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6章

    我说:“靠,你不怕再回去,你还回头看。”

    丁灵说:“回去就回去,回去还能和姐妹们继续在一起。”

    丁敏插嘴说:“她一定住监狱久了疯了,张帆哥,听说你能治好精神病,你经常给我姐看看啊。”

    我说:“靠,你姐很正常好吧。那里的确有几个对她很好的女囚。”

    丁灵说:“我会经常去看她们的,不过啊,监狱才规定一个月能见亲属一次,我也只能几个月才能去看她们一次了。张帆哥,平时你就替我给她们带点东西进去,好不好?”

    我说:“这没问题啊。”

    丁灵叹气,说道:“我最记得的那一天,还是刚进去的那一天。我想死的心都有,真以为是做梦,可又是真实的,好难受,心里好委屈,后来又听说我妈得病,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丁灵自己说着,眼泪都流下来。

    丁敏说道:“哎哎哎,今天说点高兴的话题,是的,都过去了,人要往后看,聊聊今后的日子。”

    我看丁灵哭,我就说:“别哭了啊,不然那化的妆被泪水一刷,靠,都丑了。”

    她笑了笑,擦掉了眼泪。

    我说:“那你现在还是待业的吧?”

    丁敏说:“去了叔叔公司,会计部的经理。”

    我说:“了不得啊!”

    丁敏说:“公司给她配车,一切都很好,就是她呀,整天说什么想我的姐妹们什么的。真有点疯了。要是有空有机会,那就去看呗,你说是吧张帆哥。”

    我说:“对,她们在里面,日子虽然过得苦了一点,但你们也不是生离死别,别太难过,有机会去看看她们。送点东西,就好了。”

    丁灵点点头。

    丁敏拿着一张卡给我。

    我一看,是一张银行卡。

    我急忙问:“这是干什么?”

    丁敏说:“一点意思。”

    我看着他,说:“丁敏,这不是这个道理啊,你上次刚给我,也说一点意思,现在我无功无劳的,你就塞这东西给我,我不敢要啊!”

    丁敏说:“张帆哥,做人要懂得感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姐也说了,如果不是你在里面照顾我姐,特别是后来那段时间,我姐可能是重伤或者死在里面的。”

    我说:“那我也只是提醒了一下你姐,也确实保护了那么一下下,但也是举手之劳,你用不着拿着一张卡塞给我,请吃这顿饭,我都感到很荣幸开心了,你还那么客气,你可真不当我是朋友。”

    丁敏说道:“张帆哥!你必须要收下。用钱来表示确实是俗气,可这也只能略表我们对你的谢意,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铭记于心。如果你不收下,我们内心更是感到亏欠你太多。”

    我说:“这做朋友的,互相帮助很正常,说不上什么亏欠,哪来亏欠啊!”

    丁敏硬是塞到了我手里,说:“这不仅是我和我姐的意思,还是我叔叔和我妈妈的意思,我妈妈刚才打电话来,说她不能来陪你吃饭,感到很抱歉,而你不还肯接受这份情,更让我妈感到抱歉啊,她叮嘱说一定要给你这点意思!必须拿着啊张帆哥!”

    我无奈的收下了,然后问丁灵:“你也是这个意思?”

    丁灵说道:“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工资不高,有点灰色收入,也许比起很多人,是好一些,可是像你说的,要买车买房,还是很难,如果你要买车,这点钱也不够你买个好车,只能是帮帮你一点吧。”

    我说:“靠,你还来操心我的车房大事了,要不要连我的终身大事,结婚的大事都一起操心了?”

    丁敏说道:“诶说到这个,我可以帮你操心啊张帆哥,我们公司的,还有很多未婚的适龄女青年,特别我姐那个部门,她们会计财务的,就有很多漂亮的温柔女孩,怎么样改天出来我介绍给你。”

    丁灵说:“你去操心你自己的大事,少来多事。”

    丁敏笑道:“姐,吃醋了啊?”

    丁灵说道:“一边去你!”

    丁敏拿出手机接了个电话,是是是几声后,挂了电话对我抱歉的说道:“张帆哥,不好意思,我叔叔安排我去接待公司的两个客户,准备下飞机,这原本安排好的司机和接待的客户经理因为赶场喝多了,只能让我和我的司机过去了。抱歉啊抱歉。”

    我说道:“丁敏,你也太假了吧!别说我看不见,你这手机,没响起,没震动,没亮光,你就接电话,你太假了你!”

    丁敏哈哈笑着说:“让你看见了,是啊,但是我呢的确有点事,我刚才说的,会计部那边有个女孩等我约会。”

    丁灵问道:“是方晓吗?”

    丁敏说:“你怎么知道!”

    丁灵说:“我怎么不知道!我那天晚上打电话给方晓,叫她核对一下前两天公司出差报的账单,打不通,后来打给你,也不通,整整两个小时,你们是不是在聊着电话?”

    丁敏不好意思的说:“嗯,让你知道了。”

    丁灵说:“你可别始乱终弃的就好了。”

    说着她还看我两眼。

    我靠,说我始乱终弃吗?

    丁敏站起来拿了东西,走的时候,对我说道:“张帆哥,其实我走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姐啊,看我眼光就像看电灯泡一样的,我还是先走了,不然她会恨我!”

