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5章

    大家喝了一杯后,有个女的问我道:“张队长怎么看上女囚呢,他都有女朋友了啊!”

    有人问:“谁呀?”

    那女的说:“副监狱长!”

    众女们问起来:“是真的吗张队长!”

    我说道:“不要乱讲话,真是啊,这要让副监狱长听见了,我们还能愉快的玩耍吗?说错话,罚一杯!”

    妈的,看来,监狱里的这帮人,都认为我和副监狱长的关系是男女关系了。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当喝多了几杯后,小陈问道:“张队长,是不是真的和监狱长,是男女朋友关系呀。”

    一大群人笑了起来:“那个监狱长又老又丑,张队长口味有那么重呀!”

    小陈急忙纠正:“副监狱长,副监狱长,贺兰婷。”

    一群人都看着我。

    我轻轻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大家喝酒好吗?好这杯酒呢,我要好好感谢各位,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和信任,我每天的工作变得更加轻松和有意义,我爱你们!”

    一帮人说道:“切!典型的想要打发我们!快点说你和人家副监狱长的事啦!”

    “对对,这可是我们监狱唯一的一个男人,和最漂亮的女人之间的故事!一定有故事!”

    这帮人怎么如此八卦。

    我问她们道:“贺兰婷漂亮吗?”

    她们问我道:“不漂亮吗!”

    “如果她不漂亮,天底下就没有女人漂亮的了!”

    “我以前还看花眼了,她穿着那套制服进来,像是看到了陈慧琳穿着警服走进来!”

    “身材跟陈慧琳好,一样好,脸蛋比陈慧琳还漂亮!”

    “身材也比陈慧琳好呀。”

    我说道:“好,大家静一静,让我说吧,我不觉得她有多漂亮啊,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夸啊。”

    “切,占了便宜还卖乖啊!”

    我说:“谁占了便宜啊,好了你们不要乱说了,隔墙有耳啊。”

    “那你说她丑吗?”她们是不依不饶了。

    我说:“丑,比猪还丑。”

    “就是占了便宜还卖乖!”

    大家嘻嘻闹闹起来,挺有意思的。

    喝了不少酒,十几个人,喝了三件罐装啤酒。

    都是女孩啊,这已经很了得了。

    不过也让我大出血了,花了五千块。

    妈的黑店就是黑店。

    黑得让人想哭。

    好些天没得出去了,我决定周五的时候出去外面,周六就在外面一天,天天在监狱呆着,真的会疯掉。

    周五傍晚,我出去了。

    我没想到的是,在监狱门口,有个人穿着黑色的西装,高高瘦瘦的站在车门边等我。

    因为我一出门,他就向我走过来,远远的喊:“张帆哥!”

    我走近,是丁敏。

    我喊道:“那么远你都认出来是我啊!”

    丁敏说:“那监狱只有你一个男的,出来男的不是你还是谁啊?”

    我说:“这倒也是。”

    我走近他,他走近来,说:“我等你好几天了!都是下班这个时候等,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我就天天来等,终于等到你了。”

    我奇怪的问:“你等我干嘛啊!”

    他说:“我姐不是出来了吗,我们一家人想请你吃饭感谢你。你看,这顿饭,你总要去吧。”

    我说:“哎呀我以为什么事,如果是这事,那就算了啊,别太客气,大家都是朋友。能帮到尽量帮就是,不过我也没帮到什么啊,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你请我吃饭干啥啊。”

    他说:“我姐说,在里面都多亏了你的照顾,不然她啊,就被那个什么章队长这些人给整死啊。一定去,一定去啊!”

    他拉着我上车。

    恭敬不如从命,反正我出来也无聊,我就上车了。

    没想到这小子开奔驰出来就算了,还弄了个司机给开车。

    上车后,他掏出烟给我烟抽,我一看这烟盒,就知道这烟价值不菲,抽起来很香。

    我说:“在你这么好的车上抽烟,都是烟味,这不好吧。”

    丁敏说道:“没什么好不好,只要张帆哥高兴,在这里烤火都行。”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

    哦,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和王达去伏击马玲,他弄了一部无牌照的黑车桑塔纳,五千块钱,然后我说能抽烟吗,他说何止能抽烟,烧烤都没问题。后来伏击马玲失败,怕被查出来,我们把那辆黑车给扔了。

    靠。

    有钱就真是威风啊。

    我说道:“你这天天来等我,你都不用干活了你?”

    丁敏说:“活肯定要干啊,但那也是下班时间了呀。我先给我姐打电话。”

    他给丁灵打了电话,“哎姐,我接到了张帆哥,等到了,是的。现在过去。哦,是吗,那算了,就我们好了。行。好,就富豪大饭店。再见。现在就过去啊。”

    他挂了电话后,对我说道:“张帆哥,本来是我们一家人请你吃饭的,但是我妈和叔叔去了叔叔那边亲戚家,他一个表弟摔断了腿,从楼梯摔下来。”

    我说:“那么不小心啊。”

    他说:“嗨,不是不小心,他表弟自己有一套别墅,嫌那琉璃瓦不好看,非要换琉璃瓦,还非要自己动手。就出事了。”

    我说:“靠,真是有钱就是任性。这也是痛苦的烦恼吧。”

    他说:“好在没什么事,小腿这里。如果脑袋先下来,估计完蛋了。”

    我问:“你说的那个叔叔,是不是你妈妈的那个初恋什么人?”

