认,自己酒后会忍不住说长道短。男友、丈夫、闺蜜或母亲通常会成为她们的首位聆听者。

    研究还发现,女性平均每周会听到三条小道消息,转而传播给他人。

    有意思吧。

    不过也有例外的,例如贺兰婷,例如冰冰,柳智慧,康雪那几个,我坚定不移的相信她们不会胡乱说秘密给人听。

    因为一旦多嘴,很可能对她们造成的,就是生命危险。

    但是,她们的性格也使得她们不会乱嚼舌根。

    丽丽说道:“那些女孩子啊,都是镇上工厂里的未成年女工。我们酒店,我们公司有人安排人进去厂里面打工,和这些女孩成了交心朋友,就劝说她们这里有接待的地方啊,有好处啊什么的,那些女孩子贪慕虚荣的,就出来接待,能赚钱啊,比我们赚还多,很多长的过去的都愿意来,然后我们酒店赚取差价。就是这样。”

    我嗯了一声,说:“妈的,居然这样子,这样子不是毁了人家女孩子!这年纪轻轻的而且未成年啊,让你们公司给毁了!”

    丽丽说道:“这也不是这么说啊,那都是那些小女孩自己同意,也没人逼迫她们啊!”

    我说:“靠,你们公司用利益诱惑,让小女孩上当,还不罪恶滔天吗!太可怕了。太无耻了,为了钱,这样的事情都干的出来!”

    丽丽说:“唉,这都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我们公司这么做了,一方面是小女孩自己这么想了。”

    我说:“可她们未成年,还没有判断能力。如果成年了,有判断对错的能力,那无所谓啊,可是现在这样子,好吗?是犯法的!你也知道,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是违法的。”

    丽丽说道:“还有一个啊,是和那个女子监狱有关的。”

    我马上一激灵,问道:“你说什么,什么和女子监狱有关?”

    丽丽不知道我是女子监狱的。

    丽丽说:“你知道镇上那里有个女子监狱吗?”

    我说:“我知道啊,然后呢?”

    丽丽说:“然后啊,那个女子监狱,有。”

    丽丽话没说完,抬起头惊恐的看着门口住了嘴。

    有什么情况!

    我回头过去,七八个黑衣服的寸头强壮男人走过来。

    而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冲我们而来。

    当我站起来叫丽丽走的时候,他们是冲过来的。

    一下子,就把我和丽丽给拿住了,然后在店里面那么多顾客的眼皮底下,强行押着我和丽丽出去,把我押上了前面的商务车,丽丽被押上了后面的车。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我们被跟踪了。

    当我被推上车的那一刻,我甚至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声音。

    那关门的砰的,我与世隔开了。

    车里面很暗。

    车子往前开。

    有人开了灯。

    我前面和我对视坐着的,竟然是彩姐。

    我吃惊的看着她。

    彩姐脸上写着怒意,眼睛眯着看我一会儿,说:“有本事啊你!”

    我吞吞吐吐说道:“我,我,你说什么。好巧啊彩姐。”

    彩姐说道:“我一再的想着放过你!你倒可好啊,你竟然让我的人来查我!”

    我说:“这,这,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我假装不知道。

    彩姐问我道:“lily是你的什么人?”

    她平静得让我感到害怕。

    车灯就从她头顶照下来照着她的脸,她平时美丽的脸蛋此时也发出了寒光,让我不寒而栗。

    而我身后押着我的四个黑衣帮的人,更让我感到害怕,彩姐身后坐着的那个高大的保镖,一脸冷盯着我。

    我的冷汗直冒,说:“我,我和她谈恋爱,有一次我去那个什么云天阁,然后认识了她,就和她在一起了。”

    彩姐冷冷的笑了笑,说:“还有呢?”

    我说:“没有还有了啊。还有什么啊?”

    我在装。

    彩姐说道:“张帆,对吧。你很厉害嘛!”

    我呵呵强装出笑脸,说:“我,还好吧。彩姐,我还有点饿,你能不能让我下车,回去吃完刚才那一锅鸡肉。”

    彩姐说道:“好啊,跳下去!”

    我看着车子飞快往前开,已经上了高速路了,这时速上百,我跳下去,那不要我死了啊!

    我说:“彩姐,不要开这样玩笑,我害怕。”

    彩姐说:“不敢吗?那我帮你跳。”

    我急忙说道:“别别,那算了。”

    彩姐问我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老实和我说,lily,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我沉默。

    我怀疑,彩姐什么都知道了,如果我不说,她很有可能干掉我。

    但是她也有可能还都不知道,如果我都说了,那丽丽,就是完了。

    而且我自己,也会完了。

    如果否认,还可能有一条生路,如果承认,全盘托出,说丽丽是帮我潜入梦柔酒店,帮我拿一些资料,搞一些对彩姐不利的东西,那我和丽丽,全完。

    我咬咬牙,继续撒谎:“丽丽和我谈恋爱,我们就是这个关系。”

    彩姐靠在了椅背上,失望的看着我,好久后,她说道:“我在你心里,是敌人?是仇人!我又对你做了什么,你就算心里没我,也不至于那么恨我非要我死不可吧!”

    我还是装傻:“彩姐,我,我不懂你说什么。”

    彩姐轻轻说道:“lily的好闺蜜,好室友,全都跟我说了。她自己为你做什么,她全都和她说。”

    我靠。

    我咬咬牙,骂道:“蠢货!”

    真是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我之前就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要保守秘密,保守秘密,否则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蠢货女人,还到处说!

    找这样人合作,真不靠谱。

    这下全完了。

    彩姐抬起头,问我道:“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她打听酒店那么多事吗?”

    我沉默。

    彩姐又问:“是对付我,对吧?我知道你想什么。”

    我说道:“是,是对付你。你可能会知道。可能也不会知道。”

    彩姐说:“知道,你是替人做事的,而且你看不惯我做这些你看来是伤天害理的事,你要除掉我!想要毁了我的整个集团!你的梦想好伟大啊张帆先生!”

    我继续沉默。

    车子开到了一个郊区外的农场,我不知道在哪里。

    车子停下后,彩姐让所有人都下车进农场房子里,就留着我和她在车上。

    她的手下都看着她,不放心的看着她。

    她挥挥手,说:“没事,你们下去吧。”

    包括司机保镖打手所有人都下去了,车子只留下我和彩姐。

    我看着四周,问道:“丽丽呢,你要把她带去哪里!”

    彩姐叹气,说道:“这时候,你还想着的是她啊,你很爱她么?”

    我说:“不是,但我觉得是我害了她,我良心不安。良心过不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