    说完他赶紧跑了。

    出去带上了门。

    我看着脸红的丁灵,她不知是喝酒脸红还是被逗着脸红,我说道:“他说的,是吗?”

    丁灵否认道:“乱说。”

    我心想,在监狱里,只有一个男人,女囚们没办法,除了我,没得选择了。

    可是出来外面,她们还会对我这样子渴望吗?

    还喜欢我吗?

    都说忘掉旧爱的最好办法就是时间和新欢,这出来外面花花世界,那么多帅哥猛男,多金总裁,谁还记得我这个可笑的小小管教。

    我问道:“出来很开心吧。”

    我有点没话找话。

    丁敏出去后,丁灵自己也有点手脚无措,好像不知道放哪里好了。

    她面对我,单独面对我时,有尴尬。

    尴尬就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也许就是因为,喜欢。

    我端起杯子:“来喝酒。”

    丁灵端起酒杯,一口喝完,然后被呛到了,开始咳嗽,我急忙给她递上至今,然后拍着她的背。

    她看看我说:“不好意思。”

    我看着她漂亮的红扑扑脸蛋,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拉她进了我的怀里。

    她倒进了我怀里。

    那晚,我们去开了房。

    至于开房干嘛,如果我说盖棉被纯聊天,会有人信吗。

    反正王达说他没信。

    第二天一早丁灵就去上班了,临走时叮嘱我如果有时间给她打电话,她还留了一张名片给我。

    我起来后,看着她让服务员带上来房间给我的早餐,心想,真是一个好姑娘。

    她的名片,是xx有限责任公司财务部会计经理,丁灵。

    我洗漱,吃完了早餐,感到无所事事,就回去青年旅社,有夏拉王达,林小玲等人的信息,电话。

    林小玲和安百井打来给我,估计又是叫喝酒什么的。

    我想找找夏拉玩。

    我这算始乱终弃吧?

    可我从来没说让谁做我女朋友。

    既然没有开始,那又有什么放弃?

    打电话给安百井,这厮问我道:“出狱了?”

    我说:“出狱了。”

    安百井说道:“妈的以为你死了啊,前两天我们去漂流,想叫你,可我想,你电话可能打不通的,但还打了,果然没接。”

    我说:“上班忙着,哪有时间,哦,今天有空吧,今天去怎么样。”

    漂流,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的。

    安百井说道:“今天哪有时间了,今天领导下来,陪领导。”

    我问:“什么领导?”

    安百井说:“说是省里面,我准备开车了,你找别人玩,今晚我也没空,要是明天还有空,就再找我!”

    他挂了电话。

    靠。

    我打给王达,王达说正在外地送发票,没空陪我玩。

    我找谁呢?

    林小玲,夏拉,都不喜欢找。

    其实我比较喜欢和谢丹阳在一起玩,但是谢丹阳的电话也不通,是去上班了吧。

    那今天休假,我就这样子无所事事一个人过了?

    只能一个人去逛街了。

    我看了一下那张丁敏给我的卡,去了取款机,卡不用密码。

    卡上有八万块钱。

    这家伙,出手真阔绰。

    对我真好。

    给家人打个电话,寄两万块钱过去给家人,叮嘱父母买点好吃的好穿的什么的。

    打钱太多,怕吓着他们。

    好吧,自己去逛街也挺好,反正我有钱。

    手机响了,一看是贺兰婷,我就不想接了。

    因为这个时候她找我,基本没什么好事。

    可没办法,她的电话不想接,但必须要接。

    我接了,不出声。

    她喂了两声,没听到我回应,大声道:“死了也哼一声!”

    我说:“死了还怎么哼啊,说吧什么事,我没空理你!”

    我心想,要不打电话给夏拉,约夏拉去看电影也挺有意思。

    贺兰婷说道:“我知道你在外面,帮我去拿一个快递,拿回家里去!顺便给狗洗澡一下!”

    我说:“就知道你这时候找我没啥好事!”

    贺兰婷说:“是没什么好事!你去不去!”

    我说:“今天我还真就不想去!”

    贺兰婷威胁我道:“可以不去!你那在监区能分到的钱,我让你分不到!”

    我急忙说:“表姐我刚才开玩笑的,我去我这就去。”

    妈的除了威胁老子,你还会什么。

    贺兰婷又说道:“还有,你骂我是猪,我很生气,我警告你,再有下一次,你自己懂的!”

    我说道:“我什么时候骂你是猪的!”

    她说:“在包厢和你的监区一帮人吃饭喝酒的时候!”

    我惊愕,说:“靠,你听到了,你路过?”

    我心想,不对啊,就算路过,那包厢的隔音很好,很难听到啊。

    她说:“你骂我丑如猪,张帆,在背后这么骂人,不好吧?”

    我说:“妈的我们这一群人,有你的眼线!”

    她说:“快递的地址我发给你,名字是我的,电话也是我的电话。”

    她挂了电话。

    然后一条信息过来:东鹏路天天快运。

    我打了一部的士过去东鹏路。

    那里是物流点。

    好多物流的店。

    人进人出,车来车往,热闹非凡。

    我找到了天天快运。

    我以为是什么比较小的快递,结果一看,妈的,她的快递,是家具来的。

    说是越南红木家具,一大件一大件的,这老子怎么搬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