    他笑笑,说:“嗯,就是我们老板了。”

    我又问:“刚才你说去富豪大饭店,那个听说是那个富翁马什么开的?”

    他说:“他有股份,是他朋友开的,我叔叔,哦我们老板还见过他,和他吃过饭。”

    我说:“你们老板真厉害,有头有脸啊。难怪你跟着他会发达。”

    丁敏笑说:“也就是跟着沾光,没什么本事,每天跟着打杂。要不你也来跟着打杂,我跟我叔叔说一声。”

    我说:“还是别了,我去了非要搞乱你们那里不可,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知道。”

    丁敏说:“张帆哥这也太谦虚了吧。哪有那么夸张。”

    我呵呵的说:“我考虑,考虑,如果我被开除,我就去吧。现在好歹是一份有头有脸的工作,家人不给乱辞啊。”

    丁敏说道:“明白,明白。”

    到了富豪大饭店。

    站在大饭店门口,看着附近,旁边就是友谊商店,都是卖奢侈品的。

    这饭店,贼贵。

    丁敏拍我肩膀:“看什么呀,张帆哥,进去。”

    我说:“唉,丁敏啊,你现在还记得以前你们家穷的时候吧?”

    丁敏说:“这我当然记得,想起来就难过。”

    我说:“所以啊,我们还是要节俭一点的好,过上好日子,也不能忘了穷日子啊。”

    丁敏说:“谢谢张帆哥的提醒,我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你说我穿这样,开这个车,那也是没办法的,我每天帮老板接待客户,要体面一些。而要请你吃饭,别说这个,就是最好的山珍海味,都表示不了我们全家对你的感激之情。”

    我心里乐开了花,这家伙真会说话,让人心里舒服。

    我说:“好好好,那我们今天不讲那些客气话了,好好享受,好好享受。”

    丁敏跟大厅服务员说了丁灵给他发的包厢号号码,服务员带着我们上去。

    到了那包厢门口,推门进去。

    里面站了一个短发的大美女,黑衣黑裙,妆致精容,手拿着一个小坤包,看着我,微笑着。

    我看看她,她看着我。

    丁敏带我进去后,开口道:“姐,人给你带来了!”

    那女孩对我笑笑。

    我大吃一惊!

    这个是丁灵。

    尼玛,化妆起来,穿成这样,我都不认得了。

    丁灵对我笑过后,说:“张帆哥哥,你怎么了?”

    我说:“我想到那个笑话,你穿上了衣服,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丁灵笑着,说:“没有吧。”

    我说:“我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个美女,是丁敏男朋友,结果竟然是你!真是人靠衣裳美靠化妆。”

    丁灵说道:“你这个意思是说我很丑呀。”

    我说:“当然不是,平时就很漂亮了,再化妆,更是惊为天人。”

    丁敏插嘴说:“我姐说今天你来,特意化了妆的。再丑的女人,化妆了都漂亮。卸妆了都不忍直视。”

    丁灵说道:“你赶紧去叫服务员上菜!去要酒。”

    丁敏说道:“是!有了张帆哥,连我这个弟弟都想赶跑了。”

    丁灵脸一红。

    丁敏出去了。

    我看着丁灵,说:“我是第一次见你穿这些漂亮衣服的样子。”

    丁灵招呼了我坐下,给我倒茶,说:“在监狱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怎么出来看我像是没见过女人一样的那目光。”

    我说:“那是因为你变得太过于漂亮,让我都不敢认了都。”

    丁灵说:“在监狱里啊,整天凶巴巴的,在这里啊,看我化了妆,嘴巴都甜了。”

    我问她:“我什么时候对你凶巴巴的了,还整天?我什么时候不对你慈眉善目了?”

    丁灵说:“经常板着脸!对我就是这样。”

    我喊冤道:“你这话说得,妈的我每天面对那么多女囚,我总要威严一点,不能笑嘻嘻的去玩一样的工作吧面对她们吧。还有,如果是单独面对你,我怎么笑都可以啊。对吧?例如现在。”

    我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丁灵笑了:“难看死了!”

    她说着的时候还推了推我,我看着她的小手细白,然后带着一块玉,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手。

    然后摸了一下,说:“好滑。”

    丁灵想要推开我:“不要了!”

    看见推不开,只能让我握着了。

    正要说什么一点过分的话,门被敲了,我赶紧松开丁灵的手。

    服务员进来上菜,上酒。

    丁敏也回来了。

    我一看,上的是白酒,茅台。

    我说:“喝茅台啊?”

    丁敏说:“你不喜欢喝白酒?”

    我说:“喝白酒就喝白酒啊,很少喝茅台,今天高兴,来,今天不归不醉!”

    丁灵说:“不醉不归!”

    丁敏说道:“不归不醉就不归不醉吧!”

    大闸蟹,虾鱼,山珍海味,全都上了一桌子。

    我看着一桌子菜,说:“话说,这也太他妈奢侈了吧?我们,能吃得完吗?”

    丁敏说:“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哦,成,吃不了打包。”

    吃得半饱后,丁敏开始倒酒,丁灵也喝白酒。

    然后拿起杯子敬酒我。

    我喝了后,问道:“丁灵,说一说出来后的感想。”

    丁灵沉默了一下,说:“出来是高兴,兴奋,也有不舍。高兴终于出来了,自由了,有漂亮衣服穿了,可以住的好了吃得好了,不舍得她们。不舍得监室的薛姐,廖子,每一个人。都说离开了不能回头看,可是离开的那天,我一直哭一直往后看,看着监狱慢慢消失在我眼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